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三十八章:疼?疼的过我家破人亡吗!

    景玉就如同一个破旧的玩偶一样,只能够任凭着他将自己禁锢的死死的,丁点动弹不得。

    也不知道是酒意冲昏了脑袋,还是因为她今晚所说的那些话是真的激怒到了厉盛,他丝毫没有一点的怜悯之情,用力的啃咬上她的脖子处,很快的就出现了一块粉.嫩的红印。

    “疼。”她紧闭着眼睛,虽然她是挣扎不开,但最起码的知觉依然是有的。

    厉盛阴冷的嗤笑了一声,“疼?再疼疼的过我家破人亡吗!”

    他的话就如同是魔咒一般的涌进脑袋里,随即蔓延到全身的地方,浑身冰冷的就像是一具尸体一样,“对不起。”

    “对不起可以换回他们吗?”他一边发了疯似的在她身上各处都留下了痕迹,直到两个人都是衣不蔽体,他没有丝毫的疼惜之情,直抵了进去,景玉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身体就像是被人给劈开了两边一样,失声的喊了出来,“啊!景玉你睁开眼睛告诉我,可以吗?”

    他就像是疯了一样的不断重复追问着这句话,似乎丝毫没有感受到景玉的痛苦一样。

    疼,她从不知道第一次原来是有这么的疼,厉盛一脸震惊的看着她那因为疼痛而皱紧的脸庞,“你骗我!”

    “是不是第一次,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要真想要我是不是第一次的话,迟早也是会要的!”景玉疼的说话都是微微打颤。

    原本粗鲁的动作,顿时就停止住的一动不动,厉盛是第一次有这种不知所措的感觉。

    厉盛没有想到她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来,浑身僵硬了一会儿,很快的不屑轻笑了一声,“很好,这就是你自找的了。”

    由于是第一次景玉并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再加上他的动作并不温柔,这场欢.爱对她来说就是一场折磨,可是如果真的是厉盛想要,她再痛又有什么所谓,他说的没有错,家破人亡,自己再怎么做都没有办法偿还,既然如此,那就让他开心就好。

    看着她腿间流出来的鲜红液体,脸上说不出的复杂,猜不透他此时在想着什么。

    最后起了身在浴室里拿来一块湿毛巾给她清理了一下,才转身到了阳台处拨通了陈少华的号码,此时天空的肚皮已经渐渐的泛白,陈少华的起床气格外的浓重,看都没看号码就接了起来,“喂!谁啊!”

    “给我准备一个擦伤的药,我晚点去医院看白愿顺便拿走。”没等陈少华弄清楚是谁打来的电话,他就径直的开口说道。

    “现在才几点啊!”陈少华很艰难的才眯了眯起眼睛来看了一下手机的时间,“我凑,大哥你这凌晨四点去哪里扑街了要擦伤的药。”

    他下意识的以为受伤的人是厉盛,还不禁的吐槽了一句,“你最近怎么这么矫情啊,擦伤一点还这么紧张兮兮的管我要药,放心吧,死不了人的,你先等我睡一觉,睡醒了再说啊,好了,就这样吧,我挂了。”

    说完就要把电话给挂断了,厉盛阻止住了,“陈少华,你敢挂电话试试,让你给我准备就准备,你难道不知道这是一个医生的责任?你难道要忽略病人的要求?”

    “景玉现在怎么把你弄的这么娇气。”他还心怀不满的嘟囔了一声,凌晨四点被吵醒的帐都还没跟他算呢!

    他抿着唇,见他这么一直误会着,久久才解释,“不是我。”

    “那是谁,哇,你不是要给那个明星送药吧,你怎么变得这么堕落啊。”又是没有弄清楚的情况下,被陈少华再次数落了一顿。

    厉盛深呼吸了一口气,“是景玉。”

    “景玉怎么啦。”陈少华睡的迷迷糊糊的,至今都没明白过来他的意思。

    “你开药就行,废那么多话。”厉盛不耐烦的说了一句。

    他也是起床气重的很,“你不说清楚是什么擦伤,我怎么知道开什么药。”

    “我把景玉给睡了。”他紧了紧拳头,开门见山的说了出来。

    突地,陈少华只觉得脑子顿时就清明了起来,瞌睡虫一扫而光,不禁的斥骂了一声,“哇,厉盛你真的是个禽兽啊。”

    “闭嘴!”他也不想,终归来说,还是因为当时被景玉所说的她第一次是给了被人而激怒了的,要不然他也不会这样做。

    总而言之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是晚了,不做也都做了,他能怎么办,光是口头上说后悔根本就没有用处,反正给她开个药的话,应该会没事吧?他在心底这么安慰着。

    “行,我给你把药开了,你晚点过来拿。”陈少华说完就是挂断了电话,继续睡着回笼觉。

    在阳台处的厉盛也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什么,透过了玻璃看向里面床上躺着的人儿,神色说不出的复杂,也不知道是愧疚,还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趁着她熟睡之际,觉得家里也是待不下去了,满室都似乎仍然残留下他们昨夜欢.爱的味道,让他觉得脑子都变得鬼迷心窍了起来,竟然会觉得心疼起她来。

    “出来,陪我喝酒!”李婉儿凌晨就被厉盛的电话给吵醒了,听见厉盛的声音的时候,还吃了一惊,说话都是吞吞吐吐的,“现,现在吗?”

    她可没有忘记昨晚还被他所谓的老婆给打了一巴掌了,历历在目,“不好吧……要是还被厉总你老婆发现的话,我……”

    “所以你是说ss的代言不想要了?”赵玲珑去世了之后,ss的代言就自然而然的是重新回到了她的手上了,现在厉盛的话这么一说出来,她就没有任何拒绝的余地,“那好吧,我现在就起来。”

    等到李婉儿去到了盛宠的时候,桌面上又是已经摆放了不少的酒在那,看的她不由的咽了咽口水,“厉总,怎么凌晨就点那么多酒啊。”

    “当然是喝了。”如果这个时候不喝一些酒麻痹一下脑子的话,他就会抑制不住自己一直不断的想着关于景玉的事情,这样很不妙,他这是在同情甚至是对一个害死了自己父母的女人动了感情,不可以的,这绝对不可以,他没有办法忘记那一天所发生的所有事情。

    李婉儿把包给放到了一旁,径直的坐在了他的身侧,“厉总,要是你老婆还生气的话,怎么办啊,我可不希望会被打第二次了。”

    “怎么,当初不是你勾.搭上我的吗?现在才知道害怕?”厉盛并没有冲着她解释着景玉并不是自己老婆的事实,而是冷嘲热讽了一声。

    李婉儿连忙的摇头,“不是,我只是害怕,如果厉盛答应的话,要我一直在你身边都可以。”

    谁让他有权有势,只要景玉不找麻烦的话,她哪怕是做个地下情人又如何,只要可以让自己达到目的,这有什么所谓,反正不是跟在他的身边,也是要跟在其他人身边的,试问安城里还有可以比厉盛更加说话有分量的人吗?

    当然那是除了白愿意外,可那是别人的老公啊,再加上白愿是出了名的爱老婆要出轨那可是难中之难,但是现如今厉盛都主动开口了,她怎么可能会有拒绝的道理。

    “呵。”厉盛不是听不出她其中的意思,但是此时此刻他就甘愿这样,李婉儿在他的身边,总比一个害死自己父母的人在身边要来的好,对,没错的,就是这样。

    他一遍又是一遍的在心里这么对自己说道,似乎是在警告着自己一样。

    这酒一直喝的持续了一个多钟,他这才依靠着包厢里面的沙发给昏睡了过去,李婉儿喝的酒并不多,意识还是很清明的。

    眼底闪过了一抹狡黠,虽然她一直都是跟厉盛保持着暧昧的关系,但是如果一直都只是些所谓的花边新闻的话,久而久之就会被人觉得没意思,很快的就淡薄了对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好奇了。

    现如今厉盛正好是喝醉了,加上现在天也没亮,她哪怕是在这开了一个房间扶着厉盛进去休息,就算是没有发生任何的事情的话,但是只要被人知道他们是开过房间的,那就是多了实际性的关系了,她必然可以借着这一次的机会更上一层楼。

    不由多想,说干就干,她已经是背起了包,吃力的将醉醺醺的厉盛给扶了起来,到了门外正好的就让门口的服务生一并的帮着忙给开了个房间并且送了进去,一切的一切就像是那么的顺其自然,行云流水。

    但是在这之前,李婉儿已经让安娜特地的联系了一个记者在酒店走廊的某个地方候着,才顺其自然的进了房间,耳朵听见了一声微弱的咔嚓的声音,还故意的将厉盛更贴紧着自己的打开.房间门,最后落上了锁。

    “景玉……景玉……”厉盛一边解着衣服的领带,一边在床上嘟囔着什么,他的声音很小,让李婉儿听不大清楚说什么,便凑近着耳朵过去,突地就被厉盛给一把拉入怀中,禁锢的她不能动弹,她抿着唇浅浅的笑着,但嘴上还是为难的道,“厉总,你喝醉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