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三十九章: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厉总?”原本以为会按照套路的发生一些什么,毕竟醉酒很容易出事,但是厉盛却是出奇的安分,除了喃喃自语了几声不知道什么话,便已经松开了搂住她腰间上的手,侧过身睡了过去。

    李婉儿此时的脸色别提有多么的难堪了,她难道这么的没有魅力,都投怀送抱上来了,他竟然一个喝醉酒的人还可以无动于衷。

    但是想了一下反正记者也已经拍了照片了,哪怕他们真的没有发生任何的事情,别人都会认为发生了什么,不管怎么算她都是不会亏的,反而还赚了不少。

    一直到了中午太阳高照的时候,厉盛才揉着疼痛的脑袋从床上醒过来,“嘶……”

    果然喝过酒的劲头很大,李婉儿一直都是坐在旁边盯着他的,一看到有动静立刻过去嘘寒问暖了起来,“厉总,怎么样,头疼不疼啊?我给你泡了蜂蜜水喝一点会好受得多。”

    “谢谢。”厉盛也没思考太多此时是在什么地方,接过水杯就是一饮而尽,看了看外面的时候,蹙着眉问,“现在什么时候了。”

    “才一点多。”李婉儿看了看手腕上带着的一块精美的手表温柔的回应着。

    “嗯,你也回去工作吧。”说完,他已经是爬了起来,漫不经心的拿起属于自己的外套,便出了酒店房间。

    李婉儿并没有跟上去,反而是在酒店里面多逗留了一会儿,这才离开了。

    厉盛刚到医院,就去找陈少华要了擦伤的药,陈少华临给他药的时候,还提醒了一声,“要是没有对景玉负责的心,就别再碰她了。”

    他不希望自己身边的两个好朋友最后会反目成仇,看厉盛阴沉着脸不说话,他又是说了一声,“听见了没有。”

    “我不想的。”他的声音里似乎是充满了无奈的感觉,“我喝醉了。”

    然后再加上她说的那些话,就没忍住,更加让他没想到的是景玉还是第一次,这让他有点发慌。

    “我不管你们,这个你看着解决。”他充其量就是一个医生,管不了那么多的。

    “我去看看白愿。”拿了药,他就朝着白愿所在的病房过去了,刚刚进门,就是看到顾挽澜正依偎在白愿的怀中两个人也不知道在说着什么悄悄话,满脸的笑意,但是这门也推开了,不进去也不是,只好清了清嗓子,警告了一声,“咳咳!”

    顾挽澜反应过来的时候,脸上已经是通红了一片,赶忙的嚷嚷着要下去,然而白愿却是不以为然,将她给抱得更加紧在怀中,“怕什么,我就是抱个老婆,看看我孩子成长如何,有什么好害羞的。”

    “看样子是恢复的不错。”厉盛脸上有些尴尬,自言自语着。

    白愿理所当然的回答着,“嗯。确实是不错。”

    “嫂子,我有些话可能要跟白愿说一下。”他挠了挠后脑勺,似乎是在提醒着自己接下去要说的话会有多么的重要一样,哪怕是连她都不可以知道的。

    顾挽澜看了看白愿一眼,明了的点着头,“那我先出去一会儿,顺便找少华要个白愿的身体检查报告。”

    “好,麻烦你了。”厉盛委婉的说着。

    看着顾挽澜艰难的撑着身子下了轮椅,随即离开了病房。

    白愿微微的蹙了蹙眉,“怎么?那边出事了?”

    厉盛摇着头,“不是,相反李氏那边进行的很顺利,相信过不了几天,李思迁那个老女人就会找上白念,要他从白氏里面拿出公款去填补李氏的亏空,到时候就会让两边都亏的填不回来,很快白氏也会跟着被连累的。”

    “很好,我就是让他们神不知鬼不觉,就连自己家是怎么破产的都不会知道。”白愿说完还不由的握紧了拳头,眼底闪过了一抹鲜少会出现的阴狠。

    “我都会安排好的,有什么情况再告诉你。”

    “嗯,你先回去看好公司吧。”虽然对付他们事大,但是也不代表公司就会不理不顾。

    “那我先回公司了,你好好养着。”厉盛也习惯了这样的谈话方式,并不觉得有任何的问题。

    刚刚打开门,便正好遇到了拿着报告回来的顾挽澜,他微微的点了点头,就绕过了顾挽澜出去了。

    顾挽澜拿着白愿的报告过去道他身前,递了过去,“少华说了目前没什么大毛病,伤口也没有要迸裂的情况,只要你老实点的话,很快就可以出院回家了。”

    “其实我觉得现在都没什么大问题的。”就是除了行动还不可以太多夸大之外,还是很没问题的。

    顾挽澜一听立刻就阻止了起来,撅着嘴眼里的训斥着,“这怎么行,你伤口都还没愈合别想出院!”

    “好,我听你的,反正有你陪着我也不会无聊。”

    顾挽澜这才松了口气,但是还是一脸的好奇,“刚刚厉盛跟你说了什么啊,这么神秘。”

    “没说什么,就是公司上面的一些事情,你也不是很懂。”白愿掩饰着道。

    顾挽澜努了努嘴,“我怎么不懂啊,我都是学的这个专业呢,以前我都准备进白氏帮忙的,但是因为……”

    话说了一半,她立刻住了嘴,试探性的看了一眼白愿脸上的神色,“那个,我不是故意的。”

    她嘴一快,就说了出来,但是并没有对白念还余情未了的心态,但是她害怕对于白愿来说就不是这么想的,生怕他会记下这件事情,然后哪一天拿出来跟自己算,更加害怕他会误会什么。

    他低沉了一会儿,很快的恢复了正常,“我都知道,你现在是我的,哪怕是任何人都抢不走。”

    “我一个大腹便便的女人,谁会抢啊!”她不禁的轻笑了一声,但是脑子却是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陈少华所说的那番话,整个人不由的呆愣了起来。

    “挽澜?”见她突然没有了声音,似乎是在沉思着什么,白愿轻叫了一声她的名字,见没反应,又是叫了一声,“挽澜。”

    “嗯?”顾挽澜回过神来,立刻问道,“怎么了?”

    “你在想什么,这么入神,我叫你好几声了。”白愿的声音还有些担忧。

    她晃了晃脑袋,“没事,就是突然想到妈今天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平时这个点应该是快要来了的。”

    “估计是有什么事耽误了。”白愿也没多想,便相信了,而且也是跟着顾挽澜一并的多了一些的担忧。

    “那我这就打电话问问。”顾挽澜说完,便是转过身拿起手机便拨通顾母的手机号码。

    过了好一会儿电话给接通了,但是电话并没有任何人的接听,顾挽澜心下一慌,难不成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了?

    “没人接。”她慌张的看向了白愿,不知所措。

    白愿拧了拧眉,“别急,估计是没听见手机响,再打一次。”

    说完顾挽澜又是赶忙的打了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电话才被接了起来的,但是接听电话的人并不是顾母,而是顾永成,“澜澜,你妈出事了!”

    “什么?!出什么事了!”顾挽澜此时真的是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嘴巴子,怎么好的不灵坏的灵,为什么刚刚会说出那种话来,此时真的听到顾母出事了的消息,她的心一下子就乱如麻了。

    “你妈突然中风了,现在就在等救护车过来呢。”听的出来顾永成的声音格外的焦急,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模样。

    “怎么好好的会中风啊!”她急的几乎快要哭出来了。

    “我等会就到医院了,到时候再说吧,不然等会救护车联系这个号码联系不上来。”

    “好好好。”顾挽澜说完,便挂断了电话,立刻看向白愿哭了出来,“白愿,怎么办啊!”

    “怎么了?岳母出什么事情了?”他只是看着顾挽澜一脸焦急的打着电话的模样,却是没有挺清楚他们到底是说了什么。

    她死死的抓着白愿的手,咬着唇瓣艰涩的道,“我爸说我妈突然中风了,现在等着救护车送过来。”

    “怎么会这样。”白愿也是吃了一惊,迅速的按下了呼叫铃。

    陈少华一脸不耐烦的推开了病房的门,“大哥,又怎么了?今天凌晨被厉盛吵了起来,好不容易空闲了想睡个午觉,你又把我给吵醒了,你就说你想干什么吧。”

    “闲什么,马上干活,挽澜的母亲突然性中风了,现在送过来了,你去门口守着看到人过来就赶紧急救。”白愿没有给他缓过来的余地,径直的就吩咐了起来。

    顾挽澜快速的推着轮椅到了陈少华的跟前,扯着他的手几乎是恳切的哀求道,“少华我求求你救救我妈妈!”

    “怎么……怎么会这样!”他整个人都是不敢置信的说着,原本浑浑噩噩的脑子,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少华,告诉我,我妈妈会没事的是吗?”她迫切的目光,紧紧的盯着他看。

    他一脸的为难,“你先不要着急,中风也不是什么大事情,但是还需要等人送过来了以后我经过判断才能够知道是什么情况,很抱歉我现在给不了你准确的答案。”

    她紧抓着陈少华衣角的手无力的垂落了下来,嘴里念念有词,“不可以的,我妈妈不可以出事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