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四十章:你这是有多缺女人!

    陈少华为难的看了一眼白愿,做了一个眼色,示意着让他将顾挽澜给安抚好来。

    “等救护车过来了,让少华检查过再说,你不要着急。”白愿也顾不上身上的伤了,立刻的就从床上起来,将满心担忧的顾挽澜给抱在怀中安抚着。

    “好。”她噙着眼泪拼命的点了一下头,但是依然是心乱如麻。

    顾母很快的就被送到了医院,经过陈少华的检查是间歇性中风,庆幸的是并没有什么大碍,很快的就抢救了过来,现在生命体征方面都很平稳,但是就是说话行动方面会比较不方便,这个还仍然需要配合针灸治疗以及运动治疗。

    但是对于顾挽澜来说,命保住了,比什么都要来的重要,如果生命都没有了,再多的事情都是无济于事。

    顾永成一瞬间就像是苍老了十岁一样,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几乎是晕厥了过去,但是依然很高兴顾母没有任何的生命危险了。

    “爸,对不起,是我没有照顾好你们。”如果她在身边的话,或许顾母出事的时候可以及时一些送到医院里面来。

    顾永成揉着疼痛的脑袋摆了摆手,“年纪大了,以后我也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出事了……”

    “爸,我不准你这么说,你跟妈都会平平安安的。”顾挽澜立刻就打断了他下面继续想说的话。

    白愿轻声的安抚着,“爸,你不要太担心,少华说了妈现在情况很稳定,到时候只要好好的配合治疗就会没事的。”

    “但愿如此吧。”他满脸的沧桑,中风这种事情他身边不是没有人出现过这样的症状,但都是很多就再也起不来了,一辈子都是躺在床上让人伺候着,他已经做了万全的心理准备了。

    看着顾永成的这个模样,顾挽澜心里说不出的心疼,不由的紧握住了他的手,试图给他传输更多的安慰。

    顾母的情况其实并没有那么的严重,勉强都还可以自己张嘴的吃东西,就是颇为艰难罢了。

    看着他们两个人的模样,顾挽澜心里说不出的滋味,除了晚上照顾白愿之外,白天就是一直的陪伴在顾母的身旁,给她擦拭着身体,陪她聊着天,可是白愿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她到了下午回到白愿病房的时候,还想这去帮他忙别的,愣是给他给拦下了,“我不用你照顾,你赶紧休息休息睡一觉。”

    “但是你还没有洗澡吃东西呢。”她摇头道便挣扎着要离开他的怀抱。

    白愿却是没有给她一点挣扎的几乎,抱的更紧了,“你要是在动的话,我伤口可就要崩开了。”

    果然,顾挽澜一下子就不敢随意的乱动了,生怕真的会惹的他伤口崩开到时候就麻烦了,“那你怎么办?”

    “别担心我,赶紧睡你的,还大着肚子都这么瞎折腾,你不累我都替你累,不准再忙活了。”他的声音里还带着浓浓的呵斥的成分。

    但顾挽澜知道白愿是为了自己好的,所以最后也不说什么了,干脆的闭上眼睛,多半也是白天给累坏了,一会儿就熟睡了过去。

    然而景玉那边,却是闹的不可开交了起来,厉盛原本把药个拿了回去以后,便离开了屋子。

    待景玉醒过来看到那瓶药膏的时候,不禁心里一暖,闲着无事的时候便把手机给翻了出来查看了一下最新的资讯。

    但是看到一张高清的照片挂在头条第一位的时候,她几乎是半响都没有回过神来,ss总经理厉盛凌晨幽会当红女明星李婉儿。

    上面标注的时间还是非常的清楚的,从凌晨一直到了第二天的中午,两个人这才一前一后的离开了酒店。

    这都不需要很明白的讲出来,便足以让任何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对于他们来说孤男寡女,干材烈火的,要是在一个房间里面待着这么久会什么都没发生?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虽然此时此刻的厉盛没有对外宣布什么,也没有解释什么,但是在他们看来,他们已经是生米煮成了熟饭了。

    所以说,厉盛这头跟她发生了关系之后,便是立刻去见李婉儿了!

    眼眶不由的立刻就蓄满了眼泪,厉盛到底是把她当成了什么,突然莫名觉得有种很脏的感觉油然而生,跑到卫生间里肆意的呕吐了一番,啪嗒的将莲蓬头的水给开到了最大的限度,淅淅沥沥的水将她给淋了个遍,浑身湿透,景玉拼命的在身上搓洗了起来,不管怎么样都觉得脏不可耐。

    “厉盛,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眼泪混杂着水,分不清她脸颊上此时拼命留下来的到底是眼泪多,还是水来的多。

    他在事后给予了自己温柔,却同时的给了她致命的一击,他果然是有多么讨厌自己在跟她发生关系后可以迅速的去找别的女人,难道在他的严重,自己还不如娱乐圈里的一个女人吗?

    “咔嚓。”此时对于网络上的新闻浑然不觉的主人公打开了房间的门,没有想到景玉此时会在浴室里,撞了个正着。

    本来是下意识的想要转过身不去看她,但是突地觉得不对劲,她蹲在那身上是穿着衣服的,却没有褪下任凭着被水浇遍她全身肩膀一耸一耸的,似乎是在哭泣。

    听到了声音的景玉回过头一看,果然,此时厉盛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站在了她的身后,正一脸迷茫的盯着她看。

    一双哭的通红的眼睛立刻就撞入了他那深不可测的黑眸当中,他立刻别开了眼,解释着,“我不知道你在这里面。”

    景玉几乎是有些踉跄的站了起来,抬头看着他冷笑了一声,厉盛还没回过神来明白她那一抹笑的意思,只是一个响亮的巴掌声,他那白皙的脸颊上面立刻就浮现出来一个五指分明的红色掌印。

    “厉盛,你无耻!”景玉几乎是浑身颤着抖的,一双眼睛似乎充满着无尽的怨恨瞪着他。

    厉盛被打的不明所以,当然是不可能作罢,立刻的就扼制住她下巴,死死的掐住,“打我?”

    “对,打的就是你,你到底是有多么的需要女人,可以跟我睡完之后还可以不知餍足的继续去跟别的女人开.房!”

    现在她只要是一想起那张照片,就满脑子的胡思乱想,会想着厉盛是怎么对待的李婉儿,是温柔的,还是粗暴的,只要想到这一些,心就犹如滴血一样,疼的不能自已。

    “什么意思?”厉盛听的一脸糊涂,没有明白过来。

    景玉冷笑了一声,“装,继续装!”

    “无理取闹。”他疏离的撇了她一眼,完全不当作一回事,将景玉给甩开了来,她的脖子上面立刻就是青紫了一片。

    景玉怨恨的看着他若无其事的模样,讥讽的笑意爬上脸颊,她无理取闹,真是可笑!

    但是厉盛下了楼,便是迅速的打了个电话,“给我调查一下,有我的什么新闻。”

    还没等说完话,对方就已经是知道了怎么一回事告诉了厉盛他现如今跟李婉儿开了房间的绯闻几乎是传遍了安城了。

    他紧紧的攥着手机没有说话,再联想了一下景玉的反应,怪不得她会误会什么,而且还这么的生气。

    寻思了一下,便挂断了电话,不在说什么了,也没有让那人去处理新闻上面的事情,既然景玉误会的话,那就接着误会下去吧,从今往后也不要对他抱任何的希望才是最好的,这原本就是他们应该保持的关系,就当那晚上的事情都不过是一场梦,什么都没有发生,谁也不需要有任何的愧疚。

    继续恢复以往的相处关系,她仍然是自己最恨的人。

    但是陈少华知道了他们之间发生过的关系之后,再看那娱乐上面的花边新闻的时候,就是立即给他打了个电话提醒着,“厉盛,我不管你跟那个明星是不是真的有什么,但是你不是跟我说那天是你跟景玉那什么的吗?你转身就去找别的女人,你把景玉当成什么了!”

    不管怎么说,景玉从小都是跟着他们一块长大的,他就当作是个亲生妹妹似的,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你别管了,我会处理好的。”现在他一听见这件事情就头疼的要炸开了一样。

    “我不管能行吗!景玉父母都在国外,我要是不管谁管啊,非要等你把她给伤的遍体鳞伤我才管吗?”陈少华说话有些激动了起来。

    厉盛抿着唇,索性不说话了,要不然他这个时候这么激动,饶是自己再怎么说陈少华都不会听得进去的。

    “我不想解释,你们爱怎么想就怎么想把。”说完,他也没有给陈少华开口的机会就是将手机给关机了,一脸的烦躁。

    景玉在楼上换完了衣服下来后,看着他一脸的戾气,也不说话,径直的绕过了他就往门外走去。

    他不禁的多问了一声,“你去哪里。”

    “我去哪里用不着你来管!”景玉丝毫没有给他任何的好脸色看,心里死活是在想着关于他跟李婉儿的事情,只要一想到,心里就是恨得牙痒痒。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