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四十一章:你的手段在我面前,都是小计谋!

    厉盛一脸的戾气本来就没有消退,听见她这么冲的语气胸腔立即就像是燃烧起来了火一样,将她的手腕给一把攥住,愣是不给她往前的挪动一步,“你敢走?!”

    “我凭什么不敢走,你真把自己当什么了,厉盛!”她冷笑了一声,那抹笑意充满着无尽的嘲讽。

    厉盛的脸色有些阴沉,“你耳朵聋的?我说不准出去!”

    “我偏要出去,跟你待在一块,我感觉空气都是脏的!不要用你那摸过别的女人的手来碰我!真脏!”说完,她一脸厌恶的甩开了来,方才厉盛的力气有些重,手腕立刻就是青紫了一片。

    厉盛怎么可能容忍的了别人说他脏,在景玉始料未及的情况下,立刻就将她给摔到了沙发上,“嫌我脏?”

    “对!我觉得你脏!”她只要一恍惚一下脑子,就全是他跟李婉儿鬼混的事情,心里就膈应的慌,继续要离开这里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

    “呵,那你有多干净!”厉盛阴冷的笑意就如同是十二月的冰窖一样,从头冷到脚在冷到心。

    “我是没多干净,但是至少我不会跟你一样,碰完一个女人还不知足继续招惹别人!”她死死的咬着唇倔强着道。

    “行,你真行!想出去是吗?既然出去的话就再也不要回来了!”厉盛说完就已经是先行一步的离开了屋子,留下景玉一个人在沙发上歇斯底里的痛哭了起来。

    李婉儿因为这件事情备受了不少的邀约,不管是哪一家媒体,此时此刻都无一不想知道他们俩之间的关系到底是如何的。

    简直即使忙的脱不开身来,哪怕是在去拍摄的路上都会遭到一大群的记者的围堵,“婉儿,你跟厉盛的关系是真的如同新闻上面所怕的照片一样,是男女朋友关系吗?”

    “这个啊,还是让阿盛跟你们说吧,我不方便透露,不好意思,我要赶去拍摄了。”她故作着一脸的娇羞,不愿解释。

    但是她的神情就已经是足以表明了一切,引人遐想不已。

    如果不是极其亲热的关系的话,怎么还会特意的叫厉盛叫阿盛这样的称呼呢?

    随后在经纪人的安排下,李婉儿才得以的脱身,但是很肯定的是她现在很享受着这种感觉,被记者包围着的感觉,喜欢备受所有人关乎的感觉,这让她有种站在高处的感觉,不亦悦乎。

    厉盛大厅到了李婉儿的所在之处,迅速的就开着车到了她正在拍摄的地方,看到厉盛的到来,片场的人似乎是有些吃惊,但是想了一下新闻上面的事情也就见怪不怪了,还真的以为他们之间是情侣的关系,对待他的脸色也是和和气气的。

    李婉儿一听说厉盛过来了,立刻就让导演停下了此时的拍摄,立马赶过去了,看见他人的时候,故作亲昵的挽上了他的手臂,“厉盛,你怎么过来了?”

    “厉盛?”他微微的蹙了蹙眉,嗤笑了一声,“不是阿盛吗?”

    李婉儿心里一慌,但面上依然维持着笑意,“你说什么呢。”

    “没事。”见她没有承认的模样,厉盛也不追问,“我就是想问问,为什么那天会被人知道。”

    李婉儿一脸的茫然,“什么被人知道啊?我怎么不明白。”

    厉盛心知肚明,将她的手给扯开,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面,“在我面前也装?难道你认为我是这么蠢的人吗?”

    “厉总一向都很聪明,我怎么敢在你的面前撒谎?”她咬着唇,不经意的说道。

    “是你安排了记者故意拍的吧?我可以容许你跟我在外界保持着暧昧的关系,但是不代表我可以容许你胡作非为,李婉儿你是太高估了你自己了吧?嗯?”他一点都没有给李婉儿回旋的余地,揭穿了个底。

    李婉儿见也藏不住了,只好带着一脸的歉意,“厉总我也不是故意的,那天我也真的是想给你开个房间休息休息的,但记者真的不是我给找来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记者,我今天会说那些话,也不过是将计就计罢了,我这小手段哪能在你面前班门弄斧啊!”

    “是吗?但是我看你倒是玩的挺不亦乐乎的啊!”

    “厉总,我再也不敢了,你也知道我是明星,要是不一直保持着热度的话,很快就会没名气了的。”她不由的蹲下了身子在他的腿旁轻轻晃了一下,在外人的眼里来看,听不见他们所说的话,单单的看着举动,只觉得这不过是一个寻常不过的撒娇罢了。

    “所以你利用的我,利用的很得心应手啊!”如果不是她怎么会弄出那么多的事情来,他还白白的挨了景玉一巴掌。

    李婉儿心底一怔,恳切的眼神盯着他看,“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了,你就原谅我一次。”

    “如果有下一次,别说保持热度了,我会让你娱乐圈都混不下去!”他脸上的神色严肃的不能够再严肃了,让李婉儿不禁的有点后怕了起来,“是,我都明白。”

    “不要再触碰到我的底线了!我只给一次机会!”他话刚说完,便是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头都没有回一下就离开了片场。

    李婉儿有些虚脱无力的就着他刚刚所坐着的椅子也跟着坐了上去,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脯,安娜见厉盛走了之后,便是赶忙的过来慰问道,“婉儿,怎么回事?我瞧着厉总的脸色不太对劲。”

    “没事,他刚刚说公司突然有点急事,所以就赶回去处理了。”她并没有告诉安娜自己刚才跟厉盛的对话。

    安娜一脸坏笑,“你可真行啊,之前说让你跟厉总故意弄出点什么来,没想到你们俩还假戏真做了。”

    “胡说什么呢,八字还没一撇呢,我只要待在他身边就足够了。”李婉儿一副情深款款的模样,安娜更加不认为他们之间的关系纯洁了,“我告诉你啊,像这样的男人你必须要抓紧来,别让别人给抢了,到时候有你后悔的,要是厉总真的喜欢上了你,结了婚的话,你哪怕是打断了腿,什么奖杯那不都是捧在你面前的吗?”

    李婉儿故作羞涩,“这些话别乱说,我跟着他,为的不是这些。”

    “不管怎么说,那都不可以放过这么好的男人,以后我就可以跟着你沾光了,知道吗?”安娜闭着眼睛都可以想象得到以后美好的生活了。

    李婉儿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她可没忘记厉盛是结了婚的人,要说嫁给厉盛的话,她是不敢想的,毕竟那个女人看起来并不比自己差,至于为什么厉盛会喜欢在外面着急也是无从得知,但是现如今可以跟着他沾光的话,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李氏突然的被人笼络了所有的生意,然而有一些签订了的合同也都被毁了,买进来的材料根本就用不出去,现在还得给人材料的钱,已经是拖了好几天了,眼看着李氏经济根本就没有办法给得起这笔材料费,因为李氏现在都已经亏空了。

    但是李思迁怎么可能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家的公司倒闭呢,果不其然,她正如白愿的所料,把白念给找了过来,“阿念,最近你外公的公司出了些问题,你先挪动一下经济把那边给补上,到时候我在让你外公给你还回来。”

    白念先是震惊了一下,随即是一点考虑都没有就拒绝了,“妈,这怎么行啊,你这不是让我挪用公款吗?不行不行,我不能做这种事情的,要是被公司的人给发现了,我还……”

    李思迁立刻就严肃了起来语气,“那你就可以眼睁睁的看着你外公的心血毁于一旦吗!”

    他一脸的为难,“妈,你干嘛非要逼我啊,白氏现在也并不是很富裕啊!”

    经过上次白愿的那番疯狂的收购之后,白氏也并没有外界人眼里看来的那么阔绰,再加上因为前阵子赵玲珑的事情,让白氏是一落千丈,哪里还有那么风光啊,都不过是掩人耳目的罢了。

    “没事的,你难道不相信你妈妈吗?不过就是借用一下,等过阵子就还回来,只要你不是说的话,谁会知道啊?”现在李氏是紧要的关头,李思迁也不容的想的太多了,一心只想着怎么填补李氏的亏空而已。

    白念哪怕是心里有一万个不愿意,也只能够放在心里,“妈,你确定吗,这笔钱到时候外公确定会还给我?”

    “当然了,难道你外公还会害你不成。”李思迁好说歹说的,这才让白愿同意了把那笔钱给打了过去。

    “阿念,这件事你绝对不可以轻易告诉别人,知道了吗?”她一再的提醒着,生怕白念就给一不小心的说漏了嘴。

    他有些颇为不满的道,“我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呢?”

    白念这头刚把钱给转了出去,厉盛立刻就收到了消息,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迅速的联系了白愿,“果然真的如你所说的,白念把钱给打过去给李氏了,看来接下来都不需要我们做任何事情,白氏跟李氏迟早是要一起完了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