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四十二章:白念,你还想着我老婆?

    “呵,一群蠢货,倒闭了也是活该!”他几近是咬牙切齿的说出来的,每逢想起沈懿的时候,就巴不得他们所有人都跟着陪葬!

    比起只是区区的让他们破个产,这些都算不上是什么,他要做的,不会是仅仅于此,如果白念要怪,那就怪他有一个恶毒的母亲把!

    厉盛谨慎的道,“那接下来,我们就暂时都不需要做什么举动,先看看他们做什么再说吧。”

    “嗯,你先处理好公司的事情,其余的都统统不要管了。”白愿跟着点头附和着。

    “对了,处理好你跟李婉儿的事情,对公司影响不好。”临电话之前,白愿还不由的提醒了一声。

    厉盛拿着电话愣了好一会儿,才点了头,“好。”

    其实他不是不知道白愿肯定是站在景玉的那边的,什么影响公司,都不过是一个借口罢了,但他就是偏偏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白愿在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说实话还是有些害怕厉盛会心高气傲的不答应,毕竟自己所说的话他并不是会全然的都听。

    也庆幸他还听自己的几句话,哪怕知道自己是在为难着他也还是答应了,但是他更加不想看到的是景玉现在如同飞蛾扑火一样朝着他飞奔过去,到时候遍体鳞伤,能帮一些就是一些吧,终究感情的事情,他没有办法勉强,也深知着厉盛心里的伤,不会那么轻易的恢复。

    刚刚挂完了电话没多久,在阳台的地方就看到了挣扎着要起来的顾挽澜了,白愿二话不说就是赶紧走了进去。

    “别起来了,好不容易躺一会儿。”他不想看着顾挽澜这么辛苦的模样。

    “不行,我还得去看看妈呢。”她说什么也不愿意。

    白愿不肯给她起来,道,“妈那边我已经请了护工了,一定会照顾的她很好,但是你就很不好了,怀个孕都能劳累过度,我可不愿意。”

    “但是……”

    “没有但是,你今天必须哪里都不给去,也不准再出这个房间了,岳父那边我都说好了,他也不会想要看着你这个时候还累到。”白愿将她给重新的按了下去,“你要是觉得无聊的话,就看看书。”

    “……”她一脸无奈的看着白愿,过了好一会儿才轻叹出声,“既然你都做好这么完全的准备了,话也都说道这个份上了,要是我还不听的话,你肯定是要生气了的。”

    “知道就好。”他说的时候还没有否认,立刻的就承认了起来。

    “可是我也不想看书啊。”她努了努嘴,一脸的委屈,“看书会很无聊的,孩子也会很无聊。”

    “那你是想做点什么有意义的事情了?”他说完还亲挑了一下眉毛,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顾挽澜。

    她不明其中的意思,还多心的问了起来,“什么有意义的事情。”

    “就是做一些适当的运动,以后生孩子的时候会容易一些。”说完,他便已经是兴致勃勃的到了顾挽澜身前,一把将她给搂住。

    “不行不行,太累了,那还不如去照顾照顾我妈。”她连忙的就摇头。

    他已经是将脸庞给凑得很近,在她脸上厮磨着,“没事,你不用动,我动就行,又怎么会累的到你?”

    “还有这种运动?”她一副怀疑的模样,怎么看怎么不相信。

    “当然有。”他不假思索的就回答了起来,一副神秘的模样让顾挽澜看着觉得有点怪怪的,却又是说不上来,“那你倒是说说,什么运动这么好,只要你动,我不动的?”

    “想知道?”他说完已经将大掌给探进了她的衣襟内,顾挽澜下意识的就按住了他的手,这个时候她哪怕是一个傻子都可以知道白愿所说的运动是什么了,满脸立刻就涨红了起来,“白愿,你疯了吧!”

    “你不是你问我什么运动的吗?我这是在告诉你,然后实施……”

    不等他把话给说话,顾挽澜立刻的就呵斥住了,“胡说八道,我才不要你告诉我这些!”

    他的脑子里面到底都是在装的什么啊!这个时候竟然还老瞎想这些事情,“你后背的伤口都还那么大,就净说这种话。”

    “老婆,你都想一下自从你怀孕了,以后,我是有多久都没有吃过荤了?”说起来他就是满腔的委屈。

    看着他那佯装着可怜兮兮的模样,顾挽澜还是很不厚道的轻笑了一声,“这么说,还是我的错了?”

    “没有,我怎么可能说是你的错呢?但是总是要协调一下的,不然会憋坏的!”他说完,又是一通委屈巴巴的言辞。

    顾挽澜看着他的模样,有些忍俊不禁,“别闹了,等你伤好了再说。”

    陈少华前两天还提醒了他们说是不准做激烈运动以防避免他的伤口崩开,如果自己真的答应了的话,那岂不是会让别人以为自己才是最饥.渴的那一个?这个脸她是绝对丢不起的。

    “你是说我伤好了就行了?”他顿时就来了精神,顾挽澜一向都很少答应自己的,因为她总是觉得害羞,试问哪一次不是自己软磨硬泡的才磨的她答应的。

    这下有了她口头上的承诺,以后就不怕她不认账了。

    耐不住白愿的纠缠,顾挽澜只好通红着一张脸,半天的才慢慢点了下来,“嗯。”

    听着她蚊子一样诺诺发出来的声音,白愿就从来都没觉得这么开心果,脸上立刻就闪现出了一抹欣喜的笑意。

    “行了,你能不能想点别的事情,这有什么好高兴的啊!”她说完,只觉得浑身都在滚烫起来一样,脸上的神色涨红的极为明显。

    白愿还不禁的打趣的说了一声,“老婆,你害羞起来,真是好看,像个红彤彤的苹果一样!”

    “闭嘴!”他就不可以不说吗?都明知道自己不好意思了,还偏偏在这里一直的说个不停。

    “好,我不说了。”知道继续说下去的话,顾挽澜指不定真的就会生气了。

    两个人正说话之际,门却是被人给敲响了,似乎是很有礼貌的那一种,规规矩矩的敲了三下。

    白愿微微的蹙起了眉头来,提高着警惕的问,“是谁!”

    门口的人似乎是很纠结,并没有开口说话,白愿就松开了对顾挽澜的搂抱,站了起来到门前,慢慢的将门给打开了,来人却是让他有些出乎意料,是白念,“你来干什么。”

    “听说你住院了,我就过来看看。”白念说完,还往里面撇了一眼,看到正在床上的顾挽澜,浅浅的笑了笑,冲着她点了一下头。

    白愿立刻就将身子给站在了他的跟前,挡住了他的视线,“然后呢,看完了,你可以回去了。”

    “等一下。”看着他想立刻把门关上的举动,白念心下一慌的把门给挡住了,“我还有些事情想找你。”

    “我跟你之间没什么好说的吧,再说了,你会有什么事情找我。”白愿冷笑了一声,“难不成,还想着找我老婆?”

    白念脸上一抹难堪,解释着,“不是,你误会了,我是真的有重要的事情才会过来找你的。”

    “所以看我是假,有事才是真。”他说完便更加坚定了要关门的心思,“那你找错人了,我不会跟有事才来找我的人谈事情。”

    白念咬了咬牙,用力的将门给推开了,白愿现在受着伤,自然没有他的力气大,他一下子就钻进了病房里面,“大哥,我知道我很唐突,但如果不是火烧眉头的话,我也不会主动上门来找你的。”

    顾挽澜将被子给拉紧了一些,问道,“那你过来是干什么。”

    看到顾挽澜理会了她,不由的欣喜了起来,“澜澜,你让大哥帮帮我好不好。”

    她冰冷着语气,“我帮不了你,要是你真的有什么事情的话,你能说服得了就说服,说服不了,我没有办法。”

    白愿拧着眉,“不管是什么事情,我都不会帮,你走吧。”

    都不用说清楚是什么,他都可以知道是什么事情了,无疑就是关于白氏的事情,关于这件事情,原本就是自己给折腾出来的,又怎么可能会帮他呢?

    “大哥,白氏也是爸的心血,你也不想看着他没有把?现在爸还在医院,要是让他知道白氏出了什么事情的话,他一定会给活活的气死的。”白念万般的恳切着他道。

    “白氏怎么了?”顾挽澜还是不由的担忧了起来,毕竟她也不忍心看着白展宏出什么事情。

    “现在没什么事情,但是我总感觉不对。”白念自言自语了一声,“总而言之,等事情没出来的时候还是先行解决的好。”

    “白氏?”白愿从来就没听过这么搞笑的事情一样,“白氏跟我有什么关系!白氏不是你的吗?如果区区一个白氏你都护不住的话,那只能说明你无能而已。”

    白念被白愿给数落的一无是处,但是李氏突然让他挪动了那么大的一笔钱,他总觉得有什么奇怪,可是就是说不出来。

    他用着前所未有卑微的语气冲着白愿道,“大哥,你不帮我也行,但是就算是我求你的,可以给我借点钱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