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四十四章:我饿了,就是天大的正经事

    顾挽澜恍惚的眨了眨眼,没有听明白他其中的意思,“哪有那么快,别瞎说,快放我下来。”

    白愿丝毫没有听进去她的话一样,“你还记不记得,那你答应过我什么?”

    “我答应过你什么?”她拧了拧眉,一脸的茫然,似乎根本就没听明了他想表明的意思。

    他微微的抿着唇,似乎有些不满,“你说等我的伤好了,就可以的。”

    “轰!!”突然的一下,顾挽澜就觉得像是一道雷落在她身上一样,顿时就僵硬住了全身,瞬间的就明白了过来,确实是几天前她答应过只要等白愿的伤好了,自己就……

    脸上羞怯的模样愈加的加深了起来,“你……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难道你会不知道?”他眯笑着眼凑近到她的跟前,正要亲下去,病房的门紧接着直接的就被人给推开了来,对此猝不及防。

    陈少华立刻的就站住了脚,“那个……我是不是进来的不是时候?”

    白愿淡淡的用眼神给往后撇了一下,若无其事的道,“确实不是时候。”

    然而这个时候没有比顾挽澜都还要尴尬的了,满脸涨红的用手推着白愿的胸口,娇.嗔着,“你快放我下来啊。”

    陈少华就在身后看着,白愿也是没有办法,只得将顾挽澜给抱到了床上去,“有什么事?”

    “没事没事,我就是闲的过来看看。”陈少华也不是个傻子,肯定可以看的出来白愿接下来是想干点什么,不由的清了清嗓子,提醒着,“咳咳……那个虽然说你现在的伤口是快要结疤的阶段,但是吧,还是要多注意,多注意,毕竟现在还是大白天,别太放纵了。”

    “我们不是你看到的那样!”顾挽澜解释着,但是发现解释却是苍白的很。

    白愿就像是不怕火烧眉毛一样,添油加醋的说了一句,“你还不出去?”

    陈少华一脸别有深意的模样,“没事,我懂,我都懂!我就当是什么都没看见,你们自己继续,不用在意我的感受的,记得一定是要小心一点,不然伤口崩开了,我可不管。”

    “欸!”她咬着牙想把陈少华给叫回来,但是他丝毫没有给顾挽澜一丁点的余地,咔嚓的一下,将病房的门给拉死了。

    她立刻呵斥了一声白愿,“白愿!你干嘛这么跟少华说话,他会误会的!”

    临走的时候还一副什么都懂的神情,他们根本就什么都没发生啊,这下子她要怎么继续面对陈少华啊,丢都丢死人了。

    “我什么都没说啊。”他一脸的无辜,就好像刚刚说的那些话都不过是过眼云烟一样,什么都没发生过。

    “就是你什么都没有解释,所以他一定误会了。”

    “误会就误会,有什么,你是我老婆,他又不是不懂。”白愿一点都没有当成一回事,理所当然的道。

    “我不管你了,我饿了。”顾挽澜便是示意着他把自己给抱回轮椅上。

    白愿说什么也不答应,“先做正经事再说。”

    “胡说什么,饿坏了我儿子,你担待的起吗!”她的声调不由的提高了许多,“难道这不才应该是正经事吗,你脑子都想什么,况且这还是大白天你怎么就这么……”

    说着说着,她都是不好意思说下去了。

    白愿挑了挑眉道,“我怎么?我现在说的正经事就是这个啊,你想的是什么?”

    顾挽澜没想到会被他反说了一顿,咬了咬唇,“我当然说的也是这个。”

    她强装着镇定的道着,“既然这样的话,你怎么还不出去啊。”

    其实白愿就是故意的想要让顾挽澜开心一些,不能够老因为这样的事情苦闷着一张脸,看着他自己都不好受了起来。

    现在能够从她脸上看得见笑意,也是不由的为此开心了起来。

    唇边露出了一抹浅浅的笑意,还真的出去了,顾挽澜这起的有点早,便眯着眼睛寐了一会儿,不知不觉地跟着再次的睡了过去了。

    “挽澜?”白愿在她的身上轻轻的拍了好几下,她才有了反应的睁了睁眼,脑子都还是昏昏沉沉的,“唔?”

    “起来了。”白愿就像是献宝似的,在她面前摆放了不少都是她所爱吃的饭菜,闻着就是十分的香气扑鼻,让顾挽澜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不少,“你都去哪里弄来的啊?”

    “你猜猜看。”他故作玄幻的打着哑谜。

    她嘟囔着,“我才不猜,爱说不说,反正我也是继续吃。”

    白愿拿她没辙,“肯定是让刘妈做的,她今天从老家回来了,就自然能做饭了。”

    “怪不得呢,刘妈做饭就是香。”顾挽澜一边甜甜的轻笑了一声,手上的动作已经是拿起了筷子来了,吃的是津津有味。

    白愿也顾不上自己吃了,不断的给她碗里夹着,“好吃那就多吃一些。”

    “对了,刘妈这一趟回去还好吧,我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她了。”顾挽澜嘴里还塞的满满当当的就嘟囔着说话。

    “嗯,还不错,刚刚看你睡的太熟,就没叫醒你。”说完白愿还给她递过去了一杯水,生怕她吃那么大口的东西给噎住了,“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

    “这都怪谁。”要不是他在那一直戏弄自己,也不至于会这么晚才可以吃东西。

    “嗯,怪我。”白愿也是很主动坦诚自己错误的人,“但是你也有错,怪你。”

    试问有哪一个自己心爱的女人天天的躺在自己的怀中,他还可以临危不乱的,他可不是柳下惠,一点感觉都没有。

    “怪我什么?我怎么了?”顾挽澜一脸的不解。

    他轻挑了一下眉毛,“怪你太诱人了,我把持不住。”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脸上丝毫没有一点的尴尬,反而说的风轻云淡。

    反而不好意思起来的人是顾挽澜,“我不跟你说话了。”

    她真的怀疑白愿最近严重不平衡,闲着没事干就想做点什么。

    “呵呵。”看着她害羞的模样,白愿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一直留院观察了一阵子,白愿也可以出院了,后背上面的伤口几乎结痂了,出院的时候,顾挽澜的肚子是更加的显怀了,白愿也更加是小心翼翼的呵护,难得自己能干了一些事情,一看到顾挽澜要行动的模样立刻抢夺了过去,愣是不给她碰一下。

    “有没有那么夸张,我没那么娇贵的。”顾挽澜刚想自己去接杯水来喝,白愿是二话不说的就迅速去给她把水接了过来了。

    甚至是家里的每张桌椅的角都被弄上了棉花,生怕她会一个不小心的摔了,或者是磕着碰着都会出事情,简直就是保护的无微不至。

    “当然要的,我可不忍心你再出点什么事情了。”那远比在他心上要割上一刀要来的还要疼。

    “刘妈中午熬的什么汤啊?这么香。”顾挽澜面色潮红的别开了脸,扯开着话题。

    “反正是会让你喜欢的汤就行。”白愿也说不上来,随便的说的。

    “叮咚。”门外的门铃声急促的响了起来,白愿过去开门一看,是厉盛,看着他阴沉的脸,白愿不禁的问道,“怎么回事?”

    厉盛撇了一眼顾挽澜,白愿便是走了出去,“走吧,我们外面说。”

    看着他们神秘的模样,顾挽澜只以为是关于公司的什么要紧事情,并没有过去多问。

    “白念最近找来公司了。”厉盛不由的蹙紧了眉头来。

    白愿也是跟着念念有词的问着,“他怎么会找去公司呢?”

    “估计也是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也不完全是个蠢货。”厉盛冷笑了一声,“但是这个时候才来临头抱佛脚,有什么用。”

    “他还在公司说了什么。”白愿抱着胸,丝毫没有一点的慌乱。

    “他说,看着是你弟弟的份上,希望ss可以把这笔钱借出去给他,日后必定会翻倍还回来。”厉盛对于白愿是知无不言。

    “呵,他还的起吗!”人命,哪怕是再翻个几百倍,他一个白念也还不起!

    厉盛点着头,“我把他给打发出去了,但是现在他这么乱,指不定会做出什么来。”

    “他再厉害,一个人能掀起多大的风浪,不用管他,继续关注一下李氏的情况。”他看着再用不了多久,李氏就会完蛋了。

    “行吧,以后我让ss禁止他进入公司。”厉盛说着还不由的提醒了一下,“反而你这边要防着点,我怕他会过来找那你媳妇儿。”

    说完,视线还往屋子里面撇了一下,似乎是在顾虑着什么。

    白愿耸了耸肩,“知道,挽澜这边的话,有我在不用担心。”

    说曹操,曹操就来了,门口一阵急促的停车声,随即熄火,来的人就正是白念,“澜澜!”

    他似乎没有一丁点见外的模样,径直就在大门口处嘶喊了起来,“澜澜,你在不在啊!”

    隔着花园,顾挽澜真切的听见了白念的叫喊声,不由的心生好奇,到了门口处,正要开门出去查探,就被白愿给拦了下来,“外面太阳晒,别出去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