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四十五章:只要三千万,我就不再骚扰你。

    “可是……”白念还在外面叫着她呢,顾挽澜不由的蹙起了眉头来。

    白愿凌厉的双眼看了她一下,“进去,别晒着了。”

    顾挽澜一下子就焉了下来,愣愣的点了点头,“那好吧。”

    白念的声音依然是持续在外面叫着,顾挽澜咬了咬唇,权当作什么都没有听见一样。

    没有得到回音,白念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焦急的很,眼瞧着就要径直的冲进屋子里,却在门口就被厉盛给拦截了下来,“白总,这么好雅兴,跑完了公司,跑别人家里来了?”

    在公司里面问过厉盛,他却是丝毫不理会自己,让白念有些尴尬,这个时候还被他又在这里给撞了个正着,“跟厉总有什么关系?”

    “嗯,这肯定是有关系的,白总,最近我们家总裁烦心事太多,还希望你不要有事没事就去打扰了他。”

    “你让开给我进去!我不是找你的!”白念被逼的也是没有办法了,要不然也不会屡次都这么厚脸皮的找上门来。

    前几天他就察觉到了不对劲了,果不其然,现在白氏突然的被人上来提前收款了,但是钱都给李氏那边打过去了,白氏这里哪里还有富余的钱给支付,如果再拖着不给的话,迟早会被别人发现到白氏已经是个空壳子了,别说白氏撑不住了,他也会因为这个而犯了罪的。

    “不好意思,现在我们总裁很忙。”厉盛二话不说,就将他给单手的架了起来,往他的车子给走了过去,一把丢了进去。

    白念觉得从未这么丢过脸,竟然被一个男人架着走,“你有病是不是。”

    “白总回去路上开车小心一点。”厉盛眯笑着眼睛,用力的一下,就是将他所在车的车门给重重的关上,还把他给吓了一跳。

    厉盛做完了这一切之后,也是毫不犹豫的离开了宅子。

    白念用力的踹了一脚车厢,愤怒的几乎是浑身都在发着抖,试图的联系了顾挽澜的手机号码,出奇的这一次能够打得通了。

    顾挽澜刚刚就在门口的地方听见了白念的喊叫声,可是偏偏白愿阻止了她出去会面,这个时候电话打了过来,她还迟疑了起来不知道该不该接起来。

    第一次时间超过了,没有给她更多思考的空间,原本想着这样白念就不会再打过来了,但是这一次的他就像是铁了心一样,坚持不懈的又是拨通了电话过来,这一次他还是先发了一条短信过来,上面写着,“澜澜,求求你接电话吧,我是真的有急事,你不会忍心看着白家就这么毁了的,是吗?”

    果然,看到这个短信的顾挽澜,在再次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几乎是思量了一会儿,才决定的接了起来,还似乎是害怕会被白愿给发现一样,特意的到了阳台的地方将阳台的门给关上,“喂?”

    听到顾挽澜的声音的时候,白念觉得就没有比这个还让他值得开心的事情了,“澜澜,你终于肯理我了。”

    她抿了一下唇,“嗯,有什么事?”

    白念突然觉得有些难以启齿,“我知道大哥一直都在生着我的气,不理我,但是我知道你心底是善良的,你要说开了口的话,大哥一定会听你的。

    “我从来不会强求阿愿帮我什么,我也觉得他要是不肯帮你的话,会有他的道理,你们的事情我不想掺和。”她的意思说的也是明白的不能够再明白了。

    可是这个时候的白念出了来找她,就是在也想不到有别人了,“澜澜,如果你不帮我的话,就没有人会帮我了,白氏这么多年的企业,你真的眼睁睁看着它毁于一旦吗?那也是我爸的心血,他从小是看着你长大,你绝对不会这么残忍的是吗?”

    “我都说了帮不了,你别逼我。”她根本就不想让白愿为难,白念这样纠缠着,是真的让她烦躁的很。

    “爸就剩几口气了,你就当不是帮我,帮帮他好吗?我只是借钱,也并没有说要找白愿要什么过分的要求,这些钱对于ss来说,根本就是九牛一毛,他不会拿不出来,只要他开个口就可以帮我的事情,为什么不帮?”

    “真的……只是借钱?”顾挽澜小心翼翼的道。

    “对!”他突然地就像是看到了希望一样,连忙的点头道,“只要三千万。”

    顾挽澜惊呼出声,“三千万!你疯了吧!”

    “挽澜,你干什么呢,把门也给锁了。”白愿正好就上楼,看见她在阳台的地方拿着手机似乎不知道说什么有些激动,但是走近一看的时候,玻璃门已经给锁住了,不由的轻轻拍了一下。

    顾挽澜下意识的将手机给放到了身后,被他突然的敲门给吓了一跳,电话都没有来得及给挂断就赶紧的给他把门给打开了,敲着她护在身后的手机,白愿不由的狐疑问了起来,“跟谁打电话,还得把门给关了。”

    “啊,没,没事。”她一向都是不大善于在白愿的面前说话,眼神立刻的就闪躲了起来,就连说话都是不禁哆嗦着。

    白愿立刻就察觉到了不对劲,走过去径直的就是从她手里把电话给抢了过来,这个时候电话仍然是保持着通话中的,引入眼帘的就是白念的名字,如同一根刺一样扎进了心里,“你在跟他打电话?”

    白念在电话的那头听了出来是白愿的声音,一下子的就没了声音,顾挽澜有些心虚的不敢说话,但还是默默的点了一下头,“嗯。”

    “说吧,有什么事情这是最后一次容忍你了!不管你说什么,我话也最后说一次,白氏是生是死,都跟我白愿没有任何的瓜葛,不要再找我了,如果你想白氏加快的衰落的话,我不介意明天就让白氏不复存在!”他的声音凌厉的不容任何人的质疑。

    白念愣了半响,还在试图的挽回什么,“大哥,我是你弟弟啊,你这是认真的?”

    “是吗?我可不记得我有这么一个一无是处的弟弟。”他冷呵了一声,这无疑是对白念最大的打击,白念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我哪怕真的说一无是处的话,也不该是从你口中得知的!”

    “废话说的差不多了吧,要是再让我知道你骚扰挽澜的话,我不会客气的!”他还真的是大意了呢,让他给钻了空子给自己的软肋打了电话,真是可以的。

    白念的一肚子的气憋在心里,还被挂断了电话,气的差点就没将手机给从车窗丢出去,“混蛋!”

    他都这么卑微的乞求他多少次了,白愿却死活要冷眼旁观,拳头下意识的就握紧了起来,重重砸在了方向盘的上面,似乎是根本察觉不到疼一样。

    “他还跟你说了什么?”白愿一副质问的模样紧紧的盯着顾挽澜问。

    顾挽澜努了努嘴,轻声的嘟囔着,“也没说什么你就过来了。”

    “那就是有说了?”他今天出奇的很会挑病句,顾挽澜看着他一脸的戾气,也不隐瞒,“他说,白氏有了一些突发状况,想让我找你借三千万给他。”

    “呵,他也还真是会打算盘,三千万,哪怕我是丢到海里,也不会给他!”莫名的,顾挽澜觉得白愿说话出奇的冲。

    “白愿,如果公司真的有富余的话……”顾挽澜其实说到底是不忍心眼睁睁地看着白氏出事的。

    “不可能!以后不要再跟白念有任何的联系了。”白愿的神情说不出的凝重,顾挽澜也不敢再提了,“那好吧。”

    “对不起,我可能语气有些激动。”看着她诺诺的模样,白愿立刻就道歉了起来,“我只是不想再跟白家有瓜葛了,我希望你可以理解我。”

    “我当然会理解你,你既然说不帮,那我们就不帮。”她紧紧的回握住白愿的手,想特意的说明着自己没有事情,“我相信你。”

    白愿眼眸黯淡的闪烁了一下,“那就好,我就怕你生气。”

    “想的什么呢,我怎么可能会生你的气啊,我只是怕你生气而已,刚刚看你的脸色很不对劲。”她说完又是继续的在他脸上打探了一下,“我怕你会心生间隙,会跟上次一样……”

    对于上次的阴影,她至今都还牢牢的记在心里面,久久没有办法忘怀。

    白愿的心底立刻的就咯噔了一下,“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你就不会瞎想那么多。”

    “事情翻篇了都。”顾挽澜轻松的笑了一声,“我肚子是真的饿了,赶紧下去吃点东西吧。”

    话刚说完,楼下的门铃再次响了起来,白愿的眉头蹙的更紧了,“看来今天来的人,还真是不少。”

    “下去看看,万一是谁呢。”顾挽澜轻轻的推了一下白愿,他这才动身的下了一楼,刚刚打开了门,满身狼狈的景玉站在门口,“哥……”

    “景玉?你怎么这个模样!”白愿震惊了一下,只看着她摇摇欲坠的身子在摇摆不定。

    “救我。”景玉似乎是再也支撑不下去了的模样,说完这最后的一句话,身子没了平衡性,径直的就往前倾了下去,白愿伸手将她给接住,然而景玉已经是陷入了昏迷当中。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