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四十六章:她怕了,所以要逃

    白愿接住了景玉的身子,径直的就往二楼给抱了上去,顾挽澜循声找了过来,“这是怎么回事,景玉怎么了?”

    “拿一套你的衣服给她先换上吧。”要问为什么,就连白愿都没有办法解释的了,他现在都跟着是一头雾水。

    顾挽澜也是不敢马虎,迅速的就在衣柜里面找了出来一套衣服,也庆幸景玉的身材是跟她差不多的,以前没有怀孕之前没来得及穿的衣服给她穿上是正好的。

    白愿也联系了陈少华一并赶了过来,他不是医生,不知道景玉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才会这么的狼狈。

    等到陈少华到了以后,给她做了一系列的检查之后,让他们都放下心来,“没事,估计就是累的,多休息一下就好了。”

    “那她身上怎么会这么样子。”顾挽澜给她换下衣服的时候,还看到她身上有好几处的瘀伤,衣服上面都沾满了泥巴的。

    “我感觉她是自己徒步找过来的。”陈少华长叹了一声,说出了这件事情的重点,“剩下的,只怕是要问厉盛才知道了。”

    “这会跟厉盛有什么关系?他都是刚刚离开没多久,景玉就过来了。”顾挽澜说着就看向了白愿,“你要不去联系他看看吧,问问为什么?”

    陈少华没有继续说下去了,“我去给她开一些药吧,尽量别打扰到她休息。”

    说完,三个人都一同的退出了房间,白愿轻轻的锁上了门,顾挽澜愣是又催促了起来,“你快去问问厉盛,这怎么回事?”

    耐不住顾挽澜的再三厮磨,白愿还输乖乖的去打电话了,厉盛看到了来电显示便是将车给停到了一旁的车道上面,接了起来,“还有什么事情没说?”

    “不是。”白愿摇头问道,“景玉在我这。”

    厉盛拿着手机的手一下子的就轻轻颤抖了一下,“她跑了?”

    “你对她干了什么,她过来的时候很狼狈,现在劳累过度已经昏过去了。”白愿凌厉的质问着他,“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他抿了抿唇,没有回答这个问题,“那她现在还好吧?”

    “你还关心她?她可是在你那的,现在出事了,你难到会不知道吗?”

    “我知道。”他说完,又是半响都没有回音,一直等到白愿没有了耐心想要开口问的时候,他才缓缓的道,“既然景玉现在在你那里的话,你就帮我好好照顾她吧。”

    “多久。”白愿也没有拒绝,只是开口问了一个时间。

    “随便多久吧,最好的话……把她送回她爸妈那。”说完,不留任何的机会给白愿说话径直的将手机给关机了,似乎是要隔绝掉这所有的联系一样,免得心烦意乱。

    白愿攥着手机似乎是有了一些微怒的模样,再看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自己身后的顾挽澜,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先让景玉在这住上一段时间吧。”

    “可以是可以,但是他们之间的事情,我们要是掺和的太多,也是没用的。”感情不是一个人的事情,看着景玉现在这样,她突然很后悔当初还跟白愿一块撮合他们了,或许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暂时不要让他们见面了吧。”

    如果这件事情没有人想得通的话,那么纠缠下去只会一并的受伤。

    景玉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喉咙干涸的就像是要撕裂了一样,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但是顾挽澜立刻的就敏锐的发觉到了她的需要,立刻的就端来了一杯温开水,一口一口小心翼翼的给送到了她的唇边,有了水源的滋润,喉咙也好受得多了,没有刚刚那种火辣辣燃烧着的感觉,这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冲着顾挽澜轻轻的道了一句,“谢谢。”

    “你没事吧?”顾挽澜看着她的这个模样,还是不由的担忧的询问着,“身体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少华还在楼下没走,我把他叫上来。”

    说完就转身要走,却被景玉给叫住了,“大嫂,我没事的。”

    顾挽澜重新移动着轮椅的回到了她的跟前,紧紧握住了一下她的双手轻拍着,“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会弄成这个模样?”

    很明显的景玉脸上闪过了一抹冰冷,随即苦涩的笑意爬上了脸颊,笑着解释道,“就是有些想你们了,想家了。”

    “那这就是你家,嗯?”顾挽澜说不出的心疼,看着她隐忍在眼眶中的眼泪,似乎会随时掉下来的模样,不禁的将她抱抱住了,“你想在这住多久,那就住多久,好吧。”

    她紧闭着眼睛依靠在顾挽澜的肩膀上用力的点了好几下头,生怕顾挽澜会没有看到一样。

    到了晚上,景玉这才总算是下了地,一直在楼下客厅守着的白愿跟陈少华一看到她下来便是走了过去嘘寒问暖的,“还困不困,要是还累,就多上去睡会儿。”

    “我不累啊,大哥,我就是想跟你商量点事情。”景玉脸上的神情说不出的凝重,仿佛是经过了无数次的深思熟虑而得出来的一个结论一样。

    白愿倒是也不慌,心平气和的问道,“嗯,你说。”

    她吸了吸鼻子,随即又是清了清嗓子,“我想好了,等过阵子,我就回巴黎。”

    白愿起初没有说话,反而是一声不吭的坐在沙发上,端起了一杯放在茶几上的茶浅浅抿了一口,陈少华倒是震惊的问着,“为什么啊,你才回来安城的话根本就没有多久,你确定是要走?”

    “对啊,我想过了,安城,或许我就不应该回来。”她脸上的沧桑,似乎不应该在她这个年纪里出现,顾挽澜扯了扯她的衣角,满满的不舍,“怎么会决定的这么的仓促?”

    她摇了摇头,回握住顾挽澜的手,“不仓促,我想了很久了的。”

    “你刚刚还答应我会在我这里住下的,你怎么能说走就走啊,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她好不容易的想着有一个人可以陪着自己,但是说走就走,让她一下子根本就接受不来。

    “对啊,我是答应你了,所以在还没有去巴黎的时候,这阵子我都会在这里住下了,还得麻烦你了。”她唇边噙着一抹浅笑,但是却是看起来很是扎心,一点都不像以前一样纯粹的笑意了。

    白愿久久的才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缓缓开口,“想好了?”

    她很是慎重的点着头,脸上带着从未有多的郑重,“我想好了,你们也都不要劝我了。”

    她终归是太天真了,还真的幻想着厉盛心里至少会存在对她以前的那些美好,甚至是一丁点的爱意,但是现在的她才发现自己所想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天真,对他来说,他父母的死,一辈子都有办法忘记,而她和他之间,不会再有可能了。

    “既然你想好了,我就不说什么了。”白愿的话虽然是这么说,但皱的紧紧的眉头就足以在说明了他此时的心境。

    “谢谢大哥。”景玉故作的甜甜笑了一声,随即捂着自己那已经开始咕噜叫的肚子埋怨着,“刘妈做好饭了吗?我现在快要饿死了。”

    他们不会知道自己已经是整整三天没有吃过任何的东西了,这个时候根本就是开始饿的不行了。

    顾挽澜一扫脸上的阴霾,立刻就道,“当然了,刘妈什么时候都准备好饭菜的,就怕你说吃撑了。”

    几个人的脸上都是跟着陪着故作轻松的笑意,但是心里的沉重,也就只有自己才能够明白得了了。

    吃过饭后的景玉,就是将自己给紧紧的锁在了房间内,一声不吭的,也没有要出来的打算了。

    顾挽澜看的是有些担忧,便冲着正要离开的陈少华道,“少华,你要是有空的话,就去找找厉盛的,告诉他一声,景玉有可能要回巴黎了,到时候就会离开安城。”

    陈少华穿着鞋子的动作停了好一会儿,最后什么都没有说出口,只是漫不经心的点头应了一声,“嗯。”

    陈少华走了之后,屋子里寂静一片,白愿走过去轻轻的从她身后给环抱住,“怎么,在想什么,脸色这么不好。”

    “我还能想什么,就是担心景玉而已。”说完,她又是紧接着的长叹了一声。

    “或许这对他们来说都是一件好事呢,分开,未必就是坏事。”

    “但愿如此吧。”她虽然并不希望他们会相互受伤,但是更多的是,不想看着他们最终会后悔。

    陈少华当下就去了厉盛的家里将他给拽了出来,一言不合的拉到了酒吧里面,他这个时候还是一脸的戾气,“有话就快说,今天没心情喝酒。”

    看着他暴躁的模样,陈少华一脸的正色盯着他道,“景玉说,她要回巴黎了。”

    拿着酒杯的手很明显的颤抖了一下,但是很快的就恢复了平稳,脸上扯出了一抹极为难看的笑意,“是吗?那很好啊,她早该回去了,安城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是她待下去的地方。”

    “真的是这样吗?”陈少华一脸的狐疑,揪紧了他衣领前面的衣服,让他的眼睛迫使对视了上来,“厉盛,这是你的心里话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