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四十七章:临别的最后一丝温存

    果然,他的脸色骤变,立刻的就变得难看了起来,不断的躲闪着他那直勾勾看过来的眼神,佯装着不耐烦的模样拍开了他揪住自己衣领的手,“松开!”

    “厉盛,你回答我!”陈少华不给他一点逃避的机会,手上的动作收的更紧了,问的也是一步步紧逼,“景玉走了,你是真的开心吗?”

    “这跟你没有关系。”他索性的就白了一眼陈少华,来掩饰着内心的不安。

    “你还真当我是第一天认识你吗!别说我了,哪怕是白愿在这他也会这么问你的!”陈少华的情绪有些激动,“你告诉我你的脑子是不是真的对她只有连累死你父母的景象,再问问你自己的心,是不是真心实意的,将她从头恨到尾,没有一丁点别的感情。”

    厉盛一下子就陷入了沉默,不是这样的,他脑子里面对于景玉有的,不仅仅只是车祸的事情,反而更多的是他们那个时候刚开始在一起的甜蜜,他的心里,也不全然是恨。

    但是一切的一切他都没有办法控制,“够了,什么都不要说了。”

    “你怕了,厉盛,你在害怕!”陈少华的语气不是怀疑,而是笃定,“你害怕你会对不起你父母,你害怕你再也没有恨的话,你就不知道怎么面对景玉了。”

    “说完了?”他有种被陈少华看穿了所有心思的感觉,强装着镇定的道,“要是说完了,我就回去了,这酒,你自己慢慢喝吧。”

    “厉盛!要是景玉真的走了的话,你不要后悔。”他站起了身来,看着厉盛决绝的背影,不禁的喊了一声。

    他站住了脚,停顿了一会儿,最后摇了摇头,“我不会。”

    陈少华看着他头都没有回一下,开起了一瓶酒就是一口给干了下去,烈酒入喉,烧的他胃部火辣辣的疼,他真的是个老妈子的心,见什么操什么心。

    景玉真的如自己所愿,要回巴黎了。

    明明他再也看不见这么一个烦人的丫头应该开心才是的,可是心里却是说不出来的苦涩。

    一连几天,厉盛都再也没有看到过景玉回来,哪怕是任何东西,她都吝啬的回来收拾了,恨不得离的自己越远越好。

    以前从来都没觉得这个屋子大过,现在却是觉得荒凉的出奇,空荡荡的,再也不会有温热的食物等着他回来,再也不会有人给他准备好整齐的衬衫西装,更加没有人给他挑好领带。

    明明她才重新的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不到三个月,却仿佛她已经在自己的生活里占据了无数的日子一样,怎么都挥散不去她在自己脑子里占据着的部分。

    他们之间现如今景玉几乎是踏出了九十九步半,只差他挪出那么一只脚,可是双腿就如同是灌了铅一样,那一脚,他怎么都挪不出去。

    景玉在顾挽澜那也根本就没有空闲的脑子去想这些烦心事,因为知道了厉盛的一个秘密,她害怕的逃跑了。

    每天都是陪着顾挽澜去花园里面浇浇花,去医院做坐产检,学学做饭,忙的脑子里没有空闲去想关于厉盛的事情。

    相反的她通知了景家的人说自己过阵子就会回去了,然而景父早就迫不及待的催促着她回去了。

    “大嫂,我已经订好了明天的机票了。”在花房里,景玉吞吞吐吐的道,“所以,我明天就要走了。”

    “这么快啊,你还没待多久呢!”顾挽澜满脸的不舍,“真的不能不走吗?”

    她噙着浅笑摇头道,“不了,安城不适合我。”

    “那你回去了以后,一定要记得联系我,知道了吗?”顾挽澜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绝对不可以因为回去了,你就不记得我了。”

    “大嫂,我们都是一起经历过生死的,我怎么可能会忘记你,我怕是想忘记都忘记不了啊。”她轻耸了一下肩膀,故作轻松的道。

    顾挽澜欣慰的道,“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就好,以后你一定回来看看我孩子。”

    “一定。”她坚定的道着。

    这天晚上,直接的就在家里举办了一个欢送会,除了厉盛之外,所有人都来了,陈少华也不想让这次的离别成为永久,“景玉,你要是回了巴黎,哪天有空了,我一定还会去找你的。”

    “你不回去,你爸妈可不是要气死啊,你都多久没回去了啊,要不然就趁着这一次的机会你跟我一块回去吧。”景玉不禁的开着玩笑话道。

    陈少华连连的摆手,一副置之于千里的模样,“别别别,还是你自己回去吧,我还是比较喜欢安城,巴黎的妹子没安城的好看,我才不要回去。”

    “见色忘友的家伙。”景玉嗤之以鼻的道了一句,“要不是知道你的德行,我绝对会说你是个禽.兽的。”

    “那我该觉得庆幸你知道我的德行了?”他亲挑着眉毛,一脸的轻浮,似乎是一点都不在意有人这么说他一样。

    听着他们之间相互吐槽的话语,顾挽澜不禁的跟在一旁浅浅的轻笑着,因为怀孕所以也不能够喝酒,就看着他们几个在那喝完了一瓶又是一瓶。

    也许是因为喝了酒壮胆,在他们几个都在沙发上面昏睡过去的时候,景玉不由自主的跑了出去,在路上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径直的往厉盛而去。

    厉盛不是不知道景玉是明天的机票,越是想这件事情,就越加的是心烦意乱,他难道没了景玉就不行了吗!

    为了确定这个念头,他喝了好几杯酒,最后叫着助理给他找来了一个女人,在屋子里也不知道等了有多久,一直到门铃响起,“叮咚……”

    厉盛这个时候的脚步已经是有些漂浮的了,几乎是踉跄的到门口把门给打开了来,眼前有些朦胧,似乎是看见了景玉站在门口一样,随后苦笑了一声,怎么可能,多半是喝醉了酒,认错了人。

    既然如此,那就将错就错吧,景玉完全是茫然的状态,没想到门突然被打开了,整个人就被他给纳入了怀中,“啊!”

    她发出了一声轻呼的声音,“怎么喝这么多酒?”

    厉盛半眯着眼,在她身上嗅了嗅,一阵浓重的酒味就扑鼻而来,但是却是觉得怀中搂着的人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不过这种感觉,也不赖。”

    景玉虽然是喝了不少的酒,但起码意识仍然是存在的,嘴上不禁的嘀咕了一声,“你也喝酒了啊!”

    “是郝亮叫你过来的?”他哪怕是说话的时候,都没有正式的睁开眼瞧上她一眼。

    景玉因为跟着他在ss上过班的,自然是知道郝亮以前就是他身边的另外一个助理,然而听着他的语气,似乎是在等别人,根本就不知道是自己过来了。

    “郝亮倒是也知道我胃口。”莫名的,他就觉得此时怀中抱着的女人是有着景玉的感觉的,但极有可能不过是个错觉,但是他心甘情愿的投入到这个错觉当中。

    这个时候景玉如果还不明白他其中的意思,那就是个傻子了,从来就没有在这一刻这么的心痛过,她为着这个男人着迷,然而他却在这里正大光明的找别的女人,还有比这个更可笑的事情吗?她甚至在这个时候被当作了那种女人来看待。

    眼眶里的眼泪瞬间就蓄满了,却依然倔强着不肯掉落下去,这么多年,她没有比在这一刻更加的清楚到自己在他心里的地位。

    厉盛却是什么都听不见一样,将她径直的抱进了房间里……

    她紧闭起了双眼,厉盛,这一次就当是我还给你的,从今往后我们互不相欠!

    从来没觉得一个晚上,有这么的难以度过,厉盛最后直接的就累倒在她的身上,昏睡了过去,景玉狼狈的捡起了自己的衣服套了上去,最后悄无声息的离开了他所在的住处。

    翌日的清晨,厉盛迷迷糊糊的揉了揉脑袋,看着凌乱的床单上面留下的痕迹,不由的下意识从床上爬了起来,绞尽脑汁的回想着昨晚的事情,却是想不起昨晚的那个女人脸庞是什么模样的,但是却是真真切切的发生了关系。

    连忙他就打电话给了郝亮,“你昨晚叫的谁过来?”

    “啊,昨晚啊,昨晚那个人突然说有急事,去不了,我有给你发短信,怎么了?”郝亮被问的一脸茫然。

    厉盛恍惚的摇了摇头,将电话给挂断以后,茫然无措,那个人他只是记得跟景玉的感觉很相似,所以才会在喝醉酒的时候……

    难道那个人,是景玉不成?

    心里这么想着,他便是迅速的又拨通了一个号码,“立刻给我查一下景玉的航班是什么时候,给我发过来。”

    景玉回到了顾挽澜所在的宅子里,被早起的顾挽澜给撞了个正着,“景玉,你去哪里了,我说怎么找不到你。”

    “没……没事。”她拉扯了一下身上的衣服,故作从容,但是还是让顾挽澜看出了什么来,“你是不是去找厉盛了?”

    景玉噤声不语,顾挽澜只能够无奈的叹了一声,“既然不舍得,为什么还要离开呢?”

    “不会了,安城这个地方我不会再回来了。”她的眼神空洞的,一点光芒都不复存在,就当昨夜,不过是他们之间最后一丝温存。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