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四十八章:飞机失事坠毁

    许久过后,只听见顾挽澜的一声长叹的声音,“算了算了,如果你真的是可以想得开的话,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她没有说话,过了好久,“我上去换衣服,就去机场了。”

    语毕,便是冲上了二楼迅速的将房间门给锁了上去,顾挽澜在那收拾着昨晚白愿跟陈少华残留下来的一堆烂摊子,酒瓶子都丢的到处都是,她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才收拾好的。

    这个时候白愿刚刚睁眼就看到她开始忙活了,赶忙的接过了她手中的动作,“这些事情你别干啊。”

    “就收拾一下,没什么问题的。”看着他一下子紧张的模样,顾挽澜轻笑了一声。

    陈少华听到了他们的声音,也跟着一并醒了过来,看着他们的模样,连连摆着手,“这大清早的刚醒过来就给我撒狗粮,真是不厚道,能不能让我有点自由空间了?”

    “要自由空间你昨晚别在我这睡啊,还连累我喝那么多陪着你在沙发躺了一晚上。”白愿不禁的吐槽了起来。

    他撇了撇眉毛,“像你说的啊,这是你家啊,你都不自己进房间睡,怪我?”

    “对了,景玉去哪里了?”他周围的环顾了一下,都没有看得见人,心生狐疑的问了起来。

    顾挽澜解释道,“她说上去洗漱一下,换个衣服就准备去机场了。”

    “这么早的飞机吗?”他一直都知道是今天的飞机,至于是几点的,他就无从得知了。

    “知道早就行,昨晚还喝那么多,要是起不来的话,你们就都不用送人了。”她翻了一个白眼,似乎是有些嫌弃他的模样。

    他不禁嘟囔着,“景玉又没有说,我怎么会知道呢?”

    这个时候就听见了楼上的声音,正好是景玉下来了,只看见她双眼都是通红的,不难看的出来,一定是大哭过后一场的。

    陈少华不禁吃惊的道着,“你昨晚去做贼了啊,眼睛这么红,是不是舍不得我一个晚上没睡?”

    “还不是你,让我喝那么多酒,难受死我了。”知道他是在开玩笑,景玉也没有告诉他关于昨晚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

    如果不是正巧的被顾挽澜给撞见了,估计这件事情她都是准备烂死在肚子里面的。

    “你们都是轮着来排挤我的,等你走了以后,看你还有没有人对你这么好。”陈少华嘟囔了一声。

    “你们当初都回安城了,就我一个人在巴黎不一样很多人对我好,这个你安心吧。”她强扯着一抹笑意道着。

    “真是不可爱,难怪厉盛会……”话才说到了一半,他意识到了自己说错了什么,戛然而止。

    一双眼睛试探性的看了过去,打探着景玉脸上的神色,随后就在自己的脸上轻轻的扇了一下,“看我这嘴巴,总是乱说话。”

    “没关系的,随便你怎么说吧,他不爱我这是事实。”景玉一边说话,一边扯着苦笑,看的陈少华的心里也不好受。

    顾挽澜连忙的道,“景玉,你飞机是几点的,快吃点东西再上飞机吧。”

    “不了,是十一点的飞机,现在就要赶过去了。”她呼了一口气,摇头道。

    “那我送你吧。”白愿轻轻的拍了一下顾挽澜的手,就在桌面拿起了自己的车钥匙。

    景玉还想要拒绝来着,却愣是被他们给阻拦了下来,“以后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见你回来一趟,不能让我们送你的话,这就说不过去了。”

    “那……好吧。”她几乎是迟疑了一下才答应了下来的。

    一行人将景玉给平安的送到了机场,然而不确定昨晚上了他床的人是谁的厉盛这个时候正一并的焦急朝着机场赶过去。

    唯一这件事情,他就是想要确认。

    “记得到了地方以后打一个电话报平安啊。”顾挽澜眼眶有些湿润的看着她,一副要哭出来的模样。

    白愿解释着,“孕妇就是比较多愁善感的,都习惯就好。”

    “去你的。”她一下子就笑出了声音来,不禁揉了揉眼睛。

    “我到了地方立刻给你们打电话行了吧,瞧你们一个个紧张的,我又不是去哪里,我不过是回家而已。”她还真的是有些哭笑不得,这个场景就感觉他们以后都再也见不到面了一样,瞧着伤感极了。

    “别忘了,安城也是你家,要是什么时候想回来了,就回来吧。”白愿将她纳入了怀中,似乎是在安抚着。

    她噙着眼泪种种的点着头,艰涩的道,“好。”

    莫名的觉得喉间有一块大石头给堵住了一样,再多的话,根本就说不出口来了。

    “都干嘛的,弄的生离死别一样。”陈少华摸了摸后脑勺,一脸的尴尬,他是最讨厌这种场景的,要不是觉得真的当景玉是个妹妹,他打死也不过来送人。

    “我这么大个人了,难道还不能难得的矫情一下啊。”景玉鼻腔里发出了一声冷哼。

    “行行行,你今天是老大,你说了算。”陈少华也懒得跟她计较。

    “好了,不跟你们说了,我要上飞机了。”景玉洗了洗鼻子,生怕下一秒眼眶里噙着的眼泪就会掉下来一样。

    顾挽澜也是深深的忘了她一眼,就看着她单薄的背影走进了检票处。

    “阿愿,以后我们什么时候有空的话,就去一趟巴黎吧,听说那里很浪漫。”顾挽澜突然的感慨了一声。

    “好啊,等过阵子我们就去巴黎。”白愿将她轻轻的搂住,看着根本就已经看不见了人影的景玉所离开的方向。

    “巴黎我熟啊,记得什么时候去的话我带你溜达。”陈少华笑呵呵的掺和了一脚进来。

    白愿将他探过来的脑袋推的远远的,“说的好像我不熟?你输的不过就是哪个酒吧妹子多,哪个酒吧的酒多吧。”

    “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陈少华努了努嘴,“我在你们眼里就那么大的色心吗?”

    顾挽澜似有似无的点了一下头,随后斩钉截铁的道,“有。”

    厉盛一到了机场,就连车门都忘记锁了,就冲了下来,径直的往候机室里面跑了进去,但是不管他怎么转,怎么找,愣是没有她的踪影,不等脑子多想其他的,他直接去了机场里面的操控室里面找到了人,“告诉我,景玉所在的飞机走了没。”

    看见突然闯入了进来的人,操控室里面的人很显然的是被吓了一跳。

    急忙的通知了领导过来,反而那人像是认识白愿一样,一见到了面,就特别的热络,“厉总,怎么这么难得过来。”

    “立刻给我停了景玉所在的飞机!”他绝对不允许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她就这么逃了!

    看着他满脸的焦急,那个领导也不敢怠慢丝毫,立刻的点头应着,“是是是,我现在就叫人去查。”

    但是没有过一会儿,很快的就有人回来了,硬着头皮的回应着他,“厉总,真是不好意思,你来晚了,你所说的那个叫景玉的人所上的飞机,早就起飞了。”

    “你说什么?!”他丝毫克制不住自己的脾气,立即的就揪紧了他的衣领提了起来,一脸的戾气。

    “不管怎么说,飞机起飞了就是起飞了,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办法要求迫降了。”那人也是一脸的为难道。

    “滚开!”他暴躁如雷,一甩就是扔开了手中提起的人,离开了所在的机场。

    她这么想逃是吗?那好啊!离开了最后,他是有病还是抽风了,为什么要追过来,为什么非要纠缠着昨晚的事情不放,她昨晚肯定是跟白愿他们在一起的,所以昨晚跟他在一起的人,绝对不会是景玉。

    他不断的在心里给着自己心理安慰的道。

    为了确认这件事情,他还特地的打了一个电话给陈少华,一直等到他亲口的说了出来,昨晚景玉一直在跟他们喝酒,然后就都一块睡在沙发了,这个时候他才觉得自己是疯了才会为了这么一个答案千里迢迢的追过来问。

    也真是庆幸没有追上人,不然的话,只会让她给自己徒留下更深的恨意。

    这天景玉正跟白愿在花园里淋着花,随后就着还是清晨那温润的阳光的时候就晒了一会儿。

    “阿愿,你说都过去两天了,怎么景玉还没到巴黎啊?”顾挽澜不禁的问了起来,心里总是觉得有些不对劲。

    白愿一边替她捋着额前的碎发,一边摇头,“不知道,或许是因为刚刚回去那边太累,睡了吧,加上有时差,她肯定是一下子没有倒过来,就忘记了,等她再缓几天,估计就会打回来了,你别着急。”

    “是这样吗?”她自言自语了一声,心里的慌乱并没有因为白愿此时所说的话而减少,“要不你去联系她爸妈看看吧,我总觉得不放心。”

    看着她脸上的焦虑,白愿轻轻的揉了一下她的脑袋,“好,我等会就去联系一下景玉的爸爸妈妈看看什么情况。”

    “嗯,要不然就现在吧,别等会了。”顾挽澜觉得也不想拖了,干脆就催促了起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