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五十章:我们所有人,都是凶手

    白愿耐不住顾挽澜的再三厮磨,就打通了远在巴黎景玉父亲的号码,“景叔叔,我是白愿。”

    他说话很客气,景父一下子就听出了他的声音来,“阿愿啊,今天是吹的什么风啊,你还能给我打电话?”

    “没有没有,就是前两天景玉已经买了机票回去了,我看那么久这个丫头也没联系我,我就问问你她现在怎么样。”

    景父的声音反而是惊讶了起来,“什么?小玉什么时候回来了。”

    他的话,无疑的是让白愿下意识皱紧了眉头来,“景玉没有到巴黎?”

    “没有啊,她只是告诉我这阵子会回来,但是也没说清楚是哪天,她到底什么时候上的飞机?”

    “已经走了两天了。”白愿说着说着,愈加的没有了底气来。

    “两天了?!”景父惊呼出声,“那不是早到了?这两天她的电话也不通,我还以为是在你那玩疯了。”

    “你先别着急,有可能她是去朋友家,我这就去联系一下。”说完厉盛也不等景父回话,便是挂断了电话来,目瞪口呆的看着顾挽澜。

    她一脸的不解,“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说完还伸手过去探了一下他的额前,担忧的问,“哪里不舒服?”

    “景叔叔说,景玉没有到巴黎。”他愣了好半响,机械性的说道。

    顾挽澜一下子就犹如是遭到了雷击一样,同样的僵硬住了身体,心下一慌,“怎么……怎么可能?不可能飞机飞两天都还没到啊!”

    “我去查一下。”这个消息也让白愿察觉到了不安的状态。

    还没有等转身,怀中的手机就开始急促的响了起来,一看,是陈少华给打来的电话,他接了起来,“正好,我跟你说景玉……”

    “白愿,快开电视机,景玉可能出事了!”不等白愿把话给说完,陈少华已经是焦急的道了起来。

    白愿下意识的朝着顾挽澜的方向看了过去,两个人一并进了里屋迅速的听着陈少华的话,将电视给打开了来。

    只见电视荧幕上不管是转到哪一个台,上面都只有一条触目惊心的头条,那便是前日飞往中午十一点巴黎的飞机中途因为失事坠毁。

    顾挽澜顿时就似乎是承受不住这个消息一样,捂着肚子就疼痛的呼喊了起来,“啊!”

    “挽澜!”白愿几乎是慢了好一会儿才过去查探着她的情况,“怎么样?”

    “肚子……肚子疼。”她疼的一张脸皱了起来。

    白愿立即就是带着她赶往了医院而去,陈少华一脸的凝重,“只是受了刺激,我给开一些安胎药,很快就没事了。”

    他机械性的点了一下头,“嗯。”

    “景玉……”陈少华张了张口,突然觉得喉咙像是被堵住了一样,接下去的话是怎么都说不出口来。

    “不会,她一定不会有事的,我已经派人去找了。”白愿紧握起了双拳,似乎是充满了愤怒。

    “你说我们当初为什么要让她走!把她留下来就好了啊!”陈少华满满的自责,用力的一拳砸在了墙壁上,手指的关节处一下子的就破了皮,不断的有鲜血从指缝中流了下来。

    顾挽澜很快的也苏醒了过来,满脑子的都是景玉所在的飞机失事,一醒过来就是立刻的叫来了白愿,“白愿,景玉呢?她会没事的是不是?她还那么年轻,她还什么都没有做,她不可能会有事的是吗?新闻上面的都是乱写的。”

    “我不知道。”他真的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在乎的人离开了呢,母亲是,外公是,现如今当作妹妹来疼的景玉也是!

    “快叫人去找啊!”哪怕是把整个海都捞了遍,也要找出来!

    “我已经叫人去了,现在还没有消息。”他隐忍着自己的情绪不在顾挽澜的面前爆发出来。

    陈少华安抚着,“你不要太紧张了,肚子里还是有孩子的,不能够再继续乱想下去了,也不可以再这么情绪激动了。”

    “我知道,但是我根本就不能够安静的下来!”景玉是生是死都没有人任何人知道,她怎么可能不去想?

    但是这个消息对于厉盛来说,才是真正的五雷轰顶,得知道消息的第一时间,他基本是叫了所有的人都去飞机失事的地方去搜寻了,如今并不是度日如年,而是度秒如年!

    浑身的细胞就像是受到极大的惊吓一样,心里不断的惶恐了起来,他恨都还没有恨够,怎么人说没了就没了呢?

    联系了陈少华过后,知道他们所有人都是在医院的,便是立刻赶了过去,刚刚进门口,就被白愿给重重的一拳打在了脸颊上面,随机只觉得口中一股腥甜的味道,他吐了一口血在地面上。

    陈少华一看,立刻上去拉住了白愿,“你干什么,还嫌事情呢闹的不够大吗?”

    “厉盛,我早就跟你说过,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你敢说不是因为你,景玉才会这么仓促的决定离开了安城?如果不是你,景玉就不会走,就不会坐上那失事的飞机!你哪怕是出来劝一声,她也会为了你的一句话,毫不犹豫的留下来!”白愿已经是不知道在做什么了,但是他就是觉得如果不发泄出来的话,他绝对会疯了的。

    厉盛就是听着他说话,一句都没有回,也没有还手,“打吧。”

    “打?把你打死了又怎么样!”白愿冷笑了一声,“难道打死你,就可以让景玉回来吗?”

    “你现在理解我的感受了吗?”厉盛悠悠的说了一声。

    白愿愣了一下,他接着道,“在我爸妈死的时候,我也是这么想的,景玉死了,就可以换回来我父母吗?答案是不能的,所以我能怎么办,我没有可以发泄的去处,我只有恨,只有这样才能够让她离我越来越远。”

    可是他根本就从来都没有想到过会有这么一天的事情发生,哪怕他再恨景玉,他都从来没有真切的想过让她去死,现在发生的这么的真实,他反而是从心底害怕了起来,害怕景玉是真的死了,害怕她是真的再也出现不了在自己面前了。

    陈少华死死的抱住了白愿,以防万一他又是冲动了起来,“现在是打一顿就可以解决得了的吗?那还倒不如花费多一些的心思在找人的身上,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一天没看到人,都不能够说景玉是真的出事了,她福大命大,当年的车祸都躲过来了,这一次也一定可以的。”

    这些话都不过是在自我安慰罢了,谁的心里都清楚的很,景玉这一次,其实生机的可能性很小。

    在那么高的天空中坠毁,运气好的砸落到地面,能看得见尸体,运气差的掉入大海,死不见尸。

    “厉盛,找不回来景玉,兄弟都没得做!”白愿是真的放出了狠话了,从前不管他跟厉盛之间的关系再闹的怎么僵硬,都不会说出这种类似的话语来,陈少华知道他也是气急败坏了,全力的劝阻着,“白愿,够了,不要再说了。”

    “好。”厉盛没有理会陈少华的话,一口应了下来,“我一定会找到她的,哪怕是真的掉进了海里,我也会把海给捞个遍,哪怕被鱼吃了,那就剥开鱼的肚子掏出来。”

    他的眼里有着从未有过的坚定,陈少华立刻就松开了抱住白愿的手,“疯了!你们都疯了!”

    明明现在根本就不是说这些事情的时候,却一个个的因为满腔的愤怒而置气。

    很快,接踵而来的一个噩耗便是传入了他们的耳朵,一直都在病房里面开着电视机关注着这件事情的他们,听到了一句话,几乎是齐刷刷的一同看了过去。

    上面明明白白的昭告着,并且列出了一份名单,是死亡名单。

    飞机坠毁,没有一个人生还,所有人都直接在事故里面死亡,景玉的两个字就挂在荧幕上面,对于他们来说就像是一把利刃一样,扎入了心窝里。

    顾挽澜不敢置信的看向了正乱成一团的他们,缓缓的道,“景玉……死了。”

    “不可能!”最先绷不住情绪的人就是厉盛,他几乎是没有一丁点的迟疑就否决了顾挽澜所说出来的话,“她不会的!”

    “你开心了?”白愿阴冷的发出了笑声,“景玉死了,你是不是终于如愿以偿了?你不是很恨她的吗?现在死了!是你害死她的,是你!”

    厉盛痛苦的抱着头,想要死死的抵抗着这个消息,“不会的!”

    景玉的生命不可能就这么脆弱,明明前一阵子还会在他身旁纠缠着的人,一转眼之间,说没了就是没了。

    陈少华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做才好,一个是白愿,一个是厉盛,要看着他们两个人闹崩的话,他根本就不想看见,但是景玉的事情确实是给他们所有人都带来了惨痛的一个代价。

    要说错,其实错在他们所有人啊,他当天还那么欢天喜地的把她送走,是他们所有人,将景玉给推上了飞机。

    是他们在不断的告诉着景玉,离开的好,离开厉盛好啊,回到巴黎有疼爱她的爸妈,多好……

    “我们,都是凶手。”陈少华死死的将垂落在身侧的手握成了拳头的模样,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了出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