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五十章:爱一个人,也就爱上了一座城

    陈少华的一句话,让他们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又似乎是无法反驳这个事实。

    是他们都亲口将景玉给劝回了巴黎的,所以现在飞机出了事情,人也死了,都是他们所造成的。

    一点错都没有,他们所有人都是凶手,都是将景玉给推上了绝路的刽子手。

    “这件事情,跟景叔叔说了吗?”见没有任何人回话,陈少华又是道了一声。

    白愿迷茫的摇着头,“没有。”

    这个口,让他怎么开的下去,难不成要他来说,他那所谓的掌上明珠,唯一的一个女儿去世了吗?

    但是先前已经打过电话告诉了景父,景玉已经回去了,如今看不到人,他比任何人都还要焦急,立刻的去查询了白愿所告诉他的那一个航班信息,但是当知道飞机坠毁,无一人生还的时候,立刻一口气喘不过来,送进了医院抢救。

    所以这刚刚醒了过来,立即给白愿打来了电话,只想要确认这件事情,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房间里面听着那一串急促的手机铃声的时候,就犹如是听到了什么魔咒一样,白愿迟迟下不去手接起这个电话。

    “接吧。”陈少华承认自己很胆小,这个时候的他只是在不断的往后退,只能够仰靠的人只有白愿了。

    他迟疑了好久,电话也就像是在等着他接起一样,不断就不会就此作罢的模样。

    等他接起的时候,便是轻声的询问了一句,“喂?景叔叔。”因为不知道景父到底知不知道这一件事情,只能够故作轻松的问候起来。

    “是真的吗?”景父说话的时候,带着浓重的颤音,可以足以听得出来他是有多么大的悲伤。

    可以证明白愿终归是天真了,那么大的一件事情,景父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不管是安城,还是在时刻关注着这个航班的一些飞机上人的亲朋好友,都无一不知道是真的都完了。

    他几乎是艰涩的才在口中说了一个字,“嗯。”

    仅仅的一个字的确认,足以让景父濒临崩溃的边缘,在电话里面就听见了他撕心裂肺的声音,“我的小玉啊,明明她前几天还那么兴高采烈的告诉我她要回来了,可是为什么老天爷非要这么对待我,为什么要这么对我的女儿!”

    “叔叔……请节哀。”他甚至都是不知道怎么样才说出了这句话来的。

    房间里面的空气都似乎是凝滞住了一样,气氛无比凝重。

    挂断电话过后,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厉盛到了最后跟着垂头丧气的离开了医院,很快房间里只剩下顾挽澜跟白愿两个人。

    她不知道在这个时候要怎么安慰他,因为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谁也没有办法再改变了,真是希望这不过是一场噩梦,醒过来的时候就是听见景玉打来的电话,告诉他们她早就平安无事的到达了巴黎,还很热情的邀请着他们有时间去巴黎。

    但一切都不过是脑子里面的想象罢了,现实就是那么的残酷,不给你一点的余地缓过来。

    “阿愿。”顾挽澜看着他那死寂的双眸,心里有一些慌乱。

    他强硬的扯着笑意,“没事,肚子还疼吗?”

    她轻摇了一下头,“不疼了,阿愿,我是不是太脆弱了?”

    每次一遇到事情都是白愿解决的,然而她每次都是因为娇弱的身体状况而倒下,让一切的一切都是由他来面对的。

    “不是,不要想太多,我也没事的。”他一向都可以很好的隐藏起来自己的情绪,这个时候的他,只能够强颜欢笑了。

    又是过来几天,白愿派出去的人回来汇报,说是已经顺利的找到了飞机的残骸,但是人的踪影,一个都没有了,有可能是直接在坠毁的时候发生爆炸,直接烧成了灰烬。

    此后的不久,景父跟景母都跟着回来了安城,举办了景玉的丧礼,丧礼上面景母哭的晕厥了过去好几遍,似乎是至今都没有办法接受这个现实。

    谁都可以理解这一份悲痛的心情,为了避免顾挽澜的心情起伏不定,所以白愿很强硬的没有让她过来,丧礼上面一直都是在安慰着景母,看着两个加起来都快近百的老人失去了唯一的女儿,心里说不出来的复杂。

    丧礼结束了以后,前来的厉盛被景父给留了下来,“阿盛,有时间跟我说几句话吗?”

    厉盛真是微微颔首,就算是答应了,见他们有事要说的模样,白愿跟陈少华都很识趣的离开了,顺带将虚弱的景母给一并的送回了住处。

    所有的人都走了以后,生下来的厉盛先行的开口打破了寂静,“叔叔是要跟我说什么吗?”

    景父悠悠的开着口问,“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将小玉安葬在安城吗?”

    厉盛抿着唇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摇了摇头。

    他确实是不知道,按道理来说他们全家人都早就移民去了巴黎,在安城没有一点的地产以及势力,亲朋好友更加是不都不在这,为什么会安葬在这?

    只看见景父的脸上挂着一抹苍凉的笑意,“不知道了吧?因为安城里,有小玉最喜欢的人在这里,她在那件事情出事以后就曾经说过,如果有一天她死了,一定是要安葬在安城的,我这就算是圆了她的梦吧?”

    “为什么她会跟你说这些?”厉盛不明白,谁会无缘无故的说自己死了会安葬在哪里,况且那是她的父母,说出这种话,无疑就是早就做好了让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即视感吗?

    “你难道不知道吗?”景父颇为有些吃惊,“自从你爸妈都走了以后,你也到了安城,从那天开始景玉就自责不已了,还得了很严重的抑郁症,她觉得那一切都是她的错,才会连累到你的父母,所以总是会在我们不注意的时候自杀,如果不是每一次都被我们发现的及时的话,甚至还将她给绑在床上整整有了一年多的时间,或许她都死过了几十次了。”

    厉盛有那么一瞬间就像是被一道雷电给击中了一样,僵硬着全身,仿佛血液都在那不断的倒流着一样,这种事情,他从来都不知道。

    “看你的反应就知道你是什么都不知道了吧。”景父又是耻笑了一声,似乎是觉得累了,干脆的就坐在了景玉的墓碑前方,继续道着,“估计是因为你一直没有办法原谅她吧,所以这么多年来,她也在深深的怨恨着自己,这个傻丫头心是最为脆弱的,总觉得那一天该死的人应该是她,而不是你父母。”

    厉盛的脑子里面突然的就浮现出了那天陈少华所说过的一句话,“当年的那件事情最痛苦的人根本就不是你。”

    他是在说景玉,为什么这个时候他才明白过来?

    “这个给你吧。”景父突然的在衣服的口袋里面掏出了一根红绳,“这个是小玉最珍贵的东西,我交给你了,希望你可以好好对待它。”

    “唉,我只有一个女儿,如果当初知道她到安城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的话,我哪怕是继续捆着她在床上一辈子,也不会让她离开一步的。”

    他到现在都没有办法忘记,被绑住了一年多的景玉,突发奇想的提出了要来安城的请求,说是只有这样她才不会继续的有自杀的念头,他是经过了千万般的考虑才答应了,现在想来肠子都几乎是悔青了。

    “叔叔,节哀。”厉盛攥着那一根红绳,死死的握住。

    “你走吧,我说的也够多了。”他也不想把太多的事情说出去,这无疑的对厉盛来说都是无形的压力,只不过是把景玉所受的委屈大概的讲述了一遍,为的是让他可以多能够念想着一些景玉的好。

    厉盛点了点头,转过身的那一刻,景父又是缓缓的道了一声,“阿盛,你父母的事情我也很抱歉,但是现在小玉也走了,我只是想求你一件事情,不要再记恨她了,小玉一样很痛苦。”

    厉盛最后也没有说话,离开了葬礼所在的地方。

    坐在车内看着手中刚刚景父交过来的一根红绳,眼眶不知道为什么的就湿润了,喉咙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一样,竟然难受的快要不能够自已。

    这是景玉以前送给他的,那个时候很流行给自己的心仪男孩儿送这个,说是可以祝福他一切顺利,但是自从那件事情以后,自己就连这根绳子掉在了哪里都不知道,没有想到时隔这么久,竟然是在这里出现了。

    原来她一直都有好好的保存起来,厉盛几乎是颤抖着手的将那昂贵的手表给摘了下来,随后把红绳给系在了手腕处,最后握住了绑着红绳的手腕,似乎是隐忍了许久,终于崩溃的哭出了声音来。

    一个七尺男儿,趴在方向盘上面大声的呐喊着,想要将喉咙里那些堵着的不明物体全都给嘶吼出来,“啊!”

    为什么会这么难受,为什么会这么伤心,哪怕是他父母去世的时候,眼泪掉的都没有那么的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