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五十一章:狗被逼急了就会跳墙

    厉盛此时此刻有种心脏被人给活生生的挖了出来放在烈火上面炙烤一样,几乎是疼的不能自已,她在的时候不珍惜,如今走了,才知道什么叫做后悔。

    他也从来都不知道景玉原来曾经还因为那件事情而患了那么严重的抑郁症,深深的悔意正在这个时候蔓延着全身。

    刚刚回到老宅的白愿,顾挽澜就早早的在门口候着了,“今天怎么样?叔叔阿姨他们都还好吗?”

    虽然她没有见过景父景母,但是也不由的为他们痛心。

    白愿把笔挺的黑色西装外套给脱了下来,顾挽澜就给接了过去,乖巧的等着他开口。

    他长叹了一声,“叔叔的话还行吧,阿姨就可能有些承受不住吧,我已经把她送回去了。”

    “要是他们那边有什么需要的话,我们都尽可能的多帮一下吧?”

    “嗯,我都知道。”他轻揉了一下顾挽澜的脑袋,“小宝宝今天有没有听话?”

    他说完就是将耳朵给凑近了过去,紧贴着顾挽澜的肚子似乎是要听出什么动静来,“宝宝快叫爸爸听听。”

    “别闹,这刚成型还在肚子里怎么可能会叫爸爸?”看着他突然幼稚的模样,顾挽澜不由的轻笑了一声。

    可是白愿偏偏就是不这么认为,“我孩子天生聪明,会叫有什么奇怪的。”

    “你也没见得有多聪明。”顾挽澜不禁吐槽了一句。

    白愿捏了捏她脸颊,“说我不聪明?”

    “对啊,也就你傻了。”顾挽澜一边说着一边咯咯的笑了起来。

    “叮咚。”两人瞎胡闹了一下,门口传来一声门铃,“这么晚了会是谁啊?”顾挽澜一脸的不解。

    “我去看看。”说完,白愿就站了起来,将门打开一看,不是别人,正是李思迁。

    只见门被打开了,她二话不说的就跑了过去,扑通的一声跪在了地面上,满脸泪痕的哀求着,“阿愿,澜澜,我求求你们救救我我们一家吧。”

    “这……”顾挽澜被她突如其来的请求似乎是给惊吓到了,“怎么回事?”

    白愿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大好,一脸的阴沉,“你过来干什么。”

    “阿愿,是阿姨的不是,如果你还记恨着阿念的不好的话,有什么你可以冲着我来,但是白家现在深涉险境,我真的是求求你了,你救救白氏吧。”李思迁这个时候看的是格外的可怜,让顾挽澜都有些不忍心了,求助的目光朝着白愿看了过去,只见他一脸的冰冷,丝毫没有一丝一毫的波澜。

    “阿姨,白氏经营不善,那是白念自己的问题,你求我也是没用的。”他的言语生冷的似乎是铁了心的不会帮忙一样。

    但是涉及白念现在的处境,李思迁怎么可能会这么容易放弃,“阿念为了我亏空了公款给了我娘家,现在李氏给不出钱来,白氏也正好在这个时候有了经济危机,阿念拿不出钱来的话,就是要坐牢的啊!不管怎么说他也都是你的弟弟,你真的可以眼睁睁看着他坐牢吗?还有你爸,要是他都知道了这些事情的话,他肯定……肯定会……”

    “哦,对了,如果你们以后支付不起白展宏的医疗费用的话,这个你们就不用担心了,我可以支付的。”他醒悟了一下,缓缓的道着。

    李思迁摇头道,“不是,现在我就要阿念平安无事啊,阿愿我真的求求你,你就帮帮他吧。”

    见他不为所动,立刻的挪动了一下跪着的膝盖到了顾挽澜的跟前,一把攥住了她的裤脚,“澜澜,我一向都是对你很不错的吧,你以前跟阿念那么好,你好歹也是做过他老婆的,难道就一点的感情都没有吗?你也可以看着他出事吗?”

    “够了!”一听到这些话,白愿脸上的神情是更加的不好了起来,强忍着脸上的戾气,“你走吧。”

    顾挽澜似乎是有些不忍心,看了白愿一眼,“阿愿,要不……”

    “不可能!”没有等顾挽澜把话说出来,白愿几乎是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立刻就拒绝了。

    “白氏是生是死,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要怪就怪白念自己,没本事还要撑起这么大台面,要不是他这几年跟小三勾搭不清没有一点的上进心,白氏怎么可能会沦落到这个地步,说到底都是他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这次就当是给他的教训,让他不要觉得自己家世显赫就可以肆意妄为。”

    李思迁今天是做好了完全的准备过来的,“你真的不帮?”

    “对,这句话我说过无数次,我不帮!”白愿的话里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

    见白愿态度这么的坚决,李思迁也懒得跪了,直接的就站了起来。

    “阿愿,我是觉得你是展宏的儿子我才一直对你说话那么的客气,对待你也都是和和气气的,但是这件事情事关到阿念,我丑话也说在前头了,这个忙要是你不帮的话,我就会对外公布顾挽澜曾经还嫁给过阿念,她不过是个二婚的女人!你说,到那个时候的话,媒体会怎么对待她呢?你可不要忘记了,澜澜现在还怀着孕,要是出门的时候太多的记者,一个不小心……”

    “你威胁我!”他半眯着双眼,斜视的看了过去。

    顾挽澜从来就没有想过李思迁竟然可以说出这种话来,“妈,你怎么可以这么做!”

    “我不是你妈,白念才是我儿子,你们早离婚了!”李思迁恶狠狠的回了一句。

    顾挽澜几乎是不敢置信,这句话似曾相识,对了,白愿也曾经跟她说过这句话,他说,“李思迁不是他的妈,是白念的,所以不允许她继续叫。”

    这个时候她才是真正的明白过来这句话的其中意思,原来一个人被逼急了,翻脸可以翻的这么的快,冷血无情。

    “李思迁,我敬你是长辈对你说话客气,在我没有发火之前,立刻出去!”他隐忍的已经够多的了,如果李思迁再这么纠缠下去的话,他真的会立刻让白氏再也不复存在。

    “你真的不在乎澜澜会被人怎么说嘛?”李思迁似乎也是吃定了秤砣的心。

    “我不会受威胁的,要是谁敢接近挽澜一步,我一个都不会放过。”说着,他的眼底迸射出了一抹凌厉之色,似乎是要在她的身上穿出一个洞来一样。

    “阿姨,你走吧。”顾挽澜真的没有这么失望过,看着自己从小长大的一个长辈她一直都是那么的敬重,这个时候她是真的心生起了一丝的厌恶。

    “澜澜,现在就连你也这么跟我说话,到底你们都把我当什么了。”

    “拿着我的痛点来威胁我心爱的人,要是你真的有一个身为长辈的自觉的话,就不会说出这种话来。”顾挽澜带着浓浓的失望之色看着李思迁。

    第一次被一个一向乖巧的顾挽澜这么当面的指责,李思迁的脸色也是有些不大好,“如果不是因为我们被逼到了绝处,你们明明可以帮忙却又不肯伸出援手的话,我怎么可能会被逼急了说出这些话来呢?”

    “阿愿也说过很多遍了,这个忙他帮不了,我真的希望你们可以不要再来打扰他了,如果你真的想要用我来威胁阿愿的话,那你就尽管威胁吧,我不会让我自己变成阿愿一个会受到牵制而做他不想做的事情,我最多就在怀孕期间再也不出门,不看电视,不浏览网页,哪怕是再多的风波,总不会持续几个月之久吧。”

    她还是第一次这么严肃的跟李思迁对峙着,心底有些发慌。

    “难道还要我亲自请吗?”白愿的声音不由的压低了许多,不难听的出来他是真的生气了。

    李思迁狠狠的咬了咬牙,最后甩头离去。

    白愿有些紧张的问,“有没有被吓到?”

    “我没事,阿愿你不要为了我妥协任何人。”她这个时候的脸上说不出的凝重,她在也不想成为白愿的拖累了。

    “没关系,哪怕这个事情真的传了出去的话又怎么样,我白愿就是爱顾挽澜,不管是二婚还是三婚,都跟他们有关系吗?娶你的人是我,跟那些无关紧要的人有什么干系?她现在不过是狗逼急了,乱跳墙罢了。”

    “嗯。”她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

    原本心里还对白念是存在着一点的怜悯之心,但是刚刚被李思迁这么一闹,她是真的心凉了。

    “阿愿,一个人被逼急了,是真的会做出平日里都不敢想象的事情吗?”以前的李思迁是那么的和蔼,话都不会说重一声,但是今天的她,却像是完全的变了一个人一样,甚至还捉着她的痛点来藉此威胁白愿,再也不是以前她所认识的那个人了,她真的是失望透顶了。

    “会,甚至连伤天害理的事情都可以眼睛不眨一下就做出来。”比如害死他外公的事情,从来就没有看见过她的脸上露出一丝一毫的害怕之色。

    “以后跟白家的人不要有任何的往来,如果他们还瞒着我纠缠你的话,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我会解决的。”

    “伤天害理的事情,是什么?”不明白为什么她听见这句话的时候,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