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五十二章:白愿,你欺人太甚!

    白愿的眼底很明显的闪烁了一下,最后依然没有说出来,“没有,我只是打个比如。”

    虽然他是这么说的,可是顾挽澜分明就察觉到了不对劲,他的态度很有所不同,“阿愿,你真的没有事情瞒着我吗?”

    “我能有什么事情瞒着你,我做什么你不是都知道的吗?”他一脸正色,又让顾挽澜看不出什么来。

    “那就好。”她松了一口气,“要是有什么事情你一定要直接告诉我,别瞒着我,不然的话我会生气的。”

    “好,我答应你。”他回答的义不容辞,顾挽澜也是毫不犹豫的就相信了。

    白氏果然是如同李思迁那天所过来说的一样,被人给举报了,白念被查出亏空公款现在凑不够钱,已经被抓起来关押了,至于审.判如何还有待稍等。

    从那天起李思迁也再没有过来了,医院那边白愿也派人去查探过大概是李思迁还在隐瞒着白氏的事情吧,所以白展宏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样,一切都是按照这往常的一样。

    但是没有多久,果然李思迁说到做到了,将顾挽澜曾经嫁给过白念的事情公布了出去,现在整个安城的人全都已经知道顾挽澜嫁给白愿是二婚了,网络上也如同预期的一样全都将矛头给指向了顾挽澜,更多的是想要知道为什么身为哥哥的白愿,会娶了自己弟弟的老婆。

    知道了这件事情的公布出去,顾挽澜还是有些慌乱的,白愿不断的安抚着,“没事,他们都不过是虚张声势,谁敢来家里问你一句,我让他再也说不了话!”他脸上浓重的神情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模样。

    “嗯,我在好好呆在家里,哪里都不去了。”顾挽澜也不敢随意的出门了,真的害怕会如同李思迁所说的一样她要是一出门的话,记者那么多要是一个不小心……

    接下去的事情她想都不敢想象最近周围发生的事情都太多了,她绝对不可以再让自己的孩子出事了,要不然她这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的。

    “这件事情不用担心,我会解决的。”说完瞳孔微微的收了起来,迸发出一抹凌厉的目光。

    李思迁现在是打算了跟白愿一块鱼死网破的了,既然他不肯帮,眼睁睁的看着白氏落魄到这个地步,她又怎么可能会让他好过呢?

    白念现在被抓了也不知道这一次会被判多久的刑,她也是不能够忍了,那些她给了一笔钱远离安城到了国外的人也不知道他们一个个的去了哪里,这个时候哪怕是他们肯拿出来一部分的话,或许白念还是有机会可以平安无事的,但是自从走了的那天开始,就再也没有联系过她就像是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

    之前还不觉得奇怪,但是李氏一向都是那么稳妥,虽然比不上白氏那么闻名,但是也算是这几十年来不会发生任何的大.波澜的,这一次突然的就被人给到处毁约,她现在才算是明白了,那人分明就是盘算好了她会去找白念的,然而自己却是结结实实的上了他的当,现在白氏也跟着遭殃了。

    所以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到底是谁在背后这么的暗算他们,这一下他可谓是赢得漂亮,白氏跟李氏都一块出事了,如果这个时候还没有任何人伸出援手的话,最后只能够宣布倒闭,到那个时候不管是白家的房产还是各种东西都会作为抵押而被没收,到时候……

    她真的是不敢想象过了那么久富裕的生活要是一下子破产了的话,她是要怎么过?自己的儿子要是真的坐了牢的话,她后半辈子要怎么办?

    还有依然在病床上躺着的白展宏……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不是亲人的去世,也不是穷困潦倒的时候没有任何人的帮忙,而是有着一个卧床的病人,他可以让所有人都为之逐渐感受到绝望,到最后无奈。

    哪怕是再深爱的人,也会有一天被消磨殆尽。

    白愿去看白念的时候,他一脸的狼狈,脸上的胡茬也是布满整个下巴,看的很邋遢,哪里还有以往那种一起风发的模样。

    白念一下子就像是看到了希望一样,想要将他的手给抓住却是被白愿给闪避开了,他尴尬的轻笑了一声,“大哥,你绝对是来救我的是吗?你快救救我出去吧,这个鬼地方我真的是一天都待不下去了。”

    白愿唇角扯出了一抹冷笑,“谁告诉你……我是来救你的?”

    他浑身僵硬了一下,脸颊上的肌肉微微抽动了一下,嗤笑了一声,“不会吧,大哥。”

    “怎么不会?”他耸了耸肩,轻佻着眉毛似乎是真的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

    不知道白愿为什么会过来,白念心里有些发慌,但是也是有心底深处的希望白愿可以把他给救出去的,不管是谁都不会想要呆在监狱这样的鬼地方。

    “那你是做来做什么的?”

    “没做什么,只是想让你转告一声李思迁,让她不要为了救你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你要知道主要是关于顾挽澜的事情,我不管是谁都不会给任何面子的!”他的声音里带着不容质疑的语调。

    白念一脸的茫然,“我妈做了什么?”

    他对此都是一无所知,随后很快的就摇起了头来,“不可能,我妈怎么可能会做出什么事情呢?”

    “看来她伪装的很好啊,在自己的亲儿子面前也装的这么贤妻良母。”白愿只觉得可笑之极,她的真面目到底是隐藏的有多好啊,这么多年来都可以做的处事不惊,哪怕是他都觉得累了。

    白念的眉头皱的更紧,“你到底是要说什么?”

    “我几天不是来救你的,反而是想要过来告诉你一件事情的。”白愿深呼吸了一声,突然觉得白念有些可怜。

    “什么事情。”白念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来,似乎是在紧张的模样。

    “实话告诉你吧,知道我为什么见死不救吗?我明知道白氏早就会有这一天但我就是眼睁睁的看着袖手旁观。”

    “为什么?”这也是他正要知道的,哪怕是他们之间有再大的仇恨,哪怕是真的自己曾经对顾挽澜有过什么不好的,也不值得他这么冷漠吧?白愿以前也不是这样的,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变了的,自己也是说不上来。

    “因为这件事情,就是我弄出来的啊,是我故意设计李氏,然后算准了李思迁会找你白氏要钱的,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干的,你说,我花费那么大的心思好不容易才一箭双雕,怎么可能还会帮你呢?”

    “你说什么?!”白念如同遭受到了当头一棒一样,怎么都没有想到过,这一切的事情竟然会都是白愿给弄出来的。

    “没听清楚吗?是我让白氏跟李氏一块没落到这样地步,是我让你进了监牢。”白愿仿佛一点都不害怕的模样,光明正大的就说了出来。

    “原来是你!”怪不得,怪不得他百般的哀求他,他竟然都是无动于衷,原来这一切都是他在背后捣鬼的!

    “是我又如何,比起你妈所做的一切,我这都不过是九牛一毛!”

    “我妈到底做了什么,让你这么记恨。”白念是真的想不明白,一向那么温婉的李思迁怎么可能会做出什么事情惹得白愿这么的动怒,哪怕是一点面子都没有给白展宏将这么几十年来白氏在安城的地位一下子就连根拔起,几乎是没有任何翻身的机会了。

    白愿不愿意透露太多,“要想知道为什么,自己去好好问问你妈,她自己心知肚明!”

    说完已经是站起了身来,作势就要离开探监的房间,白念早就是绝望透顶了,好不容易觉得白愿就是他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怎么可能愿意让他就这么走了呢,“大哥,如果我妈真的是得罪了你的话,那也是你跟她之间的过节,我可是无辜的啊,你不能这么害我啊,我是你弟弟,你真的救我出去吧,我求求你了,监狱真的是太恐怖了。”

    “放手!”他微微的蹙紧了眉头,微微的眯起看着他,眼底的寒光让他的身形不由一僵。

    “我不,你告诉我怎么样你才放过我,冤有头债有主,你找我妈啊,你针对我干什么啊!”

    白愿硬是将他拉住自己的手给扯了下来,不紧不慢的道,“因为你就是她最珍贵的东西了。”

    没有比在白念身上下手更加让李思迁觉得痛苦的了,就比如她在自己的母亲身上,外公身上甚至于顾挽澜身上下手都是一个道理。

    “白愿,你欺人太甚!”白念是真的生气了,胸前里面就如同是有着一股无形的怒火一样,恨不得在这个时候将白愿给碎尸万段一样。

    “现在因为你妈,腕澜现在的闲话被人给闹的沸沸扬扬的门都不敢出一步,这件事情我还没算,不过来日方长,有的是机会。”

    说完唇边露出了一抹阴冷的笑意,将白念给用力的推开,白念就像是失了魂一样的玩偶,没有一点的力气直接的就被推的坐了下去,双眼空洞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