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五十三章:我残忍,那你算什么

    “怎么可能会联系不上!”她虽然有说过联系的话会很容易暴露他们之间的关系,但是也从来都没有说过一直都不要联系啊。

    这个时候她迫切的需要那些人的帮助,自己给了他们那么多的利益,总不能够见死不救吧。

    白念在牢里叫了人告诉李思迁,当她知道了原来白氏跟李氏现在所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是他算计的时候,几乎是不敢相信。

    整个人就像是掉进了冰冷的深渊里面,为什么白愿要这么做,难道是他发现了什么了吗?

    不可能啊!当年他妈的事情出现之后他还那么小,再加上沈毅的事情所有人都认为是失足的,还有梁永三个人也都逃到了国外去避难,这件事情更加不可能曝光。

    那到底是哪里出现了差错呢,他的话没有办法不让人不在意。

    唯一能够解释这件事情的人也就只有白愿一个人了。

    所以她根本就没有时间犹豫太多,径直的就朝着ss过去了,虽然不确定这个时候的白愿是在沈家的老宅里还是在公司里,她只能够一个个的过去看了。

    但是很显然她是赌对了的,这个时候的白愿是在公司的,因为正打算联系所有的报社停止对顾挽澜再产生任何的攻击以及消息暴露。

    李思迁面带慈祥的到前台问了一声,“小姐你好,请问你们总裁现在在吗?”

    前台小姐打量了她一下,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在是在,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

    “是这样的,我有一些重要的事情想要找你们总裁问清楚,所以可以方便让我见一下吗?”

    “不好意思,如果没有总裁的吩咐的话,是不可以随便放人进去的。”她一脸的歉意,不管是李思迁发出什么样的提问,她都是礼貌性的回答的恰恰到好。

    李思迁眼底闪过了一抹狠毒,“我不是什么外人,我是你们总裁的后妈,因为最近他爸爸身体状况有些不舒服,然后电话也没有办法联系的上,所以我就想来公司找他一下,跟他说一下状况,很快的我就走了。”

    “这个……”前台的人不确定她所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也不敢擅自的下了决定,也似乎是正怕真的如同李思迁所说的是真的话,如果自己不给进去,那么久会得罪了她,但是如果不是真的话,白愿就肯定会将她辞退的。

    “那你先稍等一下,我先跟总裁汇报一下。”再三的为难下,她还是没有办法擅自的做下决定。

    说完,她便是接通了总裁办公室的电话,里头传来了白愿一脸不耐烦的声音,“有什么事情?”

    隔着电话都可以感受得到他的戾气,前台的人有些紧张,“总裁,真是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了,只是前台这里有一位声称是您后母的人,想找你汇报一下您父亲的身体状况……”

    她就连说话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哪一个字说的不对了,就会完蛋一样。

    都不需要更深层的解释,白愿就知道了来的人一定就是李思迁了,不禁的冷笑了一声,她怎么就这么的厚脸皮呢,还来了公司。

    那好,他倒是要看看李思迁还想弄出什么幺蛾子来,“你让她上来。”

    得到了他的应允,前台的人面露喜色,但是心里还在纳闷的想着难不成眼前的人真的是他后妈?

    然而电话那头的白愿就像是听到了她心里所想的一样,还补充了一句,“对了,我妈早就去世了,她不是我妈。”

    “啊,是。”仿佛被看穿了心思,前台的人心下一慌,应了一声听到了白愿那边挂断电话的嘟嘟声音这才紧跟其后的挂了。

    随后温声的道,“这位太太,总裁说让您上去。”

    “谢谢你了。”李思迁微微颔首,便是从容的走了进去,

    很快的就到了白愿所在的办公室前,正要敲门,在一旁的秘书提醒着,“不好意思,请问是白太太吗?”

    “对,我是。”她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真是不好意思啊,这个时候总裁正在跟总经理商量着重要的事情,还麻烦你在门口站着等一下。”秘书一脸的歉意。

    她哪怕是再不耐烦也不能够说什么,就只好站在那了。

    但是这一等就是等了两个小时,办公室的门丝毫没有要打开的模样,她的腿有些微微泛酸,“不好意思,阿愿还要多久才能出来?”

    “这个我不知道。”秘书一脸的尴尬,“总裁跟总经理商量的事情很重要,吩咐了所有人都不能够打扰,真是不好意思,你就在等等吧。”

    “那有没有凳子,给我坐一下,我站的累。”她也是一点都不客气的就提出了要求来。

    秘书又是接着道了一下歉意,“由于这是高层的部门,所以不管是位置还是椅子都是正好的,不多不少。”

    意思已经是说的再明白不过了,凳子他们都需要坐,就没有办法给她让位了。

    一肚子的气都只能够憋起来,不好在这里发作,毕竟她是来问清楚事情的,如果白愿误会了什么的话,只要解开这个误会,他肯定就会收手不会继续打压了。

    “那谢谢你。”她强硬的扯出了一抹笑意,道着。

    又是站了好久,她都觉得双腿累的要打颤了,只听见咔嚓的一声,办公室的门终于是打开了。

    迎面的就撞见了厉盛,他招呼都吝啬的跟李思迁打一下就走了,反而她站在那好生的尴尬。

    看到白愿在正中间的办公桌前方坐着的时候,只好是走了进去,随机将门给紧紧的关了上去。

    白愿的眼睛都没有从电脑上面离开,眼皮子更加是没有抬一下,漫不经心的问,“说吧,还有什么事情?”

    “白氏跟李氏现在的局面都是你故意设计的?”见他这个模样李思迁也是不藏着掖着了,开门见山的问了起来。

    “是我。”回答这句话的时候,他依然是一脸的从容。

    见他回答的这么的坦诚,李思迁眉头皱的更紧了,“为什么要这么做!白家跟李家到底哪里对不住你了,要你费尽心思这么算计!”

    白愿轻笑了一声,“消息还真快啊,我昨天才跟你宝贝儿子说的,你今天就找上门来了,那他也肯定跟你说了我的原话了,要问什么事情,你不是心知肚明吗?”

    她眼神闪躲了一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自从我嫁给展宏到现在这么多年,试问我对你有过半点的不好吗?有对你恶言相向一回吗?我真的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恨我。”

    “真的不知道吗?”他这个时候终于是停下了动作,抬起了头来严肃的不能够再严肃的看着她,“是不知道呢,还是故意装作不知道?”

    “我当然是,不知道了。”她所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十分的没有底气的并且还停顿了一下,不难看的出来她这个时候心虚的很。

    “那么……梁永,阿姨你认识吗?”白愿又是抬起了眼眸,问道。

    顿时,这个名字就像是一个定时炸弹一样在她的心里炸开来,她顿时就说话都哆嗦了起来,越是想要强壮镇定的掩饰着就越是证明着此时心里的慌乱,“什么梁永,我……我不认识。”

    “你不认识,但是为什么他会认识你呢?”白愿轻佻了一下眉毛,手中拿出了一部手机,“阿姨,你说你不认识他,但是为什么他的手机里面,会有你的手机号码呢?甚至在这之前的一阵子,你们还联系的有些频繁呢。”

    轰然一下,她也不知道是刚刚站的有些久了还是因为事情真的将她给震撼到了,身子一个踉跄,竟然就坐摔了在地面上,她抵死不认的摇头,“你胡说八道什么,我真的不认识!”

    “不认识是吗?”知道李思迁不会那么轻易的承认的,手机的里头还有之前让梁永故作到了国外所给她打的一个报备电话的录音。

    当听到自己的声音响起的时候,李思迁真的慌乱了,“你到底还知道什么!”

    “我还知道我外公到底是失足死的呢,还是人为造成的!”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视线是一览无遗的落在了她的身上,“李思迁,我真的不知道你这么多年来,是怎么演绎的这么好的,贤妻良母,实则是一个恶毒狠辣的女人,我真的是什么都不服,就服你!”

    “你不要胡说八道,以为这一个录音就可以愿望我吗!声音是可以伪造的!”

    “那你就当是伪造的好了,你欺骗得了自己,你骗得了我吗?十几年了,我妈死的那么惨,我每天晚上闭上眼睛都可以看见她的尸体挂在我的眼前,你呢?你有没有做过这样的梦?”

    不等李思迁回话,他却是自问自答了起来,“不,你肯定没有,因为像你这种人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情,你是冷血的,为了自己的私欲,可以做出这么歹毒的事情来,你说,我不过是毁了白氏跟李氏,送你儿子坐了牢,跟你所做的那些比起来,哪一个更为残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