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五十四章:你的手段还是那么令人作呕

    “当……当然是……”她刹那间说话都结巴了起来。

    “阿姨,你年纪大了,既然你承受不了,那就让你最宝贝的儿子来承受,反正这对你来说不都是很简单的事情吗?”

    “不行!”她下意识的就喊了出来,“阿念是我唯一的儿子,如果他坐了牢的话,那么这辈子他就毁了啊!”

    “你也知道这一点?”白愿发出了一声冷笑的声音,“但是你叫他亏空公款为你们李家填补空子的时候你怎么没有想到会被人查到头上,你怎么没有想到你的儿子会因为这件事情坐牢?你从头到尾有考虑过他?现在来装什么抵抗。”

    “不是这样的。”她根本就没有想过白氏会比她想象中的都还要来的脆弱,只是仅仅的三千万就将他们给逼的溃不成军。

    更加没有想到白念会因为她的怂恿而遭殃,但是说到底如果不是白愿从中捣鬼的话,李氏不会拿不出钱来,所以都是白愿的错啊!

    “阿姨,你余生剩下的时间那么多,我们慢慢来,我妈的事情,我外公的事情,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加倍奉还!我从来做事情都不是在暗地里的那种人,现在就光明正大的告诉你,也似乎没什么不同。”她一样是没有半点的还手之力。

    “阿愿,阿姨真的知道错了,我真的不应该因为愤怒一时冲昏了头脑而公布出去澜澜曾经嫁给过阿念的事情,我都是一时糊涂,你就原谅我好吧。”她几乎是恳求的语气。

    “晚了,我说过你不要威胁我的。”

    “那你到底要我怎么做才肯放过阿念。”她的儿子还那么的年轻,白氏现在这么潦倒,哪怕是他过个几年出来,一个坐过牢的人还能够有什么出息,自己的下半辈子都是要指靠着白念的,他要是有什么不好的,自己也休想要好过了。

    “你当初叫人对我外公下手的时候你有问过我要怎么做才肯放过他吗?”他咬牙切齿的,双拳握得很紧。

    她顿时就是沉默不语了,“你外公的事情,我是迫不得已。”

    如果不是那个时候正好他给自己寄来了关于华盛的那些照片的话,她也不会害怕当年的事情败露出去而……

    “真是好一个迫不得已!”他觉得无比荒唐的耻笑了一声,“那正如你所说的,我也是迫不得已的,我不仅要让你儿子坐牢,也一定会让你身败名裂!这件事情要是让白展宏知道的话,会怎么样?”

    “不要!”她想都没有想的就拒绝了起来,“我求求你不要!”

    “不要?为什么不要?你难道真的害怕他会病死了不成?不对啊,你这么爱他,爱的可以做出那种卑鄙的事情来,这个时候怎么就不能够跟当初一样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呢?”

    “白愿!”李思迁几乎是到了忍耐的极限一样,“你真的要这么撕破脸吗?”

    “都这个时候了,你当真以为我会怕?”为了这个时刻,他都已经准备了那么多,他就不信李思迁还有什么可以翻转的余地!

    “我知道你是不怕,但是如果被澜澜知道的话,你说她会不会认为你娶她只不过是为了报复白家,利用她而已?”不得不说李思迁真的是挺聪明,只是衔接了一下所有的事情就可以立刻看穿了白愿最开始的目的。

    “怪不得,怪不得你当初一回来就说要娶澜澜,我想这也都是你早就算计好了的吧,澜澜那么天真才会被你骗了,但是如果我告诉她这件事情,或许她有可能是站在我这边的。”说完,她的脸上露出了一抹阴险之色。

    白愿强装镇定,“你觉得我会给你这样的机会吗?”

    “你在公司这么久,没有在家,你有没有问过澜澜的安全现在怎么样?”

    顾挽澜不由的皱紧了眉头来,“你什么意思?”

    “你难道真的觉得我会没有一点筹码就过来跟你谈?我哪怕是再蠢也不至于蠢成这样的地步,既然事情都全部败露了,我也不怕你说我手段更加卑劣了。”她今天来就没有打算会空手而归的。

    她那带着满满自信的脸,让白愿心里有些发慌,下意识真的打了电话给顾挽澜,“嘟……嘟……”

    电话接通了,但是电话的铃声却是在办公室里面响了起来,是顾挽澜手机的铃声,他不可能会忘记的。

    真看见李思迁从容的在她所带来的包里面拿出了一部手机,那正是顾挽澜的。

    “你对挽澜做了什么!?”他手里紧握着手机,几乎是要将其捏碎了一样用的力气很大,骨节都是根根分明的。

    “我从一开始就表达的很清楚,我只要我儿子平安无事,你这个做大哥的应该是不会袖手旁观的是吗?”

    白愿根本就没有理会她的话,只是一个劲的追问着,“她人呢?”

    “只要我看到我儿子可以被顺利的保释出来,然后什么罪名统统都洗白了,我就什么时候告诉你。”

    “李思迁,你真的以为你这么做可以威胁我?”他神情凝重的盯着她的脸庞看。

    李思迁看着他脸上的戾气就可以明白的知道了顾挽澜对于他的重要性了,底气也是更加的足了起来,“阿愿,这个你也不能够怪我,我求也求过了,是你依然死咬着不肯松口的,既然你非要将我们都置于死地的话,那么我也会让你老婆孩子跟着陪葬的!”

    “你敢!”本来还不相信顾挽澜是在她的手上的,但是这个时候就连顾挽澜的电话都是在她这里的,也由不得他不信,这个赌局,他赌不起。

    “我为什么不敢!能够就白念,我什么都干的出来!你不会是不知道吧,想想我当初为了嫁给你爸,我都对你妈做了什么你就知道了。”她咯咯的轻笑了起来,眼底很明显的闪过了一抹狡黠。

    白愿几乎是将一口的银牙给咬碎了一样,恨得牙齿直咯吱响,“好,我就放你那个废物儿子出来又怎么样。”

    他不信李思迁可以一辈子的拿顾挽澜来威胁他,这一次是他的疏忽,真想不明白为什么家里那么多的人还可以让她得逞的将顾挽澜给带走。

    “明天这个时间,我一定要看到我儿子!”李思迁将顾挽澜的手机给摆放到了他的办公桌面前,“那我就先走了。”

    转过身,眼睛里迸射出毒辣的目光就像是淬了毒一样,她李思迁的人生,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就倒了!绝不可能!

    刚刚出去没多久的厉盛被重新的给叫了回去,“怎么了,李思迁说了什么?”

    白愿重重的一拳砸在了办公桌面上,“她把挽澜带走了。”

    “怎么可能,她不是在老宅,那有那么多人,她哪里有那么大的本事给带走?”厉盛也是跟着吃了一惊。

    白愿半眯起双眼,压低着声音道,“或许后面有人在帮她,比如上次绑走过挽澜跟景……”

    提起了这个名字白愿就不由的打探了一下厉盛脸上的神情,一直看着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才问了下去,“上次的事情到现在都还没有查出来是谁做的吗?”

    厉盛眼神闪躲了一下,随机摇了摇头,“暂时还不知道,不过我会继续查的,如今还是先找到人在哪里才行。”

    “对,先去弄一下白念那小子的事情,明天之前要处理好所有。”在没有找到人之前,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把握去赌,只能够按照着李思迁的话去办,毕竟他再也不能够失去任何的人了,更何况那个人还是顾挽澜,是他那心尖上的一块肉。

    出了办公室后,厉盛第一个想到刚刚白愿提起的那个人,除了陈子华可以在李思迁的身后帮忙他实在是想不到还有谁可以有这个本事了。

    不由脑子想的过多,就是第一时间的联系了陈少华,“少华,挽澜被李思迁给带走了,你找一下看看是不是子华在后面帮忙的。”

    陈少华几乎是愣了半响,随即机械性的点了点头,“好。”

    被这个突如其来的事情打的措手不及,他以为陈子华的事情早就已经是先行告一段落了,但是没想到他这么快的又卷土重来了。

    下意识的又是想到了那个号码,但是这一次就没有那么的好运了,再次打过去的时候电话已经是显示成为了空号,就证明了陈子华现在把电话号码给注销了,是真的打定了主意要做什么了吗?

    顾挽澜醒过来的时候,脑袋昏昏沉沉的,还有些疼。

    她记得当时还是在家里午睡的,突然房间就进来了什么人,再然后她都还没来得及将眼睛给睁开的看清楚是谁的时候,就已经昏迷不醒了,这个时候她正在一所简陋的房子里面,这个屋子空的很,几乎是东西都没有。

    “这里是哪里。”她喃喃自语了一声,紧接着似乎是听见了屋子里面的动静,外面传来了脚步的声音,“咔嚓。”老旧的门被按下门把然后推开的时候还发出了一声吱呀的声音,她的声音几乎是提到了嗓子眼上,警惕的喝了一声,“谁!”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