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五十五章:你是他的枕边人

    顾挽澜的这一声呵斥,门被推到了一半,那人似乎有些迟疑,重新的关了回去,屋子里又是恢复了一片寂静。

    她没有办法过去查探个究竟,以前还可以自己将自己弄到轮椅上然后下床,但是最近怀孕的身体是越来越笨重,再加上她的轮椅根本就不在这,没有办法起来。

    又是过了很久,才有人给她送了饭过来,顾挽澜不禁的提问着,“你们是谁。”

    “有东西就吃吧,那么多废话!”那个汉子粗鲁的道了一声,把饭给放下就出去了。

    再怎么样她也不能够饿着,只好把饭给吃了。

    到底又是谁把她给抓来了,她绞尽脑汁都想不透,如果说还是陈子华的话,那么他为什么又要这么做,上一次就已经是很莫名其妙的了。

    “吱呀。”这一次的门却是完全的被打开了,当看到李思迁的时候,顾挽澜的脸上闪过了一抹差异,“原来是你!”

    “澜澜,你不要紧张我不过是请你过来坐坐而已的。”李思迁的脸上带着和善的笑意。

    顾挽澜看了看这个屋子,狐疑的问道,“坐?你确定吗?”

    “怎么样,很不可思议吧?”李思迁端坐在她的正前方,脸上带着一抹从容,“这里就是我暂时住的地方。”

    顾挽澜紧了紧眉头,“为什么?”

    住在这里?这么破旧……虽然她并不是那种过不了苦日子的人,但是也没有想过一辈子享尽荣华富贵的李思迁这个时候竟然会愿意屈尊在这样的地方居住,真的是不敢相信。

    “你问我为什么?这难道不是你们害的吗?现在白家的财产全部都被没收了,再过没几天白氏也就要宣布破产了!”一说起这个李思迁就是恨得牙痒痒的。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什么事他们害的?这话是什么意思。

    “别装了,你是白愿的枕边人,难道他会不告诉你吗?”

    “我不明白你说什么,不要以为把我绑了过来就可以威胁阿愿了。”她最害怕的就是这种事情发生了,她一点都不希望别人把自己当作筹码来对付白愿。

    “你难道不知道吗,白氏只所以会变成这个样子,这都是因为所有的事情都是白愿在背后做的,是他故意设的局!”

    “不可能!”顾挽澜想都没有想就否认了她的说法,“不要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相信你。”

    “相信不相信是你的问题,我现在只要我儿子平安无事,其他的都好说。”说完,她用力的推了一把凳子,愤然的离开了。

    但是她的就就如同是定制炸弹一样在顾挽澜的心里一样,仿佛随时都会炸开。

    脑子不由的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为什么,为什么白愿要对付白氏?为什么非要让白念坐牢不可?

    她真的是想不明白,但是也不能够保证这不是李思迁在故意离间他们之间的感情,一下子脑子就开始混乱了起来。

    第二天,白念果然被顺利的保释了出来,至于之前的所有罪证都被一一的推.翻了,亏空的钱也斗殴给补上了。

    看见李思迁过来接他的时候,白念几乎是差点的就哭了出来,“妈,我还以为我要坐牢了呢!”

    “我怎么可能舍得让你坐牢呢,不管是什么办法,妈也会让你平安无事的,别怕。”李思迁还是第一次看见长这么大的孩子还在她的面前哭了起来,心里不由的心疼着,“好了好了,没事了。”

    “恩恩。”他是真的怕了,再也不想回去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去了。

    “对了,妈你是怎么救我出来的?”不管怎么说现在白家根本就没有富余的钱了吧,不仅仅把亏空的那么大一笔钱给补上了,更加是还可以让他平安无事,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当然是白愿才有这个本事了。”李思迁也不想继续说太多了,“我们回家吧,你也刚刚出来,回家我给做吃的去去晦气。”

    “好。”白念也没有多想,跟着李思迁回到了所谓的家以后站在门口几乎是不敢相信,愣是没跟着走进去,“妈,这……”

    见着他震惊的模样,李思迁也不是没有预想过他的神色,只是很平淡的解释道,“家里已经没有什么钱了,虽然说医院那边有你大哥给钱,但是我们的生活起居都是要靠自己的,你就委屈一下吧,过阵子就好了。”

    白念抿了抿唇,但是这个时候他也没的挑,只好跟着进去了,但是意外的这个家竟然是有好几个不速之客在守着,“妈,他们是什么人?”

    一个个的凶神恶煞的模样,看的他有些心惊胆颤的。

    李思迁指了指里屋,又解释道,“澜澜就在里面。”

    “什么?”他惊呼出声,“澜澜怎么会在这,我过去看看。”

    李思迁正要阻止,白念已经是迅速一步的将门给打开了来,果然这个时候的顾挽澜正在沉睡当中,但是一听到门开的声音一下子的就被惊醒了起来,一双眼眸里充满了惶恐不安的看着门口的地方。

    由于刚刚睁开眼睛有那么一瞬间她还以为是白愿出现了,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抹笑意,但是等当看清楚的时候,脸色立刻的阴沉了下来,低低的呢喃了一声,“白念?你为什么会可以出来?”

    “澜澜,我不是做梦吧啊,你真的在这?”许久没有见过她,这时候的顾挽澜肚子已经是很大个了,但是白念却觉得她浑身都散发着更加有人的成熟女人的魅力了。

    “你们到底威胁了阿愿做了什么!”顾挽澜咬着牙,愤然的问着。

    白念的事情原本就应该是尘埃落定了的,不可能会无缘无故的可以这个样子一点事情都没有的出现,所以一定是李思迁将自己给困住,然后威胁了白愿做他不想做的事情。

    “澜澜,你难道真的想看着我坐牢?”他的眼底闪过了一抹受伤的神色。

    她抿了抿唇,索性就不说话了。

    但是白念就像是想起了什么一眼,“澜澜,我必须要告诉你,白愿真的不是好东西。”

    “你才不是好东西!”顾挽澜立刻的就骂了回去,一张脸被气的通红通红的。

    “真的,这次的事情全都是他弄出来的,我真的是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害怕,他一直都是口口声声的说是我妈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可是我也问过了,我妈说什么事情都没有,所以白愿真的很有问题。”

    “你出去,我不想听你说这些。”

    顾挽澜将耳朵给堵上了,就觉得他们都是在离间他们之间的感情的,“我一点都不相信你们说的,我只相信白愿,他不会骗我。”

    “现在真的是只有我才是真心对你的!”白念脸色说不出的真诚。

    “你这是在跟一个孕妇表白?你不要忘记了,我是大嫂!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侄子!”顾挽澜真的是觉得他疯了。

    “阿念,够了,你先出去。”李思迁见白念这么久没出去,终于是按耐不住的进来了,没想到就是看到白念这么没有出息的话,立刻的就叫他出去。

    “妈,你怎么会把挽澜带来这里?”白念怎么也不肯出去,偏要留下来才行。

    李思迁瞪了他一眼,似乎是数落着他的不争气,“我不这么做的话,你觉得一心要置你于死地的白愿会放过你吗?你可以出的来吗?”

    “可是……”看着顾挽澜的这个模样,他心里有些复杂的感觉在不断的滋生着,“我现在也没事了,就让她回去吧。”

    “这不行,如果没有跟白愿谈好条件的话,我不可能轻易的放她的,今天的白愿不对付你,怎么知道放了她回去,他会不会明天又要对付你了?阿念你听我说,妈就只有你一个儿子了,我真的是赌不起。”

    “不要在我面前诉说你们之间的母子之情好吗?我想要安静一下。”顾挽澜将被子一下子就蒙过了头顶。

    “妈,我们先出去说吧。”见状,白念还似乎是真的不想要在这里打扰到顾挽澜一样,还特地的压低了声音的说道。

    李思迁没办法,只好将就了他的意思,两个人都到了客厅处,白念问出了自己心里的疑惑,“妈,到底大哥跟你有什么仇恨啊?”

    她被这么一问,心里又是咯噔了一下,扯出了一抹尴尬的笑意,“怎么可能,什么事情都没有,刚刚回来的时候你不是就已经问过了吗?怎么还问?”

    “妈,你不要瞒着我了。”白念的眉头簇的很紧,对于她的话充满了质疑,“大哥的话说的是很清楚的,就是你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所以他才会对白氏下这么狠的手。”

    “只要你没事就好,别问那么多了。”至于往事有什么不好的,她一点都不想让自己的儿子知道自己所谓丑陋的一面。

    “妈!”但是白念今天就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一样,非要问个究竟,“你要是不告诉我的话,我立刻就把澜澜给送回去。”

    “混账!”李思迁立刻就怒红了一双眼睛,用力的在白念白皙的脸颊上面落下了一巴掌,“你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