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五十六章:我一向都很得寸进尺

    她自认为做那么多,那么的煞费苦心为的还不是让他可以像现在这样可以平安无事,但是没想到他竟然要为了一个女人就这么丝毫不顾及他们现在的处境。

    她怎么能够不生气,但是打完的那一瞬间,她又是后悔了,白念长得这么大,她就从来就没舍得大声过一下,这个时候下了手别说她了,就连白念都是不敢置信的捂着脸庞吃惊的看着她,“妈,你从来不会打我的!”

    “以后不要再提了,顾挽澜我不会放的,你也不要打着什么主意,想想我们现在,如果你不想一辈子当个废人的话。”李思迁说完也是回到自己的房间重重把门给摔了上去。

    白念有些心情复杂的站在那也不知道思量什么,重新回到刚刚的那个房间,但是顾挽澜似乎是真的生气了,被子一直都是蒙过脑袋的,一点都没有露出来。

    他寻思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澜澜,你不要一直这样闷着了。”

    说完还扯了一下她的被子,顾挽澜立刻就是用力瞪了他一眼,“不用你管。”

    “你就算是不觉得自己难受,也为自己肚子着想。”果然这句话就是顾挽澜此时的软肋,奏效的很,顾挽澜立刻就听了他的话,把被子给弄开了来。

    随即白念又是坐在了一旁嘘寒问暖了起来,“澜澜,你肚子饿不饿?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好啊。”对于这个顾挽澜自然是不会客气的,几乎是没有犹豫的就答应了下来。

    看到她答应了之后,白念立刻就到了外面的厨房找了一下,冰箱里面也没有剩下什么,只能够勉强的做了一个简单的煮面而已,但是对已经饿了好一会儿的顾挽澜来说已经是很难得的东西了,一下子就吃了个精光,顾挽澜试探性的看了一眼白念,道着,“谢谢你。”

    “没事,是我妈的不对,你要是还有什么想要的记得要告诉我。”

    “没有了。”如果非要问她想要什么,那当然是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白念,现在白氏不是破产了吗?为什么你妈哈可以请来那么多的人守在门口。”

    顾挽澜想到了昨天给她送来饭的那个男人,偶尔的隔着房间门都可以听见他们几个人在打牌喝酒哄闹的声音,不管怎么说,现在白念跟李思迁的状况那么的拮据,却可以请来好几个壮汉在这守着,并且竟然还可以避开沈家老宅里面的守卫把她给弄到这里来。

    由此可以证明状况也并没有她所说的那么差啊,但是却又觉得很差,因为这个房子真的是太破旧了,破旧的她都不敢相信李思迁竟然会甘心住在这种地方。

    她的疑惑一下子就点醒了白念,但是他还是唉声叹气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妈什么都不肯告诉我。”

    顾挽澜抿了抿唇,看了白念一眼,“白念,你想帮我的是吗?”

    他愣了一下,似乎是有些迟疑,只听见顾挽澜又道,“既然你也出来了,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难道还想利用我谋取什么吗?”

    “不是,我也跟妈说过要把你给送回去,但是她不肯……”

    “所以你也是想帮我的是吗?”顾挽澜的眼底一下子就闪过了一抹兴奋。

    看着她眼底的流光闪烁,突然他就有些蠢蠢欲动了,“可是……妈一直都在屋子里面,外面那些又都是她请来的人,他们肯定是不会让我把你带出去的。”

    “那就想办法!”顾挽澜看了一眼窗户,“我们从窗户出去。”

    “可以吗?”看着她那大腹便便的模样,白念的心里闪过了一抹担忧,只听见顾挽澜又提议道,“从窗户看出去,这个老房子似乎也就只有两层楼,对吗?”

    白念点了点头,“这里确实是二楼。”

    这么一说,顾挽澜是更加的高兴了,“那就太好办了,这栋楼明显比别的楼层都还要低,如果我们小心一些的话,你拿着这个被子做成一个秋千的样子,然后我就可以下去了,你再自己出门去楼下带我走。”

    她也不管白念到底是答应没有答应,就已经是自顾自的叙述了起来。

    但是说到底的话,白念又开始有些迟疑了起来,万一顾挽澜回到了白愿身边的话,白愿因此记恨上了李思迁,那么遭殃的就是他的母亲了。

    “不行,要是你就这么走了的话,我们会很麻烦的。”

    顾挽澜蹙了蹙眉,“所以你帮不了我?”

    “嗯。”虽然知道这个很让她失望,但是他也不可以这么轻易的下断定帮她。

    “那算了,麻烦问一下你妈妈到底什么时候才可以放我走,她到底还想干什么,难道这样还不够吗?”

    “澜澜,你不要生气,我妈妈肯定也是为了我好的。”白念脸上闪过了一抹为难,“你让我想想。”

    到了客厅的时候,正好看见李思迁从房间里面出来,他佯装着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的坐在客厅里面,看着她到门口跟那几个人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让他们的神色看起来有些凝重。

    随后她就在门口叫了一下,“阿念,在家里看见,我出去买点菜。”

    “哦。”他出其不意的看了门口一眼,然后装着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

    办公室内,白愿盯了一遍又一遍的手机,迟迟都没有接到李思迁所打来的电话,于是就叫厉盛进来了,“白念还没出来?”

    “出来了,今天李思迁已经过去接了人了。”厉盛谨慎的回答着。

    “那挽澜呢,还没找到?”安城才多大点地方,为什么找个人就像是大海捞针一样。

    “目前是怀疑就在他们所居住的地方,因为李思迁在她的家门口安排了好几个人在那守着,所以的话一定是有什么在里边。”

    “叫人过去查一下。”一天不知道顾挽澜的消息,他就一天难受的很。

    说完,他又是揉了揉眉心处,“对了,李思迁还没有联系过来吗?”

    明明让他做的自己也做了,白念也都跟着她回去了,到底还要怎么样。

    “暂时没有,就先再等一下吧,白愿我知道你现在心里着急,但是还是不要乱了的好。”看着他这个样子,厉盛也是不由的提醒了一声。

    “嗯。”他也无暇回答太多的话了。

    正谈论的时候这个时候一直放置在桌面上的手机总算是响了起来,白愿几乎是没有半点犹豫的就接了起来,甚至还是没有来得及看打来的电话号码便知道一定是李思迁无疑了,“人我也听你的解决好了,你还想要怎么样?什么时候把挽澜给我送回来。”

    “阿愿,你别这么着急啊,我这不是害怕你报复心重吗,所以我决定跟你商量一个条件,只要你答应我这个最后的条件,我就会把人给你安全的送回去。”

    “你在得寸进尺?”他说话的时候下意识的把手机给捏紧了几分,仿佛如果她这个时候在面前的话,必定会将她碎尸万段一样。

    “对啊,得寸进尺一向不都是我的本分吗,给我准备一个亿,只要我跟阿念可以带着这笔钱去国外的话,我就答应你把顾挽澜给送回去。”

    “狮子真会开大口。”白愿嗤笑了一声,“你不怕你越是这么做,我就越是会想要弄死你吗?”

    “那就看看是我死的快,还是你老婆孩子死的快!”李思迁说完没有半点的余地迅速挂断了电话。

    “sh.it!”他难得的在口中吐出了一句爆粗的话来,然后吩咐了一声,“去准备一亿的支票。”

    “好。”厉盛也不喊含糊,立刻就去拿来了支票,看着白愿没有一点迟疑的就在上面唰唰唰的写了下去。

    “走,就去他们家会会!”白愿一脚蹬开了椅子站了起来,朝着门外走去。

    厉盛将车给停到了先前跟着李思迁一块到的地方,在门口看着是有些破旧的两层楼房,跟以前的白家相比真的是一个天一个地。

    果然,刚刚上了楼,就看到门口守着好几个人,“你们什么人!”

    那几个人的警惕性很高,迅速的就将他们两个给堵了起来,李思迁听见门口的骚乱出来一看,脸上一抹震惊,“你怎么找来这里的!”

    “让开!”白愿觉得自己的耐性已经是到了极限的了,“话不要让我说第二次。”

    “把他们轰出去!”李思迁立刻指着他们两个人就喊了一声。

    几个壮汉立刻就朝着白愿跟厉盛扑了过去,但是几个随便请来的人怎么可能打得过他们两个,都不过是纸老虎罢了,一下子就被他们两个人给打的趴在了地上,一个都爬不起来。

    见状,李思迁心底闪过了一抹慌乱,直接的就冲进了房间,看着她紧张的模样,白念也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劲,跟着进了房间。

    李思迁眼明手快的在房间扫视了一眼,顺手的在桌面上就拿起了一把水果刀,朝着顾挽澜走了过去。

    白念进门一看,惊呼出声,“妈,你干什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