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五十七章:别怕,我来了

    “站在那不准动!”李思迁厉盛的喝住了白念,看着她一脸的戾气,仿佛随时会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一样,白念立刻就站住了脚,不敢上前一步。

    顾挽澜给他们的骚乱给惊扰到了,回过神的时候,脖子上已经是被架上了一把明亮亮的水果刀,然而抓着这把刀的人正是李思迁。

    “妈,你到底在干什么,快把刀子给放下!”这水果刀是新买的,一看就是锋利的很,白念都害怕要是李思迁一个不小心就似乎可以随时将顾挽澜的脖子的喉管给割断了一样。

    “李思迁!”紧跟其后的是白愿那熟悉的声音,顾挽澜几乎是诧异的看了过去,眼底似乎是充满了不敢置信。

    “果然你还是把挽澜藏在了这里。”他用力的握紧着双拳咬牙切齿的道。

    李思迁冷笑了一声,“我还想着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没想到还真的是给你们找到了。”

    “你蠢就蠢在了安排了那么几个废物在门口守着。”白愿一点都不客气的打压了起来。

    “那又怎么样?你们能奈我何!”现在顾挽澜可是在她的手上的,说话都是底气十足的。

    白愿将支票给白念递了过去,“拿着,这是你那好妈妈给你要的支票,钱我也给了,你还想要怎么样?”

    见他竟然给钱给的那么的爽快,李思迁突然的觉得有点对不起自己了来,“我怎么知道你把人带走以后,会不会就立刻派人对付我,我赌不起。”

    “妈,这还不够吗?钱你也拿了,澜澜还怀着孕,你不要吓唬她。”白念看着那把刀可谓是心惊胆颤的,就好像那刀并不是架在顾挽澜的身上,而是他身上一样。

    “你是傻子吗?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妈没有必要跟他们客气了,你大哥一心想要我死,我怎么可能会让他得逞。”

    “原来,你也知道我想你死?”白愿很淡然的道了一声,“从知道我妈当年死了的真相的时候,我就巴不得你死了,但是我真没想到因为自己一个愚蠢的举动而把外公也害了,是我低估了你的狠毒,如果不是我的自以为是,外公根本就不可能会死!”

    顾挽澜根本就听不明白他们在议论着的意思,一脸的震惊,“什么外公,到底怎么回事?”

    外公的死,难道不是意外吗?

    但是关于这些,白愿从来就没有跟她提起过啊!

    “妈,你们到底在说什么,为什么连大哥母亲的死也会牵扯其中?他妈妈不是病死的吗?”白念跟顾挽澜两个人都是听的一头的雾水。

    “她敢说是吗?”白愿的眼神,似乎要穿透了她的全身一样,冰冷的让她不由打了一个寒颤,“我……我怎么会知道!”

    “整整十年了,我调查这件事情已经过去十年了!”

    “哥,怎么回事啊!”

    白愿缓缓的开了口,“当年李思迁因为白展宏娶了我母亲而怀恨在心,终于在一天的宴会上面,她竟然找来了几个人把我母亲给玷.污了!”

    白愿越是说下去,拳头攥的就是更加的紧,一口银牙几乎要咬碎了一样,“那个时候的我才八岁,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那场宴会上,李思迁还特地的让白展宏看到了那一幕,然后他竟然非但不把母亲给救下来,给出去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她会给白家的名声抹黑,提出了离婚,真是一个冷血的蛇都不如的动物。”

    顾挽澜双目呆滞的盯着白愿,为什么他们在一起这么久,正如李思迁所说的,她明明是他的枕边人,但是为什么会连这种事情都会不知道?

    但是这时候她心里只有满满的心疼,原来他一个人从小就背负了那么多的事情,没有任何的依靠,一定很累,很辛苦的吧?

    更何况见到李思迁的时候,他还要笑脸迎人,难怪在自己一口一个叫着李思迁妈的时候,他会那么的暴跳如雷,在看到自己跟白念有那么一丁点的说话空间的时候就会那么的生气,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害死了他妈妈的罪魁祸首就是李思迁啊,他怎么可能不恨?

    “我母亲不甘心如此,带着满腔的怨恨,自杀了,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你,李思迁!”他现在只要是闭上了眼睛都可以回想得到那一天他深夜醒过来的时候,头顶悬挂着一具几乎是半僵硬的尸体。

    “然后再没过个几年,你可算是如愿以偿的嫁进白家了!如今想来你刚开始见到的时候那个虚伪面孔,还真是恶心!明明恨我恨得要死,却还要在表面装出和善的模样,这么多年,你憋着不难受吗?”

    如果不是当年察觉到了不对劲,再加上李思迁不断的怂恿着白展宏他也不会跟随着沈毅出国那么多年,远离安城那么久。

    “你故意让我出国,为的还不是害怕你的宝贝儿子没有办法继承白氏吗?但是现在你们的局面呢,就算他继承了白氏又怎么样,终究是倒闭了!”

    “妈,这都不是真的是吗?”白念瞳孔里充满了不相信,他哪怕是觉得自己的妈妈再坏,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白愿说的没有错,李思迁在他们所有人的面前一直都是和善的,似乎就是一个没有脾气的人一样,这样的人怎么会指使别人把一个人给强.奸了呢?

    而且还是白愿的亲生母亲,这真的太残忍了,怎么会是他认识的妈妈呢?

    “阿念,你难道不相信你妈妈吗?”李思迁仍然是试图在白念的面前挽回着自己的形象,“他都是在胡说的,你不要被他骗了!”

    “当年的那几个人我也都找到了,你难道还想找他们过来对峙吗?”白愿半眯起了眼睛,凌厉的看着她,“并且,如果你不心虚的话,为什么要拿着刀?”

    “当然是因为你想要对付我啊!”李思迁不假思索的就道了起来。

    “呵,我真的是没有后悔在知道的第一时间就去找你,不然外公也不会被你故意杀死!”

    “大哥的外公?不是失足的吗?”白念彻底的刷新了对于李思迁的印象了,总感觉越是听下去,就越是不认识眼前的人了。

    李思迁怒吼了一声,“不要想着连这个也诬陷在我的身上,我什么都不知道!”

    “外公的身上除了摔下的瘀伤之外,还有的就是被人殴打的伤痕,试问他平安无事的出门,身边有那么多的保镖跟着,路上怎么可能会有人殴打他?然后他把保镖特地的叫走了以后就出事了,世界上有那么的巧合吗?”他的一字一句都是在将李思迁那苍白的解释给堵死了。

    “而且你知道不知道你现在的行为,我完全可以让你做一辈子的牢,老死在监狱里!”

    “你敢!”说着,她的语气似乎是有些激动,拿着刀的手还用力了一下,刀子锋利的很,霎那间就在顾挽澜的被子上面抹了一道细微的血痕。

    白愿蹙了蹙眉,没有继续说下去了。

    “妈,你不要做傻事啊!”白念喝住了一声,这才让李思迁镇定了一些下来。

    顾挽澜更加是不敢轻举妄动,她怕的不是自己有什么差池,而是白愿受了那么多的委屈,那么多的苦,他的身边也失去太多的人了,自己是绝对不可以再离开他了。

    “钱我也答应给你了,你到底还要什么条件?”看着他脸上的阴沉,就可以知道白愿的忍耐是真的到了极限了。

    看着她脖子上正在潺潺着的血痕,他真是恨不得立刻将李思迁给杀了的心都有了,但是理智在压制着他不可以轻举妄动。

    “我说了,我只要我跟我儿子平安无事就好。”

    “所以呢?你那费尽心思用了那么肮脏的手段得来的老公,你不要了?”白愿嗤笑了一声,如今想来真的是可笑,嘲笑着白展宏的愚蠢,竟然相信了这样的女人。

    李思迁脸色有些难看,“废话少说,给我订两张飞往国外的机票,不管是哪里,只要是远离安城,远离你的操控范围就好。”

    “好,我答应你。”白愿没有一丝一毫的迟疑,立刻拿出了手机迅速的吩咐了一声,“给我定两张飞往巴黎的机票,要现在立刻马上给我送过来。”

    随后白愿还说了一遍地址这才挂断了电话,“你满意了吗?”

    “还不行,机票来了再说话。”

    又是过了一会儿,有个人急匆匆的将机票给带了过来,“白少。”

    白愿又是将机票的给递了过去,“可以了吗?”

    李思迁的眼底闪烁了一抹一样的光芒,似乎这个时候才是松了一口气,但是这个时候窗户的对面确实看准了她这一个瞬间的恍惚,强枪口瞄准,“嗤!”

    是子弹没入血肉而发出的声音,她的手腕一痛,松开了手上紧握着的刀子。

    “啊!好痛!”伴随着李思迁的一声喊叫,刀子掉落在地面上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哐当声音,白愿迅速的上前将顾挽澜给抱到了怀中,低低的道了一声,“别怕,我来了,已经没事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