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五十九章:我们暂时分开吧

    “是,我是很心疼你从小就遭遇了这一些,也心疼你从那么小的时候就需要背负着那么大的一个仇恨的包袱,所有我都可以理解,所有我都可以包容,但是白愿,你知道吗?我平生最恨的就是别人的欺骗,以及利用!”这句话说的时候顾挽澜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

    这些他不是都知道的吗?嫁给白念的那两年里,她就是一直活在白念的欺骗当中,娶她不过是为了可以拿到白氏的所有主权罢了,好不容易她摆脱掉了那一个大水坑,原本以为白愿就是这个世界上除了父母以外对她最最最要好的人了,她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就深陷其中。

    但是这个人,却也是欺骗她最深的人,怪不得,怪不得陈子华会说出那样的话,连他一个外人都可以明白得那么透彻的事情,可她就是偏偏不知道。

    “挽澜,我都错了,我们不闹了好吗?你最近也应该没怎么好好休息,我们先进去吧,你好好的睡一觉,醒过来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白愿心疼的看着她脸上的疲惫。

    顾挽澜却是拒之千里之外,“不要碰我,你个大骗子!”

    “……”他的脸色有些阴沉,不等顾挽澜说话,他一点都没有给机会,直接就下了车,将她给一把抱了起来,直接的就往屋子里走了进去。

    “把我放下来,我不进去!”她这个时候真的是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

    说不生气那根本就是假的,虽然也同时在为他心痛着,可是她的信也在如同刀割一样的疼痛。

    “怀着我的孩子,你还想去哪?”白愿微微的眯起了眼,朝着她瞪了一下。

    “我不管!”顾挽澜同样是丝毫不畏惧的回瞪了过去,“如果今天不是被李思迁说出来的话,你还要瞒着我多久?你明明就说过永远都不会骗我的!”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白愿的身上砸了有多少次,只是记得砸着砸着,她的手都酸痛了,白愿将她给轻放在床上,“听话,乖乖的睡一觉。”

    他的言语有些犀利,带着毋庸置疑的神色。

    顾挽澜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也不知道是因为累了,还是因为生气过头,还真的安静了下来,没有去理会他,直接的就闭上了眼睛很快的就睡了过去。

    听着床上她那平稳的呼吸声,白愿的眉头不禁蹙紧了起来,随后坐在床边微微的将她额前的碎发给挽好至到耳后处,说不出的柔情。

    耳边听见了那轻微的关门声,顾挽澜缓缓的将原本紧闭起来了的眼睛给睁开了来,望着已经是漆黑了一片的屋子,眼泪不由自主的就滑落到了枕头上,渗进枕芯。

    这一天的晚上谁都没有睡着,白愿在书房里一待就是待了整整一夜,眼睛都没有合起来过,他一直都在害怕这件事情会被顾挽澜给知道了,虽然知道迟早都会有这么一天,可是不知道这天会来的这么的快,这么的猝不及防。

    哪怕顾挽澜很生气的数落他一顿,告诉自己她哪里委屈,哪里不舒服也好啊,可是她现在就是一声不吭的,这个才是让他害怕之处,她哪怕是发泄都吝啬于发泄了。

    “挽澜,起来吃东西了?”白愿刚进门的那一瞬间顾挽澜就知道了,迅速的假寐着,不给予理会。

    “你不饿,孩子也会饿。”果然,最明白顾挽澜心思的人莫过于白愿了,顾挽澜听见后只能够佯装着像是刚刚睁眼一样,睡意朦胧的,但是她那双红肿的眼神却是将她给明明白白的出.卖了。

    既然她假装着没事,那么白愿也自然不会拆穿,像个没事儿人一样的将她抱了起来,到了一楼的餐桌上,顾挽澜不紧不慢的把早餐给吃完了以后,白愿脸上露出一抹的喜色,“还要吗?”

    她摇了摇头,突然一脸正色的看着白愿,“白愿,我有件事情想跟你商量一下。”

    “嗯,你说。”他将手中的筷子给放了下去,用着同样严肃的神情回复着她。

    她的手伸在餐桌底下仅仅的交缠在了一起,似乎是有些紧张,又似乎是因为纠结,但还是说了出口,“我打算回去我妈那住一段时间,我想,我们应该分开一阵子吧。”

    “你这是在跟我商量?”白愿脸色并不好看,阴沉的很,“你这不是商量!你这只不过是在通知我罢了。”

    顾挽澜闭了闭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气才继续说道,“那随便你怎么说吧,也随便你怎么想也好,反正我最近有些不想看见你,就这样吧。”

    “顾挽澜!”他喝了一声,但是很快就察觉到了自己的声调也有些不对,重新的压制住了自己的戾气,“我们能不吵吗?我错了,哪怕你要我做什么都行,别分开,我不想分开。”

    “白愿,你到现在都还不明白吗?”顾挽澜深邃的目光盯着他的眼睛看,“我不仅仅只是委屈,我更多的是痛苦。”

    她口口声声说着最恨的就是别人欺骗她,她也曾经很明白的告诉过白愿,如果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如果白愿欺骗了她,她一定会逃的远远的,但是为什么心里就是这么不舍,就如同有两个人在同时拉扯着她的心一样,撕心裂肺的痛。

    “我有给过你机会,在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质疑你的时候,我有问过你,你到底有没有利用过我,有没有欺骗过我,是你说没有,是你跟我千万般的保证你是绝对不会骗我的!可是现在我那么相信你得到的结果是什么,是你从一开始就只是对我利用而接近我,你根本就没有真心对待过我,现在我都在怀疑你那么久以来对我那些所谓的好,到底有多少是真,有多少是假,亦或是一点真的成分都没有。”

    她现在想起来,都还深刻的记得曾经他跟白念发生过争执的时候,白念在那个时候就说了一句话,让他僵硬住了身体。

    白念说,他回来安城都是因为不服气白氏被人抢走,所以才会故意的接近自己,来借此报复于他。

    她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有多想,只觉得荒谬的很,如今想来,他也不过是被人无意识的拆穿而感到紧张罢了。

    “我除了这件事情瞒着你之外,就没有欺骗过你什么,我也自问对你没有一点的假,你怀疑我?难道是不是真心的,你感受不到?”

    “够了够了!”她捂住耳朵,“我不想听了,总而言之,我先回家一阵子。”

    白愿也似乎是在隐忍着一样,过了许久,才在凝滞种的空气里道了一声,“好。”

    很快的顾挽澜便回了顾家,当看到顾挽澜的出现的时候,顾父还吃了一惊,“澜澜,你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回来啊?”

    “不是,就是可能肚子大了,在阿愿那怕他不会照顾,回来让你好好养我嘛,正好我在家也可以多多帮你照看一下妈。”顾挽澜强壮着扯出笑意,并没有告诉他跟白愿发生过的事情,更加不想给他们增添烦恼。

    “没事没事,想回来住多久就住多久。”顾父脸上露出着和蔼的笑意,还不忘的问着白愿,“阿愿,要不你也住下吧,反正家里有的是房子。”

    “不了,我最近公司可能有些忙,挽澜就麻烦你们多照顾照顾了。”他尴尬的笑了笑,婉拒着。

    白愿走后,顾挽澜就在顾家待了好长的一段时间,这天在医院检查的时候,陈少华还不忘的问着,“嫂子,我知道白愿瞒着你是他的不对,但是你也别生气那么久啊,你这都回娘家住了两个多月了,气还没消?”

    “不是。”她摇了摇头,“我没生气,就是痛苦,难过。”

    “你这是何苦呢,这样反而伤了自己的身,还不如想的开一些,你也试问除了瞒着你以外,白愿有哪里是对你不好的,你这样别说你不好过了,他肯定也是不好过的,我前两天去他公司闲逛了一下,他现在啊一天到晚的都是埋头在公司里面苦干,几乎也都是忙完了就直接在办公室里面睡了,我看的也不好受。”

    说完他还试探性的用眼神去打探了一下顾挽澜脸上的神色,只看见一片平静,只能够无奈的叹了一声,“唉……”

    “那你就多照顾照顾他吧。”顾挽澜没有正面的回答他的话,“我还有些事情,如果检查没问题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没问题,就是注意多休息吧,不要太累了,再加上你的心情也不要太沉闷了,不然你迟早会得产前抑郁症的。”陈少华还不忘的提醒了一声。

    顾挽澜点了点头,便自己推着轮椅出去了,她前脚刚走,后脚门口处就有一辆出租车在候着,她也没多想就拦截了下来,在司机的帮助下坐了进去。

    “不好意思,请问小姐去哪里?”一个低沉的嗓音在车里响起,顾挽澜听的有些熟悉,不禁的看了看。

    “怎么是你!”顾挽澜惊呼出声,下一秒嘴巴就被人给堵住,他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嘘……别吵。”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