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六十章:是的,我想她了

    引入眼帘的正是陈子华那放纵不羁的脸庞,他一如既往的眯笑着眼睛,让顾挽澜根本看不透他此时心里的想法。

    其实这个时候的陈子华倒是跟陈少华如出一辙,他们都是一个性格,也难怪是兄弟,但是一想到上一次是陈子华放火让她跟白愿陷入险境的时候,脸上的神情就并没有那么的好看了,“你怎么会在这里,还是说你又想做什么?”

    看着她一脸警惕的模样,陈子华微微的轻笑了一声,“怎么这么紧张?别担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你难道认为我会相信一个曾经绑架过我,甚至想要一把火把我给烧死的人吗?”顾挽澜唇边泛起一丝的冷笑。

    果然,陈子华的脸色瞬间就凝重了起来,脸上还有些自责,“上次放火也是迫不得已,但我也是算准了的,如果白愿连你都救不了的话,那我觉得你没必要呆在他的身边了。”

    “你知不知道那一次我差点就会死?”顾挽澜觉得他怎么可以把事情说的那么的简单呢,如果白愿真的救不了她的话,那她一定会没命的啊!

    “我知道。”他抿了抿唇,“但是现在不是没事吗?”

    “强词夺理,错了就是错了,你今天到底想要干什么?”她不相信陈子华这么处心积虑的在这候着她只是聊聊天这么的简单。

    他松开了对顾挽澜的禁锢,坐会了驾驶座上,“聪明,知道我是有事。”

    “……”她翻了个白眼,没有理会。

    见状,陈子华只是微微的轻耸了一下肩膀,说明了自己的来意,“你最近跟白愿分开住了?”

    顾挽澜咬了咬唇,狐疑的看着,“你怎么会知道?”

    “呵,关于你的事情我还知道的很多。”说着,他似乎还以此为荣一样。

    “那这也跟你没有关系,只是最近怀孕在他那不方便照顾我而已。”顾挽澜只能够这样的自欺欺人。

    陈子华一边平稳的把着方向盘开车,一边带着些许嘲讽的意味揭穿了她来,“你瞒不住我的,我说了你的事情我都知道,我之前就问过你要不要跟我走,白愿没你想的那么简单,现在后悔了吧?”

    “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些?”顾挽澜微微的紧蹙起眉头来,一脸的不解。

    “现在还有机会,怎么,要跟我走吗?”陈子华没有回答她所问的问题,自顾自的提出提议。

    顾挽澜嗤笑了一声,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不可能!”

    他脸上闪过出了一抹受伤之色,“怎么拒绝的这么快,你都没了解到我好不好。”

    “不用了解,我也不想要了解,如果你觉得你戏弄一个孕妇好玩的话,请你不要找我好吗?我一点都不想跟一个随随便便可以放一把火烧死人的人有任何的瓜葛。”

    陈子华一下子就陷入了沉默,忽然的顾挽澜觉得他的唇角似乎是闪现出了一抹苦笑的意味,但是很快就消失不见,就像是没有发生过一样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看错了,紧接着又听见他道,“你现在不走,以后只会更加痛苦。”

    “闭嘴!你不要以为这么说就可以调拨我们的关系,我跟白愿很好,什么事情都没有。”顾挽澜被他一直提及这个事情似乎是惹的有些微怒了,“停车,我要下去。”

    “顾挽澜,你就相信我一次好吗。”他突然声音变得有些卑微起来,“我不希望你会受伤。”

    “跟着你就不会受伤?”顾挽澜似笑非笑的道着,“我真的是求求你能不能够放过我,我真的不想跟你有任何的事情发生。”

    “没事,我就送你回家,看看你而已。”说完他的视线有意无意的朝着她那已经是高高隆起的肚子看了过去,觉得他的视线有些阴冷,顾挽澜下意识的就护住了肚子,一脸的警惕。

    陈子华果然是如同他自己所说的一样并没有过多的为难顾挽澜,很快的就将她给送回了顾家,顾挽澜抿了抿唇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

    “我连你跟白愿分开住都知道了,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你回的肯定只有娘家?”

    “不要自认为很了解我!”顾挽澜的言语开始变得有些犀利起来。

    陈子华却还是一脸的讥笑,“怎么就生气了,孕妇生气多了可不好,来笑一个。”

    “你要是真的这么闲的话,就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别整天干这些伤天害理的事情,招人厌恶。”说着,顾挽澜也不想跟他闲扯什么了,直接就自己推着轮椅的越过了他的身旁。

    只有陈子华一个人站在那自嘲的笑了一声,自言自语着,“伤天害理?”

    随后便上了车,启动着车子绝尘而去,顾挽澜回过头看了一眼早就消失不见踪影的车子,一双眉头紧蹙的厉害,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顾挽澜走后,陈少华的办公室隔间就闪现出了白愿的身影,坐在了他的正对面。

    陈少华一脸的唉声叹气,“你说说你们,你要是真的这么紧张她的话,你就得赶紧去把人给哄回来啊,你这隔三差五的来我这偷偷听消息也不是个办法吧,难不成真的要一辈子都这样,我可告诉你啊,再过没多久顾挽澜可就要生了,到时候你们要是还这么闹的话,你就不怕她带着孩子跑了啊!”

    白愿一听,瞳孔立刻就微微的收缩了起来,厉盛道,“她敢?肚子里的是我的种,她能带着跑去哪里。”

    只是现在顾挽澜根本就没有要跟他和好的意思,无论自己再怎么的示好,她都是无动于衷甚至厉害的只要是他吩咐送过去顾家的东西,她都一律不会接触碰到,这一次,她是真的生气了。

    “你看看,一副凶巴巴的样子也怪不得人家一直不理你。”陈少华立刻的就指责了起来,“你好歹收敛一下啊,明明做错事情的就是你,牵扯无辜少女,你还不知道错,要是我是顾挽澜啊,我也不搭理你。”

    “你看热闹不嫌事大?”白愿微微的眯起了眼,立刻就一抹寒光迸射了过去。

    他耸拉着脑袋,“那当然也不是这么说了,毕竟你这么个大半辈子就对这么一个女人动了情,我就是担心要是真的跑了,我以后去哪里给你再找一个顾挽澜过来啊?所以啊你还是好好的努力一下,再加上她现在怀孕脾气肯定是大一些,还有心灵也会比以往的都还要来的脆弱,你要多担待一下。”

    “……”白愿没有说话了,试问这三个月以来,他什么没做过,可是顾挽澜不想理会他就是不想理会他。

    “今天检查什么事情都没有,就是这后面三个月一定要小心谨慎一些,她身子骨弱,然后……你也该知道的。”他挑了挑眉,也没有说透。

    “哦。”他漫不经心的回答了一句,就离开了办公室。

    顾挽澜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客厅传来了一阵欢笑,心里似乎已经是明白了什么,到了客厅一看,果然是白愿来了。

    顾永华还不知道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所以一直都是对白愿很和气的,但是顾挽澜就是觉得不想看见他,他总能够抓住自己的痛脚,在顾永成的面前佯装着跟自己和睦,为了不想他们都担心,她也只好将就,但是这一点都不是她所希望的那样。

    已经是配合了陈少华做了好几个月的针灸,顾母也早就可以下地自己行走了,就是身体确实是有些大不如前,也庆幸着恢复的挺快的。

    “阿愿,你难道过来一趟就多吃点,一个人在公司也没什么人做饭肯定是不好的。”顾母热情的招待着。

    看着远远在那不动的顾挽澜,顾母立刻过去将她给推了过来,“澜澜,今天阿愿又过来了,多半啊是想你了。”

    “没有的事,妈你别乱说。”顾挽澜拧了拧眉,似乎是有些不高兴。

    顾母也没有当回事,只是认为她是刚刚睡醒,起床气还没过,“那就去洗把脸,清醒清醒一下。”

    白愿紧紧的盯着顾挽澜看着,说不出的认真回复着顾母刚刚所说的话,“妈说的没错,我是想她了,最近吃饭睡觉都在想,真想把她带回家。”

    被他猝不及防的坦白,顾挽澜咬了咬唇,“我在妈这挺好的,你忙你的工作吧,不用担心我。”

    顾永成只当顾挽澜是害羞了,连忙的扯开了话题,“再聊下去饭都要凉了,都先吃完饭再说吧。”

    “阿愿,你在公司有没有正常的时间吃饭啊?可不要因为工作的事情弄出什么胃病就不好了,不管是什么也都应该吃一些。”顾母一边给他不断的夹着菜,一边嘱咐着。

    “我知道,谢谢妈的关心。”白愿觉得心中一暖,唇边露出了一抹浅浅的笑意。

    顾永成看着顾母这么担心的模样,突然道,“既然这样的话,阿愿你为什么不也一起搬过来这住,反正挽澜房间大的很,也省的你老说想她,在这还能吃几顿像样的饭菜,你说是吗?”

    “哐当!”顾挽澜的手微微一颤,勺子掉落在地上发出一阵清脆的声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