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六十一章:她的投怀送抱

    “怎么了?”听见声响顾母紧张的看了过去,顾挽澜尴尬的直摇头,“没事。”

    正要弯下腰的时候发现肚子是一个很大的障碍物,没有办法弯下,反而白愿却像是顺其自然的一样弯了下去就把掉落在地上的勺子给捡了起来,随后去厨房给她重新拿来了一个干净的勺子,“给。”

    “谢谢。”顾挽澜有些客气的接过勺子回道。

    “看来还是阿愿细心啊,怎么样,我说的提议如何?”顾父又是回到了刚刚的问题。

    顾挽澜突然的就紧张了起来,朝着他看了过去,似乎是生怕他的下一句话就是答应了。

    但是庆幸的是白愿噙了一抹简单的笑意直摇头,“不了,既然挽澜在你们这照顾的好的话,我也就不用担心了,公司最近挺忙的我也并不是能够抽得出来很多时间,吃完饭我就走了。”

    “呼……”听见他的否决了,顾挽澜才是真正的松了一口气下来。

    看着她长吁一口气的模样,白愿眼底闪过了一抹黯淡之色,但是也就是很快的就消失了。

    “我吃饱了,先回公司了,爸妈你们慢慢吃吧。”说完,便已经起身的准备离开了顾家。

    顾母有些埋怨了起来,“澜澜你也不过去送送阿愿。”

    “不用了,你们吃饭吧。”白愿叫住了她,最后什么都没有说已经是走到了门外了。

    “我也已经吃饱了。”顾挽澜把碗筷给放下,“爸妈,你们慢慢吃吧。”

    “怎么今天才吃这么一点啊。”顾父看着她碗里那几乎是没有动过的饭菜,不禁好奇的问道。

    “没事,我已经吃饱了。”于是也跟着离开了餐桌,顾母这个时候才意识到了什么不对劲,凑近的跟顾永成道,“老公,你说这俩孩子是不是闹别扭了啊?”

    “不会吧,没看出来有什么不对的啊。”顾永成努了努嘴,“不过澜澜今天确实是吃的有点少。”

    “一看就是不对劲啊,你看我们都留阿愿下来了,他就是不肯,还急急忙忙的说要回公司了,就连想要跟澜澜这个孩子说几句话的意思都没有,你说会不会阿愿因为澜澜怀孕了所以在外面……”顾母也忍不住的猜测了起来。

    顾永成下意识的就打断了她的想法,“别瞎想,怎么可能呢,阿愿不像是那种人。”

    “这个说不定,毕竟澜澜怀孕了那么长时间,他又是一个男人,身边的女人那么多,出去应酬一下什么的难免会犯错误啊。”顾母越说就越是觉得不对劲了,突然的就下定了语气道,“一定是这样,这么算下来澜澜都回来住了三个月了,一直都没有回去你说会不会就是这个原因,但是又不想要我们担心所以一直都是假装没事发生?”

    顾永成的心里一下子也是提高了警惕来,“不会吧,难道真是这样?”

    顾母的话倒是一下子的点醒了顾永成,“不行,我得去找阿愿谈谈这件事情了,不管怎么样都不可以让澜澜受了委屈。”

    “嗯,那我也去试探试探澜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管怎么说她现在怀着孕,也不能够像之前那样说……”后面的那两个字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是顾永成却是能够体会得了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便点了点头,“那你悠着点问,别问的太直白了。”

    “我知道的。”顾母说完,便到了顾挽澜的房间门口轻轻的敲了一下门,“澜澜,你休息了吗?”

    过了好一会儿才传出顾挽澜的声音,“没有,妈,你有什么事情吗?”

    “那我先进来了。”说完顾母便轻轻的推了一下门,看着顾挽澜在那坐着发呆的模样,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一声,坐在她的身旁,试探的问着,“怎么,阿愿最近太忙没陪你,难过了?”

    “不是,妈你想什么呢,他要是忙工作的话,我怎么可能会难过呢,我不是那种胡搅蛮缠的女人。”主要是白愿现在是欺骗了她,她怎么也过不了心里的那道坎。

    “那就是阿愿做了什么事情了?”顾母犀利的追问着,被戳中了痛点的顾挽澜这个时候不说话了,顾母下意识的真的以为是白愿在外面有了外遇,“澜澜,男人可能偶尔会有那么一个时候是容易犯错的,但是如果他是有心想要改过的话,你可以尝试着重新接纳他的,毕竟你们的孩子都还没出生,你难道舍得让孩子以后出生就没有爸爸吗?”

    顾挽澜又是陷入了一片寂静当中,“妈,这件事情你不要插手了,我知道怎么解决的。”

    “但如果你要是觉得我在家会影响到你们的话,我就搬回去吧。”她还以为顾母是因为他们的事情而烦恼所以才会过来劝她。

    但是为什么她会知道他们之间不和的事情,还以为他们都相互隐藏的很好,没有想到还是被发现了。

    “说什么呢,我只是不希望你们两个会发生吵闹而已,如果真的是阿愿有什么不对的话,我定然会叫你爸爸教训教训他,不能够让你受了委屈。”

    顾挽澜怎么听着听着越来越觉得顾母所说的事情跟自己所想的是截然不同的呢,“妈,你觉得阿愿是做了什么惹我生气了?”

    顾母一脸的难为情,“这种事情没必要说的这么明白,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也不好说出来了。”

    她听的一脸茫然,“什么事情?”

    “就是你怀孕了那么久,我知道男人难免会有些憋不住冲动做错事情,但是你有时候也是要考虑考虑到孩子这方面的。”

    顾挽澜这下总算是听明白了,解释着,“妈,我跟阿愿不是你想的那样,他没有去找女人,是你们想多了。”

    顾母这次倒是尴尬了起来,“啊?不是吗?”

    “不是,行了,你别问了,我们没什么事情的,你别乱瞎想,没有的事情。”说完就推了推顾母,“好了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安静安静静。”

    “那好吧,你也别乱想了,不管阿愿做了什么,但是我觉得他的初衷肯定也是为了你好的。”顾母临走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的多说了一句。

    只留下顾挽澜脸上蔓延起了一抹苦涩的笑意,自嘲的道了一句,“呵,为我好?”

    为她好会处心积虑的设计她,利用她吗?

    从一开始他们发生关系的那个晚上开始,一切都是他所精心安排好的,那也根本就不是意外,为了报仇,他竟然也可以连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老婆都可以接受,还有这么可笑的事情吗?

    对她的好,都不过是一步一步所朝她设下甜蜜的陷阱罢了。

    孩子?她的双手轻轻的抚着腹部,突然联想到如果没有这个孩子的话,或许白愿会不会在报完仇的时候就将她给抛弃?

    各种各样的想法都开始在脑子里面接踵而来,她不禁的晃了晃脑袋,“不行,不可以再想了。”

    越是这么想,她就是越觉得没有办法重新接受白愿,要是真的这样的话,他们以后到底该要怎么办?

    离婚?这样的字眼她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顾母出去了之后总算是松了一口气,顾父早早的就在门口候着了,一看见她出来就紧张的问着,“怎么样?澜澜是怎么说的?是不是很难过?”

    顾母都还没有开口说话,他倒是一股脑的说了一堆,顾母赶紧做了一个打住的手势,“停,你一下子问那么多,我怎么回答的过来啊?”

    “那你就一样一样的慢慢说。”

    “先回房间吧,别在澜澜房间门口说,等会她听见了不好。”

    房间内,顾母从头的叙述了一遍刚刚跟顾挽澜所说的话,“虽然不知道澜澜跟阿愿在闹什么别扭,但是很肯定的就是阿愿也没有背着澜澜去偷腥,这一点还是很好的。”

    “那你就没有问出来是为什么吗?他们这么一直闹着也不是个办法啊。”

    “没有,澜澜说什么也不肯说。”她有些可惜的摇着头。

    “唉,就先这样吧,只要澜澜在我们身边的话,也不会受委屈的,至于他们之间的事情看样子也估计是可以很好的解决的。”

    “也就只能够这样了。”顾母耸了耸肩道。

    然而不知道被岳父岳母刚刚把他当作了一个负心汉的白愿此时此刻正连同着厉盛正在盛宠里会着刚刚要会面的客户。

    刘晴在角落里打探着白愿,似乎很久没有在这样的地方见过他了,谁不知道他老婆现在是怀着孕的,他既然今天来了这种地方也有可能是怀着别的心思的,这块大肥肉谁都想要吞入腹中,当然她也是不会例外的,一直在盯着伺机而行。

    “白总,我已经好久没在盛宠见过你了呢。”刘晴不慌不乱的给他倒了一杯酒。

    白愿没有说话,一直都是在听着会面的客户在讲述着,目不转睛,丝毫没有要将视线落在她身上的感觉。

    “白总,那么漂亮的女人在问你,难道不搭理人家一下?”尹轩不禁的打趣开了一句玩笑话。

    霎那间刘晴就像是害羞了一样,脸色微微涨红的低下了头,打探着白愿脸上的神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