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六十二章:薄凉,最不过是你

    看着她满脸的期待,白愿确是佯装着什么也没看见一样,淡淡的掠过了一眼,“如果每个人都要我理会的话,那我岂不是很忙?”

    说的平淡无奇的一句话,但是对于刘晴来说却是说不出的尴尬,明明在这个房间里面如果说样貌姿色的话,她肯定是这里最出众的一个,所以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示好,其余的人才不会跟她争夺猎物。

    但是白愿几乎是想都没有想的就明了的拒绝了她的示好,让她别说有多么的不好意思了。

    厉盛解释这,“尹总你别为难我们白总了,他可是个妻管严,怎么可能会出来寻花问柳呢,今天还不是为了你才请了几个陪酒的,但是别的吧,你就别为难他了啊。”

    “哦?我早就说安城里面有一个情种,要说对老婆好的人就莫过于白总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今天见了,好像真的是这么一回事啊。”尹轩其实也就是开个玩笑,没想到白愿还当真了,也不继续说了。

    看见刘晴都被拒绝了,其余的几个人更加是心生怯意,不敢继续讨好了,还不如讨好眼前的这个金主来的要好。

    “厉盛,你好好陪陪尹总,我今天还有些事情,改天再请你们喝酒。”白愿说完已经是站了起来,随后离开了盛宠。

    站在门口,似乎都感觉吹过来的风那么的舒服,起码比里面那些浓重的香水味酒精味要来的好闻多了几百倍。

    回到家里,又是空荡荡的一个屋子,如果不是为了顾挽澜哪一天回来的时候是干干净净的,他只怕是打扫都懒得请人过来打扫了。

    尹轩有些不解的看着厉盛,“你们家白总不会是因为我说错了话,生气了吧?”

    “没有,他不是那么小气的人,要是尹总想喝酒的话,我可以慢慢陪你喝,反正关于合作的事情也明白的差不多了,要是没什么问题的话,改天你来公司跟我们把合同给签了。”

    “爽快,我就是喜欢你这种人。”尹轩也是豪迈,夸赞了一声跟着一杯酒吞入了腹中。

    天气明朗的安城,让人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顾挽澜起床正要到附近散散步,却是在门口遇见了一个不速之客。

    “陈子华,你有完没完,到底要纠缠我多久才行啊?”她一看见人脸上就闪现出了无数的不耐烦。

    “早啊。”他似乎是没听见那些所谓的话语一样,冲着顾挽澜扯处了一抹爽朗的笑意。

    “……”顾挽澜有些不知道要怎么面对着他的厚脸皮,也不说话。

    陈子华若无其事的模样下了车,“要散步?走吧,我陪你。”

    “不需要,谢谢。”顾挽澜说完自己就越过了他的身子,但是大清早就在门口候着的陈子华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放过她,直接的就抓住了她的轮椅,朝着自己想要去的方向走去。

    “陈子华!你到底要干什么!”顾挽澜忍不住的严厉的呵斥了一声,怒不可遏的盯着他看。

    陈子华一边走着一边缓缓的道,“不想怎么样啊,一个人散步有点孤单,我这是舍身取义的陪你。”

    “我真的是不明白你这个人,你说喜欢我,却要放火烧死我,现在呢又像个没事人一样的厚着脸皮跑过来纠缠,你是有好几个人格吗?”

    “如果这么认为你觉得合理的话,那你就这么认为吧。”他敷衍着说道。

    顾挽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吐了出去,“所以你现在到底是想要干什么,现在为什么又要平白无故的对我好?”

    “因为我喜欢啊,没有别的理由。”

    “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是别人老婆,如果你真的觉得无聊的话,世界上那么多的女人,你去找她们啊,你缠着我干嘛啊!”

    “因为世界上只有一个顾挽澜啊。”他眯笑着眼,天真的说道。

    因为在他放弃了一切的时候,甚至连生命都快要放弃的时候,也只有一个顾挽澜出现在他的身边。

    顾挽澜一脸的无奈,突然的想到了什么,“对了,你要是再这么缠着我的话,我立刻打电话告诉陈少华,说你在我这,我也会告诉他当初绑架了我跟景玉的人就是你!”

    她可是记得之前陈子华是很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在安城出没的事情,之前还是因为他是陈少华的哥哥,所以才没有如实的告诉了白愿是他绑架了的自己,至今或许白愿都还不知道吧。

    但是她也没有想到的是陈子华一脸的坦然,似乎是一点都不在意一样,一脸的自信满满,“好啊,怕是现在想躲的人不是我,而是他了。”

    顾挽澜不解的问着,“什么意思?”

    “他陈少华敢见我吗?可笑!”陈子华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不由的让顾挽澜觉得有些不对劲,心生好奇,“话说你们不是兄弟吗?为什么我觉得你们似乎……”

    跟平常的兄弟根本就不一样,他们都是不想见对方的人,很好奇他们身上到底是发生过什么事情才会导致成了这个模样。

    “想知道?”陈子华立刻就卸下了一脸的戾气,变回了一副痞子模样凑到了她的眼前问着,“要是你跟我走的话,我立刻告诉你。”

    “那你做梦吧!”顾挽澜愤愤的瞪了他一眼,似乎是在说着他的天真。

    “我就那么随便一说啊,你别紧张。”但是吧,说巧还真是巧,这个时候的陈少华还偏偏的就正朝着顾挽澜这赶来,昨天在医院里面给她开的安胎药她压根就忘了拿回来,所以只能够大早上的给她送过来了。

    对于这件是情感全然不知的陈子华正死皮赖脸的陪着顾挽澜散步,这个时候饶是顾挽澜想回去他都不给回去了,“早上的空气那么好,多出来呼吸一下对胎儿好,那么着急回去干什么。”

    “但是有你在的空气并不好。”顾挽澜说的话也是直白。

    但他没有受伤之色,“那我明天换个沐浴露,跟洗发水,你喜欢什么味道的?”

    “……”顾挽澜真的是觉得陈子华这个人说话一点都不灵光,明明自己都把话给说的那么明白了,可是他倒好,就像是个没事人一样的在这跟着他继续胡扯。

    “吱!”一辆明黄色的兰博基尼就停在了他们的不远处,远远的,陈少华就看见了顾挽澜的身影,但是却发现了她的身边却是跟了一个男人,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觉得有些眼熟,看衣着都是挺高档的,也不可能是家里请来的佣人之类的。

    突然的心里直叫,坏了,不会吧,难道顾挽澜背着白愿……

    一想到这里,他急急忙忙的就解开了安全带急匆匆的下了车,格外甜的嗓音叫了一声,“嫂子!”

    听到声音,顾挽澜不禁的回过头一看,正是陈少华。

    这个熟悉的化成灰都可以人的出来的声音,陈子华不是听不出来这就是陈少华的声音,身形一僵,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顾挽澜看见了陈少华,下意识的一双眼睛就看向了陈子华,最后只是尴尬的看着陈少华笑了笑,“少华,那个……你怎么会在这?”

    看着她脸上闪过的慌乱之色,陈少华似乎是更加的坚定了心里的所想,立刻疾步走了过去,查探着到底是谁。

    但是等刚好走到了陈子华的背后的时候,陈少华的手都还没来得及搭在他的肩膀上,陈子华已经是转过了身来。

    他的手僵硬在半空中,眼底带着不敢置信的神色,嘴唇微微的颤抖了一下,许久的才在喉腔里面念了出来那一个字,“哥?”

    “真是好久不见了啊,陈少华!”陈子华半眯着双眼,让人看不透他眼底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神情。

    陈少华又是看了看顾挽澜,“你……你怎么会在这?”

    “我为什么不可以在这?”他轻轻的耸了一下肩膀,从容的道,面对着陈少华,两个人的态度相比,陈子华无疑是最冷静的那一个了,见他没有回话,陈子华又是追问着,“还是说,你不想看到我在这?”

    陈少华迅速的就将顾挽澜给拉扯到了自己的身后,一脸的警惕盯着他质问着,“你到底想干什么?”

    他可是知道上一次绑架的事情都是陈子华一手策划的,这个时候他会突然在顾挽澜的身边出现,绝对不会是有什么好事。

    “刚见面就对我这种态度,还真是薄凉,跟你那爸妈是一模一样,还真不愧是他们生出来的种。”陈子华说的话带着浓重的嘲讽意味,只有置身事外的顾挽澜全然挺不明白他们之间的交流。

    顾挽澜只是轻轻的拉扯了一下陈少华,“少华,他应该是没有恶意的。”

    虽然确实是有些烦,但是如果他真的是想要做点什么,昨天就可以做了,何必今天还这么大费周章的过来说陪她散步呢?

    但是明白着所有事情的陈少华立刻就被陈子华的那一句话给堵得哑口无言,似乎是想要解释什么,“哥,我不是那个意思。”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