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六十三章:闹了那么久,够了。

    “这也没什么好解释的,我跟你之间本来就是该这样的。”陈子华对于他的挽回根本就没有想要听进去的意思。

    顾挽澜默不作声的就在一旁看着,生怕说错了什么似的。

    “哥,你换手机了吗?”陈少华试探性的问了一下。

    “换不换这跟你没关系吧。”说着他的唇边还泛起了一抹冷笑,“我没有闲心思在这跟你费口舌。”

    说完就冲着顾挽澜道了一声,“我先走了,改天要是有空的话,再过来。”

    顾挽澜嘴唇微微的抽了抽,婉拒着,“不用了,谢谢。”

    “嫂子,这个药你昨天忘记拿了,你先进去。”陈少华说完就是一股脑的将药给塞进了她的怀中。

    顾挽澜看了看,也很分得清形式,拿着药就回了顾家,然而陈子华看到了顾挽澜走的时候,也正要转身离去,却被陈少华给一把的拦在了前面,“哥,有些事情我觉得我们都应该谈谈。”

    陈子华站住了脚,没有回过头,只是冷冷的说了一声,“我们之间能有什么好谈的,还是说你要去告诉白愿所有事情都是我做的?然后你们要准备再杀死我一次?”

    陈少华不由的紧蹙着眉头,“我没有那个意思,只是爸妈一直都很想你,要是他们都知道你现在还活着的话,那就一定会很开……”

    最后面的那个字都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陈子华却是毫不留情的打断了他的话,“你想说开心是吗?”

    陈少华抿了抿唇,有些犹豫的点了点头,底气不足的应了一声,“嗯。”

    “我早当他们都是死的!陈少华,不要再这么假惺惺的了,当年你不是跟他们都一样吗?为了保全自己,牺牲了我,既然选择了牺牲,就该一辈子都当我是死的!哪怕我是死是活,都再也跟陈家没有一丁点的瓜葛!”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拳头攥紧,手背上的青筋尽显,足以看的出来他是有多么的愤怒了。

    “你明知道那是无可奈何的结果,如果不是那些绑匪咄咄逼人的话,爸妈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来。”

    “你是被救的那一个,你当然可以说的那么轻松了,但是我是被抛弃的那个,所以如果是两难的抉择就罢了,但是那为什么明明有啷个选择,他们偏偏选了白愿也不选自己的亲生儿子!”这才是他真正愤怒的一点,真正绝望心扉的一点。

    陈少华霎那间一句话都对不上去,“如果你是因为这一次才会这么恨,才会回来想要报仇的话,那么你就冲着我来吧,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你太天真了,你一个人哪怕是死了,都没有办法偿还我这么多年的痛,既然你也知道了,我也不怕告诉你,我就是要弄死白愿,我就是要他这辈子都活在痛苦之中!相信我,我可以办得到的!”他的眼底带着一抹不可磨灭的坚定,有那么一瞬间,陈少华有些害怕,油然而生的害怕。

    就连是陈子华什么时候离开了,他都浑然不觉的愣在原地的地方,久久的才回过了神来,发现宽阔的路上冷清的只剩下他一个人,陈子华已经不知道去处。

    他也顾及不了那么多了,立刻就驱车赶往白愿的公司而去。

    公司的人都是认识陈少华的,看着他如此一脸慌张的模样赶往着他的办公室而去,愣是没人上前去阻拦他一下,他一路顺畅的到了办公室门口,直接的推开了门,正好白愿跟厉盛都在,他神情凝重的走了过去。

    鲜少可以看得见陈少华是这副模样,白愿不禁的问着,“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脸色这么的严肃?”

    “厉盛,哪怕你之前不想让我说,我也要告诉他了。”他没有回答,而是直接的看了一眼厉盛说道。

    厉盛起初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的,但是没等脑子转悠过来,陈少华已经是开门见山的说了出来,“白愿,我要说的这件事情很严肃,我哥回来了,要为那件事情回来报仇了,不管是上一次绑架景玉跟顾挽澜一起的事情,还是这一次在李思迁背后帮了一把的人,都是他!他是冲着你来的!”

    白愿的眉头瞬间就拧成了一团,“你为什么会知道?”

    厉盛努了努嘴,也承认了,“其实景玉早就在那一次绑架的时候见过了陈子华,只是我不让她告诉你而已,没想到还是被你知道了。”

    “厉盛!”白愿怒吼了一声他的名字,瞬间就是擒住了他的衣领,满脸的戾气,“这种事情你就应该早点告诉我,为什么要瞒着!”

    “我就是知道陈子华是冲着你来的,所以才不想告诉你。”他抿着唇,仍然没觉得自己是哪里做错了。

    “所以你们所有人都知道,就我不知道?”他说完甩开了对厉盛的束缚,“这么大的事情,你们都是傻子吗?”

    “挽澜呢?她那边怎么样!”白愿突然的脑子第一念头就是浮现了顾挽澜的身影,“她那有没有人过去打主意?”

    陈少华解释这,“我刚刚就是从顾家过来的,看见他们了,看样子我哥是盯上了嫂子了。”

    “派人去把她给接回来,不能够再让她在顾家待下去了。”现如今他也不知道陈子华到底是要盘算什么,如果再这么疏忽下去的话,说不定顾挽澜也会有危险,他绝对不可以允许任何人把她从自己的身边夺走。

    “但是,嫂子会答应吗?”陈少华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他拧了拧眉,“如果不答应,哪怕是绑也要给绑回来!”

    只有在他可以看得见的范围之内,他才是最安心的,除了这个,他哪里都相信不过。

    该来的,迟早是要来的,对于陈子华,或许他更多的也都是愧疚,当年的事情他根本全然不知,只知道一觉醒过来已经是回到了自家里了,但是传来的却就是陈子华已经失踪的消息了,这几年他也不是没有派人出去找过,却是偏偏一无所获,没想到他还真的回来了,回来报仇来了。

    “白愿,那不怪你,虽然我不希望你们之间发生任何的争斗,但是我也不想看着你出事。”陈少华的语气,从未有过的认真,似乎以往的那些痞都是伪装一样,这个时候全然感受不到他平日里的那些嬉皮笑脸。

    “该来的,总是回来的。”他念念有词的道了一声,“只要他不牵扯到挽澜,我什么都可以听他的。”

    当天晚上,白愿就去了顾家,正巧的碰上了他们都在吃饭,白愿很有礼貌的道着,“爸妈,我突然过来没打扰到你们吧?”

    “没有没有,阿梅,去添一副碗筷过来。”顾母倒是很客气的叫他坐了下来,“你不是说今天公司很忙的吗?”

    “客户临时有事,就没事了,晚饭也就泡汤,这不就过来你这吃一顿。”他开着玩笑的道。

    顾母也是听的开心,眯笑着眼睛的让顾父也一块热情的很,许是因为之前的误会,对他有些不好意思,两个人不断的给他夹着菜,几乎都快要堆成一座小山了。

    顾挽澜用余光的撇了白愿一眼,也不知道他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晚饭过后,白愿放下着碗筷,一脸的慎重,“爸妈,今天我过来呢,其实还有一件事情。”

    “什么事,你说?”顾母叫阿梅过来把碗筷给收拾了下去,聆听着。

    白愿将顾挽澜的手给执了起来,“最近挽澜回家也够就的了,我想着也不好继续在这里打扰你们,所以今天想把她给接回去。”

    “什么?”反应最大的莫过于顾挽澜,只听见她的语调极为震惊的惊呼出声,似乎对于这件事情一点防备都没有一样。

    顾母看着顾挽澜的脸色,突然地就笑了笑,“我还当是什么事情呢,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你想带她回去就回去吧。”

    “妈,我不想走,我想留在家跟你一块。”顾挽澜冲着她使了一个求助的眼神,但是很快的就被顾永成给打断了,“也是,总是在娘家住下也不好,澜澜这也快分娩了,有你陪着的话,我们也比较放心,要不然到时候有点什么事情我们两个老人家手忙脚落的就不好了。”

    “爸,怎么连你也……”顾挽澜脸上明显的闪过了一抹不快。

    “好了,既然阿愿都亲自过来了,你就回去吧,妈抽空就过去看看你。”顾母轻轻的拍了一下她的手背,安抚着。

    看着他们两个人脸上的担忧,顾挽澜也耐不过他们的厮磨,只好答应了下来,回去的一路上白愿都尽可能的将车子行驶到最平稳的状态,一路上都寂静的很。

    最后还是顾挽澜隐忍不住的打破了这个死寂的氛围,她满眼不满的盯着白愿质问着,“为什么要这么做?”

    白愿没有说话,难不成他要告诉顾挽澜说他很有可能会被当年一件错误的事情而被陈子华处心积虑的想要报复,所以要将她给放置到身边才是最安全的吗?

    到时候只不过是让她徒增更加多的不满罢了,千言万语,最后也只是说了一句,“闹了这么久,也该够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