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六十三章:产前抑郁症

    “你觉得我一直都是在闹吗?”顾挽澜紧了紧拳头,心里泛起一丝寒意。

    白愿握了一下方向盘,最后平稳着语气的道,“难道不是吗?都已经三个月了,再怎么样也应该够了吧。”

    “白愿,你怕是疯了吧!我闹?”她突然觉得有点不可理喻,他凭什么说自己是在闹,明明做错事情的是她,现在反而被指责的却是自己。

    “为了你的安全,你去哪里我都不放心,只有在老宅有人看着,我才安心。”他不想解释的太多,顾挽澜不会明白到他的苦衷的。

    “你是要监视我,还是要囚禁我?我在家怎么了,我一点都不想回老宅!”白愿说话的语气着实的让她有些生气,这个时候他一句好话都没有说,也不管她的意愿直接的就把她给带了回来,他难道就不为利用她的事情认认真真的道个歉吗?直接就这样忽略而过算什么?

    “不想回你也要回,挺个那么大的肚子就应该安分一点,别让我那么操心。”

    他不知道陈子华到底想要怎么样,到底什么时候会下手,所有的事情都是一个未知数,他怎么可能还让她置身在毫无保障的处境呢?

    “那你难道忘了,我当初也就是在老宅里让李思迁派人给带走的,那个时候你有好好的保护了我吗?”她想起来都觉得有些可笑,突然的就好像跟白愿给犟上了一样,就非要故意气他,“所以我又凭什么相信你可以保护得了我。”

    “上一次确实是我的疏忽,我大意了,我保证不会了。”

    “白愿,你倒不如就干脆不要再管我了,我真的不想看见你。”她总觉得一口气在胸腔里边堵着,咽不下去,吐不出来,难受得紧。

    白愿就像是没有听见一样,“可以先眯会儿,等下就到了。”

    平日里只需要半个小时不到的路程他愣是给生生的开了一个多钟才回到的老宅,看着熟悉的宅子,顾挽澜心底还是有一些的感慨万千,顾挽澜把她那边的车门给打开,正要将她给抱下来的时候,她下意识的抵抗了起来,“不用了,我自己可以下去。”

    白愿二话不说的拦腰将她给抱了起来,突然的嘟囔了一声,“几个月没抱过你了,似乎有些重了。”

    “要你管啊,抱不动就放我下来。”说完她还在白愿的怀里挣扎了一下,但是哪里有他那么大的力气,白愿嘴上说着,但还是格外轻松的将她给抱了进去。

    将顾挽澜轻轻的放置在沙发上,还顶着她那幽怨无比的眼神,“你要是还想继续看下去的话,我也不会介意的。”

    “谁看你啊。”顾挽澜把脸给别开,还顺势的白了他一眼。

    “死鸭子嘴硬。”白愿撇了她一眼,丢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不管怎么说,被他给带了回来,顾挽澜就不可能有自己随意出入的自由了,不管是散个步,还是做点什么,她的身边都总是有着无数的人在跟着,似乎是真的怕她给丢了一样。

    忍了两天终于是忍不了了,她立刻找白愿申诉着,“白愿,我又不是人犯,你干嘛非要这么叫人盯着我!”

    白愿在书房里,埋头扎进一堆的文件里头,一边处理一边回着,“都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

    “你能不能不要找借口了,我能有什么危险,你不过就是找这个借口把我禁锢在你身边罢了,但是你越是这样我就越是烦躁,你到底明不明白啊!”说完,她觉得心里又是添了几分的堵,就好像是快要喘不过气来了一样。

    “我需要保证你平安无事。”白愿把笔给放置在桌面上,抬起头眼底说不出的认真倒映在眼眶中。

    “呵!我不需要,我不要像一个犯人一样被别人监管着!”对此她绝对是升起抵抗之心的。

    “除了这个不能答应你,别的我都答应。”白愿拧紧这么眉头看着她,“我是为了你好。”

    “我说了无数次了,我不要你这样的好,我很累,你再这样我会憋死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怀了孕的原因,她整个人的情绪波动比往常的还要大,动不动就可以暴跳如雷,但是白愿根本就都全然当作不理会,这让她是更加的生气了。

    这次轮到白愿没有说话了,他立刻的就陷入了沉默当中,顾挽澜在一旁看的很是焦急,“你到底答不答应!”

    “我考虑考虑。”他也不能够轻易的答应了,万一他一松懈下来的话,陈子华就叫了人动手,他不想到时候才来一个追悔莫及。

    “白愿,不要让我真的讨厌你!”顾挽澜愤愤然的就甩上了门,格外的用力,似乎是生怕白愿不知道她此时心中的不满一样。

    白愿突然的就揉起了额头来,只觉得太阳穴的地方正在一跳一跳的抽痛着。

    陈子华到顾家的时候,却早就不见了顾挽澜的踪影,调查了过后才知道原来是被白愿给带回了沈家老宅。

    还想着这几天可以跟顾挽澜提升一下感情呢,没想到就被他这么快的就带了回去,真是后悔没有早点出来。

    他唇边泛起了一抹冷笑,低语了一声,“白愿,还真当你可以躲得了一时,躲得了一世吗?”

    仇,他要报,顾挽澜他也要!

    这几天白愿都没有踏进房间一步,就怕顾挽澜会闹的更加的厉害,还有就是追问着他什么时候会撤退跟着她的人的事情,只觉得一个脑袋都两个大了。

    但是他也发现到了,这几天的顾挽澜都是有种抑郁寡欢的感觉,似乎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一样,让他有些着急。

    “挽澜,你没事吧?”白愿细心的握着她的手询问道。

    然而她就像是失了魂一样,根本就听不进去白愿所说的话,整个人一点反应都没有。

    一直等说了好几趟,她才不紧不慢的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是有事还是没事。

    “唔!”突然就看见她一脸痛苦的捂起了胸口的地方,似乎很难受一样。

    这可把白愿给吓坏了,“挽澜,你怎么了?”

    “疼……”她下意识的回答着,但是由于太过于难受了,她的声音就如同是一只蚂蚁一样轻微的让人差点听不见。

    “哪里疼。”白愿顺着顾挽澜的手给探测到了她的胸前,按了按,“这疼?”

    “喘不上气来了,呼呼呼……”她用力的张大着嘴巴,却感觉胸腔里面一丁点的氧气都没有了一样,难受的紧。

    白愿这个时候也不敢耽误了,直接带着人就直接的赶往了医院过去,陈少华看着他急匆匆的模样,便询问着,“嫂子怎么了?”

    “大概是胸口痛,还喘不过气来。”白愿也没时间详细的诉说太多,只是简单的将目前所知道的两个状况向他报备了。

    “好,你先在外面等等吧。”陈少华点了一下头,就算是知道了。

    这个时候正是顾挽澜怀孕的后面三个月的危险期,白愿当然是着急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顾挽澜才躺在手术车上面被推了出来,一直进了病房以后,陈少华才长叹了一声,明显的听到了他的叹息,白愿不禁的好奇问道,“怎么回事?很严重?”

    “都跟你提醒过了,不要让她长期处于一个焦虑或者心情不好的氛围当中,要不然很容易得产前抑郁症的,她现在就是这样,心里觉得委屈,但是这个委屈又撒不出去,渐渐的日积月累了,我看你啊,一定是又做了什么让她不舒服的事情了。”

    这点白愿没有否认,“她最近很反感我派人在她的身边跟着,可是我害怕陈子华会突然出现我会应接不暇,所以才叫人在她的一旁无时无刻的盯着。”

    “所以她有叫你撤退那些人你没叫?”陈少华一脸狐疑的问着。

    白愿只好默默的点了一下头,陈少华不禁又是唉声叹气的,“也难怪她会这么不舒服,都是你给添堵的,本来你之前利用人家的事情你就没有好好的道歉解决事情,现在又不顺着她的意思,她当然难受了,一股气憋在你心里那么久,你不难受啊。”

    他抿了抿唇,没有继续说话了,只是眼底带着一些疼惜的看了看床上的顾挽澜,心中闪过了一抹心疼。

    “总而言之,要是她还这么要求你,你就暗地里偷偷的叫人保护就好了,千万不能够再让她觉得不舒服了,这个问题说严重不严重,但是也并没有那么的好根治,都是心病,还需心药医啊。”说完陈少华的眼神还有意无意的落在了他的身上说道,就有种像是在故意的说个她听的一样,话里有话的感觉。

    “那现在是没事了吗?”问完了自己想要知道的所有事情,白愿现在就是一脑门的担心顾挽澜起来了。

    陈少华努了努嘴,“没什么事情了,尽量让她心情保持愉悦的状态就好,其他的以后再做考虑。”

    顾挽澜脑子清醒的时候,眼前是白花花的一片天花板,突然的双手下意识的捂住先前疼的几乎不能够呼吸的胸前。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