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六十五章:对不起,我累了

    “醒了?”见她条件性的捂住了胸口,白愿就知道她大概是已经醒了。

    顾挽澜不说话,没有直接的回应着他的问题,而是又紧接着打探了一下肚子,发现肚子也是平安无事这才是完全的松了一口气。

    没有被搭理到的白愿有些无奈,但还是提醒了起来,告诉了她突然发作的事情,“少华说,你是因为长时间的压抑,才会突然心绞痛的,主要是因为我所做的一些事情可能你一直都不满意,对不起,我以后会注意的。”

    “哦。”听着他坦诚的道歉,顾挽澜的脸上起伏似乎没有任何的波动一样,“我有点累了,要睡了。”

    “那你休息一下吧。”虽然她的嘴上没有说什么,但是白愿可以明切的感受到了,她说话里面不由自主而透露出来的疏离感,越来越浓重了,不由得一双眉就紧皱到了一起,这一点都不是他想要的,他想要那个明媚的顾挽澜,而不是现在一片死气沉沉的模样,没有半点的灵气。

    只能够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不断的在她那手背上轻抚着,顾挽澜没有完全的睡着,对于他这样的动作只是身体陷入了无尽的紧张当中。

    渐渐的,顾挽澜感受到了他的松手,这才完全的跟着放松了下来,睡了过去。

    但是这一次的事情过后,顾挽澜的身边真的没有了上次的那些人跟着,这倒是让她有点满意,白愿正小心翼翼的喂着她吃东西,她摇了摇头,“我自己来吧。”

    白愿也没有强求她,把碗给小心翼翼的递了过去,突然白愿问道,“挽澜,我是不是让你压力太大了?”

    她拿着碗的手突然的轻颤了一下,庆幸的是粥并没有倒出来,只看见她若无其事的摇了摇头,“没有。”

    “少华说你这是产前抑郁症,如果不是因为压力太大的话,这些事情也不会发生,所以可以说都是我的不好,才会让你变成这样。”

    她轻轻的抿了一口粥,就这么听他说着,“如果你会这么想,那么就放过我,我真的累了。”

    “在我身边,真的有那么累吗?”他突然的抬起眼眸,盯着顾挽澜瞧,明显的闪过一抹受伤之色。

    “我越来越觉得你所给我的,都并不是我想要的,而我想要的,你却没有给我。”她把碗给放了下去,并不打算继续吃了。

    这三个月以来,她虽然一直在闹别扭,但是更多的是希望白愿可以真正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而妥协,但是他一直都是冷冰冰的模样,就算真的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也没有说出口,只是觉得她会理解他,只要时间久了,就一定会原谅他的。

    可是这样只会让她更加的不好受,然后回到了老宅,他还派了那么多的人无时无刻盯在她的身边,那才是她觉得噩梦的开始,哪怕是在做梦都会梦见无数双的眼睛在盯着她,内心有太多的惶恐不安了,可是他却一个劲的主张着那是为她好,但试问有没有想过,是不是她所想要的。

    她已经出现了惶恐的状态,却还要每天这样的面对下去,她是真的身心俱累,再也提不起一点的乐趣了。

    “不管你怎么想的,我就希望你可以放宽心情,不要让自己太多压抑了,嗯?”白愿不是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一直一来都是他按照着自己的医院给她安排,习惯了这样的做法,就没有在意过她是不是愿意自己这么做。

    安排好了陈少华在病房里照顾顾挽澜的时候,白愿一个人到天台掏出了一包烟来,点着,随后狠狠的吸了一口,在暗黑的夜空中吐出了一个好看的白色烟圈。

    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便把烟给掐灭了。

    听见门被推动了一下的声音,陈少华推开门走了进来,“果然,我就猜到了你在这里。”

    “你怎么上来了,挽澜那有人照顾吗?”白愿下意识的就担忧的问着。

    陈少华轻轻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还说回去了,你又怎么在这?”

    “我……”他一时语塞,解释着,“我只是上来看看星星再打算回去的。”

    陈少华一脸狐疑的模样,盯着一片漆黑的天空看了一下,“可是这哪里来的星星,说谎都不打一下草稿再说。”

    果然,看上去黑漆漆的一片,他脸上闪现出了一抹尴尬之色,“跟你有什么关系。”

    “行了,当了那么多年的兄弟,我还不了解你吗?放心吧,我看嫂子也不是个无理取闹的人,我之前就跟你说过了,你就该去多哄哄她,哪怕是死皮赖脸的也得去哄,做人呢虽然自信是好事,但是自信过头了,可就不是这么回事了,你说她不会跑,万一哪天她真的受不了你的那要死的关心,还真的挺着个大肚子跑了,就有你后悔的了。”

    “我当然知道。”要不然他也不会这么的惆怅了,明白了这件事情的重要性,白愿也是后悔了,但是也不知道要怎么弥补回来了。

    “我认识的白愿不是那么没办法的人啊,怎么遇上女人就这么没辙了呢?”陈少华突然的就叹了一声。

    “……”他抿着唇,没有反驳。

    “喝酒吗?”陈少华给他递了一瓶罐装的啤酒过去,白愿接过后一看,“在医院你竟然还带这种东西,你疯了?”

    “没事没事,我今天就当是为了陪你,就喝两口,不会有事的。”他一脸的放纵,丝毫不当作一回事。

    白愿把他快要递到了嘴边的啤酒给夺了过去,“你是个医生,不要在医院喝酒,等会要是有需要抢救的患者过来,你喝了酒会误事的。”

    陈少华重新的把酒给抢了回去,“干什么啊,就一点,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酒量,区区一瓶灌装啤酒我能有什么事情啊。”

    说完趁着白愿不留意的时候就是咕噜噜的喝了好几口入腹。

    白愿不由的拧起了眉来,一脸的担忧,至于他给过来的酒寻思了半天还是喝了下去,要不然还真怕等会陈少华会过来跟自己抢了这酒,他喝多了肯定会出事的。

    “爽吧!”陈少华咧了咧嘴角,勾到了白愿的肩膀上,“你说咱俩有多久没这样喝过酒了啊?”

    “很久了吧。”还记得上一次一起喝啤酒已经是有七八年的事情了,几个人直接就抱着几瓶冰啤酒在学校宿舍楼的天台里一起喝着,倒还真的是有几分难忘。

    “对啊,那个时候真好。”他感慨了一声,又是几口酒喝了下去,还打了个酒嗝。

    白愿说什么也不给他喝了,“行了,别喝了,你还要不要你的医院了。”

    “没事没事。”他呵呵的笑了好几声,“唉,那时候景玉还在,厉盛也没有跟她闹崩,想想都美好,现在景玉不在了,厉盛也变得难以了解了。”

    “喝两口啤酒你就发酒疯了,走开点,我要回去了。”说着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看了他一眼,还顺带的把他没喝完的酒给拿过去一饮而尽。

    弄的陈少华有些不开心,“哇,你这个人把我的酒都给喝完了。”

    白愿耸了耸肩,“这难道不是本来就给我准备的吗?你蹭了几口也该知足了吧,还真想喝多出事啊?你是个医生,记得吗?”

    他又是提醒了一下,生怕他忘记了自己的本分。

    “好了好了,要走了还那么多废话。”陈少华嘴上嘟囔了一下,“嫂子这我叫人晚上多注意一下,你别担心。”

    “我就相信你了啊。”白愿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便走了。

    但是走的时候白愿突然觉得心里传来了不安的预感,可是又说不上来是因为什么。

    当天夜里,果真是来了个急需要抢救的患者,但是这个刀,谁都不敢动,只能够仰仗陈少华了。

    他还在办公室休息的时候,护士就是急急忙忙的过来将他给连拉带扯的拽了过去,习惯了他一向这副慵懒的模样,护士当下也没在意,只是一路上的念叨着,“院长,来了个急救病人情况有些复杂,都在等着你操刀呢。”

    陈少华恍惚了一下脑子,没有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小颖,你别走那么快啊。”

    他被推就的推进了手术室里,还换上了衣服,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几口啤酒惹的祸,整个人有些不大自然。

    明明他是千杯不醉的,怎么今天就莫名其妙的被啤酒给乱了分寸呢?

    只是觉得手有些微微发麻,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吧?

    他在心里这么的自我安慰着,护士把急救病人所做的检查报告给他递了过去,“病人的脑里面有一个肿瘤,急需要开刀切除才行,但是由于位置不好把握,随时都有手术失败的风险,所以院长,这只能够摆脱你了。”

    陈少华看了看,果然是,肿瘤就长在一个很隐匿的位置,要是操刀的人不小心的话,病人确实是会加快迅速的死亡,所以他们的责任很重大,陈少华将报告给合上,唇边露出了一抹自信的笑意,“放心吧,我什么时候失误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