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六十六章:医疗事故

    “也是,院长一向都很厉害的。”那个叫小颖的护士说的时候不忘夸赞了用一下。

    陈少华被莫名的夸赞了一番,整个人都飘飘然了一样,有点不好意思了起来。

    “好了,准备好,我要开始手术了。”他突然的一本正经了起来。

    护士开始小心翼翼的给他递过去手术刀,仿佛所做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行云流水一样,认真的很。

    他手心有些微微的出汗,但还是按照往常一样开始准备了起来。

    所有人的心脏都几乎是提到了嗓子眼上,似乎都在关注着这次手术的进展。

    护士还不忘的提醒了一下,“院长,这里要开始小心一点,如果肿瘤给割破了的话,那就出大事了。”

    “我知道。”他有些不满,这点常识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没想到被一个小护士给提醒了,还真是心里有些莫名的不耐烦了起来。

    看着他的脸色有些微怒的模样,小颖立刻不敢说话了,只好默默的做着自己本分的事情。

    但是一会儿,陈少华的额头就开始不断的微微的冒出了汗来,怎么回事,手还真的是开始有些不听使唤了。

    不会是真的喝了那几口啤酒的问题吧,不可能啊,区区一点啤酒,怎么可能就让他成这样了呢?

    “院长,你怎么出这么多的汗?”小颖一边说着,一边的给他擦拭额头上冒出来的汗,脸上闪过了一抹担忧,“你没必要这么紧张啊,以前不是还做过风险更高的手术吗?这对你来说不是很简单的事情?”

    “没事。”他神情有些凝重的摇了摇头,突然的手轻轻一抖,护士惊呼出声,“院长,那里不行!”

    “嗤!”突然的,一道鲜血就迸射到了他的脸上,似乎眼前的视线都给染红了一样,他突然的呆滞了半秒,反应过来的时候,肿瘤已经被割破,正在不断的往外面溢出鲜血来。

    护士立刻紧张的叫着,“病人肿瘤破裂,脑部正在大出血。”

    “怎么会。”他听着这句话,脑子一直在恍惚着,似乎是不敢相信一样。

    他怎么可能会出现失误呢?看了看自己的手,也不知道是眼睛被迸射过来的鲜血给染红了还是怎么样,看过去手上一片腥红,周围的一切都恍惚了起来。

    然而躺在手术床上的病人的心电图,发出了一声急促的叫声,最后归为平静。

    “手术失败了。”小颖不可思议的看着陈少华,几乎是瞠目结舌,“院长,你怎么可以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所有人虽然自身对这场手术没信心,但是对于无数次将病人从鬼门关里面把拽出来的陈少华却是充斥着满满的信心的啊,经历了无数次手术的陈少华竟然可以不小心的把病人肿瘤给割破了,哪怕他们都是再怎么比不上他的医生,但是这种事情几乎是不可能会犯的啊。

    “我……”他摘下了口罩,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解释什么,但是却发现这个时候不管自己说什么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一个护士对于很多味道都是敏感的小颖,突然的惊呼出声,“院长,你是不是喝酒了?”

    他突然的就更加说不出话来了,小颖眼底闪过了一抹不安,跟一同在手术室里面的人都给说了一遍,“这只不过是普通的手术失败了而已,正常不过的医疗事故,知道了吗?”

    他们所有人都是陈少华的父母给精心的安排过来的医生护士,当下自然是要保全陈少华的不是,饶是怎么样都必须要给他开脱的。

    “院长,你今天很累了,回去休息一样吧,家属那边的话,我们会负责安抚的。”小颖说完将他给带了出去,逝去的病人家属就正在门外守着,看到有人开门出来了,几乎是冲上来的询问,“医生,我老公怎么样了?听说安城的就你们医院医术是最高明的,做手术从来就没有过失败的,我这才带我老公过来的。”

    听着那位妇女的话,陈少华脸色有些发白,似乎是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对啊,我爸情况到底怎么样了?”旁边一个眉清目秀的女人也是一脸焦急的问了起来。

    “不好意思,结果让后面的医生出来告诉你们好吗?我们院长有些累了,就不奉陪了。”小颖说完连拉带拽的将他给带离了出去。

    紧接着就有人将手术床给推了出来,看着盖上了白布的一具身体,那位妇女失声的大喊了一下,几乎是晕厥在了地面上。

    “不好意思,手术失败了,病人没能够抢救过来。”医生一脸惋惜的道。

    “怎么可能,你们医院不是号称救世主的吗?我爸的脑瘤要是处理的好的话,根本就不足以致死啊!”

    “啊,老公,你怎么可以抛下我们母女俩?”妇女一直哭闹不止。

    听着身后无数的撕心裂肺的声音,陈少华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心如刀割的一样。

    “院长,快进去休息休息吧。”小颖也不好说什么,把他给送回了办公室就退了下去。

    陈少华一下子的就坐在了地面上,似乎至今都没有从刚刚的那一场手术里面回过神来。

    满脑子都是刚刚那对母女痛苦的哭喊声,还有那迸射到他脸上的鲜血,几乎要霸占了他的整个脑子,正在像虫子一样不断的往他脑子里面钻进去,怎么都摆脱不掉。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双手的抱着头,脸上的神情似乎是很痛苦的模样。

    为什么他当时不听一下白愿的话,明知道自己是一个医生,有着自己的职责,明知道医院这样的地方随时都会有发生生命危险的病人给送进来,他必须要时刻的准备着要进入做手术的准备当中,怎么就犯下了这么低级的错误?为什么要喝酒?

    为什么手术会失误?无数个的为什么都已经没有办法再挽回什么了,人确实是已经去世了,他害死了一个活生生的人,明明可以在他的手术刀下被救活的,但是却生生的被他给夺去了性命。

    原本手术失误这样的事情对于别家的医院来说都正常不过,凡事手术都会有风险,不是没有人理解,但是对于陈少华的医院来说,却像是一个爆炸性的新闻一样,只是一瞬间就在安城里面给炸开了锅,毕竟他所经手的手术,就没有失误过的,没有人不想要知道这一次到底是什么样的手术,竟然会让一丝不苟的陈少华给出了差错。

    陈子华看了看早上的新闻播报,不禁露出了一抹吃惊的笑意,“真不愧是他们的废物儿子啊,这场戏,有的看了。”

    “陈院长,麻烦你可以解释一下昨晚的病人到底是什么病情吗?为什么会出现失误呢?”他的办公室外面已经是被堵的水泄不通了。

    不断的有人在拍打着他的门,似乎是得不到回答就会善不罢休一样,“陈院长,麻烦你可以出来解释一下事情的经过吗?”

    但是一直守了好久都一无所获,最后有些聪明的记者已经过去找到了那一对母女了。

    “不好意思,很抱歉打扰到你们,但是我们很想了解一下您父亲到底是什么病情,为什么陈院长会出现失败的状况呢?”

    林思染几乎是咬牙切齿的,“我爸爸是脑瘤,但是我绝对是有理由怀疑不是我爸爸抢救不过来,而是这家医院的院长根本就发生了失误!我爸是被他给害死的!”

    “小姐,你说这话有什么证据吗?要知道陈院长也跟你们不认识,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我当然知道!”她昨晚就发现到了不对劲,“我是一名调香师,对于身边的一切味道都非常的敏锐,我昨晚就在这家医院的院长身上闻到了轻微的酒味,所以他一定是喝了酒还给我爸做的手术,才会导致致死!”

    “这是真的吗?”这对他们这些记者来说,无疑是惊为天人的新闻。

    “我恳求所有人可以给我们一个公平的交代!”林思染紧闭着眼眸的低下了头,一副恳求的模样。

    但是过来没有多久,所有的记者就都被白愿的人给清理了出去,问了一下护士,说是陈少华此时正在办公室里面一天都没有出来了。

    他不禁的过去,幸亏之前有这里的钥匙,他可以轻而易举的就进去了,陈少华就像是一个无助的少年一样蜷缩在角落里边,浑身瑟瑟发抖着。

    “少华?”白愿小心翼翼的靠近了过去,之间他抬起头的时候,瞳孔里面尽是惶恐与不安,艰涩的喊了一声,“大哥!”

    他鲜少的喊白愿叫做大哥的,但是这个时候他却是不由自主的叫了出来。

    “到底怎么回事?手术为什么会出现失败的结果?”白愿上前跟着蹲在了他的身旁,问着。

    陈少华顿时就迅速的摇起了头来,“都是我的错,大哥怎么办,我把人给害死了啊,昨晚的那场手术我明明可以把他给救回来的,但是……”

    他说着把手给摊到了眼前,一脸的绝望,“但是我的手不听使唤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