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六十七章:你无论如何也要护着他?

    白愿下意识的蹙紧了眉头,“到底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我明明只喝了几口酒而已,但那是啤酒啊,我平日里喝的洋酒都可以当水喝,也不见得会醉,但是昨晚偏偏就跟撞了邪一样,我的手明明是不想那样做的,可是还是下了手,然后……”

    他说着说着就开始吞吞吐吐了起来,“然后就出事了。”

    白愿突然眼神就变得凌厉了起来,“我不是不让你喝了吗?你要知道你是一个医生啊,你有自己的义务跟责任啊!”

    “我知道,我都知道啊,可是……”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如果知道的话,哪怕是一滴,他都打死不会碰的。

    “你不要那么紧张,别害怕,不会有人知道的。”既然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这个时候他肯定是要保陈少华安然无恙了。

    “有没有人知道你喝酒了?”他不忘的问了起来。

    他听话的回答了,“手术室里面的人都知道了,但是他们都是心腹,为了医院应该是不会说出去的。”

    “没人知道就好,只能够摆平一下死者那边的家属吧。”他说完把陈少华给扶了起来,“别蹲地上了,跟个傻子一样。”

    “大哥,真的不会有事吗?”平常放.荡不羁惯了,突然面对这样的事情他有些手足无措,因为一向都是自信满满的他,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出现了那样的失误。

    “放心吧,不管怎么样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他也知道陈少华现在心里是很懊悔的,事情也是没有了挽回的余地,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但是他们两个都不知道的是,林思染已经将陈少华喝了酒还当了这场手术的主刀医生的事情告诉了记者,这件事情几乎是在安城里逐渐的弥漫开了来。

    都纷纷的说要谴责陈少华,明知道作为一个医生喝酒是大忌,竟然还在喝完酒的时候去做了手术,简直就是要谋财害命。

    顾挽澜也是在医院的,原本还不知道为什么医院里面出现了这么大的骚乱,后来还是看了电视以后才知道发生的事情。

    她一向都是把陈少华当作朋友看待的,但是对于他这一次的所作所为,却是真的不敢置信了起来。

    当晚上看着他过来要给自己换针水的时候,顾挽澜不禁的问了起来,“少华,你告诉我,你是不是真的喝了酒还给别人做手术?”

    他的手轻轻一颤,针水给插歪了,顿时顾挽澜的鲜血就往上倒流了起来,这个时候正好进来的白愿跟一个护工迅速的将在发呆的他给推到了一旁,赶紧的处理好来。

    白愿一脸担忧地问着顾挽澜,“挽澜,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胸闷吗?难受吗?”

    她没有回答着白愿所问的问题,而是继续的追问着,“少华,告诉我,你是不是真的这么做了?”

    “怎么回事?”白愿一脸的好奇。

    陈少华抿着唇,欲言又止,“我……”

    “新闻上说的是真的?”顾挽澜有那么一瞬间对他失望透顶了起来,立刻的谴责了起来,“你知不知道身为一个医生,怎么可以再医院里面喝酒?我知道你喜欢混夜场,喜欢泡妞,但是既然你是在医院里,那你就应该知道你自己的职责啊,喝了酒你还去给别人动手术,你这根本就是故意要人命啊!”

    “谁告诉你这些的?”白愿不由的凝住了眉,下意识的问着。

    “还用别人告诉我吗?他的丑事早就传遍了安城了,电视上,新闻上,谁不在议论这件事情!”顾挽澜真的是无法接受,一个血淋淋的生命就这么在他的手中给葬送了,“你杀得掉的不只是一个人,你更是毁了别人的一个家啊!”

    “我知道,我都知道!”陈少华痛苦的嘶吼着,嘴里不断的嘟囔着,“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会这样。”

    “你必须要向别人的家属认错,承认这件事情,你要是一个男人就不要让别人给你背黑锅!”白愿还没开始处理这件事情,然而顾挽澜却像是看透了他的心思一样,凌厉的冲着他扫射了一眼过去,“白愿,不要告诉我你要为少华掩饰这个罪行?”

    白愿抿了抿唇,还是说了出来自己的想法,“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谁也挽回不了,就算少华认错了也弥补不了什么。”

    “那你是什么意思?”顾挽澜浑身一僵,突然像是要知道他接下去说的话一样,眼底透露出了无尽的失望。

    他犹豫了一下,“所以我不希望把少华给葬送进去,要是让所有人都知道他是真的喝了酒还动手术的话,那么他就再也做不了医生了,会把他给毁了的。”

    “你是说,你决定要帮他掩饰他的过错了?”她冷笑了一声,“果然,我就知道你要这么做,但是你知不知道你根本就不是在帮他啊,你是在纵容他,你们这样对得起死者的家属吗?可怕,你们太可怕了。”

    “所以就要毁了他的前程吗?让安城再少了一个能干的医生吗?”

    “害死人的算得上是能干的医生?”她真是觉得不可理喻,一点也不认同他们的所作所为,“白愿,你不要让我失望,我不会想要看到这样的结果。”

    “对不起,少华,我是要保定了!”他绝对不可以让陈少华有半点的差错,不仅仅是因为这么多年的兄弟之情,而是他不能够再让陈家失去多一个儿子了。

    “够了,你们都不要吵了!”陈少华精神几近崩溃的绝境,“不要再吵了。”

    他觉得整个脑袋都像是要炸开了一样,疼的不能呼吸。

    “少华,你听我的,去跟家属认错,坦白自己的错误,这样才对得起自己的良心。”顾挽澜似乎还对他残留一些的信任。

    但是陈少华冷静了一下,冲着她一脸歉意的道着,“对不起,我不可以失去医生这个称号。”

    不可以的,绝对不可以,他是陈家唯一的一个希望,哪怕是苟且偷生,他也不可以让事情败露,这个错,哪怕是在肚子里面烂死,一辈子良心不安,他都不会承认。

    “连你也这样,你们都疯了!”顾挽澜没有这么的失望过,“那是人命啊,你们到底都把人命当成了什么!白愿,你说李思迁害死了你爷爷,你要报复,那么少华呢?他不同样是害死了别人的父亲了吗?”

    “住口!”白愿凌厉的冲着她看了过去,“这件事情,不要再提了,你就当作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听到,我会处理好的。”

    “处理?你所谓的处理,就是要撇清这一切的过错,你这么做是不对的。”

    “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什么都不懂。”这个错,他必须要给陈少华掩饰,哪怕是连自己也给搭进去。

    “你变了,你不是我认识的白愿。”她摇着头,“白愿不会这样的,不会……”

    “你先在这好好休息吧,怕是你也不想看见我们,我们先出去了。”白愿说着,就把失了魂的陈少华给带了出去。

    “白愿!我不准你这么维护他,我不准!”眼看着他就要出去了,顾挽澜冲着他的后背喊了一句。

    他愣了一下身子,随后就像是没有听见一样的离开了病房。

    果然,过了几天后,这件事情完全的被压制了下来,是另外的一个医生坦白了手术是由他主刀的,然而陈少华不过是在一旁叮嘱罢了,并未参与手术其中,顺其自然的锅全让那个医生给背到了身上。

    但是顾挽澜知道,这所有的一切都是白愿设计的,都不是真的。

    听说还给家属了一大笔安家费,家属也没有再闹了,事情没过多久就像是被人给淡忘了一样,为了制造出无数的大新闻,白愿还舍身的约会了好几个女明星,让顾挽澜真的是嘲讽不已,“为了陈少华,白愿,你连我们之间的感情都可以利用,连你自己都可以利用,还有这么可笑的事情吗?”

    为了这件事情,陈少华的父母还特地的从巴黎飞到了安城特地的感谢了白愿,“阿愿啊,这次的事情真的是要谢谢你替我们家少华给处理好了,不然他估计是真的再也当不了医生了。”

    “叔叔阿姨你们别这么说,我能有这条命,也是因为你们才活到了今天,少华现在出了事,我不可能不管的。”

    说到了那件事情,二老都一同的陷入了沉默当中,长叹了一声,“过去的事情,不提也罢,反正这一次真的是多亏了你。”

    陈少华抿着唇,看着风尘仆仆赶过来的两个人,“爸妈,你们也不用特地的飞过来吧,我没事。”

    “混账,还说没事!如果这一次没有阿愿,你就要把你自己给葬送进去了,这次就当是买了个教训,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这么放肆!我早就跟你说过,既然你是一个医生,就要尽好你应该身为一个医生的本分。”陈父厉声的朝着他呵斥了起来。

    陈少华瞬间就陷入了一片寂静,一声不吭的,白愿见状犹豫了一会儿,安抚道,“叔叔阿姨,你们都别怪他了,其实这次的事情,我也有错,少华之所以会喝了酒,全都是因为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