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六十八章:她要逃...

    “没有,都是我的错。”陈少华阻止了白愿想要说下去的话。

    二老都纷纷的用着诧异的眼神盯着他们俩看,“怎么回事?”

    “没事,爸妈你们都回去吧,安城也没什么好待的。”陈少华一个劲的劝着他们俩离开。

    但是要他们特地的过来一趟又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回去了,“没什么好待的你还在这待了那么久,不管,你也老大不小了,是时候该找了媳妇儿了,我们干脆就在这,你什么时候打算正正经经的找个人结婚了,我们就什么时候回去。”

    “你们不是开玩笑的吧?”陈少华的眉头紧蹙了起来,他觉得自己的时间都还没玩够,怎么可能会结婚?

    “当然没有,反正你还能赶我们走不成?”

    陈母的话立刻就将陈少华给堵得哑口无言,但是他担心的并不是他们留在安城逼自己结婚,而是因为,此时的陈子华也是在安城的,指不定被陈子华知道了的话,他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白愿劝了几句,“既然叔叔阿姨想留下的话,那就留下来吧。”

    “白愿!”陈少华轻轻的瞪了他一眼,用着嘴型不断的抗议着,“不行。”

    “叔叔阿姨,要是回来了有什么不适应的,随时联系我就好。”

    “好。”说完,陈父陈母看了一眼陈少华,“看看阿愿有多懂事,人家的孩子都快出来了,都要当爸爸了,而你的女朋友都不知道在哪里。”

    “行了,我不是为了你们大老远过来这么数落我的,我也不是不找,没找到合适的而已。”他心怀不满的嘟囔了一声。

    “你少出去喝点酒,少跟那些外面的女人纠缠不清,你怎么会找不到,要什么样的没有。”

    好吧,他承认陈母是说中了他的心思,连连的摆手,“你们自己回家吧,我跟白愿还有点事情要聊。”

    说完就把白愿给带走了,路上,陈少华还叮嘱了一声,“你别乱说话,别到处跟别人说我是为了安慰你而喝了酒,这不现实,况且,我也没有要你背这个锅的意思。”

    “事实就是这样。”白愿并没有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

    “行了行了,这件事情谁都不准再提了。”一提起来他就会想到有条人命在他的手上就这么没了,“对了,嫂子那……你千万别让她生气了。”

    他也知道这一次,顾挽澜一定是对他们俩都很失望了。

    “你不用担心,我相信我要是跟她解释了的话,就会好了。”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是白愿也知道这个可能性其实并不大。

    晚饭的时候,白愿还是特地的等顾挽澜把饭都给吃了才进去的,“挽澜。”

    听着熟悉的声音,顾挽澜下意识的身形一僵,面无表情的也没有要说话回答他的意思。

    “我知道你在生气。”白愿似乎不在乎她是不是会搭理自己,在那自言自语着。

    顾挽澜深呼吸了一口气,尽可能平和的说道,“是吗?你也知道我会生气。”

    “知道。”

    “知道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你替少华着想,那你替死了家属的人着想了吗?你们真的很残忍……”

    “对不起,我不可以让少华有事,他们家对我有恩。”白愿知道不管自己怎么说,顾挽澜都不会忘记这件事情的。

    “行了,不要再跟我讨论这件事情了。”她是真的一点都不想要知道这件事情的结果,亦或是过程。

    因为本身就不公平,因为他们有钱有权,所以可以封锁掉所有一切对他们不利的消息,然后因为陈少华失误的一家人,却是惨不忍睹。

    白愿有些心力交瘁的感觉,“难道我们要一直这样?不仅对你自己身体不好,况且对孩子也不好。”

    他是真的一点都不想要跟她发生任何的争吵亦或是冷战,“为什么我们就不可以跟以前一样好好的呢?”

    “……”她又是陷入了一片沉默当中,每一次都是这样。

    她不想回答,白愿就不会强迫她回答,原本想着一起都不过是顺其自然。

    但是顾挽澜已经是升起了一个念头,那就是逃。

    她不想留在一个利用她来复仇的人身边,也不想继续继续留在一个随随便便可以篡改别人人生的人在身边,这样的人很可怕。

    但是她一个人的话肯定是逃不掉的,所以唯一能够借助的人,她只想到了一个,就是陈子华。

    如果有陈子华在的话,她一定可以跑的了的。

    她还记得上一次陈子华似乎有悄悄的给她留下过联系方式,但是到底哪里去了,她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虽然嘴上说着没事的陈少华,但是自从那一件意外开始,他就再也没有进过手术室了,似乎只要一踏进去,就会深切的感受到那天所发生的一切一样。

    顾挽澜出院的时候,在医院门口撞见了白念,他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全然没有以前那样的骄傲,褪去了一身的傲气,白念看到顾挽澜的时候也跟着吃了一惊,“你也在这啊,真巧。”

    顾挽澜笑了笑,“在医院见面,我不觉得这有什么好开心的。”

    “你……还好吗?”白念问了一声。

    她安然的点了点头,“好啊,当然好啊。”

    “白愿呢,他怎么不在你身边?”白念看了一下周围,并没有发现到白愿的身影,不禁的问了一声。

    顾挽澜解释这,“他去办出院手续了,等一会就过来。”

    “澜澜,那个……”白念的一下子说话就吞吞吐吐了起来,“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好啊,要是我能回答得了的话。”她耸了耸肩,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不过是一个问题而已。

    “我想知道,我妈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自从那天在那个屋子里李思迁被带走了以后,就再也没有过消息了,他也拜托过很多自己的关系想要让人去军部问问有没有李思迁这个人被带走过,但是没有人知道,就像是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无影无踪一样,他不可能不担心,唯一的亲人就只有这么一个了,当然,还有一个白展宏正在病床上动弹不得。

    顾挽澜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她所说的也是真的,李思迁到底如何,她也从来都没有问过白愿,这个她可以理解,哪怕白愿一气之下,真的对李思迁做出什么来,那不过都是情有可原罢了。

    没等再多说两句,白愿就已经过来了,看到站在顾挽澜一旁的白愿,不由自主的拧住了眉,“你怎么会在这?”

    “我只是碰巧,大哥。”白念解释着,他说话的声音有些卑微,似乎是很害怕白愿的模样。

    “哦,挽澜,我们回去吧。”他并没有要继续理会他的意思,推着顾挽澜的轮椅就作势要走。

    白念下意识的拽住了他的衣服,“大哥,等一下,我想知道,我妈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绑架勒索,故意杀人罪,故意伤人罪,这些的每一条,都能置她于死地,你说说她现在会怎么样?”白愿嗤笑了一声,慎重的回答着他所问的问题。

    他脸色一白,语气几近哀求,“哪怕她做再多的错事,她终归都是我妈,大哥就当我求求你好了,她岁数也不小了,你就大人有大量,放过她好吗?我相信她肯定知道悔改了,发生了那么多事情,我相信她都不是故意而为之,都是形势所逼。”

    他越是解释,白愿就越是愤怒,“白念,我要是按照你妈当年对我妈的做法奉还回去,找人把你妈轮.奸了,她若是不堪受辱选择自杀的话,你会怎么做?如果我杀你外公,你又会怎么做,到了那个时候,我只是告诉你,我知道错了,我这辈子都会良心不安,我这辈子都会活在阴影当中,你是不是就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果然,白念陡然之间就不说话了。

    顾挽澜心中一紧,莫名的手下意识的就握了上去,只觉得他的手似乎是正因为愤怒而轻轻的颤抖着,并且手背冰凉的就像是冷冻过的一样,可怕的紧。

    “如果我做了这些你那个时候还可以像现在这样心平气和的跟我说话的话,我就可以既往不咎,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很公平,你考虑一下,要不然,你这辈子都休想知道李思迁到底在哪里,她经历着什么,而你,将来又会经历什么,相信我,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他早已经在安城下达了所有的命令,不会允许任何的一家大型公司聘请他,除非是想要跟ss作对,相信哪怕是再傻的人,都不会选择这么做的。

    “白念,你走吧。”这是顾挽澜唯一能够给出去的忠告了,“离开安城,这才是对你最好的安排。”

    他在安城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容身之地了,顾挽澜又提醒了一声,“你要是担心,爸那边的话,我们一直都有派人护理,不会有任何事情。”

    白念抿着唇,最后一句话都没有再说了,低垂着头似乎很沮丧,最后离开了他们的视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