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六十九章:闭嘴,我妈早死了!

    “你怎么会知道爸那边我有派人去护理?”白愿不禁狐疑的问着。

    顾挽澜看了他一眼,“你难道忘了你说的话了?你说哪怕白家落魄了,你也会照顾好白展宏的。”

    白愿沉思了一下,想了想似乎还真的是这么一回事,“这点事情你都记得那么清楚。”

    “当然啦,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得很清楚。”尤其是他说过,永远都不会欺骗自己。

    白愿没有继续接下去了,而是默默的将顾挽澜给抱上了车,随即离开了医院,但是这个方向并不是要回去的路,顾挽澜下意识的问,“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去看看白展宏,看看还有多久的命。”有些事情他必须要告诉白展宏,既然李思迁被自己被弄走了,他那么久见不到,自然是会怀疑的,既然如此,自己就坦白的告诉他好了。

    “不管他当年做了什么,但也是你爸,你唯一的亲人了。”顾挽澜不忘的提醒了一声。

    “我是恨他,但是我也该让他知道当年的真相,让他知道自己这么多年自认为的好妻子,到底是什么样,但是我也不会让他死了的。”从一开始就没想过。

    两个人很快的就到了白展宏所在的医院了,顾挽澜作势就要下车,白愿道了一句,“要不然你别上去了吧。”

    “为什么?”她有些不解,“难道我不可以去?”

    “不是,我就是上去说几句话,你在这等我就好了,有些话,我想要单独跟他说,关于我妈的。”

    “那你上去吧。”她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也没有强求。

    白愿见她也同意了,这才迈出了步子走进了那家私人医院里边。

    其实顾挽澜都有些奇怪,为什么白愿不把白展宏送到陈少华的医院,按道理来说他不是更加相信陈少华的吗?把他放在这样的医院里面或许也治疗不了多少毛病,不过都是给他维持着生命罢了,如果陈少华在的话,或许还可以救一救。

    白愿透过透明的玻璃窗户看了进去,这个时候的白展宏似乎是刚刚吃过饭,正躺在病床上休息着。

    他门也没有敲就走了进去,听到门口发出的声响,白展宏眼睛的余光撇了过去,便看到了他,张了张嘴,艰难的才说了出来一句话,“你……你怎么。”

    “想知道我为什么会过来是吗?”不等白展宏把话给说话,白愿就可以明白过来他其中的意思。

    白展宏由于前阵子送进去抢救了一趟,所以身体机能都变得更加的差了,躺在床上基本是不能够动弹的,说话也有些艰难。

    “你在医院躺了这么久,难道你没有发现你那老婆,很久不在了吗?”白愿从容的在桌子上拿出水果刀以及一个苹果,不紧不慢的削着皮问道。

    白展宏的身形一僵,“你什么意思?”

    确实李思迁是有三个多月没有出现了,但是之前白念过来探望过他,说是李思迁最近跟着朋友到国外旅行去了,想要散散心,所以才会不在安城。

    他也没当一回事,便相信了,但是这个时候白愿的话,却是让他心生起了疑心,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的简单了。

    “知道我这一次回来调查了当年的事情,发现了什么吗?”白愿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径直的说着自己该说的话。

    白展宏一头的雾水,“阿愿,你到底是想要说什么,什么当年的事情,思迁又到底是去了哪里?她已经三个月没有出现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刚刚说话不是还很困难吗?怎么现在这么利索了,难不成你还真的这么紧张那个女人?”白愿说完不由的唇边泛起了一丝冷笑。

    白展宏的眼神立刻变得严肃了起来,“你说什么,她既然嫁给了我,那也算得上是你……”

    “闭嘴!我妈早死了!被你们活生生的给害死了!”白展宏的最后一个字都未来得及说出来,白愿就是厉声喝住了,“她算什么,我叫了她那么多年的阿姨,已经是给足了面子,你还想得寸进尺?你在做梦?”

    白展宏不反驳,只是惋惜的叹了一声,“难道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都没有释怀吗?我知道我是有错,但是当年的那件事情那么多人看见了,我也只能够这么做。”

    “那你有没有想过,那都是谁害的?嗯?你有去调查过吗?你自认为是个意外,但是你不知道是有人精心安排的吗?”

    “你妈妈喝醉酒跟那么多人发生了关系,我难道还丢得起这个脸去调查?”

    “闭嘴!我妈是被强.奸,不是什么合.奸,你最好是理清楚这一层关系,在我妈最需要你的安慰的时候,你却是一句话打破了她所有活下去的希望,你若是真的爱她,怎么可能会这芥蒂,说到底我妈根本就比不上你们白家的脸面。”

    “所以就是你会回来的理由?”他曾经想过无数次把白愿给叫回来,想把白氏继承给他,但是他从来都是拒绝的,无奈之下,最后才选择给了白念,但是没有想到白念继承白氏没多久,他就回来了。

    “对啊,我不能够让我妈白死,当年对不起我妈的人,我都要让他们付出应该有的代价!你知道吗,你那所谓这么多年来兢兢业业的好妻子,就是安排当年让我妈受辱的罪魁祸首!是她嫉妒,是她想要嫁给你,不惜一切的代价!”

    轰然的一下,白展宏就如同是遭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一样,满脑子的混乱,嘴里一直在嘟囔着,“不……不会的,你阿姨人那么善良,她怎么可能会做的出来这些事情呢?”

    “呵,不可能?她到底是给你吃了什么迷.魂.药,你这么相信她?”白愿又是嗤笑了一声,“你不相信也是如此,她做过了就是做过,还有,外公的死,也是她一手安排的,是她,亲口叫人把外公从安葬了我妈的山上给推了下来的,这么恶毒的女人,你们一个个的到底是都瞎了眼呢,还是心都被蒙上了沙子,让你们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感受不到,才会觉得她是一个善良温柔贤淑的人?”

    白展宏大受打击,突然的就捂住了心脏的位置,一脸的痛苦,“救……救命。”

    白愿就站在一旁,不慌不乱的按下了呼叫铃,等着医生护士到来之际,他还补充了一句,“所以,我已经让当年的人都付出了他们应该有的代价,当然……包括了李思迁。”

    白展宏听完这句话就是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走廊里面传来了一片嘈杂的声音,白愿也知道是医生过来了,就让开了位置看着他们在紧急的检查着白展宏的状况,最后给送进去了抢救室。

    至于到最后面有没有事情,他都是不知道的,因为他也没有等抢救结果出来,就已经离开了这家医院。

    白愿刚刚走进医院的那一瞬间,顾挽澜所在的车窗被人敲了几下,她迅速的看了过去,惊呼出声,“陈子华?”

    随后左右顾盼了一下,发现没有人在周围这才把车窗给压了下来,一脸狐疑的问,“你怎么会在这家医院?”

    “我还想问你呢,你跟白愿刚才从一家医院出来,怎么又来了一家医院了,难不成真的是怕陈少华会把你给医死了?”他说完还不以为然的轻佻了一下眉毛。

    “那是你弟弟。”顾挽澜提醒了一声。

    他的脸色骤变,严肃的道着,“他不是我弟弟。”

    “他出事了,你就这么幸灾乐祸?”顾挽澜觉得也是奇怪,“世界上怎么会有你们这样的兄弟啊,自相残杀的。”

    “对啊,世界上就是有我们这样的兄弟。”陈子华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顾挽澜也不跟他马虎,“你为什么要跟着我们?还从你弟弟的医院跟到着,看来你挺闲的啊。”

    “我当然要跟着你了,因为你随时都会后悔跟着白愿的身边的,这样我就可以及时的出现带你走了。”他的脸上依然是轻佻浮夸的神色。

    这一次的顾挽澜没有像以往一样迅速的反驳回去,而是陷入了一片沉默当中。

    突然,陈子华狐疑的问着,“不会是,你现在就后悔了?”

    顾挽澜郑重其事的抬起了眼眸看着他,“陈子华,我想逃了。”

    她不想要待在白愿的身边了,但是现在白愿对她这么的呵护,并且她还怀着孩子,白愿是绝对不可能会答应让她离开的,所以只能够选的,那就是逃。

    “我没听错?”陈子华脸上突然的闪现出了一抹喜色,“你确定不是拿我开玩笑吗?”

    “你没有听错,我也没有开玩笑。”她这个时候脸上的神情,别说有多认真了。

    陈子华几乎是迅速的就回答了,“好啊,我现在就可以带你走!”

    “不要。”她拒绝着,“如果现在就走的话,白愿一定会派人将我们堵住的,你回去策划一下,到时候再告诉我计划。”

    陈少华想都没有多想的就答应了,至今都觉得顾挽澜所说的话就跟做梦一样,不敢置信。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