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七十章:孩子要是死了,我也活不下去

    “那好,我回去就计划一下,带你离开安城。”陈子华回答的很爽快,几乎是一丁点的犹豫都没有,甚至也没有考虑一下她所说的话是否具备真实性,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她脸上并没有那么大的喜悦,反而是极为平淡的轻轻应了一声,“好。”

    看了一下时间,也害怕白愿这个时候会出来,催促着,“你走吧,别让白愿发现了你在这。”

    “那我要怎么通知你?”陈子华撇了撇眉,似乎是在暗示着什么。

    顾挽澜突然才想起来,自己从来都没有主动的联系过他,最后让他拿出手机在上面按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打我的这个电话,到时候再告诉我。”

    “好。”这个时候他才是真正的相信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莫名的很庆幸。

    果然陈子华走后的没多久,白愿的身影也在医院的门口出来了,看着打开的窗户,不由的上了车问了起来,“车窗怎么开的这么大?”

    顾挽澜愣了一下,尴尬的笑了一声解释着,“没有,我就是等的无聊,开个窗户透透气而已。”

    听她这么说,白愿也没有继续怀疑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就算是知道了,“那你没觉得等急了吧?”

    毕竟她刚才是想跟自己一块进去的,没想到他还耗费了那么长时间跟白展宏费了口舌,似乎是担心她会不会生气。

    “没有,爸他还好吗?”顾挽澜摇了摇头,多心的问了一句。

    “嗯,一切都好,你不用担心,改天有空了,你再过来看看他吧。”白愿说的很平静,似乎一点都不觉得担心顾挽澜正担心着的白展宏此时此刻正在抢救室里边抢救一样。

    陈子华那头得知了顾挽澜有了想要离开白愿的心思,就已经火急火燎的回去安排了,生怕晚了那么一会的话顾挽澜就会回心转意了一样。

    看到带着一脸笑意进来的白愿,苏茉莉许久都没见过他有这么的开心了,不禁的问着,“少爷,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这么开心。”

    这个时候苏茉莉的肚子都已经十个月了,明明是要生产的时候,但是被注射了药物,偏偏还一点都没有要生下来的征兆。

    陈子华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我的事什么时候要你来过问了。”

    “没,我就是随便问问。”她脸色一僵,不敢多问,为了说一些让他开心的话,不禁百般的讨好着,“少爷,今天孩子又踢我了,你说他什么时候会出来啊?”

    “需要他该出来的时候他就会出来。”陈子华依然是淡淡的掠过了她的话,随后进了书房硬生生的隔绝掉了跟她的对话。

    跟着便看见了陈子华所谓的几个心腹紧跟着走进了书房,苏茉莉这才觉得不对劲了起来,“为什么要一下子叫这么多人一起去书房,到底想说什么?”

    她不禁的自顾自呢喃着,似乎很想知道为什么一样,可是无奈陈子华设备很齐全,都是隔音的,一点都不可能会听得见他们在里面说些什么。

    她在客厅按捺着等了也不知道多久,只要是一看见端茶进去的女佣出来就立刻过去询问,“你端茶进去的时候,有没有听见少爷跟他们在说什么?”

    那个女佣似乎是很紧张,直晃脑袋,“我不知道,少爷一直都有说,不该听的都不准听。”

    “算了,你下去吧。”知道陈子华身边的人都是训练有素的,也有规有矩,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的告诉了她呢,也就不难为那个女佣了。

    突然她就捂住了肚子,痛苦的坐在了沙发上面一张脸因为皱紧而扭曲了起来,“啊!”

    “你怎么了?”女佣一看她的神情这么的难受,便更加紧张了起来。

    “好疼。”没天到这个时候她都总要经历一趟这样的苦痛,这就是所注射延迟生产的针剂而产生的后遗症。

    然而陈子华却从来都不当作一回事,明明知道有这么强烈以及这样的苦痛,他却什么也没有说的就哄着她打了下去。

    女佣在一旁的给她不断擦拭着额头上的汗,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那痛苦的声音才渐渐的没有了,然而整个别墅里面的人都像是习以为常了一样,听见了也不为所动。

    “行了,我没事了,你下去吧。”不想让任何人看见此时狼狈的自己,苏茉莉便摆了摆手,示意让她下去了。

    那人犹豫了一下,也没说什么,她出了一身的汗,迅速的就回了房间冲了个澡,这才出来。

    这次出来的时候陈少华已经跟那些人谈完了话,此时正淡定自若的坐在客厅候着。

    苏茉莉疾步的走了过去,问出了自己的疑惑,“少爷,你怎么一下子叫那么多人进去啊,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嗯。”随后一脸担忧的问,“刚刚肚子又疼了?怎么样,孩子没事吧?”

    这个时候顾挽澜好不容易的答应了他要走,这个孩子是至关重要的,绝对是不可以出事的。

    见他一脸的担忧,苏茉莉心中泛起了一丝的甜蜜,羞怯的低下了头,“我没事,孩子也很好。”

    “那就好。”说完,他的眼底闪过了一抹安心。

    从医院回到了宅子的那天起,顾挽澜没有再闹过脾气了,白愿还以为是她想通了,亦或者是真的体谅了他,总而言之,就觉得这个顾挽澜才应该是他喜欢的顾挽澜,永远都会站在自己的这一边。

    顾挽澜也是默默的等着陈子华给自己带来消息,手机她也从来就没离过身,没有像以前一样,偶尔会莫名其妙的跑到白愿的身上,生怕会错过了陈子华对自己的联系。

    果然,没有一会儿手机就传来了一个简讯,正是陈子华发来的,上面详细的说明了他的一切计划。

    计划安排在她要生产的那一天离开,到时候陈子华会安排一场她假死的戏给所有人看,只会让人觉得那不过是难产而死罢了,这一点都不会惹人怀疑,然而到时候顾挽澜就可以很轻易的就离开了。

    看完简讯后,她半点犹豫都没有的立刻就按下了删除键,生怕会被白愿给看见了一样。

    但还是眼明手快回了一句,“我的孩子,必须要跟我在一起。”

    她将手机给调成了静音,害怕简讯的声音会引起白愿的注意,毕竟一向都不会有人轻易的联系上她的。

    “放心,会的。”至于接下来的事情,陈子华就没了声音,顾挽澜按照着刚刚做法一样,看完后就迅速的删除了,昨晚了这一系列的事情,这才松了一口气,但她脸上所弥漫着紧张的气氛还是让白愿给察觉到了。

    “挽澜,你脸色怎么不对劲,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白愿说完把手给探了过去,试探了一下她的体温,又摸了摸自己的,“体温正常啊。”

    “啊,我没事,就是在想一些事情而已。”顾挽澜呵呵的笑了几声,“什么时候再回去看看我爸妈吧。”

    不然,她害怕自己走了以后,就看不见他们了。

    只能够怪她不孝了,是她对不起所有的人。

    “可以,上次那么仓促的把你带回来,估计他们都想你了。”白愿点了点头,也认同着顾挽澜的话。

    突然谁也没有说话,场面似乎是尴尬了起来,顾挽澜抿了抿唇,打破了寂静问着,“白愿,如果我不在了,你会怎么样?”

    “你为什么会不在?”他抬起头来狐疑的问着。

    她咬了咬唇,“不是很多人都会在生产的时候出现意外,难产之类的吗?我害怕到时候我会不会也这样,所以要是我死了,会怎么办?”

    她抬起眸,格外认真的看着白愿问。

    白愿想都没有想的就否决了她的想法,斩钉截铁的道,“不可能!这种事情,我不允许发生。”

    “我是说万一呢?”她紧追不舍的问。

    “没有万一,我说过我不会让你离开我,哪怕是付出再大的代价,如果是难产,非要在孩子跟你之间做个抉择的话,我只会选你。”

    顾挽澜眨了眨眼睛,突然觉得眼眶有些湿润,似乎有什么滑落在脸颊上面一样,她又问,“那我们的孩子呢?他陪伴了我那么久,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还仍然在我肚子里面顽强的生活了那么久,到了那个时候,难道你舍得?”

    “舍不得,但如果跟你相比,舍不得也要舍得。”他回答的时候,脸上的神情很凝重。

    但是顾挽澜摇了摇头,把他的手给扯到了跟前说,“白愿,如果真的出现了这样的事情,我想要孩子平安。”

    白愿没有说话,更加没有回答她,似乎是依然在自己心里有着自己的打算。

    “你听见了吗?”顾挽澜觉得鼻头一酸,突然的就难受了起来,似乎这件事情正在发生一样,他们都陷入了难以抉择的场景。

    “我说过的话,不会变的,我不可能让你有事。”他依然坚定着这句话。

    她的眼睛有些瑟瑟的,艰涩的说着,“如果孩子有事,我也会活不下去的。”

    这句话,她也是说真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