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七十二章:不能让杀过人的医生接生

    “好,那就这么定了,澜澜的房间我一直都有叫人打扫的,你们俩直接住下就行。”顾永成面露喜色,赶忙道。

    “辛苦你了,爸。”顾挽澜拉扯过他的手,一脸的感动。

    他连忙的摆手,“对自己女儿哪有说辛苦的,快出去吧,估计你妈等会唠叨我们看个小孩房间还能看那么久的。”

    晚上,白愿跟顾挽澜就这样住下了,看着房间里面一尘不染,顾挽澜只有满心的愧疚,以往她总觉得顾永成对待自己冷淡,但是到了今天才不这么的认为,原来他也曾在背后做了那么多的事情,但是自己不知道而已。

    “怎么,看起来不开心。”白愿从她的身后环抱住她的腰,手就顺势的覆上了她的腹部轻抚着。

    顾挽澜连连的吸了吸鼻子,“没有,就是突然觉得很开心,觉得很多人都很疼爱我,他们一直都在默默的守护着我,只是我不知道而已。”

    “那以后就多多回来探望一下他们,嗯?”白愿说完将下巴抵在她的锁骨上蹭了一下。

    “好。”顾挽澜淡淡的回应着,随后将他给推开,“你快去洗澡吧。”

    白愿进了浴室以后,顾挽澜迅速的将一直藏起来的手机迅速的拿出来开了机,果然就传来了好几条陈子华的短信,不过似乎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大事情的模样,都尽是一些对她嘘寒问暖的话语,这些都被她给自动的忽略了,生怕白愿突然出来,就重新的关了机给藏了起来。

    白愿出来的时候身上只挂着一条浴巾,还有些未擦干的水珠,他随口的问着,“挽澜,你要洗了吗?”

    “不,不用了,我等会自己会洗的。”顾挽澜干笑了两声,“我先去跟妈说几句话。”

    “好,那你就去吧。”白愿心里也没想的太多,便就答应了。

    顾挽澜自己到了顾母的房间把门给敲了一下,很快的她就开了们,看见在门口的顾挽澜不禁道,“澜澜,你怎么过来了。”

    “妈,我就是想你了,想过来跟你说说话。”顾挽澜难得的撒了娇。

    “那你进来吧。”说完,顾母便打开了门把顾挽澜给招呼了进去,这一谈就是好长时间,白愿在房间里面等的不耐烦了,出来就是径直的找了过来。

    顾母不禁掩着嘴浅浅的笑了一声,“看来是有人给等着急了啊,澜澜,你今天还是赶紧回去休息吧,别太晚了,可别忘记了你还是个孕妇呢。”

    “那好,妈你也早点休息。”

    白愿微微的点了点头,就算是跟顾母道了谢。

    “还不洗澡?”回到房间看着她还在磨蹭,白愿不禁的开始催促了起来。

    “这就去了,你要是困了的话,你就先睡吧。”顾挽澜说着就开始在衣柜里开始找衣服,眼睛的视线还不由的冲着白愿撇过去。

    说完之后,她愣是在浴室里面磨蹭了一个多钟,但是出来的时候看见白愿熟睡在床上,这才是松了一口气。

    这一夜愣是将就了过去,第二天白愿就带着她离开了顾家,顾永成跟顾母都有些恋恋不舍,纷纷道,“什么时候空了就回来看看。”

    两人双双的点下头答应了,但是顾挽澜确实一副怀着心事的模样,回去的路上,白愿终于是忍不住的问了一声,“怎么这次回来你的脸色一直都不大对劲。”

    “没有,只不过是觉得爸妈都老了,但是我偏偏这么迟才知道原来他们一直都对我很好,只是我没有发现过,觉得对不起他们。”顾挽澜恍惚的眨了一下眼睛,故作从容的轻笑了一声,“没事的,你别担心。”

    “没关系,以后你什么时候想回来了,尽管说,我会陪你。”他说的格外的真挚,让顾挽澜无所适从,最后也只是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嗯。”

    尽管知道她对自己仍然是心存芥蒂,但是白愿自认为的相信着只要是真的对她好的话,她总会忘记他们之间所不好的,一辈子那么长,总会淡忘掉的。

    两个月后,时间越是逼近,顾挽澜的心就越是忐忑了起来,她害怕自己逃脱不掉,也在害怕逃脱掉以后的自己到底会不会后悔,陈子华真的是可以值得信任的人吗?

    一切的一切都是一个未知数,她能够拼的只有赌一把。

    “宝宝,你以后会怪妈妈吗?”会不会怪她让他一出生就没有了一个爸爸。

    顾挽澜正在花房里边休息,这几天她一直都保持着跟陈子华密切的联系,就怕会突然腹痛,孩子要降临。

    还没坐一会儿,她就渐渐的察觉到了不对劲,一阵一阵的痛意正在接踵而来,似乎是要席卷掉她所有的力气一样,“啊!”

    她丝毫犹豫都没有的就联系了陈子华,告诉了他自己的孩子很有可能就要出生了。

    随即还给白愿也给打了一个电话过去,她艰难的道,“白愿,你快过来,我可能快生了,啊!”

    还没说完话,又是一阵剧烈的疼痛袭来,让她几乎说不出话来,额头上都是遍布着汗水。

    白愿接到了电话几乎是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从家里的二楼径直的朝着花房冲了过来。

    看见正捂着肚子在花房里边痛苦呻.吟着的顾挽澜,迅速的疾走了过去,一把给拦腰抱了起来,惊呼出声,“挽澜!”

    “啊,好痛!”她的头往后仰着,一脸的痛苦。

    白愿立刻的就开着车把她给送到了医院,陈少华一看,走了过来,“嫂子怎么回事?”

    “可能要生了,你快检查一下。”白愿紧张的手足无措,差点说句话舌头都捋不直的一样。

    陈少华不敢耽误,迅速的给顾挽澜做了一系列的检查,确实是要生了,吩咐着,“先送去产房等我,我稍后就过去。”

    “不要!”顾挽澜虽然因为疼痛感而几乎说不出话来,但还是想都没有想的就拒绝了他所说的话。

    白愿劝着,“怎么了?是不是很疼?”

    “不要,我不要他给我接生!”顾挽澜剧烈的摇着头,似乎很害怕的模样。

    陈少华被拒绝的有些尴尬,“嫂子,医院只有我最放心给你接生,换做别人我不放心。”

    “我不,我说了,我不要你接生,快给我换一个医生。”顾挽澜死也不答应。

    陈少华还想说什么,但是顾挽澜咬了咬牙,一点都不畏惧会伤害到他的自尊心以及戳到了他的痛点,“我不会让一个曾经杀过人的医生来替我接生的。”

    果然这句话对于陈少华来说无疑是最沉重的打击,这几个月以来,他就没有碰过手术刀,要不是只相信自己可以平安无事的给她接生,他是不想给任何人经手的,但是顾挽澜如此直白的拒绝,却是让他毫不犹豫的就退缩了回去,愣在那一句话也反驳不来。

    “她不是这个意思。”白愿还想解释什么,但是觉得不管怎么解释,这句话都没有办法给圆回来了。

    “没事,我去找一个可靠点的妇产科医生过来。”陈少华强硬的扯出了一抹笑意,但是觉得不管怎么笑,都仿佛要比哭都还难看。

    话刚说完就跑走了,没一会儿,他就带了一个女的妇产医生过来了,并且在送进产房的时候还在那一而再再而三的叮嘱着,“记住一定要小心谨慎,千万不可以出现任何的纰漏!知道了吗?”

    那女人连连的点了好几次头,陈少华这才罢休的放人进去。

    白愿整个人都已经慌乱不已了,不停的在门口踱步,问着陈少华,“为什么生个孩子会这么疼,真的没事吗?”

    “你不要太紧张,生孩子的人又不是你怎么搞的你比全世界都还要紧张?”看着他的模样,陈少华不禁的开了一声玩笑。

    白愿无奈的朝着他看了过去,又解释了一下刚刚的事情,“刚刚挽澜说的话,你别放在心上,我相信她不会是故意的。”

    “我知道,但是她其实说的也是事实,放心吧,我没事的。”陈少华有些自欺欺人的道。

    “真的?”白愿还有些不确定的所问了一句。

    “你通知了嫂子爸爸妈妈他们没有?”为了扯开话题,陈少华突然的提醒了他一声。

    果然白愿急忙的摇头,“还没来得及。”

    “那还不快去啊,在这愣着干什么。”他一听,赶忙的催促了起来。

    白愿点了点头冲着他投射了一个感激的眼神,如果不是他提醒的话,或许自己都焦急紧张的忘了这一回事了。

    联系了顾永成跟顾母的时候他这才彻底的松了一口气,回到了产房的外面,顾挽澜头一次知道生个孩子原来是这么的痛苦的。

    用撕心裂肺的痛来都不足以来形容这样的痛苦,“啊!好痛啊,不行了,我没有力气了。”

    说完她不停的大口大口喘着气,那个女医生一脸的焦急,“不行啊,你深呼吸一下,别紧张,放松……”

    她跟着医生说的话,深呼吸了好几口气,然后放松,突然的她又喊,“用力!”

    她一张脸都跟着涨红了起来,似乎是在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一样,却毫无所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