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七十三章:顾挽澜难产

    这个时候顾母跟顾永成也从家里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看到在产房外面等候着的白愿,便是迅速的冲了过去询问着,“怎么样,澜澜在哪里啊?生的顺不顺利?”

    白愿紧蹙着眉,摇了摇头,“还在产房,没有出来。”

    “没事没事,生个孩子本来就没那么容易的,我当初也是生了两天才生出来的。”顾母安抚着白愿的情绪道。

    “放心吧,我请来的这个医生是拥有着丰富经验的,绝对不会有事的。”陈少华让他们尽管的安心。

    虽然是这么说着,但白愿仍然是不肯懈怠半分,“不行,没有看到她平安无事的出来我都没有办法自欺欺人,哪怕里边都是一个再世华佗,我也不能够完全的放心。”

    知道他内心的焦急,陈少华也就不说什么了,“那好吧。”

    然而在这个此时,这家医院的另外一个产房里边,苏茉莉也如同着顾挽澜一样正在痛苦的想要诞生下自己的孩子。

    然而这个时候在她一旁的人就是陈子华了,“少爷,我好痛,好痛啊!”

    这可比她药物发作的时候副作用都还要来的痛苦,一张俩紧皱的差点就要看不出来五官了一样,然而陈子华丝毫没有把心思放置在她的身上一样,不断的走着神。

    但是听到她的这句话的时候,他还是冰冷的回了一声,“痛也是要生的,难道这不就是你存在的意义吗?”

    果然他说的话永远都是可以那样轻而易举的扎入她的内心深处,苏茉莉到了最后愣是疼的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按照着医生所说的话做着。

    顾挽澜疼的晕厥了过去好几遍,但是都被疼痛又给再次疼醒了过来。

    随后那名护士似乎是给顾挽澜给注射了什么东西,顾挽澜没一会儿就重新的振作了起来,几乎嘴唇都给她自己咬破了一样。

    紧跟着产房里面传来一阵骚乱的声音,很快的就有人走了出来。

    陈少华一看脸色不对劲,拉过了一个护士问,“怎么回事?你们干什么这么紧张?”

    “孕妇难产了,很有可能保不住了。”说完,那个护士一脸小心翼翼的模样,将病危通知书给递交了过去。

    陈少华嘴里低低的呢喃着,“怎么会,怎么可能呢。”

    “人呢?我要进去!”白愿听了那个护士的话,根本就待不住了,一手就拍开了她递过来要签的通知书,说什么也要冲进产房里边。

    “白愿,你不要这么冲动,这个时候你要是进去了也帮不了什么忙,我进去,嗯?”陈少华一边说着,一边叫护士给自己拿了一套干净的手术服过来穿了上去。

    临进去之前,白愿一把拽住了陈少华的衣领,脸上的神色有着从未有过的严肃,几乎是咬牙切齿,“少华,听着,我不管怎么样,人,你必须要给我保下来,听见没有!”

    “好,我答应你。”他同样是一脸正色的回应着,“放心吧。”

    他不可能允许自己再经历一次失败了,绝对不可以。

    他进去的时候只看到顾挽澜浑身大汗,就像是整个人刚从水里边泡过后捞出来的一样,她仿佛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一样躺着。

    陈少华从那个女医生的口中得知了目前关于顾挽澜的所有状况,然而顾挽澜这个时候哪里还有一丁点的力气爬起来观看到底是谁在自己的身侧的,哪怕是连抬起一个眼眸的力气都没有了。

    “怎么样?还可以继续吗?”陈少华压低着声音在她的耳边问道。

    只看见她晃了晃脑袋,说什么也没力气了一样,陈少华又道,“这件事情没有人可以帮你,哪怕是一个再专业的医生也帮不了你,如果你自己不能够帮自己的话,孩子很快就会死在你的肚子里,你整整怀了十个月的孩子,你就希望他还没有出生就这么没了吗?你甚至都不知道他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更加不知道他将会有多么的可爱。”

    陈少华的话,渐渐的起了作用,顾挽澜竭力的睁开了双眼刚看到了他的人,立刻就产生出了抗拒的念头,但是下一秒就被陈少华所说的话给制止了,“如果你不希望孩子出事的话,只能够由我接手。”

    顾挽澜哪怕是再抵抗,也不敢拿孩子来做赌注,最后点了点头,再次重新的振作了起来,“孩子,我的孩子。”

    她必须要让自己的孩子可以平安无事的出世,“少华,我求求你,不管我怎么样,你都必须要救我的孩子先,知道了吗?”

    “好,我一定都会尽可能的保全你们俩。”陈少华应允着。

    她反而摇了摇头,“我知道的,我活不下去了,但是我的孩子你必须要救,听明白了吗?”

    “我答应了白愿要尽可能的保全你的。”他一脸的凝重,“你不要这么悲观,万事都没有绝对的。”

    虽然刚刚的那个女医生已经说了她的状况,确实不是很乐观,但是他相信以自己的能力,是绝对可以保全两个人的。

    “听着,我不管白愿说什么,但是我要我的孩子,我要他平安!”她从来就没有用过这么认真的语气跟陈少华说着话。

    “好,好。”这个时候陈少华自然是说什么都答应了,就怕她的情绪崩溃,只会让现状陷入更加困难的境地。

    陈少华现在尽可能的让她放松着,放松着……

    等待了半响,体力恢复了过来就让她疯狂的用力,她突然的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推送着自己。

    女医生在一旁惊喜的发出了声音,“出来了出来了,可以看得见头了。”

    “嫂子,加油,你可以的。”陈少华又是继续道着。

    她憋了一口气,差点就要咬碎了一口的银牙,最后伴随了一声声嘶力竭的喊声,“啊!!!”

    “哇哇哇……”耳边传来的是孩子洪亮的哭声,顾挽澜喜极而泣,身体的机能似乎是感受到了自己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下一秒,她的双眼就开始变得格外的沉重,眼皮子不由自主的合上了,陷入了一片黑暗当中,耳边的感官,以及任何的知觉,都在逐渐的褪去。

    “嫂子,嫂子!”陈少华惊呼出声,还没来得及从孩子诞生出来的喜悦中回过神来,只看见顾挽澜已经失去了任何的意识,下面正在流着潺潺鲜血,就像是怎么止都止不住一样。

    “孕妇大出血,快!去将医院里边所有关于a型的血液都给我调过来,快!”他瞬间就慌了神,嘴里开始吩咐了起来。

    “哦,是!”护士一看情况危机,迅速的跑了出去。

    然而另外的护士将孩子给抱了出去,并且告诉了白愿,“恭喜恭喜,孩子平安无事。”

    然而没有等到顾挽澜的人出来的白愿,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一点的心思想要理会这个孩子,脖子不断的想要冲着里边的产房窥探,“那我老婆呢?产妇呢?!为什么还没有出来!”

    护士的脸上闪过了一抹慌乱,“我……我也不知道,只是听说里边的产妇正在大出血……院长已经去找人调血液过来了,应该,应该很快就会没事了吧。”

    “应该?你跟我说应该?”白愿怒不可遏的瞪了过去,“我要你们确切的告诉我,她没事!明白吗?”

    护士被暴跳如雷的白愿给吓唬的不轻,“我,我不知道啊,这孩子我先送过去保温室了,你们稍后过来吧。”

    说完也就走开了,顾母看着已经是几乎没有了理智的白愿,也没有上去劝,只是叫顾永成在这看好来,“我过去看看孩子,怕护士给伤到了,要是澜澜有什么事情,一定要第一时间的告诉我。”

    虽然她心里也跟着焦急,但是眼下孩子需要人照顾也是一个难题,她也不想要顾挽澜竭力剩下来的孩子会有什么闪失。

    “好,你放心的去吧,这里我看着。”顾永成连连的点头答应了。

    看着护士拿了一批又一批的血进去,送出来的是一堆又一堆的鲜红的止血绷带,白愿是怎么都平静不下来心,他从未这么的慌乱过,整个身体都在不受控制的瑟瑟发抖了起来,根本抑制不住。

    他也从来都没有在这一刻这么的相信神佛,心里不断的发出了祈祷,“如果顾挽澜可以平平安安,哪怕是要我半条命都无所谓。”

    “钳子。”产房里边的陈少华额头布满了汗水,护士擦都擦不完。

    “棉花。”他紧张的手都几乎要僵硬了,看着手中的镊子,突然的就像是想到了那个晚上他生生的把病人的脑瘤给割破了一样,差点就一个恍惚失了手。

    在一旁的女医生格外的担心,“院长,你没事吧?要不然还是让我来吧。”

    “不行!”顾挽澜必须要由他亲自救活!

    然而再高明的医术,仿佛都无济于事一样,在一旁的心电图开始发出了一阵急促的“嘀嘀嘀……”的声音。

    从微弱的波动,逐渐的转化到了一条笔直的不能够再笔直的直线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