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七十四章:别睡了,我们回家……

    “院长,这……这要怎么办?”在一旁的女医生一脸的惊恐的看着归为平静的心电图,“产妇已经没有心跳了啊。”

    “不会的,不会的!”陈少华拼命的摇着头,拿起了除颤仪在顾挽澜的胸腔上就是加大电流的电击了好几下,试图着要挽回着顾挽澜的心跳,但是一次又是一次的尝试,都一点用处都没有。

    “快,加到最大的电流!”他怒吼了一声,让那人为之一愣,但是也不得不听的按照着他所说的进行了下去。

    “院长,产妇已经……”医生一再的提醒着,想要阻止着他现在疯狂的行为。

    “不可能,我答应了白愿的,我一定会救她的!”他怎么可能容忍自己的人生出现两次污点?绝对不可以,怎么可能区区的一个大出血他就没有办法了呢,什么时候他堕落到了这样的地步了,连这么简单的一个产妇都没有办法救得活了?

    “没用了,她都已经停止心跳了,无力回天了,虽然我知道你很难接受这个现实,但是确实是如此。”

    “闭嘴!”他的脸上显现出了一抹抗拒的神色,似乎一点都不想要接受这样的现实。

    “我出去知会一下产妇的家属。”见他这么执着,女医生也不强求着他停下动作,而是直接的出去找了在门外一直守着的白愿,“请问是顾挽澜的家属吗?”

    “没错,请问里边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顾永成看着焦躁不安的白愿,只好自行问了起来。

    女医生脸上闪过了一抹歉意,“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产妇大出血……已经……”

    “你说什么?!”白愿的眼神瞬间就如同试一把锋利的利刃一样落在她的身上,仿佛只要随便的所一句他所不想要听到的话就会遍体鳞伤一样。

    女医生浑身哆嗦了一下,但还是咬了咬牙的道出了一个事实,“不好意思,希望你们节哀。”

    “陈少华呢!他干什么吃的!”白愿想都没有想的就把那个女医生给推开了,闯进了产房里。

    只看到倒在血泊当中的顾挽澜,然而在她旁边的陈少华就像是疯了一样的不断使用着除颤仪不断的在顾挽澜身上电击着,但是丝毫没有起到一点的作用。

    看到白愿的出现,陈少华就像是虚脱了一样一脸愧疚的坐到在地面上,“白愿,对不起。”

    他几乎是机械性的走到了手术床边,看着脸上毫无波澜的顾挽澜一动不动的躺在那,只觉得呼吸都跟着停止了一样,“陈少华,你告诉我不可能的是吗?”

    “对不起,对不起。”他的嘴里不断的重复着这一句话,就像是已经断定了结局一样。

    “你不要胡说八道,她不可能有事的,绝对不可能!”之前他们讨论的不过都是无心提起来的,他还很清楚的记得顾挽澜问过她,如果真的在生产的时候出现了状况的话,他会选择保谁,但是为什么,为什么刚才这个问题没有任何人问过他,直接得到的就是她死去的消息?

    他将手术床上的顾挽澜给搂抱到了怀中,似乎是想要将她给镶入骨血里面一样,“老婆,你起来,我们回家了,如你所愿我们的孩子很平安的出来了,这还不行吗?你起来啊!”

    陈少华隐忍着自己的情绪,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离开了产房,徒留下他们两个人在那,然而得知到了顾挽澜消息的顾永成跟顾母都一同的晕厥凌厉过去,似乎是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现实一样。

    “少爷,生了!”苏茉莉的那边也传来了消息,怀了十二个多月才诞生出来的孩子,整个人都是奄奄的,就仿佛一个不小心,孩子就会死去一样。

    “抱走。”陈子华的眉头拧紧了一下,似乎是有些厌恶。

    苏茉莉会心的一笑,冲着他问道,“少爷,是个男孩还是女孩?”

    陈子华冰冷的看了她一眼,“是男的还是女的,跟你有关系?”

    她脸上的笑意突然的就僵硬了起来,试图掩饰着脸上的尴尬,“怎么,怎么会跟我没有关系呢?他可是我辛辛苦苦怀了那么久的孩子啊!”

    陈子华凑到了她的身前,半眯着双眼,“难道你忘记了你所跟我做出的交易了?你忘了你答应过我什么了?”

    陡然之间,她脸上的笑意再也坚持不下去了,唰的一下就变得惨白了起来,满脸的抗议,“不,不要,不要夺走我的孩子,我后悔了,少爷,我求求你我真的后悔了,我不要跟你做交易了,你把他还给我,好不好?”

    整整十二个月,总是在她最绝望的时候留在她身边陪伴着她的唯一的一个孩子,那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啊,怎么可能会舍得,当初刚怀上的时候一点的感情都没有,还遭受到了白念的抛弃,她一心只想着要怎么打掉那个孩子。

    如果不是陈子华的出现说会帮她报仇的话,她不可能将这个孩子作为赌注的留了下来,但是此时那么辛苦的生下来才知道自己孩子的珍贵,她就连看都没有看到一眼,甚至是男是女她都没有办法看得见,怎么可以就让她这么轻易的接受失去孩子的消息?

    “这是一笔钱,你收好吧。”陈子华似乎是丝毫没有听见她那所谓的恳求一样,丢下了一张支票。

    苏茉莉满脸的震惊,“钱?”

    “怎么,嫌少?”陈子华淡淡的瞥了一眼过去,“你都还没看呢,看一下,你会很满意的,跟了白念这么多年,你不就是为了钱吗,这足够你下半辈子挥霍的了。”

    “不要,我不要钱,你这是不要我了?”她完全的不敢置信,“拿钱打发我?”

    “噗。”陈子华突然的就轻笑出了一声来,看着她只觉得一些莫名其妙,“你不是认为我还会要你待在我身边吧?”

    “可是我整整跟在你身边那么久啊!你现在把我的孩子给带走,连我都要舍弃了吗?不,我不准!”

    “苏茉莉,你不要忘记了,你可以活到现在,那都是因为我,如果不是我,你早死了!你觉得你现在有跟我谈论条件的资格吗?生完孩子那就代表着你的任务完成了,难道我没跟你说过吗?身为一个棋子,就要时刻的准备着自己随时会被丢弃的念头,懂吗?”他完全的觉得自己是在尽可能的温柔的跟她解释了。

    身为一个棋子,就要随时做好自己会被丢弃的准备。

    这句话,陈子华确实是无时无刻的跟她提起,但是一直以来,她都全然的没有当作一回事来看待,总觉得自己这么的费尽心思待在他身边,那么的努力,他总会看得见,总会明白自己的心意的。

    但是到了这个时刻,他把自己能够利用的,能够压榨的作用都压榨完了,那么她就已经是一个没有用的棋子了……

    “不要,少爷我求求你,不要抛弃我,我什么都可以干的,哪怕是让我给你打扫卫生什么都可以,只要让我待在孩子的身边就好,让我远远的看着她就好。”刚刚生产过后的她很虚弱,但还是竭尽所能的滚落到了地面上,死死的抓住了陈子华的裤脚哀求着,“我真的球球你不要分开我跟我的孩子。”

    哪怕他不会用正眼看她一下也好,只要她可以知道自己的孩子是平安的长大的,那就无所谓了,她什么都可以做得到的。

    “你离他越远,那就是越好的事情了,明白吗?”陈子华丝毫没有任何的怜悯将她的手从自己裤脚上给掰了下来,最后到门口的时候,苏茉莉几近绝望的看着他的背影,多么希望下一秒他就会回过头看她一眼一样,但是到了最后,他都没有回过一次的头,只是冰冷的道了一声,“从今往后,你就当作没认识过我。”

    “不要,求求你把孩子还给我!”苏茉莉嗷嚎大哭了起来,陈子华的脸上闪过了一抹不快,吩咐了一声,“让她安静起来,别惊扰到了别人。”

    “是。”说完就有一个身着着护士衣服的一个女人拿着一个针剂过来朝着她的手臂扎了进去。

    她想要挣扎,想要抵抗,但是身体却被别人给死死地按住了,丝毫动弹不得,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药水就这样渗入她的手臂里最后跟自己的鲜血融为了一体,整个人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顾挽澜生的孩子呢?”陈子华出来了,问了一声。

    “在保温室那边。”那人回答了一声。

    他点了点头道,“按照我说的去做吧。”

    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办完了,陈子华就像是从来没有踏足过这家医院一样来的那样悄然无声,走的也是无影无踪。

    白愿抱着顾挽澜,怎么都不肯离开产房,哪怕浓重的血腥味散发的不断涌进鼻尖,就像是一个失了灵魂的木偶一样,一动也不动,一双手不断的在轻抚着她柔顺的头发,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地方太过于恐怖,如果不是他怀中的人太过血淋淋,让人看了只会觉得他只是在轻轻的哄着自己心爱的人睡觉而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