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七十五章:我痛恨这个孩子!

    “白愿,你也在这待了一晚上了,还是……”陈少华最后忍不住了,只好过来劝着。

    “嘘……”他紧着眉头,伸出中指在唇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别吵!”

    “够了!”陈少华看不下去了,直接就上去将白愿给从顾挽澜的身边拉扯开了,“你清醒一点,嫂子她死了,你到底在干什么,你不是那么不理智的人,看清楚一下现实好吗?你的孩子难道你不要了吗?那是她拼了命也想要生下来的孩子!”

    “什么孩子,你有病吧你!给我滚!”他不会承认一个害死了他最心爱的人是自己的孩子的。

    “你难道要否认这个事实吗?顾挽澜已经死了,你要我说多少遍都一样,你难道要搂着她的尸体,等着她发臭,发烂,生虫,你才甘心?”陈少华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道着。

    白愿的眼神瞬间就凌厉了起来,一把将他的衣领给揪住,将他整个人都给提了起来,“都是你,陈少华!你明明答应过我不会让她有事的,你是怎么跟我保证的?但是为什么会这样,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

    他的声音就如同是魔咒一样的灌入到他的耳中,刹那间陈少华竟然无从应对,“我……”

    “滚!都给我滚!”说完,他又是在房间里边乱砸一通,似乎是要将心中所有的怨气都给发泄出去一样。

    看着他痛苦的模样,陈少华半天说不出话来,他认识了白愿这么多年,从来就没有看到过他这么痛苦的模样。

    “顾挽澜你这个骗子!你说过哪怕你爬也会爬着回来我身边的,但是为什么,我这么哀求你,你都不肯应我一声?”

    顾挽澜脸上的平静,让他疯了一样的想捶胸顿足,多么希望此时此刻的她,哪怕是流露出一丁点的神情,只要告诉他,她没死,她还活着,那就足够了,哪怕她只是就这样躺上一辈子那都无所谓,他都不在乎。

    从陈少华那得知了白愿的事情,顾母拖着疲惫的身躯到了他们所在的地方,果然看着白愿紧紧的搂着顾挽澜似乎是一点都没有要松手的模样,整个人失魂落魄的,看起来狼狈不堪。

    她直接的就过去吃力的将他们分开了来,“白愿,我女儿走了,你难道不可以让她可以走的安心吗?我知道你难过,我也难过,她是我怀胎整整十个月才生下来的一块肉,连着我的血肉,我不会比你好受多少,但是人走了就是走了,你想想她留下来的孩子,如果你再这样下去,对孩子不管不顾,你真的对得起她辛苦用命换来的一个孩子吗?”

    “她没死,没死。”他不愿意接受现实的不断在嘴边重复着这句话,仿佛这样就可以迷惑欺骗自己一样。

    她狠了狠心,叫了门外的人进来,“把人带出去吧。”

    看着他们就要上来将顾挽澜给带走,白愿立刻就慌了神,质问着,“你们要干什么?!”

    “如果不送去太平间的话,这样下去尸体会发臭的。”护士一脸的为难解释着。

    “滚,滚出去!什么尸体,你们都在胡说什么!她还活着,她没死的,我相信她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死了的!”白愿紧紧的护在了她的身前。

    顾母听着他的话,眼眶也湿润了起来,但是理智还是战胜了一切,在不停闹腾着的白愿脸上就是一个巴掌落了下去,“你是一个成年人,你应该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被打了一巴掌的白愿,懵了一下,久久没回过神来,“如果孩子你要置之不理的话,我也不会管,那是澜澜拼了命也要生下来的,如果你不珍惜,就不会有人珍惜了,你不想她拼命生下来的孩子也有事的话,你就这样一直自甘堕落下去好了,尽管辜负她!”

    “我明白了。”他回答的有些浑浑噩噩,直接的就转过了身,不愿意去看别人是怎么把顾挽澜的尸体给运去太平间的。

    保温室里边的孩子都在手舞足蹈着,个个都是小的想是两个手就可以包裹住他们一样,仿佛只是轻轻的碰一下他们都会碎了一样。

    白愿一脸的狼狈,问了护士顾挽澜所生下来的孩子在哪里之后,便走了过去。

    在一张小小的床上,一个小孩正禁闭着双眼,唇边似乎是在吐着口水一样,说不出的可爱。

    白愿把手给探了进去,将他给放在了手上,突然的感觉像是抱起了一团棉花似的,那么轻,那么软,一点骨头都没有的样子,好害怕一下子会将他给揉碎了一样。

    孩子像是感受到了一个父子之间的羁绊一样,突然的脸上就扯出了一抹笑意,虽然在白愿的眼里看来,他皱巴巴的,难看之极,但是突然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这个笑,比任何的笑意都要来的暖心。

    “你就是挽澜宁死也要生下来的小东西吗?”他扯出了一抹笑意,说了一声,“真丑。”

    顾母正好进来了,听见他说的这句话,便解释着,“刚出生的孩子脸都是没有长开的,等再过一阵子就好了。”

    “是吗?”他苦笑了一声,突然的就冒出了两个字来,“白牧。”

    “孩子的名字吗?”顾母询问着,只看见他点了点头,“不错。”

    顾挽澜的死,无疑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个致命的打击,对于白愿来说,一点都没有真实的感觉,感觉那天所发生在医院里边的事情就都像是一场梦一样,希望什么时候醒过来,他们是母子平安。

    但是亲眼看着要被下葬的时候,他突然的觉得这应该是真的,顾挽澜是真的不在了。

    她曾经说过,哪天她要是死了,也要随着他的妈妈安葬在这个安静的地方,不受任何人的打扰,他那个时候还说,他们的一辈子很长,怕是要等那一天会很久,很久。

    却是从来都没有想过,偏偏这一天,就在此时此刻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发生了。

    “呜呜呜……”跟在顾永成身后的顾母哭成了一个泪人,“澜澜,你怎么忍心让爸爸妈妈白发人送黑发人啊,你不是还说要带着孩子回家的吗?你爸爸什么都准备好了,就等你生完孩子后,回家里做月子的,但是为什么老天爷偏偏这么的不公平啊!”

    “好了好了,别哭了,你越哭,澜澜走的肯定就越不安心的。”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顾永成还是忍不住的也是老泪纵.横了起来。

    他们在身后所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白愿都听在耳朵里,疼进了心窝里,然而怀中的孩子也像是感受到了凝重的气氛,原本还扑腾扑腾着的小手也渐渐的停了下来,一脸的背上,像是随时都会哭出来一样。

    “爸妈,你们都回去吧,我想多留一会儿。”葬礼结束后,白愿冲着他们轻缓的说道。

    “阿愿……”顾永成想要说点什么,立刻被顾母给制止了,“算了,让阿愿就陪澜澜说几句话吧,我们都先回去吧。”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白愿觉得他们就像是突然一夜之间苍老了十岁一样,心里说不出的复杂,下定了要好好代替顾挽澜孝敬他们的决心。

    怀中的孩子不哭也不闹,说不出的听话,白愿缓缓的道,“来,看清楚,这个就是你妈妈,你要记住她,千万不要忘记了她的模样。”

    小婴儿转着眼珠子,落在了顾挽澜墓碑的照片上,停驻了一会儿,缓缓的笑了一声。

    此时厉盛还没有走,看着他落寞的模样,不禁上前轻轻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节哀。”

    “厉盛,景玉走的时候,你是什么感觉?”白愿突然的问了一句,厉盛愣了半秒还没有回答,紧接着又看见他摇起了头,自己回复了起来,“不对,你肯定不知道我的感觉,因为你对景玉无心,无情,你不会明白我现在的感受。”

    厉盛拍在他肩膀上的手,突然的就收了回去,“再不好过,我也希望你好好的。”

    “你知道吗?我曾经没有了母亲的时候我想着,没关系我还有外公,然后外公走了以后,我又告诉自己,没关系,我还有最挚爱的人,但是……连她也走了。”

    “你还有孩子。”厉盛意识到自己说的这句话不对,想要收回去却已经是晚了。

    只见他一脸自嘲的笑意,“孩子,孩子!你们每个人都告诉我,我还有孩子,我必须要为这个孩子振作起来!”

    “他们说的没错,你要分清楚现实,现在什么事情重要,你要明白。”

    “但是你们知不知道。”他抱着孩子,眼神也逐渐变的狠戾了起来,狠狠的停留到了他的身上,几乎是咬牙切齿,“你们怎么会明白,我到底是有多么的痛恨这个孩子!我多希望他根本就没有出现过,如果不是他的存在,顾挽澜怎么可能会为了他而死?孩子,你们口中所说的这个孩子,我真的恨不得他不要存在!但是很可笑的确实,我现在却不得不为了他而努力的活下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