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七十七章:我后悔了,我要走

    “陈子华你听见了没有,我后悔了,我要离开这个鬼地方!”她怒红了一双眼死死的等着陈子华怒吼着。

    “我都说了,你后悔已经晚了。”他对于顾挽澜的要求置若罔闻,“你跑不了的。”

    “你不要太过分了,我必须要带着我的女儿走。”她当初就不应该相信他的一面之言,现在只觉得肠子都要悔青了。

    陈子华摆了摆手,示意着女佣将孩子给抱了下去,顾挽澜不肯,想要追上去却是被陈子华给拉了回去,“难道跟在我身边不好吗?我对你不够好?白愿可以做得到我的也可以做得到,哪怕是你跟他的孩子我都可以接受,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你再好,你都不会是白愿!”顾挽澜似乎是真的急了,眼眶里都是噙着眼泪的。

    “这里是x市,跟安城相隔几千公里,你不认为白愿的手可以伸的这么的长,如果他要是有本事找得到你的话,我也毫无怨言,但前提你别忘了我的计划,在他的眼里你已经是一个埋在黄土下面的一具尸体了,你觉得谁会去找一个死人?”

    “不会的。”顾挽澜茫然的摇着头,“我的孩子还在这,他怎么可能会连孩子也不要了呢?他一定会来找孩子的,一定会……”

    但是陈子华下边说出来的一句话,恰恰的就是打断了她这个所谓的想法,“你就不要天真了,这些你都给我做过了精心的考量,白愿身边已经有了一个孩子了。”

    “什么?这怎么可能!”顾挽澜一脸的震惊,仿佛没有从这个消息中回过神来一样。

    陈子华也很坦白的告诉了她,“是你说要跟你的孩子在一起的,那我不管怎么样也得给白愿一个儿子吧。”

    “所以你意思是,白愿现在正抱着一个跟他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顾挽澜不敢相信自己的一时意气用事,竟然会造成了这样的后果,只怕是追悔莫及都没有办法挽回了。

    “嗯哼。”他毫不犹豫的点了头,让顾挽澜感受到了更加深切的绝望,在白愿的心里,她已经是个死人了,然而他们的孩子却是在她的身边,白愿被欺骗了个正着,他身边的孩子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孩子啊!

    “你太过分了!”她哪怕曾经真的想要逃离白愿的身边,但是也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用一个无辜的孩子去隐瞒他,欺骗他,这对他来说一点都不公平!

    “最过分的是你啊,是你一心一意的想逃的,我都是在帮你而已,现在倒好,你说你后悔了,你不觉得那才是最过分的?”

    陈子华一下子就戳中了她的心底深处,顾挽澜突然之间就像是失了魂一样的坐在了床上,对于接下去的路根本就充满了绝望,迷茫的不知道自己即将要踏出去的,即将是哪一步。

    顾挽澜瞬间就没话说了,咬着嘴唇说不出的委屈,“那你把孩子带过来,我不希望她会离开我的视线之外。”

    现在还是还跟她没那么熟悉,只要时间久了,一切都会好的,她也会想办法离开的。

    也不知道白愿跟她的爸爸妈妈到底都会该有多么的伤心啊,她是有多糊涂,才会在那个时候说出了那样的话来,如果白愿知道这一切都是她跟陈子华策划的话,那么他会原谅她吗?

    答案是不解的,就跟她当初依然没有想明白过来要不要原谅白愿是一个道理。

    但是陈子华也没有过多的难为顾挽澜,还是重新的叫女佣把孩子给抱了过来,害怕孩子一下子接受不了,安排女佣时刻的在门口守着,要是有什么情况可以立刻进来安抚孩子。

    “孩子都吃什么的?”顾挽澜想了想自己昏睡了三个月,根本就没有奶.水可以给孩子,心里对于她的愧疚又是多了几分。

    “奶粉。”女佣如实的回答了她所问的问题。

    还有孩子的各种行为习惯,顾挽澜都问了个透彻,生怕有什么自己没有注意到的,“对了,孩子没起名吧?”

    她突然的想到了什么,自己还从来都没有跟白愿商量过孩子的名字,这下倒好,这个难题却是丢给了她一个人了。

    “当然了,少爷说了,起名这件事情还是交给您来的好。”女佣说话的声音唯唯诺诺的,似乎是害怕自己说错了话,会遭来什么横祸一样。

    顾挽澜见不惯她这么紧张,温声的道,“你不用那么紧张,我不会对你怎么样,我就是问清楚一些而已。”

    “嗯。”虽然是这么说着,但女佣仍然不敢直视的跟顾挽澜对话。

    见她还是这个模样,顾挽澜也没有继续理会她了,或许这就是陈子华所调.教出来的人,自己再怎么想要矫正都不会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孩子还没有起名字,顾挽澜轻叹了一声,瞧着在那手舞足蹈的人儿,突然莞尔一笑,“伊人,长得这么漂亮,你以后就叫白伊人了,好吗?”

    宝宝像是听懂了她的话一样,也听懂了顾挽澜对她的夸赞一样,嘴角一下子就裂开了来,兴高采烈的,顾挽澜只觉得她这个表现就是同意了,不禁欣喜的一遍又一遍的叫着她的名字,“伊人,伊人。”

    就像是上瘾了一样,怎么都停不下来。

    “安城最近有没有什么状况?”陈子华透过门缝看到了房间里面的人笑的很是灿烂,不禁转过了身子,对身旁的人问道。

    那人毕恭毕敬,“白愿一直都在家里照顾着那个孩子,没有去过公司。”

    “哦,是吗?看来他对那个孩子也挺上心的啊。”陈子华不禁勾起了一抹笑意,“真想早点看到他知道了真相的神情,会是什么样的?”

    “少爷,那孩子当真不是他的?”那人多心的问了一句。

    但是很快的就遭受到了陈子华一个凌厉的眼神扫射了过去,“不该问的就不要问,懂了吗?”

    “是,少爷。”见他一脸的严肃,那人也不敢继续的问下去了,“那我继续关注一下白愿那边的动静,要是还有什么事情的话,第一时间向您汇报。”

    “去吧。”陈子华点了点头,那人就走了。

    “哇哇哇!”房间内,孩子哭的像个泪人一样,然而白愿就像是没有听见一样,任凭着他在那哭喊着。

    保姆听见了声音以后便是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不禁发出了埋怨的声音来,“原来是拉稀了,白总,你怎么也不叫我一声呢,难怪孩子一直在这哭闹。”

    白愿抿着唇的,冷冷的看着保姆怀里躺着的孩子,“我不知道。”

    “下次要是孩子哭了,记得一定要叫我一声,孩子哭了那就肯定是代表有事的,不能放着不管啊,这哪里像话啊。”保姆一通的数落着,似乎是在提醒着对孩子置之不理的白愿。

    “哦。”他回答了一声,就看着保姆去帮小牧给换了尿包,迟疑了一下,还是问了一声,“这个怎么弄的?”

    “白总这是想学?”保姆一脸吃惊的模样,下意识的就摇着手,“这可不行,您身娇肉贵的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我……”

    “我让你教就教!”他说完还拧了一下眉,“什么身娇肉贵的,难道他就不是我儿子?”

    “白总说的是,你要是想学,我这就可以教你。”保姆一脑门的冷汗,赶紧抹了抹。

    随即还真的没有想到白愿会这么用心的学,看着她示范了一次,他便学会了,“对对对,就是这样,动作记得要轻一点,孩子的肉可嫩着呢。”

    白愿不禁的会心一笑,“没想到一个孩子会这么的麻烦。”

    “可不是吗?但是可以亲手给孩子打理一切的事情,等时间久了,你就会发现这一切都是值得的。”保姆自言自语了一声,“这就是为人父母啊。”

    白愿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也不知道是在想着什么,没有继续回答了,只是默默的将小牧身上的尿包给折腾好,轻轻的放置到了他的小床上,让他一个人冲着悬挂在床上的小玩具嘻嘻的笑个不停。

    “这里没你的事情了,你先下去吧。”见小牧也没有半点要哭闹的迹象,白愿就吩咐保姆离开了。

    保姆出去之前还提醒了一声,“白总,这还有小牧要喝的奶,他待会儿要是哭了的话,那多半就是饿了,你给他喝就好,如果喝完了的话,早恒温瓶里还有温水,到时候你再给他冲。”怎么说她怎么不放心一样。

    白愿有了一些不耐烦,“行了,你出去吧,我知道了。”

    保姆走后,白愿便坐到了小牧的身旁,不断的将自己的手给探进去逗弄着他。

    只觉得他柔柔软软的,戳一下就跟戳在棉花上面似的,“小牧,你想你妈妈吗?”

    突然苦笑了一声,嘲笑着自己的愚蠢,“你还这么小,怎么可能知道什么是妈妈呢?”

    突然小牧就抱起了他的手指,摇晃了一下,他也顺从着小牧的心意跟着摇,突然,小牧微微的张了一下嘴巴,将他的手指给塞了进去,不断的允吸了起来,就像是抱个奶瓶似的,不亦悦乎。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