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八十章:我和他,只能选一个

    “多半是白愿故意隐藏自己的行踪的,这……这也不能够怪我们。”他们哪会知道白愿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跑来x市这么大老远的地方来,还这么不巧的跟陈子华撞了个正着。

    “我让你们时刻盯着他的,有什么举动立刻告诉我,难道他上了那么久的飞机过来你们什么都没有发现吗?!”听着他们的反驳,陈子华更加是怒火中烧。

    “对不起,少爷,以后我们会知道注意的了。”鲜少见到这么勃然大怒的陈子华,饶是他们有天大的单子都不敢继续说下去了,“少爷您消消气。”

    “都滚!”他厉声的喝了一下,果然那几个跪在地面上的人迅速的站起来走了出去。

    他仍然觉得有些不解气,将眼前的茶几也给一脚的踹翻了在地面上,“废物,都是废物!”

    如果今天不是他正好在顾挽澜的身边的话,,岂不就是让白愿知道了顾挽澜根本没有死的事情,那么他所精心安排的这一切都是无用之功了,不可以,他怎么可以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呢?

    “来人!”他叫唤了一声,立刻的有一个人走了进来,“少爷,有什么吩咐吗?”

    “去调查一下白愿来x市是为了什么。”他竟然千里迢迢的过来,绝对不会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并且竟然还瞒过了他的眼线而来,那就意味着是有重要的事情。

    “是,我这就去调查一下。”说完那人一下就没了影子,很快的就有了佣人过来打扫着他所踹碎的茶几,玻璃碎片撒了一地。

    “陈子华,你快把我放出去!”顾挽澜仍然在拼命的拍打着门,丝毫没有在意自己的手都给拍红了。

    “咔嚓。”她又是用力的拍了下去,这个时候门锁被转动了一下,房间门给推开了来,她立刻将床上的伊人给抱在了怀中,一脸警惕的盯着走了进来的陈子华,“陈子华,既然白愿都来了x市了,你还不肯放过我吗?”

    “为什么你非要这么固执呢?好好在这待着不好吗?”陈子华的声调有些阴冷,一步步的朝着她走近,越是这样顾挽澜就越是抱着伊人往后倒退着,似乎是不想要跟他拉近距离一样,“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不想做什么,我就希望你可以在我的身边待着,哪里也不去,然后把那个该死的欺骗过你利用过你的白愿给忘掉。”

    “不可能!”她不假思索的就拒绝着,“你不要痴心妄想了!”

    “顾挽澜,你说你为什么非要挑战我的忍耐力呢?”陈子华瞬间就擒上了她的脖子,顾挽澜下意识的就紧闭起了双眼,似乎是以为他想要杀了她一样。

    但是迟迟没有察觉到痛意,这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来,只见他那充.血的双眼正死死的怒瞪着她,虽然脖子是被他给擒住的,可是他并没有用一点的力气,最后看到了她眼底的一瞬间惊恐,突然地就松开了手,自言自语了一声,“我怎么舍得?”

    “如果你不希望伊人有什么事情的话,你最好是乖乖的待着,对于回到白愿身边这种事情,不要痴心妄想了。”他的言语里充满了警惕的意味。

    让顾挽澜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身子,刚刚有那么一瞬间她真的以为陈子华是想要杀了她的,但是又对于他根本没有想要下手的行为而感到惊讶。

    突然,在陈子华就要走出房门的时候,她问了一声,“你是不是跟白愿有过什么过节?”

    陈子华原本要打开门的手,瞬间的就僵硬在门把上面,察觉到了这个举动,顾挽澜又是追问着,“所以你也是要利用我来报复白愿的?跟白愿当初要利用我是一样的心态。”

    “不是。”陈子华听着这句话,没有一点犹豫的就否认了,“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利用你的意思。”

    “那就是你跟白愿是真的有过节了?”顾挽澜瞬间的就猜透到了他的心思,不等陈子华否认,她已经展开了追问的攻势,“你到底跟白愿有什么过节。”

    她曾经问过白愿关于陈子华的事情,但是他只是很简单的说了一句不熟,还说了几年前他突然失踪了的事情,再然后就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自己的身边,第一次见面就对她耍流氓,第二次就说看上了她,再然后就把她给带到了这,难道这一切都是巧合?

    “我跟白愿之间的事情跟你无关,所以你也没必要问的那么多,你只要知道,我哪怕做什么事情,我都不会利用你,也不会伤害你。”

    “可是你现在难道就不是在伤害我吗?你要是真的想要我好的话,你就放我走吧。”她字字句句的都带着浓浓的恳切。

    “如果世界上没有白愿这个人的话,我随便你去哪里,但是现在不行。”他还没有解决掉白愿,让她走无非只会把她给牵扯到他们的恩怨当中罢了。

    顾挽澜突然的一惊,下意识的问着,“你意思是,你想除掉白愿?”

    “这个不是你应该知道的,好好的在这待着就是你能够做的事情。”说完,他已经踏了半个身子出去了,顾挽澜迅速的将伊人给轻放到床上,疾步的走过去将他的衣服给拉扯住,阻止了他的出去,“你不准走,把话给我说清楚!”

    “因为我跟他之间,只能留下一个!”这跟当年的选择是一样的,只不过今时今日,他们是各凭本事,而不是听天由命。

    “你到底要对白愿做什么!”顾挽澜瞪大着瞳孔,逼问着。

    突然的,陈子华顺势将她给搂抱在怀中,紧紧的禁锢住,发出了一个问题,“顾挽澜,如果我真的只能够跟白愿活下一个的话,你会选谁?”

    顾挽澜抓住了他禁锢自己的手上就是用力的啃咬了起来,用了十足的力气,瞬间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在口腔中蔓延开了来,她依然没有松口。

    然而陈子华也没有要推开她的意思,任凭着她一下比一下更加用力的撕咬,哪怕疼的额头冒出了一层薄汗,依然跟着咬紧牙关的隐忍了下来。

    见他没有要躲闪的迹象,顾挽澜这才松了口,不敢置信的朝着他那双漆黑的眼眸子看了过去,“你为什么不推开我?”

    “你本身就是我的救赎,我要是因为一点的疼痛就推开你了,那么我就没有救赎了。”

    他的这一句话让顾挽澜听的迷迷糊糊的,根本不明白他其中的意思。

    “你是个傻子吗?”要是知道他不会推开她,她怎么可能会用那么大的力气咬下去?

    看了看他的手臂,牙齿的印记颗颗分明的烙印在上面,还不断的渗出鲜血来,单单是看着都知道很疼了。

    “看到你这么心疼我,我就很满足了。”从她拒绝回答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她选择的人必然会是白愿跟当年的结局一模一样。

    可是唯一不同的是,顾挽澜会为他心疼……

    然而那些人并不会,在他们的眼里,自己不过是一个阻碍了陈少华前程的人罢了,恐怕巴不得他永远不要存在呢。

    “没人心疼你!”顾挽澜冷哼了一声,将他的手臂给甩开了,似乎是觉得再继续看下去的话,她的良心只会更加的不安一样。

    陈子华不怒反笑,“是吗?但是你分明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你是不是也舍不得我死?”

    “当然了,你虽然把我给困在这很可恶,但罪不至死,我怎么会希望你死?况且只要不是犯下了滔天大罪的人,我都不舍得任何人死。”

    “有你的这句话,就已经足够了。”他突然的就笑了起来,连顾挽澜都不明所以。

    “但是你是真的要对付白愿吗?你不是说不希望看到我受伤吗?如果白愿有事的话,我也活不下去了。”顾挽澜的眼底显现出了一抹从未有过的认真,盯着他看,似乎是想要让他明白自己决心一样。

    陈子华明显的身形一愣,轻抚了一下她的脑袋,千言万语,只道出了短短的几个字,“好好看着伊人。”

    见他也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定,顾挽澜冲着他的背影道,“就算我求你了好吗?”

    她再也不能够承受自己的身边有任何人的离去了,不管是谁。

    “我不希望白愿出事,但我同样也不希望你有事。”毕竟陈子华是真心实意的为她好。

    “我不会有事的。”他回过头浅笑了一声,就没有了回话,这一次他是真的出了房间。

    盯着紧闭住的房间门,陈子华的唇边不禁露出了一抹苦笑,悠悠的道,“可是我跟白愿,必须要做一个选择。”

    哪怕是知道顾挽澜真的会恨他一辈子,但是关于那一天的事情他只要是闭上眼睛就历历在目,根本无法忘怀。

    顾挽澜也像是虚脱了一样,顺着门滑落坐在了地面上,突然的听到了“咿咿呀呀”的声音,这才挪着步子到了伊人的身旁,看着她就像是个没事人一样,不禁的会心一笑,“妈妈希望你以后都可以这么开开心心,哪怕遇上任何事情都不要因为烦恼而乱了分寸,知道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