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八十三章:你抢走的,是我的命

    只是一瞬间,顾挽澜的脑子就“嗡”的一声乱作了一团,竟然不知所措,嘴里想要说出来的话一下子就像是被哽住了一样,都堆积在喉咙里头,愣是不管怎么努力都发不出声音来。

    陈子华眼明手快的,立刻将顾挽澜给拽了过去,紧紧的抱住了,“哦?没想到白总不仅喜欢抢我的东西,连我女朋友都想要来调.戏一下。”

    “我从来就没抢过你的东西。”白愿的眉头紧蹙了起来。

    但是下一秒陈子华就是冰冷的笑出了声音,“你难道忘了吗?你抢走的,是我的命!”

    白愿的脸色霎那间苍白的很,只有站在一旁的尹轩根本不明所以,“你们俩原来是认识的吗?”

    “认识啊,而且认识了很多年。”陈子华坦诚的就回答了尹轩所问出来的问题,似乎还觉得不够一样,冲着白愿问了一声,“你说是吗?白愿!”

    “子华,为什么我从来没听你提起过呢?”顾挽澜强忍着刚刚白愿所说的那句话给她带来的冲击,故作若无其事的问道。

    “你要是想知道的话,我们一辈子那么长,慢慢跟你讲。”陈子华轻佻了一下她的下巴,语气极为的暧昧。

    白愿却突然的觉得心底闪过了一抹刺痛,却又不明白是为什么,将他们两个人打断了来,“子华,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还有,为什么这么多年你没有跟我们联系过?”

    他虽然听陈少华说起过陈子华已经回来了的事情,但是近期一直都没有见到过他,久而久之就开始淡忘了起来,一直到今天。

    他看着眼前的陈子华的时候几乎是不敢相信,但是可以从他的语气听的出来,他必然是在记恨着那件事情的。

    但是他所说的也没有错,自己抢走了他的一条命!

    陈子华看了一下周围,“这似乎不是跟你叙旧的好地方。”

    白愿便是毫不犹豫的问了尹轩,“给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

    “二楼倒是有一个阳台,你们要是旧识想多聊聊的话,就去那吧。”尹轩不知道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但是既然这么问了,也只好如实的回答了。

    白愿看了看陈子华,“我们去二楼?”

    这句还是在征求着他的意见,一直等到陈子华不紧不慢的点了头,白愿这才迈开了步子。

    二楼阳台处,陈子华一脸淡定的喝着顾挽澜所倒过来的酒,说不出的惬意。

    白愿最先打破这个寂静的场面,“现在可以说了吗?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唔……”陈子华在说出答案的时候还经过了一番的思量,“一年多吧。”

    “那这几年,你都去哪里了?既然活着……”白愿突然意识到这句话说的不对,便没有继续说下去,“那为什么不联系我们?”

    他一直都有派人去找,就是不知道陈子华是生是死,这么多年了,关于他的消息却是音讯全无,就像是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他都几度想要放弃了,一直等到陈少华说出了他回来了的消息,至今他都觉得像是在做梦一样,一点都不真实。

    “我为什么要联系你们?”陈子华突然就像是听到了一件极其好笑的事情一样,“你不要忘记了,就是因为你,我才会被抛弃的,既然抛弃了,就代表这个世界上的我已经死了,而在你面前的,是崭新的我!所以你到底觉得自己有什么资格让我联系你们?当年,你们所有人都欠我的!”

    顾挽澜挺不明白他们之间到底说的是哪一件事情,但是从语气来判断,她可以知道他们所提及的事情必然是白愿亏欠了陈子华的。

    因为她从来就没有见过白愿对自己以外的人,会这么的卑微过,会这么的满怀愧疚。

    “我知道。”白愿握紧着拳头在一旁,一脸的自责,“可是我真的不知道事情会是这样。”

    “你们都可以脱险了,现在当然会说的这么好听了,不知道?不要开玩笑了,你们这几年都在风花雪月的,你又知道我是在干什么?”

    见他越说越是激动,顾挽澜一下子就握紧了他的手,像是在提醒着他冷静一些,“子华。”

    软软糯糯的声音传入耳朵,陈子华这才深呼吸了一口,逐渐的平静了下来。

    “如果你真的认为我会这么轻易忘掉那件事情的话,那么我只能够说你太天真了。”他说完又是喝了一杯酒,这酒辛辣的很,立刻就在他腹中辗转燃烧了起来,一点都不好受。

    “行,不管怎么说这是我欠你的,你要想怎么样尽管说。”顾挽澜已经死了,他在这个时候也没有什么可以顾虑的了。

    “你不要一副这么紧张的样子。”陈子华一脸的从容,“我就是听说你老婆前阵子死了,你瞧瞧我女朋友怎么样?”

    白愿看了一眼,只是微微颔首,“白小姐很漂亮。”

    “那送给你?”陈子华说这句话的时候,顾挽澜的心突然的就像是提到了嗓子眼上一样,迫切的一道视线朝着白愿投射了过去。

    然而他是一点思量都没有,“她是你女朋友,你这么说她不会伤心?”

    “那你大可以问她会不会伤心。”陈子华将这个问题给丢掷到了顾挽澜的身上。

    顾挽澜咬了咬唇,想到了在他手上的伊人,“真是不好意思,子华就是喜欢开玩笑,你不用当真。”

    白愿微微的蹙了蹙眉,“真的是开玩笑吗?”

    但是为什么他从她的神情里面看出了悲凉的感觉,她似乎一点都没有开心的模样。

    “算了,你要是不要以后可不要后悔。”陈子华突然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朝着他笑了笑,“我今天就是跟你打个照面,不会对你怎么样。”

    “子华,你回家吧。”白愿看着他的模样,有些难受。

    陈子华已经将顾挽澜给扯到了身旁,作势就要离去了,听见他的这一句话,脚步突然的就停顿了下来,唇边露出了一抹前所未有过的嘲讽,“我没有家。”

    “白愿,这一次我是来通知你的,告诉你,我陈子华回来了!”说完,头都没有回过一下就离开了宴会的地方。

    车上,顾挽澜一句话都没有说立刻在陈子华那白皙的脸颊上面就是重重的甩下了一个耳光,“陈子华,你真的太过分了!这么戏弄我你很开心是吗?”

    他摸了摸,疼的不禁发出了一声啧的声音,但是并没有冲着顾挽澜发火,“对不起,我没控制住。”

    “对不起,我就知道你特地带我过来不是为了什么,你口口声声说不会利用我,但是你现在的所作所为又何尝不是在利用我!”

    “我没有。”他突然说起这句话的时候觉得有些苍白,又是补充了一句,“对不起。”

    “没有?”她冷笑了一声,“呵,让白愿看到我在面前却认不出我来,你觉得很开心吧,还口口声声装作大方的说把我给送出去,你可真厉害啊,这难道不就是所谓的利用吗?”

    “我向你道歉了。”陈子华抿着唇,“下次不这么做了。”

    “你混蛋!”顾挽澜不分由说的就是在他身上又是几下的拳打脚踢了起来,“你明知道我有多想回到他身边,你还故意这么对我!”

    “是,我混蛋。”陈子华将她的手给攥住了,“但是他连你都认不出来,怎么能说的上喜欢你。”

    “你根本就是强词夺理,连我自己都认不出来,他又怎么可能会认的出来呢?”顾挽澜委屈的情绪还在,说着鼻头又是酸了起来。

    陈子华是最见不得她这副模样,“你要是再哭哭啼啼的,我就让伊人陪你哭个够。”

    伊人对于顾挽澜来说永远都是最容易牵制她的东西了,只是一瞬间立刻收起了所有的背上,怒狠狠的瞪着他,“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说完,他已经是启动了车子,扬长而去。

    陈子华刚走,尹轩就立刻走了上来,看着魂不守舍的白愿赶忙问道,“怎么z集团的人跟你会认识啊?”

    “没事。”白愿闭口不谈,极力的表示着自己是不想要回答这个问题的。

    然而尹轩却像是不明白现状一样,追问着,“但是你不觉得他身边跟着的那个女人很熟悉吗?”

    他突然的觉得看见过却又想不起来是在哪里。

    “是很熟悉。”白愿对于这个毋庸置疑,随即很果断的道,“但不可能是她。”

    他认为陈子华是故意找来了一个这么相似的女人来蛊惑他的,所以对于刚刚的话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只是一昧的想着他这次这么明目张胆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一定是有目的的,不然不会轻易浮面,但是是什么目的,他是真的无从得知。

    “那你说会是像谁啊?”他觉得熟悉,却想不起来是谁,这才是难受的,这一看白愿就是有了主意了,立刻问了起来。

    之间他的眼神黯淡了一下,微微动了动嘴唇,“顾挽澜。”

    果然,尹轩顿时就无话可说了,耸了一下肩膀肩膀,“那确实是不可能。”

    对于他们来说,一个都埋在黄土下的人,怎么可能还活着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