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八十六章:听说,隔壁有个疯女人

    “你疯了!”陈子华没有预料到她一下子会情绪这么激动的喊了出来,立刻疾步的走上去将她嘴巴给死死的捂住。

    随后将她推给了几个保镖,“让她闭上嘴!”

    顾挽澜此时还在别墅内,如果万一被她听到什么不该听到的话,那么到时候就没有那么的简单了。

    “少爷,我就想要回我的孩子而已,你告诉我是男是女,长什么模样,让我看一眼也好啊!”自从生下来之后,她就只听见了孩子的一声哭喊,多的再也不知道了。

    “我不想要再看见你!”他微微的拧住了眉,一脸的怒气仿佛随时都会迸发出来一样。

    “不要!”她绝望的声音反抗了起来,“那我就不要回孩子了,你让我看一眼,就真的只看一眼,让我知道他到底是长得什么模样就好,啊?”

    苏茉莉别提是有多么的卑微了,完完全全的是来自于一个母亲的哭诉,她的身上现在哪里还有当初的那一身傲气满满啊,为了陈子华,她早就连脸面都给搭进去了,更何况是尊严。

    “把这个疯婆子赶出去!要是再让我看见她一眼,你们也都给我滚!”然而陈子华并没有一丁点的动容,行事作风依然是那样的果断绝情。

    “少爷,你要是真的这么对我,你会后悔的!”苏茉莉干脆拼了出去,“你不给我看孩子是吗?但是我知道你跟白愿有仇,你说我要是去找他的话,他会不会帮我查出我的孩子究竟在哪里?”

    不得不说她还真的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这一点让陈子华的脸色更加的阴沉了起来,走过去单手就扼住了她的脖子,咬牙切齿的问,“你说什么?”

    “呃!”陈子华用的力气一点都不小,她一下子就痛苦的皱起了脸来,“疼……”

    “疼?”只听见他一声阴冷的笑意,“你以前不会喊疼的。”

    “放!放开!”她的整个脖子都开始变得青紫了起来,几度快要喘不过来气了一样,“少爷,求求……求求你。”

    “你刚刚是在威胁我对吗?”他不但没有松开手,反而是加大了几分的力度,让苏茉莉整个人更加的痛苦了起来,一张脸立刻涨的通红,“不……”

    他收紧的手让她几乎是说不了话,“你知道我生平最讨厌的就是什么吗?”

    苏茉莉艰难的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陈子华死死地盯着她那绝望的眼神,压低着声音说道,“我最恨的就是别人威胁我了!”

    她心底咯噔了一下,依然在摇着头,张了张嘴,但是却发不出一丝的声音来,嘴巴的唇语似乎是在说着,“错了。”

    大概就是她知道错了的意思,见她还真的快要死了的模样,陈子华这才不紧不慢的松开了手。

    苏茉莉一下子就站不住脚,坐在了地面上,猛烈的捂着疼痛的脖子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这来之不易的新鲜空气,“呼……呼……”

    陈子华见她的这个狼狈样,冷笑了一声,“你就这点本事,也要打算跟我斗吗?”

    苏茉莉只觉得刚刚有那么一瞬间,她是真的以为自己会被陈子华给杀死的,因为她感觉脑袋已经开始放空了一样,感觉如果他要是再晚上一秒松手的话,她真的会因为窒息而死。

    他在用着行动告诉自己,他并没有在开玩笑。

    要她死,简直就是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轻而易举。

    “少爷,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苏茉莉痛哭流涕的匍匐在地上抓住了他的裤脚悲切的道。

    “我对你的忍耐已经是到了极限了,为什么你还要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过来挑战呢?”他阴冷的声音就像是要贯穿到她的五脏六腑里头一样,让人听的觉得可怕之极。

    她慌乱的摇着头,“我错了,刚刚我都是一时意气,说错了话。”

    “我没有那么多的闲工夫在这跟你说那么多的废话,还是那句话,既然你的孩子早就卖给了我,那么就一辈子都别再想着要回去了,除非你希望得到的是一具你孩子的尸体!”

    只是嗡的一声,她的脑子一下子就乱做了一团,但是这其中的意思她是再也明白不过了,“不要,少爷求求你不要碰我的孩子,我走,我走总可以了吧,我再也不会骚.扰你了,真的!”

    比起要跟自己的孩子在一起的来的会是他无情冷漠的残杀,那还倒不如留在他的身边,至少还会好好对待,只要他健康的成长,那就够了。

    她放弃了,她根本就斗不过陈子华的。

    “所以你知道我为什么当初会看上你吗?”陈子华突然的挑起了她的下巴,让她不得已的把头给抬了起来,跟他对视了起来。

    他的眉眼一直都是习惯性的弯着的,如同一个笑面虎一样,但是根本就猜不透他到底是在想些什么。

    “什,什么?”她的嘴唇微微轻颤,不确定的道。

    “聪明!”说完,陈子华也松开了手,“因为你聪明,虽然有时候蠢的一塌糊涂,也会因为一时的怒气做出不少让我乏力的事情,但是我就是喜欢你知难而退的这点,就跟现在一样,明明很想要跟自己的孩子在一起,却知道自己没本事,只好放弃。”

    “谢谢少爷的夸奖。”她隐忍的咬了咬唇瓣,道。

    “走吧,安城或许我还能够对你留几分余地。”他说着,冰冷的视线朝着她身上落了下去,“但是这里是x市,你要是真的做了什么让我恼火活着是惆怅的事情……我就不会再这么轻易的放过你了!我做事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仁慈!”

    他的话就如同一个炸弹一般,将她的所有念想都给炸成了灰烬,“我知道了,少爷。”

    她匍匐在地上抬起头看了看他,只觉得他永远都是那样的,遥不可及,明明伸手就可以触碰得到,却发现是那样的遥远。

    “让她走吧,不要再出现了。”这次就当是他不想惹出什么混乱,若不然,他刚刚或许真的会将苏茉莉给活生生的掐死!

    依然没有见到自己的儿子,苏茉莉心如刀割,但是比起如果要见到的是一具尸体,她宁愿一辈子不见。

    看了看精致的别墅,她心底泛起了一丝冷笑,曾几何时,她也是被陈子华给细心的照料到别的别墅里头的,现在她没有了用处,就被无情的抛弃了。

    正当她起身要走之际,突然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还不等她真正的确认,自己已经被陈子华的几个保镖给按着往门口送了出去。

    但是她看到了,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是她可以很确信,那个在别墅中的女人,就是顾挽澜!

    为什么顾挽澜会在陈子华的这里出现,明明她不是已经死了吗?关于这一点,在安城里面在就不是什么藏着掖着的事情了,但是真正让她吃惊的是,为什么一个死了的人,会凭空的出现在陈子华的别墅里头!

    然而顾挽澜出来的时候只看见被带走的苏茉莉的背影,同时还被好几个保镖给挡住了身躯,看不出来是什么模样。

    “怎么回事?”她刚刚听到了声音将伊人派给佣人照顾好了,这才急匆匆的下来的。

    陈子华看见她突然的出现,在看门口苏茉莉已经走远了,便问,“你怎么下来了?”

    “你们到底是在干什么,我刚刚有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她拧了拧眉,捏着下巴想了一下,“我还听到她说什么孩子。”

    “她啊,隔壁的一个疯子,之前跟她老公好像是闹过什么别扭孩子没了,所以家里人要是没看管过来她就会偷偷的跑出来,到处喊自己的孩子在哪里。”陈子华还一副极有耐心的模样跟她解释着。

    “是这样吗?”看着他一本正经,顾挽澜倒是也没升起什么怀疑的心思,“我还以为出什么事情了。”

    “哪里会有什么事,我已经叫人把她给送回家了,还让保镖守好门,以后她也不会进来吵到你了。”

    顾挽澜摇了摇头制止了,“没事,说起来她也是一个可怜的人而已,没必要的。”没有什么比身为一个母亲可以更加的了解她的心情了,她表示着理解。

    见她没有一丝的怀疑,陈子华在心底里不禁长吁了一声,松了一大口气。

    翌日,陈子华也不知道去忙什么事情了,顾挽澜刚刚醒过来他就已经不在了,吃过早饭后,她寻思了一下,就跟保镖说了会在周围走走。

    保镖有好几个都跟上这才肯罢休,似乎是对于这一切都习以为常了,顾挽澜也就没有说什么了。

    突然地路过了隔壁的房子,想到了陈子华昨天说过的这家人的事情,犹豫着也是邻居要不要进去慰问一下什么的,或许那个所谓的母亲看到伊人的话,会心情好转不少。

    心下这么想着,正好屋子出来了一个男人正提着两袋垃.圾,看起来应该是刚打扫完的样子,或许就是这家的男主人吧。

    顾挽澜就抱着伊人走近了过去,“你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