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八十七章:想爬上我床的女人,多得是

    那个男人显然是没有预料到顾挽澜会上前跟自己问号,也是愣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你好。”

    然而跟在她身后的几个保镖已经是提起了警惕,走了上去,“小姐,少爷说你不可以随便跟陌生人搭话。”

    顾挽澜不由的拧了拧眉,“他不是邻居吗,哪里是陌生人了,再说了,陈子华他不是说认识这家的人吗?”

    见到几个男人这么紧张的模样,男主人只好尴尬的露出了一抹笑意,“我还得丢个垃.圾。”

    说完就走开了,但是顾挽澜偏生的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一样,就是不肯走了,就在门口守着,没一会儿的男主人回来了,看见她还在门口只好好奇的问了一声,“这位小姐是有什么事情吗?”

    顾挽澜摇了摇头,“昨天你老婆来我们家了,我看她似乎是挺想要个孩子,情绪也有点不稳定,想着带着我们家伊人过来看望看望她,会不会心情好一些?”

    这话刚说完,那男主人却是一头的雾水,“什么老婆?”

    “昂?”顾挽澜反而被他的问题给问的愣住了,正要开口,几个保镖立刻制止住了她接下去想说的话,“小姐,很晚了,我们该回去了。”

    “你们干什么!”顾挽澜甩开了过来扯住她的手,越发的觉得事情不对劲,追问着,“你不是有个老婆吗?”

    “你倒是挺会开玩笑,我才二十多岁,怎么可能会结婚呢,我连女朋友都没有呢。”男主人笑了笑只觉得顾挽澜是在说着胡话。

    顾挽澜突然的脑子发出了一声巨大的轰响声,陈子华骗她?

    昨天的人,不是这家的女主人,那么到底会是谁,陈子华是在害怕,他害怕自己知道那个女人是谁。

    “小姐!”保镖的声音很大,似乎是在提醒着她什么。

    顾挽澜暗了暗眼眸,“好。”

    然后冲着那个男主人道了一声,“真是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了。”

    她现在满脑子的都是在想着陈子华到底在对她隐瞒着什么?为什么不让她知道那个女人是谁,然而那个女人过来找的,又是什么孩子?

    一系列的问题都不断的在她的脑子里边回荡着,就是找不到所谓的答案。

    从白愿的口中得知道了陈子华就在x市,厉盛怎么可能还闲的下心来,立刻就也朝着这赶了过来,就连陈少华也是。

    看着突然在酒店房间里头冒出来的两个人,白愿不由得拧了拧眉,“你们怎么来了?”

    “子华就在x市的事情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陈少华阴沉着脸问道。

    如果不是厉盛见他在x市逗留了那么久都没有回安城的话,也不会主动的联系了尹轩这才知道是因为陈子华就在这。

    白愿的脸更加的黑了,“说告诉你们的?”

    “不管谁告诉我们的,这件事情你难道不应该尽早的告诉我们吗?”厉盛一边说着一边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坐到了沙发上。

    “哇!”房间里头立刻就传出了小牧的哭声,保姆立刻闻声赶了过去,还冲着他们三个人道了一声,“不好意思,你们慢慢聊。”

    说完进了房间以后小牧的哭声就给止住了,陈少华这是更加着急了,“小牧也跟在你身边,你都不通知我们,你就算了,要是小牧也出事怎么……”

    话还没说完,白愿一个凌厉的视线看了过去,“闭上你的乌鸦嘴!”

    “算我说错了话。”陈少华也知道说错了话,不敢多说了,只好让厉盛自己来说了。

    厉盛一脸正色,“总之,还是先调查一下子华近期的动向吧,免得他做出什么来我们预防不了。”

    “既然你都来了,那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处理吧。”白愿说的时候还有些无奈。

    其实他根本都不想把他们两个人牵扯进来,只想着默默的把这件事情给处理好了,但是没想到还是被他们给知道了。

    “放心吧。”厉盛有着十足的信心说道。

    傍晚,陈子华总算是回来了,刚到了顾挽澜的房间,便看着她的神情不对劲。

    不由担忧的上前问了一声,“怎么脸色这么差,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陈子华。”顾挽澜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发起了追问。

    “嗯?”对于什么都不知道的他,很是茫然。

    顾挽澜转过了身,郑重其事的抬起了头盯着他看,“昨天的女人,根本不是什么邻居家的疯女人,是吗?”

    陡然之间,陈子华的脸一下子就变了颜色,“谁告诉你的?”

    见到他的脸色,顾挽澜就确信了,唇边泛起一丝冷笑,“呵,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陈子华你到底是在心虚什么!”

    “我没有,一个疯女人而已,你没必要管她是不是隔壁的。”陈子华一看就是不想要跟她深究这个问题。

    顾挽澜怎么可能会轻易的放弃,“到底她说的孩子是怎么回事?如果仅仅是一个疯女人的话,怎么可能会进的来你的后花园?她只有一双手一双腿,而你大门却又那么多的人,你倒是要告诉我,她是怎么闯得进来的,原因很简单啊,那就是你自己亲自放进来的,又或者,你是跟她认识。”

    顾挽澜所说的一点都没有错,只看见她说一句话,陈子华的脸上就添加多了几分的阴沉,“对,我是认识,但是这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没必要知道那么多。”

    “那你是承认了?”

    “我先前跟她有过一夜之欢,她怀了孕,我不想要就叫人把她拖去打了孩子,现在她发疯了也不过是很正常的事情,这跟你没关系吧。”

    “过分!”顾挽澜抬手就是一个巴掌落在了他那俊俏的脸颊上,“你要是不喜欢哪个女人,你就不该跟她有什么,再者孩子是无辜的,你凭什么来判定他的生死。”

    “这都是我私人的事情,也是我的行事作风,你看不过去你就告诉那些女人让他们别想方设法的爬上我的床就不会有这些事情了,造成这样的后果,都是她们自找的。”

    “陈子华,你怎么会是这样的人呢?”顾挽澜满脸的震惊,似乎根本就不敢相信一样。

    怪不得会瞒着她呢,她想过所有的可能性,但是都没有想到他给出的是这样的一个回答,“你太让我失望了!”

    “我也是个正常的男人,在没有遇到你之前确实是做过不好的,但是认识了你以后我都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了。”

    “够了,不要跟我说这些,我嫌恶心!”顾挽澜立刻就捂住了耳朵,看待他的神情都是充满着失望。

    “好,那你好好休息。”他似有似无的点了一下头,就退了出去,还不望将门给小心翼翼的关好来。

    可怕,真是太可怕了,她之前怎么可以认为他是一个好人呢?

    能够这样对待自己亲生孩子的人,哪怕是打掉了,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丝毫没有半点心疼的模样,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好的到哪里去。

    将门给关好之后,陈子华都不禁自嘲了一声,他怕是个傻子吧。

    在顾挽澜的心里着急已经是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再加上这一次所说的话,只怕以后要接近她的话,要想对她好,都只会引来她那冷嘲热讽罢了吧。

    但是唯一庆幸的是她并不知道那个女人就是苏茉莉,更加不知道孩子的事情。

    他问过了一遍,找到了早上陪同着顾挽澜一块出门的几个人,齐刷刷的跪在了书房里头,陈子华攥紧着拳头,走近就是扬手一拳砸了过去,当场就有一个人没跪稳,往一旁倒了下去,“少爷,是我们没有看好小姐,对不起。”

    “嗯?看来你们也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啊?”陈子华阴冷的笑意,让他们几个都不由的升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少爷,我们也没有想到小姐会……”话还没说完,躺在地上的那人又是被陈子华给用力的踹了一脚,“这难道跟顾挽澜又关系吗?如果你们把我的话给放在心上多几分,她会知道什么?我到底都跟你们说过什么,你们知道不知道!”

    “少爷说过,不允许小姐跟任何的生人接近以及对话……”越说下去,这其中的声音就是愈加的小声。

    “所以为什么还要让她接近?!”他的脸上明显的是闪过了一抹不耐烦,额头冒起的青筋就足以证明了他此时是正在极力的隐忍着自己的怒气。

    见状,他们是更加的害怕了起来,“少爷对不起,这样的事情再也不会发生了。”

    “最好是这样!现在就给我滚出去!”暴跳如雷的声音在书房里头响起,只是听到了声音,几个人就是连滚带爬的就冲出了书房,似乎是生怕多待下去一秒陈子华就会反悔了一样。

    “一群废物的东西!”他叱骂了一声,又是用力的一脚将面前的椅子给踹的四分五裂。

    “白愿,我们的人调查到有一阵子有个人跟子华走的很近。”厉盛拧着眉向他汇报着。

    “是谁!”白愿不假思索的就问了起来。

    只见厉盛一脸犹犹豫豫的模样,似乎是想说却又不敢说,“是……”

    “跟我还有什么不能够说的!”白愿狐疑的视线就不断的在他身上打量着。

    见他话说到了这份上,也就只好如实的说了出来,“是苏茉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