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八十八章:苏茉莉道出的真相

    “苏茉莉?”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白愿还不由的发出了质疑的声音,“怎么可能会是她?”

    苏茉莉跟陈子华两个人怎么可能会有交集呢,对于白愿来说,直觉他们俩是怎么都不可能搭在一块的啊。

    “虽然很不敢相信,但确实就是苏茉莉,至于他们之间的关系暂时还不知道,我想大概也就只能够找到了苏茉莉才知道这一切了。”

    “那就去找。”白愿拧住了眉,脸上的神情颇为凝重。

    苏茉莉带着满身的疲惫,没有了儿子,她已经躺在床上整整颓废了两天了,哪怕是一滴水都没有喝下。

    只听见门外的一阵嘈杂的声音,她心底提高了警惕,刚要爬起身却觉得身体无比的疲惫,又重新的倒回了床上。

    “嘭!”房间的们被粗鲁的撞开,很快的就有几个身着黑色正装的男人陆陆续续的闯了进来,她不由的心里一慌,“你们是谁!想要干什么!”

    然而回答她的人一个都没有,她直接就被击晕的带离了所居住的地方。

    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只听见床边有个男人的声音,“她是有些营养不良,所以才会这么久都没有醒过来,我已经给她打了营养针了。”

    是谁,她那纤细的眼睫毛微微抖动了一下,很快的就被他们给发现到了,“醒了。”

    她勉强的睁了睁眼,首先印入自己眼帘的认识陈少华,苏茉莉的心底开始盘算了起来,这个人她是见过的,在医院里头。

    但是他不是安城的人吗?怎么会来了x市,心里的疑惑还没存留一会儿,就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看来是没事了。”

    “白愿?”她一边说着,一边闻声的冲着一旁看了过去,果然,就是白愿!

    她突然的浑身哆嗦了一下,惊恐的看着他,“你怎么会在这,又为什么要把我给绑来这里?”

    “你看清楚,我可是请你过来,还好心给你治病,难道不是应该说一声谢谢?何来绑架之称?”白愿的视线在她身上审视了一会儿道。

    “我……我怎么了?”看了看手背上还插着的针,她一脸的迷茫。

    陈少华不禁的解释了起来,“你是不是好几天没吃过东西了?都体力不支了,你不会是想寻死吧?”

    她的唇边泛起了一丝冷笑,“现在的我跟死了又有什么区别呢?”

    孩子没有了,心爱的人也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她还能做什么?

    “你之前不是怀孕了吗,你的孩子呢?”看着她平坦的肚皮,白愿发出了质疑。

    苏茉莉下意识的捂上了自己的腹部,咬着唇瓣,一脸的痛苦,“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该不会白念那小子真的把你孩子给打了?”白愿心底这么想着,但是转念一想,又不应该啊,他们既然都已经离婚了,然而苏茉莉跟他都没有瓜葛了,没必要下这么狠的手吧。

    苏茉莉紧闭嘴巴,像是一副表明了什么都不会说的模样。

    然而白愿也不慌不乱,又接着道,“还是说你找到了更好的男人,所以就连孩子也舍得不要的自己打掉了,去跟了个你所理想当中的男人?”

    “你胡说!”如果孩子在的话,她恐怕是疼爱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自己都舍得打掉呢?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你会跟陈子华搅和在一起,难道你们在一起的话,他会不介意你有那么大的肚子?”他可不认为陈子华的口味会有这么的重。

    苏茉莉一脸的茫然,“陈子华?”

    “装什么,在你怀孕的时候你们不是一直都在一起的吗?”陈少华不禁的冷嘲了一声。

    他们可是调查了这近一年了里面关于陈子华的所有行踪,发现还有好几次苏茉莉都怀着孕的,陈子华还一并跟着去过几趟,这关系要是说没什么的话,饶是谁都不会相信的。

    “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我不认识这个人。”苏茉莉对于这个名字似乎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看着她脸上的平静,不像是在说谎的模样,白愿不禁踌躇了一会儿,又问,“那跟你去医院检查的那个男人是谁?难道他跟你说的是假名?”

    说完,还将他们两个人的一张清晰照片给摆放到了床边,苏茉莉心下好奇的接过去一看,惊呼出声,“少爷?”

    照片上的人就是陈子华无疑,突然她脸上苦涩的笑意蔓延的是更加厉害,“原来他叫陈子华。”

    认识这么久的时间,她哪怕连陈子华的全名叫什么都不知道,想来她还真的是蠢得无可救药了。

    “为什么叫他少爷?”陈少华一脸的不解。

    苏茉莉看了看他们一眼,“不好意思,无可奉告。”说完重新的躺了下去,似乎是不想透露下去。

    闭上眼睛假寐着,她怎么可能会忘记了陈子华的手段呢,孩子在他的手里至今都不知道在哪里,再加上现在白愿跟这个所谓的医生也不知道跟陈子华是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的,如果自己说错了什么,到时候让陈子华身处险境的话,被他知道了,自己的孩子也别想活了。

    哪怕看不见,摸不着,但是至少知道她的孩子是活着的,就足够了。

    “苏茉莉,陈子华是我哥哥,我是真的想知道他的情况,如果你知道的话,我真的希望你可以告诉我。”见她闭口不谈的模样,陈少华不禁长叹了一声,声音似乎是有些悲凉。

    这话让苏茉莉不由的立刻睁开了眼睛,狐疑的看着他问,“你是说,他是你的哥哥?”

    “没错,这几年他已经一直不知道去向,所以我们调查过了,跟他走的最近的人就是你,接触最多的也是你,如果你知道什么的话,你告诉我,不管你有什么要求我都可以满足你。”他一脸的正色,丝毫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模样。

    苏茉莉犹豫了一会儿,看了看白愿,“我真的不知道关于他的太多事情,但是我知道他似乎是想对白愿下手。”

    “那你知道他在哪里吗?”陈少华突然激动的抓住了她的肩膀,追问着。

    一时激动让他没有把握好力度,让苏茉莉不由的蹙了蹙眉,喊了一下,“疼。”

    “对不起。”意识到自己的情绪不对,陈少华立刻不好意思的松开了手。

    “但是你们真的什么都满足我吗?”在这一瞬间,她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

    白愿抢先的说了一句,“当然!”

    她抿了抿唇,“我本来是不认识他的,但是在我跟白念离完婚极其落魄的时候,当时我还以为我整个人生都要完了,面临着即将要坐牢的打算,是他出现了,他以我怀了孕为理由让我可以得以保释出来然后再给我洗白了罪名,然而我跟他做了一个交易,那就是我生出来的孩子,到时候是属于他的。”

    陈少华不由的吃了一惊,“这是什么意思,他要你的孩子干什么?”

    苏茉莉摇着头,“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一样很重要的事情。”

    “是什么。”白愿已经是紧张的手心都出了汗,不由的又是捏紧了几分。

    苏茉莉抬头看了他一眼,只看见满脸的担忧不禁的嘲笑了一声,“白愿,我还真的没有想到有一天可以看的到你的这个模样。”

    “……”白愿也知道自己是太多紧张了,只好将脸给别开,故作什么都没听见。

    “到底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话听到一半,陈少华别提有多么的着急了,恨不得她一下子把话给说完来。

    “要我说也可以,但是你们前提一定要答应我一件事情。”苏茉莉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的就告诉了他们,必然是给自己做好完全的计策才肯答应。

    “答应你。”陈少华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此时怕是天塌了要他顶着这样的事情他都会一口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但是我怀了那么久的孩子,在把他生下来的那一刻我就后悔了,但是陈子华怎么也不肯把孩子还给我,所以我唯一的条件就是你们能够帮我把孩子给要回来,你不是说他是你的哥哥吗?那你一定会有办法的,对吗?”说完,苏茉莉一脸恳切的盯着陈少华的脸瞧。

    陈少华还愣了一下,“所以你的孩子,是在我哥哥手上?”

    “对。”她斩钉截铁的点了点头。

    “好,我答应你。”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陈少华觉得自己也没有什么可以拒绝的,“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们,你到底知道些什么吗?”

    “我比顾挽澜早怀孕两个多月,但是陈子华一直在等顾挽澜怀孕,并且还要求了我必须要跟她同一天生产。”

    “这怎么可能!正常人都是十月怀胎生孩子,只有早,没有迟的。”

    “可是他做到了,我不知道他每天给我注射的是什么,但是孩子确实是跟顾挽澜同一天生下来的,但是我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安城就传出了顾挽澜难产而死的消息了。”

    说到这个的时候,白愿的拳头不由自主的又是攥紧了几分,额头上的青筋直冒了起来。

    “但是我昨天从陈子华的别墅里出来,发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