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八十九章:等我……

    苏茉莉的话,很快的就重新挑起了两个人的兴趣,“到底是什么事情?”

    “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会认为顾挽澜已经死了,我听说还举办了丧礼。”每次一提起顾挽澜的时候,苏茉莉都会不由自主的小心翼翼朝着白愿看过去一眼。

    “我没事,你继续说你的。”看着她那样小心翼翼的模样,白愿摆了摆手,示意着她继续说下去。

    “我昨天本来找到了陈子华,想要他把孩子还给我,可是他依然没有,还让我以后再也不可以靠近他,不然就会对我的孩子不利,我当然不可能会让我的孩子出事,就只好离开了。”

    “重点。”白愿的脸上明显的是闪过了一抹不耐烦,仿佛是想说着没有人会想要知道她那所谓的孩子的事情。

    “但是当我要走的时候,我发现你们所说已经死了的顾挽澜,就在他的别墅里头。”

    轰然的一下,白愿滕的一下站了起来,一脸的盛起追着她问,“你说什么?!”

    “我……我是说,我看见顾挽澜了。”瞧着他激动的模样,苏茉莉又是小心翼翼的重复了一遍,“所以你们说顾挽澜死了,我就很奇怪,为什么她还会在陈子华的别墅里头出现。”

    “你确定你是没有看错?”不仅仅只是白愿,就连是陈少华也跟着吃了一大惊,但是为了确定事情,他在尽可能的平复内心的激动又问了一声。

    “我确定,不可能看错的!”她曾经那么的很顾挽澜,怎么可能会那么轻易的就给忘记了呢。

    “原来,真的是她!”白愿自言自语了一声的跌坐回到位置上,脑子又是一闪而过那个娇小的身影。

    “什么是她?”陈少华被白愿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给弄的懵了一下,似乎感觉他们什么都知道一样,就他什么都不知道。

    “之前我参加了尹轩的一个聚会,子华就带来了一个跟挽澜长得很像的人,但是除了一双眼睛,别的地方都不是很像……”

    白愿就跟陈少华讲诉了那一晚在宴会上面所发生的种种事情,甚至是陈子华还提出要将那个女人送给自己的事情。

    “不能啊,那嫂子怎么会……”陈少华喃喃自语了一声,才短短的三个月时间,她怎么可能会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恢复了行动自如的能力?

    “你跟我想的一样。”当初就是因为这个判断,他断定了那不过是陈子华想要拿来利诱自己的一个鱼饵罢了,却从未真正的想过,那人会真的就是顾挽澜。

    “那……尸体又是怎么回事?”他是一个医生,不会不清楚当时的顾挽澜是真的失去了生命的象征。

    “这个恐怕,只有子华才能够解释了。”要是单单的这样问他,他也无从得知,要是当初知道的话,就不会真的相信顾挽澜已经死了的事情。

    不过庆幸的是,她还活着,她是真的还活着,没有比这个还要更加让他惊喜的事情了。

    “白愿,你们要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们了,答应我的事情,你们一定要帮我,我就希望我的孩子可以完好无损的回到我身边!”苏茉莉再次发出了恳切的语气。

    “既然答应了你的事情我们就不会反悔。”陈少华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那就好。”苏茉莉这才彻底的放宽了心,希望真的是如此,只要可以跟她的孩子在一起,别的她都不在乎了。

    刚出了苏茉莉所在的房间后,陈少华就是一阵欣喜,“真是太好了,嫂子原来还活着!”

    “嗯。”白愿的表面上看起来波澜不惊,但是也就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个时刻他是有多么的激动,就恨不得在此刻朝着苏茉莉所说的地方飞奔过去,将顾挽澜给紧紧的禁锢在怀里,一辈子都不放手。

    但是有一点他想不明白,如果那个所谓的白小姐就是顾挽澜的话,那么为什么碰面了,她却是装作不认识自己一样,为什么她又会跟在陈子华的身边,而且上一次在商场也碰了面,那次没有陈子华在她依然是在躲着自己,不肯表明身份,所以是不是或许顾挽澜有什么把柄被他捏在手上,才会这样的言听计从的。

    最为重要的一点,他很在意苏茉莉刚刚说起来的一件事情,她说陈子华不惜一切的代价想要她的孩子,并且还必须的要跟顾挽澜同一天生出来,这又是为什么,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

    如果不当面找陈子华问个清楚的话,恐怕这一切谁都都没有办法解释的清楚。

    “先去探一下底。”他吩咐了一声就回了自己的房间了。

    也庆幸着这个总统套房还挺大,他们几个人住还是绰绰有余的,看着正熟睡当中的小牧,白愿这才终于的吐露了一声,“小牧,你妈妈要回来了。”

    孩子就像是听懂了他说的话一样,咧了咧嘴的笑了起来。

    这个消息他没敢声张回到安城的顾父顾母的耳中,生怕他们一听到这个消息,怕是此时已经是激动的赶了过来了。

    从陈子华的口中坦白了他亲手将自己的孩子给打掉了的事实,顾挽澜就再也没有跟他说过话了。

    哪怕是他死乞白赖的过来,顾挽澜都愣是一声不回答的。

    “我自己会夹菜。”她一边说着,一边若无其事的将陈子华夹到她碗里的才菜都给一一的夹了出去。

    手肘突然不小心的往后碰撞了一下,“哐当!”突然的一个佣人打翻了一个碗碟,掉落在地上碎裂开了,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响。

    顾挽澜被吓了一跳,但身子却是习惯性的一并蹲在了地上帮忙收拾了,嘴里还不停的在询问着,“对不起,是我不小心撞到你的,你没事吧?”

    佣人是一个劲的摇着头,顺速的将打碎了的碗碟给收拾了起来,嘴里也跟着念叨着,“小姐不好意思,是我没注意的。”

    但是这混乱期间,顾挽澜伸过去收拾碎碟的手,却是被硬生生的塞进了一张类似纸条的东西,顾挽澜整个人愣了一下,似乎是没有反应过来。

    “怎么回事,这么点事情都干不好!”紧接着耳朵里就是传来了陈子华暴跳如雷的声音,顾挽澜迅速的收紧了拳头,似乎是怕给他看见一样,露出了一抹笑意的缓解了一下,“没事,是我撞她的,你别怪她。”

    “赶紧收拾好了。”听顾挽澜这么所,陈子华就只好作罢了,还把手给伸了过去,想要查探着她刚刚帮忙收拾的时候是不是有受伤,“你没事吧?”

    顾挽澜一激灵,就将手给收了回去,只摇了摇脑袋,“我没事。”

    然而一双手已经是伸到了身后躲了起来,“我突然想起来伊人还没有喝.奶,我先上去给她冲个奶粉再下来吃饭。”

    说完,人已经是朝着二楼跑了上去,样子慌慌张张的。

    陈子华不由的紧了一下眉头,但想了想伊人的事情确实是足以让她这么紧张,也就没有当作一回事。

    顾挽澜刚刚冲进二楼的房间就是反锁了起来,将手里一直握得紧紧的纸条给摊开来看了一下。

    上面没有多余的话,只有仅仅两个字,等我……

    顾挽澜轰然的一下就震惊了,因为这就是白愿的字迹,她不可能会认错的。

    为什么,难道是白愿把她给认出来了吗?到底是什么时候露出了马脚的,她担忧的视线立刻就落在了伊人的身上,仿佛是在害怕着如果让陈子华知道这件事情的话,那么伊人必定会遭殃的。

    于是想都没有想的就赶忙将纸条给丢到了马桶里头冲了下去,刚刚做完这一系类的事情,一声咔嚓的开门声,陈子华就走了进来,看见她正在卫生间走出来,便问,“你不是说要给伊人泡奶粉吗?”

    “你怎么会上来?”顾挽澜被突然出现的他给吓了一跳,脸色陡然就刷的一下变得惨白惨白的。

    “你干什么突然这么紧张?”看着她不对劲的脸色,陈子华不禁的升起了一丝疑惑。

    她呵呵的笑了一声,尴尬的道,“我刚刚上完厕所出来,就看见你有点被吓到了。”

    陈子华的脸上莫名的红了一下,摸了摸后脑勺,“那没事,你继续做你的事情就好。”

    说完就出去了,见他没有升起怀疑的迹象,顾挽澜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我们的人进去确认过了,里边的人就是嫂子。”世界上不可能会有那么相似的两个人,所以他绝对可以断定那个人就是顾挽澜,也正说明了苏茉莉是没有看错的。

    “还有没有别的。”他不相信顾挽澜会不像他求救,绝对是有什么在牵制着她,所以才会这样。

    “有,但是那人说嫂子在照顾着一个刚出生没多久的小女孩,跟小牧差不多,都是三个多月大。”陈少华的眼睛不断的朝着他身上环顾着,似乎是要查探他脸上是个什么神情一样。

    随后继续说道,“还说那似乎是嫂子的孩子,还取了名字叫伊人……”

    “这怎么可能!”白愿瞬间就是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那小牧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