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九十章:孩子不是我的孩子?

    看着他振奋的模样,陈少华也是无从得知啊,只好摇了摇头,“不知道,我们的人就是这么说的。”

    “难道他一开始打的就是这个主意?”白愿脑子里突然就一闪而过苏茉莉曾说过的话。

    陈子华一心想要她生出来的孩子,并且还要求是同一天出生的……

    这代表着,很有可能小牧或者伊人当中,有一个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孩子。

    可是苏茉莉也说了,自己的孩子是男是女她也根本不知道,甚至是见都没有见上一眼。

    但是回想了一下,顾挽澜生产完之后,护士抱着孩子出来同样并没有亲口的告诉他们是男的还是女的,而是等顾母跟过去了才知道是一个男孩,但是当时他们都对于顾挽澜的事情太多于着急,谁都没有去在意过这件事情,更加都想不到陈子华会利用这件事情来转移他们的注意力。

    所以顾母去看孩子的过程当中谁都不能够保证什么都没有发生,或许就在她之前,孩子就给陈子华掉了包。

    “什么?”没有听明白白愿说的其中意思,陈少华是一脸的茫然。

    “知道为什么子华会特意的找上苏茉莉并且非要她的孩子不可吗?”白愿询问着。

    他晃了晃脑袋,“这个我怎么知道,估计是看苏茉莉正好怀孕又跟你们白家有仇,所以就一拍即合吧。”

    这是他的想象了,但是事实是怎么样的,他哪里知道那么多啊,但是看着白愿是一脸的明了的模样,他感觉白愿是知道了什么。

    “不是,而是因为白念是我弟弟!”说着的时候,白愿的瞳孔都还不由自主的收缩了一下,“所以,苏茉莉生出来的孩子必然是会跟白家的人有几分相像,他想来一个以假乱真,狸猫换太子。”

    陈少华不禁吃了一惊,目瞪口呆的道,“所以,小牧很有可能不是你儿子?”

    白愿又是摇了摇头,“不知道,但是小牧那么像挽澜,我觉得就是我儿子。”

    “对啊,你看鼻子眼睛的,哪里不是像嫂子啊。”说到这个就连他都不由自主的附和了起来,“那就是很有可能我哥在欺骗嫂子什么,所以故意弄出一个孩子来牵制她了。”

    “也许吧。”几乎是知道了事情真相的白愿,似乎是已经开始急不可耐的想要见到那个心心念念的人儿了。

    “怪不得。”陈子华也明白了几分什么,怪不得他派去伪装佣人的人回来说顾挽澜在照顾着一个孩子,“所以极有可能那别墅里头的人,就是苏茉莉的孩子了?”

    “嗯。”他现在也同样没有十分的确定,毕竟这一切都不过是他的揣测而已。

    他跟陈子华打过交道,觉得这极有可能是他的作风,但是如果他是真的恨自己的话,为什么偏偏要把顾挽澜给这样偷偷的带走呢。

    还藏的这么隐蔽,如果不是他正巧前阵子认识了一个尹轩的话,或许x市这个地方,恐怕他是一辈子都不会过来的。

    那么就根本没有机会可以见得到顾挽澜的存在了,这大概就是他这辈子最庆幸的事情吧。

    “首先先安排一下人去别墅看一下地势。”他必须要以最安全的方法把顾挽澜带回来自己的身边。

    “放心吧,都交在我身上。”陈少华拍了一下胸脯,保证真。

    白愿突然狐疑的视线在他的身上逗留了一下,摇了摇头,“还是算了,让厉盛去吧。”

    “为什么啊!”这陈少华就不同意了,立刻就发出了抵抗的声音,充斥着不满,“难道你觉得我没有这个能力?”

    “不是,但是你不要忘了,子华是你哥。”他怕如果出了一点都差错,那么都会前功尽弃了。

    陈少华踌躇了一会儿没有说话,久久的才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就给厉盛去吧。”

    “少爷,尹先生给白愿准备了一个欢送会,说是他要回安城了,宴请了我们,你说去还是不去?”管家将邀请函给递了上来。

    陈子华看了看请帖,上面还特意的注明了要带上女伴……

    这让陈子华有了一些的犹豫,总感觉这个注明有点不对劲,难不成白愿还真的是看上了伪装过后的顾挽澜了?

    “去,当然要去。”或许这是他们的试探呢,如果不去那么岂不是代表他们在心虚。

    反正他可以很确定的知道顾挽澜是不敢轻举妄动的,除非她是不想要孩子了。

    “你去准备一下,今晚赴宴。”他就不相信白愿在x市能有什么三头六臂,可以奈得了他何。

    “是,少爷。”管家有了他的确认,便立刻吩咐了下去。

    “叩叩。”陈子华轻敲了一下门,没一会儿顾挽澜就打开了来,看见来人是他,便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声,“你怎么会在这?”

    “白愿说要回安城了。”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让顾挽澜的脸色不由自主的煞白了起来,随后若无其事的苦笑了一声,“是吗?那岂不是如你所愿了吗?所以你就要过来跟我耀武扬威吗?”

    “不是。”他说这个,并没有要表明这个意思,“尹轩给他准备了一个欢送会,给我发来了请帖说是要我带上女伴。”

    “所以你还是要我陪你去?”顾挽澜心里一惊,难不成白愿是准备要有什么动作了吗?

    距离那张纸条过后,她就再没有收到过其他的东西了,还以为白愿会让她一直忍耐,但是没想到这会儿就要带上她去宴会再次会面了。

    但是她的脸上依然是挂着波澜不惊的模样,下意识的就婉拒了起来,“我不去!”

    “怎么拒绝的这么快。”陈子华似乎是有些满意的轻笑了起来,但依然劝着,“我想他这次回安城过后,或许就不会再来x市了,这一次很有可能就是你们最后一次见面了,你确定真的不去?”

    “陈子华,你非要羞辱我是吗?”她委屈的咬了咬唇,“你不就是看着我们不能够相认的这种感觉很开心是吗!”

    “如果你是这么认为,那又有何不可。”他轻耸了一下肩膀,反正在她眼里自己都成为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渣男了,也不在乎她还会误会什么了。

    “好!如果这是你想要的结果的话,我去!”她说完便是重重的将门给甩上了。

    但是心里已经是扑通扑通的乱跳个不停了,像是刚才要是慢了一秒的话,或许就会给跳出来一样。

    她连自己都没发现后背已经是出了一层汗了,但是脑子里还是在回想着刚刚自己的行为举动甚至是话语会不会有什么不对劲,生怕做了什么不对的会引起陈子华的怀疑。

    她已经被白愿给认出来的事情,绝对不可以让他知道。

    一双担忧的眼睛落到了床上还在不明事理的摇着手臂自娱自乐的伊人身上,一脸的温情。

    她虽然还不知道白愿的计划,但是必然是希望他也可以知道伊人的存在,这样行事或许也会更加的缜密起来。

    晚上,她按照着陈子华所期待的那样给换上了一身洁白的晚礼服,还梳了一个精致的发型,所化出的妆容跟上一次是如出一辙的,让顾挽澜再次的不敢相信,到底是不是有什么魔法,才可以将她的模样简直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真漂亮。”陈子华满意的点了点头,还伸出手指给她弄了一下头发。

    顾挽澜佯装出一脸的不快,“是吗,只要你开心就好。”

    “走吧,伊人会有人好好照顾的。”陈子华伸出了自己的胳膊过去。

    顾挽澜自然是很明白事理的挽了上去,还不禁问了一声,“你真的不怕白愿会认出我来吗?就对自己这么的有自信。”

    “那你会告诉他吗?”陈子华没有选择回答,而是反问了起来。

    “你觉得我有可能告诉他吗?去哪里不都是你跟着就是你那心爱的保镖们,我都没自由了,去哪里告诉他?”顾挽澜说的时候还不忘的冷嘲热讽他一下。

    随后陈子华也不生气,反而是露出了一抹浅笑,“那不就好了,我还担心什么?”

    看着他这么自信的模样,顾挽澜不禁尴尬的露出笑了笑,如果这个时候被他知道白愿已经将自己给认了出来的话,还真不知道他会是什么个神情呢。

    他们到达宴会的时候,似乎已经开了很久了,几乎是人满为患,多数人都是听说了有白愿在才纷纷的赶了过来示好着。

    “人还挺多。”比他预期中的还要不同。

    白愿站在二楼的的楼梯处一直都是在盯着门口的,只看见顾挽澜跟陈子华进来的一瞬间几乎是觉得都快要忘记了呼吸一样。

    “来了。”陈少华在他的一旁小心翼翼提醒了一声。

    “我先下去,你在这待着。”如果这个时候陈少华出面的话,或许会惹来陈子华的怀疑,所以只能够静观其变。

    陈少华明了的点了点头,就进了其中的一个休息室里面。

    “白总,怎么这么着急就回去了,我都没来得及‘好好’的招待你呢……”陈子华握住了白愿的手,说的时候不由的拖了一下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