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九十一章:久别胜新婚

    可以听的出来陈子华话里有话的意思,但是白愿就佯装着没有听懂一样,“子华,难不成你还舍不得我走了?”

    “如果我说是呢?”陈子华握着他的手,眉眼都是眯笑着的,看不出来他此时眼底里的神色是不是也如此。

    “x市没有什么可以值得留恋的,就干脆想着早点回安城了。”白愿客气的说了一声。

    “是吗?那改天我估计还会亲自去一趟安城问候问候你。”

    “可以,只要你什么时候想好了要我做的事,我肯定会尽我所能的补偿你。”但是顾挽澜,他是必须要带走了的。

    随即他的视线确实逗留在他身旁的顾挽澜身上,用着官方的语气询问着,“白小姐也来了。”

    “白总好。”为了避免不暴露,顾挽澜只是低着头问候了一声,并没有跟他有过多的接触。

    然而白愿却是不同于此,之间他的一双眼火辣辣的停留在顾挽澜低着头的脑袋顶上。

    顾挽澜都可以很能够强烈的感受到他那火热的视线仿佛要在自己的脑袋上灼出一个洞来,不等陈子华说话,白愿只是津津有味的看着顾挽澜自我感慨了一声,“像,真是像。”

    陈子华蹙了蹙眉,装作不知,“像?你说的是像什么?”

    “白小姐长得可真是像一个人。”白愿说完眼神依然是没有从她的身上离开过,“而且这可真巧,我也姓白,就是不知道白小姐全名叫什么,我走之前倒是有些好奇。”

    这个姓氏原本就是陈子华当时瞎掰出来的,让她突然说出一个名字来,这可真的是难为到她了。

    陈子华几乎是不稍作思虑,“白杨。”

    “名字挺好听。”白愿若有所思的点了一下头,随后一脸的落寞自言自语了起来,“也是,你不可能是她,天底下哪里有那么荒唐的事情呢。”

    “白愿,你还真不会是把我上次的话给当真了,在这问个不停?”此时陈子华的心里也是升起了警戒的心思,发出了严肃的警告,“我不管你怎么想,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她是我最重要的人,你抢走一次我的命,休想再抢走第二次!”

    白愿没有想到陈子华会突然有那么大的反常,然而他脸上的神情有事在告诫自己他并不是在开玩笑的,眉头不由自主的紧蹙的更加厉害。

    顾挽澜诺诺的把头给低的更加往下了,但是碍于陈子华在这她根本没有办法解释什么,就只好不做声色。

    “杨儿,你可真是个妖精,白愿可是在安城里听说向来是一个很宠爱老婆的人,但是没想到老婆才死了没几个月,你就把这么一个二十四孝老公的心思给给勾住了,你说回家我要怎么罚你。”陈子华似乎是一点都不顾及,就径直的当着白愿的面将顾挽澜的下巴给微微的轻抬了起来,道。

    “大庭广众之下,有什么好闹的。”顾挽澜脸上闪过了一抹愠色,将他的手给拍开,似乎是害怕白愿误会了,眼神担忧的投射了过去,却只是看见一个平静的不能够再平静的白愿了。

    不管怎么说心里终究是有些落差的,觉得也就自己紧张了,白愿根本就像个没事人儿一样。

    “好,听你的,回家再闹。”陈子华所说的话一字一句的都是在故意添加两个人暧昧的景象。

    如果是上一次的话,或许白愿真的会相信了,但是知道了她就是顾挽澜之后,分明就知道陈子华是在故意挑衅着自己。

    “我去个洗手间。”跟陈子华说话说不通,她感觉要窒息了一样,只想找一个地方喘口气。

    在洗手间里,她洗了一下手,正想要将水给泼到脸上的时候清醒一下,突然的看到镜子中陌生的自己,止住了手,不由自主的轻轻覆了上去。

    “啊!”突然身后一道很大的力气将她给拽了过去,她不由的发出了一声惊呼,原本以为会失重的掉落在地面上,却是落入了一个结实的怀抱当中,并且那怀中的味道莫名的有点熟悉。

    她整个人都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听见门口传来了几个高跟鞋的脚步声,猛然的她就被带进了一个狭隘的隔间里头,只能够容得下一个人的隔间,此时两个人显得有些拥挤。

    这个时候她才能够抬起眼睛看清楚眼前的人,然而站在自己身前的人不是别人,就是白愿。

    有那么一瞬间,她眼眶中的眼泪几乎就要全数的涌了出来一样,白愿不由的将她搂在怀里收紧了几分的力度,隔间外头是几个女人低声议论着一些八卦的事情。

    但是此时的顾挽澜根本就无心去理会这些所谓的闲言碎语,一脸震惊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似乎至今都有些不敢置信,手都是微微的颤抖着摸上去的,“你……你怎么会进来?”

    “还活着。”白愿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将她给更加紧的抱在了怀中,压低着声音的在她的耳边说了这么一句话,“谢谢你还活着。”

    顾挽澜终于是忍不住了,眼泪哗啦啦的就滑落了下去,声音里是浓浓的愧疚,“对不起。”

    如果不是因为她的自以为是,他们怎么可能会走到这一步,错了,她全都做错了。

    白愿心疼的给她擦拭着眼角的泪痕,“别哭,等会妆坏了。”

    她咬着唇瓣,但是那双水灵的眼睛依然是在他的身上瞧个不停仿佛怎么看都看不够一样。

    白愿忍俊不禁,“难道还能够从我的脸上看出花来?”

    她努了努嘴摇着头也不说话,就是看着。

    “子华说,回家要好好收拾你。”他突然的提起了刚陈子华说的一句话来,顾挽澜脸上一红,解释道,“他刚刚是胡说八道的,而且……你不是不在意的吗?”

    刚刚她可以看见他的脸色平静的很,本来还担心他是不是吃醋,结果都只是自己想多了而已。

    “谁说的。”他将唇瓣凑到了她的耳朵申述着,“既然他要回家好好收拾你,那我就在这先把你收拾了!”

    顾挽澜没有反应过来之际,白愿已经是将她的薄唇堵上,“唔!”

    外面还有人呢,他怎么可以直接就这样了,原本想要将他给推开,但是白愿就像是一块无法撼动的石头一样,越是推,他就越加是搂抱的更紧密。

    最后也是什么都不管不顾,环上了他的腰迎合了起来,第一次觉得这个吻是那么的珍贵,她的脑子有一瞬间是多么希望时间永远都停留在这个时刻,那么他们就不会再有分离了。

    直到结束的时候,白愿还恋恋不舍的舔了一下自己的唇瓣,似乎是在回味着刚刚的触感,“我真想你。”

    都说就别胜新婚,这句话确实是一点都不假,尤其还是在得知她的身体正温柔的瘫软在自己的怀中这种真实感,让他真想在这个时候疯狂一下。

    在这个时候说出这一句话,顾挽澜的立刻就从脸颊红到了耳根处,感觉脸都要烧起来了一样的滚烫。

    顾挽澜只觉得浑身都没力气了一样,就瘫软在他的怀中依靠着,“我也想你。”

    发了疯的想,她没有一天早晨醒过来的时候不是想要处心积虑的要怎么带着伊人逃离那个该死的别墅,避开那些该死的保镖回到他的身边,可是她一个人根本就没有办法。

    “你是怎么认出来我的?”顾挽澜一脸的好奇。

    白愿看着她的这个模样,又是忍不住的在她那粉.嫩的唇瓣上啄了一口才回答,“因为苏茉莉。”

    “苏茉莉?”顾挽澜的瞳孔陡然放大,“她怎么会知道这些?”

    “至于细节,等以后我再跟你解释,但是我必须要先带你走。”白愿一脸的严肃。

    顾挽澜拼命的摇着头,“不行,我不能够现在走。”

    “为什么?”他策划这个宴会,为的就是可以让顾挽澜安然无恙的回到自己的身边。

    顾挽澜咬了咬唇,“还有我们的孩子,我不能够丢下她。”

    “苏茉莉说,陈子华在她怀孕的时候就已经找上了门,将她的孩子给买下了,然后孩子是跟我们的孩子同一天出生的。”

    “什么意思?”她一脸的茫然,似乎是没有明白过来。

    见她不解的模样,白愿又只好解释,“所以,小牧跟伊人之间,有一个是苏茉莉的孩子。”

    “什么!?”顾挽澜一脸的震惊,“你也知道有其中一个孩子不是我们的事情?而且你还知道那个人的母亲就是苏茉莉。”

    她之前还想着让白愿不要上了陈子华的当,想要给孩子找回他的父母,却没有想过会就是苏茉莉的孩子。

    “可是,伊人是我们的孩子啊!”她突然的就慌了,“我记得陈子华说过,如果将来有一天让你知道你养的孩子根本就不是自己的话,那么你会是什么神情。”

    这样的话让白愿的心底不由的泛起了一抹犹豫,“但是小牧跟你长得那么像,我觉得不像是苏茉莉的孩子。”

    顾挽澜更加不知所措了,“如果陈子华说的是真的呢!?不行,说什么我也不可以现在走,我必须要带伊人一起走。”

    不管怎么说,相处了这么一阵子的感情并不是假的,不管是不是她所亲生的,但她都一定会当作亲生的看待。

    “放心,我已经派人去别墅了。”他看了一下手表上的时间,唇边露出了一抹邪魅的笑意,“这个时间恐怕是差不多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