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九十二章:隐藏着锋芒的宴会

    “别墅?”顾挽澜眼底一惊,想要确认他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不管伊人到底是不是真的是我们的孩子,我都会把她也一块接走。”

    “所以你的人已经去陈子华的别墅去了?”顾挽澜脸上闪过了一抹诧异,看着他肯定的点了点头,她依然觉得不不可思议,“要是被陈子华发现的话……”

    说着,她的心里已经是升起了担心,如果有什么意外的话,那么伊人肯定是会出事的啊!

    “放心,不会的,只要我们在这把他拖住的话,就没什么大问题,等伊人那边的消息一来,我们也就可以走了。”白愿看着她担忧的模样不禁轻轻的覆了上去,将她那瘦小的脸庞就轻而易举的碰在了手上,“别担心好吗?都交给我。”

    她抿着唇抬起头看了一下,最后只是重重的点下头,“我信你。”

    她唯一的天,如果不信的话,还能够相信谁?

    “杨儿!”还没来得及多说话,只听见卫生间外边就传来了陈子华的喊叫声,他似乎是一点都没有忌讳这里是女厕所一样。

    顾挽澜身体下意识的僵硬了一下,焦急的看向了白愿,“怎么办?”

    “没事,你先出去。”白愿说完又是在她的额头上疼惜的亲了一下,“乖乖的等我。”

    “嗯。”她就像是小鸡啄米一样点了好几下头。

    这个时候尹轩正好在卫生间门外,故作不明白陈子华的举动,“陈总这是在这干什么?难道是走错了地方了?男厕所是在隔壁的啊。”

    陈子华确实没有理会,“我女朋友已经进去很久了,我害怕会出什么事,难道还不能够过来看一看?”

    “那这样啊,你早说啊,我这就去叫个女生进去看看里边什么情况,你这样站在这的话,看起来总是不好看的,对于z集团的声誉也不好啊,你总不会希望明天的头条是z集团的话事人竟然有蹲女厕所的癖好吧。”尹轩一边说着一边还是挤眉弄眼的,发出了一个友好的警告。

    “那就麻烦尹总了。”他拧着眉,最后也有些无奈。

    尹轩正要去找人过来,顾挽澜已经出来了,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你怎么过来这里了?”

    “你没事?”看着她的模样,眼睛似乎是有些红,陈子华又问,“怎么这么久。”

    顾挽澜脸上一红,将他一把推开的越了过去,“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啊!”

    尹轩不禁吹了个口哨,“人有三急,你在女厕所门口这样喊,要是我是她,我也觉得丢人不好意思。”

    看着顾挽澜走远了的身影,陈子华不由自主的收缩了一下瞳孔似乎是在打量着什么一样,最后还是无视掉尹轩的话,跟了上去。

    “杨儿,怎么眼睛红了?出事了?”看着她的样子,陈子华还是忍不住的有些担忧。

    “刚刚假睫毛掉了,我不太会装,就把眼睛弄红了。”她说完还眨了眨眼,故作从容,“没事的,你太紧张了而已。”

    “真的?”他的模样似乎是有些狐疑。

    顾挽澜白了他一眼,“你这是什么意思,要怪就怪你的化妆师,我刚刚还差点不小心把脸给洗了,你也不把她一起带过来,要真的想我不被别人给发现,这点难道会想不到吗,还让我自己折腾了那么久,眼睛都疼了。”

    陈子华一向是对于她的埋怨没有抵抗力的,再加上看着她的眼睛似乎是真的很红,心里一下子就闪过了一抹心疼,“对不起。”

    “没什么对不起的,还有,不要再叫我杨儿,我不叫这个名字!”她咬牙切齿的低声汗了一下,似乎是在申述着自己的不满,但是想了一下,“至少不要在没人的时候也这么叫,我别扭。”

    杨儿这个名字不过是为了配合在白愿出现的时候才叫的,她不希望自己的名字会被他改了以后还这样一口一个的愣是叫上了瘾来。

    “好。”看着她一脸的戾气,陈子华也没有拒绝这个要求,起码她也有给自己让步了。

    等他们都走远了以后,白愿这才出来,然而却被一直堵在厕所前的尹轩给撞了个正着,“哇!”

    白愿这刚一出来,他就环顾了一下四下无人的周围惊讶的喊了一声,“堂堂的白总竟然躲在女厕所里头这么久,要是被记者知道的话,这该会有多劲爆啊?”

    “是吗?”白愿理了一下衣领,“那如果让人知道堂堂尹总竟然在女厕所等一个男人,那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新闻呢?”

    “你还真是做鬼都要拉一个下水。”明知道他的套路,尹轩还是忍不住的挖苦了一下他。

    他露出一抹浅笑,“过奖,过奖。”

    “我可没有在夸你。”他白了白愿一眼,“怎么,看你的那副模样似乎是说通了啊。”

    前阵子还觉得他面如死色,这会儿却已经是如沐春风一样,这脸上的精气神掩盖都掩盖不住,“还是说刚刚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小亲密了一把?”

    被说中了心思的白愿故作轻松,轻了一下嗓子,“我看你还是自我多保重一下的好。”

    说完就离开了,朝着大厅走去。

    刚到大厅又是跟陈子华还有顾挽澜撞了个正面,“子华,能谈谈吗?”

    “还要谈什么,我们上一次不是已经该谈的都谈了吗?”陈子华一脸的不愿。

    “我想有个人会想要见你。”说完,他的视线不由的朝着二楼的一个休息室看了过去。

    见他有些犹豫,顾挽澜劝了一声,“既然白总这么说了,子华你就去吧,你又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被激励了一下的陈子华也就莫名其妙的答应了下来,“好。”

    其实不用白愿说出来是谁,他大概也都能够知道是谁了,十有八.九是他那所谓的好弟弟罢了。

    顾挽澜也要跟上去,却被白愿给拦了下来,“白小姐不如就去隔壁的房间稍等一下吧,私人事情。”

    “我……”顾挽澜朝着陈子华投射了一个无助的眼神,似乎是不知道应该跟着他进去的好,还是听白愿的话不进去。

    “也好,你就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好了。”或许也有一些事情,他不想让她知道。

    他就不相信在这他们能耍什么样的花招,但是他并没有掉以轻心,将在各处的几个保镖都给一并的叫了过来,美曰其名是保护顾挽澜,但实际的意思都懂,不过就是找人监视她罢了。

    顾挽澜对于这样的举动早就是习以为常了,很快的就答应了。

    房间内,陈少华的手心捏了一次又一次的汗,整颗心都一直在忐忑着,仿佛怎么都安定不下来一样。

    “咔嚓!”房间的门有了动静,他的心又是一下子的提到了嗓子眼上,视线不由自主朝着门口看了过去。

    进来的人就正是白愿跟陈子华,他迅速的站了起身,疾步走过去,“哥……”

    “别!”没等陈少华说完,他就抬起手来打断了这个招呼,“我受不起,你哥死了,别让我重复那么多次。”

    陈少华有些为难的抿了一下唇,“你还放不下那件事情吗?”

    “这就是你要跟我谈的吗?”他轻佻了一下眉,“如果是这样的话,事情的答案我早就在上一次很清楚的告诉过白愿了,你要是想知道的话,问他就可以了。”

    多余的话,他不会再想要重复一遍。

    “我只是,想要带你回家。”陈少华面对陈子华是那种一脸愧疚的模样,说话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自己说错了什么。

    “哈!”陈子华突然就忍俊不禁,“你没跟我开玩笑?”

    回家,他的家早就没了,哪里还有回家这样的话。

    白愿看着正谈话的两个人,但是视线意识都是不听的看向门口处的,没有一点想要落在他们身上的模样。

    陈子华直接就坐在了沙发上头,将脚给抬到茶几上头翘起了脚来,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陈少华,我既然能跟你再见面,愿意跟你在这浪费时间,不是听你说这些废话的!”

    此时顾挽澜所进的休息室里头,门外有两个在守着,屋里也有四个,虽说看起来并不是很大的阵势,但是都绝对是陈子华精心挑选出来的,个个耐打,要不然也不会带在身边。

    “小姐,你就在这等一下,少爷说很快就会过来了。”保镖说了这句话,就站在了她所坐着的沙发前方笔直的站着。

    时间越是久,顾挽澜的手就越是收紧了几分,她根本就不知道白愿他们的计划是什么,突然莫名其妙的将她给带来这个休息室,到底是想干什么?

    不知道计划,她也无从配合啊,只能够被困在这了……

    心里头正是这么想着,突然,屋子里的窗帘后头就闪现了出来几个人影,直接就冲到了前方,将屋里四个保镖都堵了个正着,随机又是传来几声嘈乱的声音,“嗤!”

    是拳头砸在骨肉上发出来的声音,顾挽澜吓了好大一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的她顿时就躲到了角落里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