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九十三章:你终于还是把她抢走了

    当然陈子华的人也不是个软柿子,自然而然的反击了回去,这是宴会他的人也不可能会在这个时候声张,就这样两队人就在屋子里打的火热,顾挽澜简直就是一头雾水,但是不管怎么样,她都必须要静观其变。

    “哐当。”房间的一些玻璃瓶都给砸到了地面上,也庆幸房间的门都是隔音的,再加上外头宴会的音乐正开着,都跳舞跳的起兴,哪里会有人听得见屋子里头的嘈杂声。

    但是没有出现意外,自然是白愿吩咐留下这的人给打赢了,虽然身上也免不了挂了彩,可好歹是将陈子华的人给打趴下了。

    “白总说,让您受点苦,从窗户下去的好。”毕竟房间门外头还有两个人在那守着,如果这个时候出去的话,肯定是会惊扰到陈子华的,这是最安全的方法了。

    “好。”她咬了咬牙,当初她怀着身孕都敢从二楼跳下去,更何况是现在呢。

    顾挽澜跟着他们几个从窗户小心翼翼的攀爬了下去,下面就是后花园了,再绕一下就可以到门口处,白愿早就吩咐好了一辆扯在那守着。

    她刚刚坐上车,就听见一阵熟悉的声音,一眼看过去,正是伊人,她的身上裹着小被子正躺在后座上,对于周围的事情不明所以的咬着手指头。

    顾挽澜几乎是喜极而泣,“他真的把伊人救出来了。”

    没有什么是比在此时此刻还要来的让她激动的,“夫人,白总说过了,要先送你走。”

    “那他呢?”顾挽澜心底闪过了一抹担忧,“为什么只有我自己走?”

    “我不知道,白总说过不可以打草惊蛇,大概是希望您可以先安全的离开吧。”坐在驾驶座上的人只能够这么的解释着。

    她有些犹豫,“可是……”

    “夫人,我没有收到其他的指示,所以我还是先带您走吧。”说完也没有打算要经过顾挽澜的同意一样,已经开始启动了车子。

    顾挽澜张了张嘴,想要阻止,但是转念一想,伊人还在这里,如果她再犹豫下去的话,陈子华发现了,那么到时候就更加没有机会可以走了,她留下来反而只会是一个累赘。

    “好。”事已至此,她也没有可以犹豫下去的了。

    然而房间内,对于顾挽澜早就无影无踪这件事情全然不知的陈子华也不打算在这待下去了,“够了,你们一个个的嘴脸真的是虚伪至极。”

    他感觉如果还在这待下去的话,只怕透都要透不过气来了。

    但是等他去到顾挽澜所在的房间以后,发现只有躺在地上的几个保镖,然而顾挽澜的踪影却是不知去向。

    他迅速的就到门口询问,“人呢!?”

    “什么人?”一直在外头的两个人是一头的雾水,一时之间竟然没有办法反应过来。

    他似乎是气的没有办法解释下去了,直接的打开门让他们看个明白,只见两个人脸色骤变,说话都哆嗦了起来,“这……”

    怎么会这样,看着目瞪口呆的两个人,陈子华的气是不打一处来,“去找!”

    他不相信顾挽澜会在这个时候走了,难道伊人她就不要了么,想到这里,他急急忙忙的就已经是掏出了手机联络回了别墅,发现竟然就没有一个人接电话,这个时候他才知道一定是出了事。

    白愿?!

    他微微的眯起了了眼,转身就找到了白愿,揪住了他的衣领就是重重一拳砸在他的脸颊上,一点都没有留情,“是不是你!”

    除了白愿,他还真的是想不到到底还会有谁,可以在同一时间,将两个人都一并带走。

    到底是什么时候露出了马脚的,他还那么庆幸的在他面前耀武扬威,没有想到终究还是轻敌了。

    “你说什么。”白愿故作不知,陈少华也过来帮了忙,将陈子华给推开,“哥,你疯了。”

    “装,你们都给我继续装!”他用力的握紧了拳头,仿佛下一刻随时都会继续砸过来一样,到了这个时候,他也一点都不隐瞒了,“白愿,你要是个男人就给我承认!顾挽澜到底是不是你带走了的!”

    白愿微微的拧了拧眉,“是我。”

    “哥,你当初为什么要这么骗白愿,你难道不知道他有多么的痛苦吗?”陈少华见也瞒不下去了,只好跟着一块的承认了。

    “痛苦?!”他冷笑了一声,“顾挽澜是他的命,难道就不是我的命了吗?!”

    “人是我带走的,我不希望我跟你之间的恩怨,要利用她来解决,她是无辜的。”白愿站到了他跟前,“一人做事一人当,你有什么尽管找我就是。”

    “混蛋!”陈子华再也克制不住了,按住他就又是几拳给砸了下去,“当初要离开她的人是你!你不会好好珍惜,我来珍惜就是,你凭什么又在这个时候把她给抢走!”

    白愿浑身一愣,“什么意思。”

    “这件事情我不会算了的,今天是我犯了蠢让你们算计了,你们行!”然而陈子华根本就没有给他们任何的解释,带着剩下的两个保镖就气愤的扬长而去,至于那几个被打晕了的人,他丝毫没有要一块带走的意思。

    此时此刻,他的心里一度的萌生出了要杀人的怒气,顾挽澜,你果然还是选择了他。

    终究都还是他轻信了她,不管是那件事情也好,还是今天也好,到头来被抛弃的都是只有他一个人。

    哪怕是自己的亲生弟弟,都一再的将他给出卖了。

    这下顾挽澜不在他的身边了,他就再也没有任何的顾及了,仿佛要是做好了鱼死网破的节奏,

    陈少华看着陈子华的背影,心里说不出的沉重,看了白愿一眼,“我们……”

    “我不知道你怎么想,但是挽澜我绝对不会做出退步。”哪怕是要了他这条命都好。

    见他执意如此,陈少华也不说话,毕竟从一开始他就是选择了站在白愿的这一边,就注定了永远都不会得到陈子华的原谅了。

    白愿紧跟其后的离开了宴会,只剩下陈少华一个人,只觉得心情烦闷,便留下来拿起桌上摆放着的酒就跟不要钱一样灌了下去。

    以往他总嘲笑白愿跟厉盛不会喝酒,这下他总算是明白他们当时的心情了,因为只有这样喝,才能够一解心里头的痛快。

    他所在的休息室,就在这个时候悄无声息的被打开了来,林思染穿着一身服务生的制服,看着在休息室内喝的醉醺醺的白愿,唇边露出了一抹冷笑。

    随后将休息室里头的门就给反锁住,褪下自己的一身制.服,醉眼朦胧中似乎是有一个温热的身子朝着自己凑近,自从那件事情以后就再也没有出去酒吧甚至是夜总会里头的陈少华一点都禁不起撩拨,顺水推舟的就将身上的女人给一个翻身欺压而上……

    林思染几乎咬破了自己的唇瓣,对于陈少华这样的行为硬生生的忍了下来,沙发上被染上了一抹属于她的腥红。

    白愿急匆匆的回到酒店,只是刚刚开了门,便是一个身影闪现到了自己的眼前,随后用力的将他给抱住。

    都不用多想,他也知道是顾挽澜,伸手同样的回抱住了她,顾挽澜红着眼睛的抬起眸,“我还以为,我再也回不到你身边了。”

    “对不起。”白愿细细碎碎的吻不断的落在她的脸颊上,嘴里一直不停的呢喃着。

    顾挽澜同样是热烈的回应了他的吻,两个人就像是刚刚交往的小情侣一样,那样的缠绵,却又那样的小心翼翼,谁都觉得像是在做梦一样那样的不真实。

    “哇!”然而两个人还没亲昵多久,房间里头就传了出来孩子的哭闹声,顾挽澜脸上一红,赶紧松开白愿跑了进去查探着。

    白愿同样是跟着她会心一笑,脱着刚刚只脱了一半的鞋子,这才紧跟其后的进去查看。

    顾挽澜看着婴儿床里头的两个人,冲着白愿问道,“你说,哪个才会是我们的孩子?”

    “他们都是那样的天真可爱,我还真希望都是我们的孩子,这样我们就是儿女双全了。”白愿走到她的身旁,环住了她的腰将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温声的道。

    听到这,顾挽澜的脸上才算是展露出一抹舒心的笑意,“我也这么希望。”

    这个总统套房里头的保姆还有之前留下来的苏茉莉,白愿都安排他们在隔壁的酒店房间住下了,所以顾挽澜一进来,保姆就很识趣的已经回了自己的房间了,将两个孩子留下给她照顾着。

    顾挽澜将两个人都给哄好了以后,看着他们渐渐紧闭上的眼睛,原本环抱住顾挽澜腰部的手已经早就按耐不住的上下其手了起来。

    “你干什么?”孩子都还在这里,顾挽澜不禁脸上一红,将他给推开了。

    但是白愿根本就不理会那么多,重新的凑了过去,压低自己的嗓音凑到她的耳边申述着,“我想你。”

    “我知道,但是……”正说着话的嘴突然就被吻.住。

    那温热的触感让顾挽澜不由的瞪大了眼睛,在她眼前的是他那浓密而又长的眼睫毛,分开的这么长时间以来,她不止一次幻想着,甚至是做梦都希望自己是被白愿这样紧紧的抱在怀中的,这样,只要一抬头就可以看得见他那双深邃的眼睛正注视着自己。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