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九十四章:你的钱,我嫌脏!

    “什么也不要说。”他只想要用最原始的方法来证明着自己的对她的思念,甚至是感受她所存在着的真实感。

    顾挽澜觉得心里有无数想要跟他说的话,最终都被淹没在这个吻里,无条件的顺从着他。

    也不知道过了有多久,白愿这才舍得将她给慢慢的松开,“我也想你。”意乱情迷之间,顾挽澜抬了抬眼眸,眼底还有些星光闪闪的,像是噙着泪珠在里面一样,随时都会掉落下来。

    白愿突然的就发了狠,似乎也知道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是少儿.不宜,将顾挽澜一下子就给拦腰抱了起来直往隔壁的房间而去。

    房间里传出一声又一声最原始欲.望的声音,似乎都在用着自己的方式表达着此时激动的心情。

    顾挽澜累的仿佛觉得抬一下眼睫毛都是费力的,浑身软成了一滩水,白愿瞧着她这个累坏了的模样,也知道是自己太猴急了也有点粗暴了些,最后将两个人都给清洗了一下这才将顾挽澜重新抱回床上。

    这个时候的她已经是慢慢的熟睡了过去,听着她平稳的呼吸声,白愿从来就没有觉得有跟这一刻一样,心情可以得以平复下来。

    只有这样,他才真正的有她已经在自己身边了的真实感,俯下身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落下来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晚安。”

    尹宅的那头,醉酒过后清醒过来的陈少华不由的捂了捂疼痛的脑袋敲击了一下,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喝过酒了,让他确实是有些吃不消,不禁有些后悔了起来,怎么就又喝上了呢。

    刚要爬起来,却发现这张硕.大的沙发上却还有着一个人,让他不由的愣了一下,这个时候的他才发现两个人浑身都是赤.裸着的,再从沙发上残留下来的种种痕迹来看,昨晚必然发生过了什么。

    女孩儿的皮肤很漂亮,却是有着一块一块青紫色残留在上面,有种说不出的情.欲味道,要换做是平日里的话,陈少华或许早就已经走了,但是他发现这个人不同。

    她一脸的面如死灰,像是刚刚经历过一场生死浩劫一样,就连眼睛都是空洞的。

    虽然是醒着,却是一直都一言不发,让他泛起了难,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要说什么好,“那个……”

    “我会补偿你的。”憋了也不知道多久,最后也只能够憋出了这句话来。

    “呵。”林思染的一声冷笑仿佛贯彻到了他的心脏里头一样,猛然一滞,“还是说,你有什么条件?”

    “你是不知道哪家豪门高高在上的少爷,我一个贫困人家的孤儿,能有什么条件。”本来一直不动的林思染,裹住了一条单薄的衣物盖住了自己的隐私部位站了起来。

    那一瞬间,他可以清楚的看见沙发上的一抹腥红,眉头又是加深了几分的纠结,“可能是我喝多了,但是我既然做了这些事情,只要你想要,我都可以给你。”

    他从来就没敢碰过处,就是怕麻烦多,没想到这次喝酒过猛,竟然把一个清白的女人给睡了。

    “啪!”林思染怨恨的咬了咬牙在他那白皙的脸上就是落下了一个清晰可见的五指巴掌印,“够了!我想要的都可以给我?呵,我的人生都毁了,你要负责吗?真是可笑,难道你要娶我不成!?”

    陈少华显然是被打蒙了,他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句话,林思染又接着道,“如果做不到,就不要说话了,我不是你可以拿钱就能侮辱的女人,我也有自尊!”

    说完,她艰难的将昨晚剥落到地面上的衣服都给全数捡了起来小心翼翼的穿上,最后离开了休息室。

    她在赌,赌陈少华会怎么做,当初他喝酒动手术,害死了自己的父亲,最后母亲也因为承受不住媒体所带来的压力跳楼自杀。

    然而他们这些有钱人却可以轻易的用钱就可以摆平掉,她真的恨!所以不惜一切也要让他付出应有的代价!

    哪怕自己也可以搭进去,反正在这个世界上她一个亲人都没有了,也没有什么好怜惜自己的了。

    “连个人都看不好,你们都干什么的!”他原本以为谁都不可能会在自己的家将人给带走,却没想到果然还是自己太大意了,让白愿钻了个空子。

    “少爷,我们真的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进来将小小姐给带走了的。”陈子华的跟前齐刷刷的跪下了一群人。

    他有种恨不得将他们所有人都给碎尸万段了的感觉,“我早让你们都看好房间,你们都干嘛去了!”

    到了最后,几个人没有一个敢吭声的,他知道哪怕是再怎么叫骂着他们恐怕都是无济于事的了。

    他如今只要一紧闭起眼睛来就可以想象到他们久别重逢会是什么样的一个场景,一联想到那个画面,他就忍不住的握紧着自己的拳头,浓浓的恨意不断的在胸腔里面迸发出来。

    “滚!都滚出去!”他用力的踹了其中一个人,很快的他们就是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内心当中的混乱根本就没有办法平息下来,一团火也是越烧越旺,怎么都没有办法浇灭掉。

    这一晚是他们两个人这么久以来睡得最为安稳的一个觉了,导致于日上三竿都没有翻过一次身,要不是保姆有房卡过来照顾着孩子,恐怕哭闹声早就将他们给吵醒了,哪里可以睡的这么的熟呢。

    “早。”中午的太阳高高挂起,白愿看了一下有些动静的顾挽澜,便撑着脑袋冲着她道了一声。

    她的睫毛抖动了一下,有了要苏醒过来的痕迹,看清楚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不由的眼眶又是很轻易的就红了起来,“白愿,真的是你吧?”

    她不确定的问着,双手还伸过去捧着他的脸,触碰着最为真实的他。

    “是我。”看着她那惶恐不安的模样,白愿心里一紧,将她给抱在了怀中,“真的是我,你回来我身边了。”

    “我真不敢相信。”顾挽澜将脑袋紧紧的埋在他的胸膛前,“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我恨不得自己长了翅膀早点飞回来你的身边。”

    “笨蛋。”听着她笨拙的描述,白愿浅笑了一声,伸出手指勾了一下她的鼻子,“你说过的话,实现了。”

    “嗯?”她一脸的茫然,没有明白过来。

    白愿有些忍不住在她那迷茫的脸上啄了一口才道,“你说过如果有哪一天您真的被人绑走了,无论如何也会回来我身边的。”

    所以她现在是真的回来了,与其知道她是个冰冷的尸体,他还真的宁愿痛苦三个月过后的重逢,这样至少她在将来的以后是一直都存在着的,不会消失。

    顾挽澜的眼眸不禁黯淡了几分,看着白愿的模样有些欲言又止,“白愿……我……”

    她想告诉他,其实都不过是她的任性,所以才会导致这样的局面发生,唯独这件事情她不想要隐瞒,如果不说清楚,迟早他们还会再次堵回这个结上。

    “白总,你们是起来了吗?有个孩子一直在哭,怎么也不肯停,你出来看看吧。”保姆就正好在这个时候敲了一下房门,让顾挽澜到了嘴边的话又给咽了下去。

    “怎么了吗?”刚刚看见她一副想要说些什么的模样,白愿开口问了一声。

    “没事,晚上我再跟你说吧,估计是伊人哭了,刚见到你的保姆或许有些怕生,不太肯。”顾挽澜说着就要从床上爬起来。

    但是多半是因为昨晚的事情,让她的腿就像是没了力气一样,猛然的就瘫软了下去,重新的摔回了床上。

    “呵呵,我来吧。”看着她虚弱的模样,白愿也知道是自己昨晚太过火了才会有这样的局面,不禁已经开始起床给她拿了一件家居服给她套了上去。

    “你这怎么会有女人的衣服?”她有些狐疑的问了起来,如果说是在家的话就算了,可是这里是酒店啊,哪怕是总统套房也总不能给你买你身上的尺码衣服在这给你穿吧。

    白愿不慌不忙的解释着,“既然我做好了要接你回来的准备,那肯定是前两天叫人去买的。”

    想到他如此贴心的举动,顾挽澜心中一动,赶紧的别开了脸,不让他看见自己的情绪,“我,我起来了。”

    “能走了吗?”看着她腿都还有些打颤的模样,白愿不禁担忧的道,“要不然我抱你过去算了。”

    “不要,我自己可以过去的。”如果让他抱自己过去的话,岂不是在明白的告诉那个保姆他们昨晚的战况是有多么的激烈了?这个脸她还是要的,就算再怎么样也不可以让他抱过去。

    说完有些踉跄的站了起来,朝着隔壁的房间走了过去。

    果然是伊人在不停的哭喊着,保姆一直在抱着哄都没有办法让她安定。

    “让我来吧。”顾挽澜伸手过去将伊人给抱了过来,轻轻的拍了一下,询问着,“奶给她喝了吗?”

    “她不肯喝,我看估计是认生吧。”保姆一脸的为难道,顾挽澜摇了一下头,“没事,那就让我来吧。”

    这个时候门口传来了急促的门铃声,苏茉莉一觉睡醒知道他们把顾挽澜还有孩子都给一并的带了回来,已经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进来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