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九十五章:能伤我的,只有你

    看着久久都没有打开的房门,她的心里已经是乱做了一团,手心都不由的捏出了不少的汗。

    “咔嚓!”期盼已久的门总算是打开了,她早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冲了进去,“孩子,我的孩子呢?!”

    “苏茉莉?”顾挽澜怀里还抱着伊人看着苏茉莉一脸的狐疑。

    “真的是你没有死!”苏茉莉这么一看心里又是激动了不少,“那我的孩子一定也回来了是吗?在哪里。”

    这个时候的她耳朵里哪里还能听得进那么多的话,满脑子都是想着自己的孩子,从一出生都没有见过面也没有尽过关于母亲的责任,一颗心上下起伏不定的在屋子里四周环绕着。

    白愿也正好从里头出来了,她的眼底闪过一抹激动,“白愿,我的孩子呢?”

    “伊人跟小牧两个人,还不确定到底谁才是。”白愿也很明白的给出了一个答案。

    “那人呢?”她已经是迫不及待了,看到了顾挽澜怀里的孩子,“是她吗?”

    “不行!”顾挽澜立刻将伊人抱紧,“你的孩子……”

    她处于两难的抉择当中,白愿说小牧才应该是他们的孩子,但是陈子华却说小牧不是,这个时候她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才是。

    “做检查吧。”白愿无奈的道了一声,“孩子都还太小了,确实是没有办法可以单凭眼睛就可以辨认的出来。”

    “那至少,让我看上他们一眼。”她艰涩的说着,眼底充满了恳切。

    就算不知道是谁,但是只要能够看上一眼,她也不会那么的难受了。

    顾挽澜看着伊人也不哭了,将她重新的放到了小牧的一旁并排的躺着,苏茉莉的手都是微微的颤抖的,等这个激动的时刻都不知道已经多久了,但是却没有办法知道谁才是她的孩子,上天也真是会故弄玄虚啊,非要作弄于她。

    “为什么你的孩子会给了陈子华?”顾挽澜一脸的不解,朝着她看了一眼,问。

    “为什么?”苏茉莉嗤笑了一声,“难道你真的不知道吗?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你而起的!”

    顾挽澜的眉头拧的很紧,“我不明白。”

    她把自己的孩子给了陈子华,这跟她又有什么关系,难道不是因为有了她自己的允许孩子才会落到别人的手中么?

    只觉得她有些蛮不讲理的模样。

    “当初要不是你跟白愿将我逼上绝路,我可能会拿自己的孩子交易吗?你们害的白念跟我离了婚,我一个怀了孕的人,还要即将面对着牢狱之灾,我的人生根本就没有希望了,是他解救了我,所以我必须要报答他。”

    “所以这就是你可以把自己的孩子交给别人的理由?那既然给了出去,为什么又要后悔,是你自己要报恩的,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说到底所有权还都是在她自己的手中啊,要坐牢那也都是她自己咎由自取的,现在能被她给洗白了,反而怪上了自己,真是可笑。

    她是好欺负,不代表就愿意把这些子虚乌有的罪名也都给背上身,她自认为能够拿自己的孩子做交易的人,根本就没有资格来数落她。

    “你还是一样的让人讨厌!”苏茉莉咬牙切齿的看着她,仿佛恨不得要扑上去将她给撕咬碎了一样。

    “孩子还想要回去吗?”白愿见不得有人这么说顾挽澜,在她的身后发出了一句阴冷的话语,“如果想要,最好是说话注意一点。”

    她愣了一下,咬了咬唇,“等检查出来了,希望我们再也不要见面!”

    “既然现在知道心疼了,希望你不要再轻易的将孩子拿来做交易了,他们都是无辜的,没有理由成为你的垫脚石。”顾挽澜看着两个孩子语重心长的道了一声。

    但是其实不管是哪一个孩子,她都心疼的很,都不舍。

    “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你是最没有资格指责我的人。”苏茉莉说完又是怒瞪了她一眼。

    “结果出来了我会告诉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离开这个屋子!”白愿的忍耐似乎也是到了极限,太阳穴都不由的冒出了一根青筋凸.起。

    苏茉莉紧了紧拳头,但是肯定是不会跟白愿硬碰硬的,只好作罢的出去了。

    “以后不要忍着。”白愿握着她的手,一脸深情的注视着,“你没必要担上没必要的责任。”

    “怎么少华还没回来?”顾挽澜尴尬的笑了一下,避开了这个话题。

    一说起这个,白愿也是有些奇怪,“难不成在尹轩家里过夜了?”

    “尹轩?”她狐疑的问了一声,白愿解释着,“你跟陈子华参加的那家宴会就是他开的。”

    “原来是他啊。”顾挽澜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她只是知道姓这个而已,并不是全名,所以刚刚他说的时候犯了一下蒙。

    这刚说完话,房间就有了动静,正是陈少华回来了,不像是以往的那样好动,反而是一脸的沉闷,魂不守舍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了。

    “昨晚怎么没跟着一块回来。”白愿看着他的模样,跟丢了魂一样,便用手的推了一下。

    “啊?”他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已经回到了酒店了,“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难道不是我们问你怎么了吗,怎么这个样子,你昨晚去做贼了?”白愿还不忘的开了一句玩笑话。

    他摇了摇头,“没事,在想些东西,对了,嫂子呢?”

    他说完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顾挽澜就在他的面前,不由的摸了摸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没注意看。”

    “没事,倒是你,真的没事吗?”她怎么总感觉他的脸色都不大对劲呢。

    “昨晚在尹轩家里喝酒喝多了,一下子没缓过来。”

    刚说完白愿就不由的拧了眉,“你不是已经戒酒很长时间了吗?”

    “但是昨晚就偏偏想喝一些,不然心里头不舒服。”

    不用说白愿也自然是知道因为什么,就不多说了,告诉了他一声,“给小牧还有伊人做个检查。”

    “什么检查?”陈少华没明白过来,走过去看着两个小家伙正手舞足蹈的,忍不住的用手戳了几下他们细嫩的脸颊。

    “亲子鉴定吧。”他说的是轻叹了一声。

    他恍然大悟,也不多说什么,只是点了一下头,“好。”

    鉴定的结果没有办法出来的那么快,但是每过一分钟都觉得恍如一世的模样,都是在煎熬中度过的,然而苏茉莉也是一样,但是不管她怎么焦急,都不敢像中午一样随便的去质问了,生怕惹急了白愿到时候不愿意把孩子还给她,也只能够默默的等着结果出来了。

    夜晚,两个孩子都安然的入睡了,顾挽澜也是鼓足了勇气,想要跟白愿解释着所有的一切。

    相隔了将近四个月了,白愿难免是有些不安分的,顾挽澜将他的手给按住,“你等一下,有些事情我想告诉你一下。”

    白天因为太多的事情,她都没有办法解释清楚,但是这个时候她必须要说出来。

    “什么事这么着急?”白愿觉得这个时候被打断有些不解风情,但依然是听了她的话,把动作给停了下来。

    “我想跟你说句对不起。”她咬了咬唇,小心翼翼的撇了他一眼。

    白愿也不由的正色了起来,“怎么好好的说对不起。”

    但是脸上依然是一如既往的温情,在给她弄着碎发一边问着。

    “我是我找上陈子华的,不管是假死,还是孩子的事情,都是我……”说了一半,她只觉得喉咙跟哽住了一样,怎么也说不下去了。

    白愿手上的动作僵硬了一下,恍惚了一会儿,脑子想到了那天宴会里面陈子华临走时候所说过的话,他说,当初全都是因为顾挽澜亲自找上了他,让他帮忙的。

    但是这些他都觉得不过是陈子华在离间他们之间的关系而已,并没有当作一回事,但是现在顾挽澜这样明明白白的说出来的时候,他还真的是有些措手不及。

    “为什么?”他不明白,到底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

    “如果我说,我当时一直都没有忘记过你利用过我的事情,你会怎么样?”她抬起眼眸,郑重的看着他。

    一双漆黑的双眸就这样猝不及防的闯入了他的视线里,对于这样的问题他竟然一时语塞,“我,不知道。”

    “从知道那件事以后,我就有了打算了。”她悠长的诉说着,“是我要求陈子华帮的我,但是当孩子出生落地之后的那一刻,我才发现我所做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荒唐,可是我没有办法阻止了,那些液体已经注射到我的体内,混入血脉融为了一体,我没有办法呼救出声。”

    她不知道事情会发展成这样的地步,明明告诉自己不会在乎了,可是失去的时候,她才发现白愿对于自己是有多么的重要,清醒过来的第一时间她想到的便是回到他的身边。

    “所以,你就要我重新尝一下失去挚爱之人的痛苦?”他的眼底似乎充满了失望,“用这样刻苦铭心的办法来回击我,顾挽澜,你可真是狠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