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九十六章:我欠他一条命

    “对不起。”她发现除了这句话之外,仿佛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了。

    因为她确实是做错了,因为自己的一时任性导致就没有想过任何的后果,所有的一切都是她一手造成的。

    一双眼睛小心翼翼的打探着他脸上的神情,见他也不说话,她试探性的叫了一下,“白愿?”

    只看见白愿的脸色逐渐的开始变得更加阴沉,让她的手心不由的捏紧了几分被子来自我安抚着。

    “以后不要再这样了。”白愿一把的将她给抱紧来,收缩在怀中,“我真的怕了。”

    害怕真的再也没有她的存在了,“哪怕你还对我心存怨恨,也再也不要用这样的方式来折磨我了。”

    “不会了,以后都不会了。”顾挽澜同样是一脸珍惜的回抱住他,“我还以为你听我说了这件事之后会再也不理我了。”

    说完眼底闪过了一抹悲伤,同时又是有着浓浓的愧疚感。

    “我好不容易才将你找回来,怎么可能会再也不理你。”只怕是珍惜都来不及。

    “爸妈也都很想你,也很难过。”想到顾父跟顾母当时的神情,他的心底就不由的闪过了一抹担忧,“也不知道他们要是看到你的话,会是什么样。”

    “是我对不起他们。”她抿着唇,甚至都没有考虑任何人的感受,一昧的想到自己。

    “能回来就好。”别的他都不在乎了,“等回了安城,他们一定会很开心,也会理解你的。”

    她埋头进入他的怀中,充满了担忧,“真的吗?”

    “所以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再用这样的事情来让我痛苦了,嗯?”这样的痛来的太痛了,再也不希望会经历第二次。

    “但是你跟陈子华之间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会惹的他这么的怨恨你?”顾挽澜一脸的不解。

    她先前就跟陈子华讨论过这件事情,然而听的出来,他是真的很想要白愿付出代价的,也似乎做好了要跟他鱼死网破的模样,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会有这么大的仇恨让他这么做。

    但是不管自己怎么追问,陈子华都从来是很轻巧的避开这个话题,但是她不希望白愿也会瞒着自己,她觉得这件事情,他们可以一起承担啊,不必要自己一个人藏着掖着的。

    果然问起这件事情的时候,白愿不由的身形一僵,下意识的就回答了一声,“没事,这件事情你还是不要管好了。”

    “我怎么可能不管?!”看着他的这个模样,顾挽澜有些着急,“他都想把你杀了,我还能不管,不着急吗?到底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告诉我好不好,有什么我们一起面对啊。”

    “是我欠了他的。”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不由的有些悲凉,“欠他的一条命。”

    “怎么回事?”她一副如果不知道真相的话是不会轻易罢休的模样。

    看着她一脸的恳切,他不由的在寂静的房间里头发出了一声长叹,“唉……”

    沈家跟陈家都是世交,所以都是从小白愿跟着沈毅去了巴黎的时候,很快的就跟陈少华等人就熟悉了个透,原本一直都是相安无事的,可是四年多以前,也不知道陈家是惹怒了什么人,那天他们三个聚在一块喝酒,但是等醒过来之后却发现他们几个人已经被绑架了。

    当时那些人说已经通知了陈家的人,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白愿当时也跟陈少华跟陈子华在一块,就索性三个人都一块给带走了。

    陈父跟陈母自然是很焦急万分,甚至是不惜一切的代价也会将他们给救出来。

    “这里是哪里?”陈少华摸了摸疼痛的脑袋,似乎酒劲的后头有些大,让他睁开眼睛的时候都有些恍惚。

    听到了一些轻微的动静,白愿跟陈子华也一并的起来了,发现自己的身上被绑的死死的,这才彻底的惊醒过来,“怎么回事?”

    屋子里只有三个人一脸茫然的看着对方,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少华,是不是你找人恶作剧的?”陈子华朝着陈少华看了一眼过去,说完用力的绷了一下绳子,却发现绑的很死,根本就没有办法动弹。

    “你有病啊,我闲着没事干跟你们玩这种东西,你以为是三岁小孩啊?”陈少华也是一番折腾,一边的解释着。

    “那还会有谁?”白愿狐疑的声音看了看对方,“难道是绑架了?”

    “不是吧,我喝个酒都能遇到这么倒霉的事情?”陈少华一脸的懊恼,“再说了,谁这么不知好歹啊。”

    “别慌,看一下情况吧。”白愿稳定这他们的心神,“先想想办法怎么把身上的绳子解开了再说。”

    “白愿说的对,想办法把绳子解开了再说吧。”陈子华说完环顾了一下四周,却是一无所获。

    陈少华哀叹了一句,“没用的,你想得到的别人也不傻啊,谁会给你放个可以弄开绳子在这的东西给你有机可乘啊。”

    话刚说完,废弃工厂的门也给人打开了,生锈的大门格外的响亮,发出的声音让人不禁有些生厌。

    有几个人走了进来,黑暗中看不太清楚他们的脸,只听到一声问话,再加上他们是躺在地上的,就算是有月光也是逆光看过去的,根本就无从看清,“怎么陈家不就两个儿子吗?多了的这一个是谁?”

    “当时就三个人在一起,这不是为了省事吗,干脆全带过来了。”

    “算了,是谁也无所谓了,反正我答应陈家的也就只给两个人,多了的,到时候他们自己看着办。”那个人说完丢下了这一句话就走了。

    白愿不断的打探着他们,“你们是谁?”

    “是谁不重要,要怪就怪你们那爸妈做事的手段太肮脏了,得罪了人,我们也不过是按命令办事而已。”说完,耳边传来了一阵讥讽的笑意。

    没一会儿,几个人就全数散了出去,陈少华这个时候有些后怕了,“完了,完了,我们难道会死?”

    “不会,那个人刚刚说了答应了你们家会给两个人,就证明是做了什么交易,事后就会将你们给放了的,可是就不知道那所谓的交易是什么交易了。”

    “那万一是不好的事情呢?以后我们家也遭殃了怎么办,而且也说了啊,只给两个人,那你呢?”陈少华不由的看向了白愿,一脸的慌张,“所以不行,我们还应该想办法自己逃出去才是。”

    如果说才几岁也就罢了,肯定是会乖乖的等着人过来救,但是他们并不是三岁小孩啊,都是个成年人了,难道还不能够凭自己的本事出去了?

    想到这里,陈少华就想着,“我们跟墙壁的边缘摩擦一下绳子吧,虽然会废一些的功夫,可是大概这也就是唯一能够弄断绳子的办法了。”

    他们总不能够用嘴巴咬吧,这绳子这么硬,况且还绑了死结,恐怕牙齿都给咬断了也咬不开绳索。

    “试试吧。”一直没有说话的陈子华也只能够咬了咬牙的认同了这个提议。

    “那成。”这样坐以待毙下去也不是问题,万一是威胁到他们父母的交易,哪怕他们真的获救了以后也不会心安的。

    眼下他们万一可以凭着自己的力量离开的话,就可以不让陈父陈母付出代价了。

    话刚说完,白愿就自己找了一个角落弄了起来,绳子有些粗大,所以要真的想弄断的话,还是不容易的,又没有什么锋利的东西,这还算是最好的办法了。

    “怎么样,可以吗?”看着他们都奋发的样子,陈少华轻声的问了一下。

    “应该是可以的,就是要浪费点时间。”陈子华同样是压低着声音,生怕会被外面的人给发现他们有想要逃跑的迹象。

    “嘶嘶嘶嘶……”他们所在的屋子中一直都在发出这样的声音,也不知道额头冒出了多少的汗水,突然白愿惊喜的发出了声音,“好了!”

    来不及说太多,他就是急急忙忙的挣脱开了已经断掉的绳子,立刻赶过去帮着他们一块都把绳子给解开。

    “哇,这绳子紧的差点都要把我给勒死了。”陈少华一边抱怨着一边揉着被绑的变了颜色的手腕跟脚部,“不过也真是幸好他们不是把我们绑在柱子或者什么椅子上,那样的话恐怕是难办多了。”

    “行了,就你话多,有什么都等你出去了再说吧。”陈子华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示意着让他那张喋喋不休的嘴巴给安定下来。

    陈少华努了努嘴,“好好好。”

    白愿将脑袋探到窗户小心翼翼地看了一下,“外面又不少的人守着,先解决掉靠窗的这几个吧。”

    如果窗户的人解决掉的话,或许就好办多了,毕竟不知道正门会不会有更多的人守着。

    商量完毕三个人就越出了窗户,听到动静,便一起厮打了起来,还没来得及让他们晕厥过去,就已经有人喊了起来,“快来帮忙,他们要跑了!”

    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的人,三个人脸色开始变得发白了起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