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尘埃里开出蔷薇

第一百九十七章:自找的死路

    “我们被发现了。”没一会儿,三个人已经是被包围住了,陈少华心里有些发慌,“那现在怎么办?”

    “反正也被发现了,拼一把。”说完,白愿已经是第一个冲过去,很快的就放倒了几个人。

    见状,陈少华跟陈子华肯定也不会有多怂,一同的加入了进去。

    “这几个人身手挺厉害,挺能打的。”其中一个人捂着被踹疼了的胸口恶狠狠的盯着他们三个人瞧。

    “那我们要怎么做,要是让他们跑了,老大不会放过我们的。”另外一个人的声音有些哆嗦。

    只看见那人的眼底闪过了一抹阴沉,“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人跑了我们也没好果子吃。”

    正处于风头之上的三个人根本就没有一丝的察觉到危险,越打越勇了起来,眼看就可以打赢了。

    白愿突然的一个转身,瞧见他从腰间掏出了一把手枪,那漆黑的枪口正对着的人就是陈子华,“小心。”

    他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冲到了陈子华的身前,将他给一把推倒在地上。

    他们两个人都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只听见一声刺耳切震耳欲聋的枪声,“砰!”

    顺着声音看了过去,白愿捂着被射中的腹部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眉毛紧紧的拧做了一团。

    “白愿!”两个人疾步的冲到了他的跟前,扶稳了他那摇摇欲坠的身体,陈少华朝着他手捂着的方向看了过去,“白愿,你怎么样?”

    “我没事。”他咬着牙,说了一句。

    陈子华似乎是有些措手不及,不敢相信刚刚的那一瞬间白愿竟然将自己给推开的挡了上来。

    他的腹部此时就像开了水龙头的闸口一样,鲜红的液体不断的往外涌出。

    身为医生的两兄弟不会不知道白愿现在的情况是有多么的危机,“白愿,你忍耐一下啊。”

    “你们疯了吧!为什么要开枪!”他们既然要做交易,难道不觉得人死了,谁还会答应做交易?

    然而那些个人却是丝毫没有怜悯之心一样,“现在安分了吧,谁要是想跑,就只有死路一条!给我把他们重新关进去,我看他们怎么跑,再有下一次,把你们的腿也给打断了。”

    收到命令,他们三个人被重新的关回了刚刚所离开的小屋子里,漆黑的都快要看不清楚路了。

    白愿也是没有例外,被无情的丢了进去,“唔!”

    因为剧烈的疼痛,让他也有些忍不住的发出了一声闷响声,此时他已经是汗流浃背了,前面白色的衬衫已经被染上了一片鲜红,在这黑暗中都可以清晰的看的出来。

    “白愿,你怎么样?”他们被重新的绑了起来,根本就没有办法给他实施急救,只能够干着急。

    “够呛。”他咬着牙又是回答了一声。

    陈子华对于刚刚的事情充满了感激,“谢谢你,白愿。”

    “呵呵,谢什么,要是刚刚枪口对准的是我,你们难不成不会给我挡吗?”他也不知道此时脸上扯出来的是笑意还是什么别的神情,但是他只觉得痛意快要吞噬掉他所有的神经了一样,他艰难的将身上的衬衫给脱了下来,将腹部的位置给扎死,以防鲜血流的太快。

    “外面的人,你们赶紧给我们找医疗用品过来,要不然就死人了!”陈少华说到底是不会忍心看着他这个样子的,不由的呐喊了一声。

    然而这声音就如同是石沉大海了一样,不管怎么喊,回答他们的人一个也没有。

    “别喊了,他们估计是不会理我们的。”白愿觉得自己的意识似乎是渐渐的快要消失了一样,但是还在强硬的努力维持着清醒,害怕这一睡就再也醒不来了一样。

    “白愿你撑着点,要是我爸妈跟他们谈的快的话,那我们就可以去医院了。”陈少华一直在跟白愿说着话,生怕下一秒他就没了声。

    瞅着不言不发的陈子华,陈少华推了他一下,“来啊,你也多说几句话,别让他给昏过去了。”

    现在他们没有药也没有工具,更加没有自由,对于白愿来说他的处境无疑是很危险的,如果还昏迷的话,后果可想而知是不堪设想的。

    “白愿,你别死了,我不想欠你的。”陈子华郑重的盯着他看,只说了一句话。

    陈少华不禁数落他不会说话,“哥,你怎么这样啊,怎么说白愿是给你挡了一枪啊,你就一句话?”

    “我不会说好话。”他拧了拧眉,悠悠的道。

    “咳咳!”白愿到了后面也没了声,只是时不时的发出一声咳嗽,告诉着他们自己还有气。

    “白愿。”陈少华的嘴一直在不断的叫着他的名字,但是越到了后来,他就越没了声音,也似乎是没有了力气。

    一直到天亮的时候,陈少华才发现白愿就跟倒在了血泊当中一样,他所躺着的地面都是腥红的一大片,跟染了颜色似的,看的很是渗人。

    但是他那手指时不时的动一下,让陈少华才放心了不少。

    “怎么办,白愿现在的情况很危险啊,再这样下去的话,他真会没命的。”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陈少华的心里简直就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焦躁不安。

    “那能怎么办,他们也不给我们松开绳子,都打算见死不救了,难不成你还能跟个神仙一样搭救他吗?”陈子华虽然也很担心,可是目前来看,他们是真的没有一点的办法。

    “那就要我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吗?我怎么都做不到的。”他从小就跟白愿交好,让他这么做,那他倒不如觉得自己死了的好。

    “那你告诉我怎么办?”陈子华也有一些烦闷了。

    陈少华盯着白愿,突然的又喊了一声,“白愿,你现在感觉还好吗?能撑下去不?”

    但是这一次白愿没有回答他了,一脸平静躺在那,脸色苍白的可怕,就跟抽干了血一样。

    “白愿?”没有得到回应,陈少华突然的更加慌乱了起来,“你别吓我,你应我一声!”

    “怎么回事?”陈子华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倾斜了一下身子的卧倒在地面上,几个是慢慢的挪动着身体过去的,将脑袋趴在了白愿的胸前,听到了微弱的心跳的时候,松了一口气,“大概是失血过多昏过去了,但是这样下去的话,估计是回力无天了。”

    “还能撑得住就好。”眼底的担忧开始便的迷茫了起来,陈少华还是第一次感受到一个病人就在自己的面前,却是那样的无力。

    甚至是一丁点的忙都帮不上,对于一个医生来说,真的是一个很大的耻辱。

    如果不是刚刚听到他还有些心跳的话,只怕他们都以为他已经要死了。

    铁门被打开了,走进来人给他们放下了一些饭菜,看着地上一动不动的白愿,问,“还有没有气。”

    “你们给我们饭也是不想让我们死的吧?既然这样就赶紧给我们一些药,你们再这么拖下去,我朋友会死的!”子弹都已经在他的体内残留一天了,伤口早就发炎,如果再不找机会取出来的话,真的没有机会了。

    “给你们饭就吃,哪里来那么多废话,要是你们不跑就没这事了,说到底都是你们自己自找的,怪谁啊!”那人不怜悯反而是一脸的怒气,仿佛一点都没觉得自己哪里错了。

    “你们上头是谁!让他滚过来见我们!”陈少华被激怒了,挣扎着就要起来跟他对着干一样。

    可是经过上一次被他们给逃了,这次绳子是绑的更加的紧了,他挣扎了半天,愣是没能够起得来。

    “哈哈哈,就你这怂样还想起来跟我斗,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我呸!”那人哈哈大笑了几声,啐了一口就出去了,仿佛白愿是死是活他都无所畏惧一样。

    但是没过一会儿,突然仓库里头传来了陈父跟陈母的喊声,“子华,少华!”

    “哥,是爸妈的声音?”陈少华浑身一激灵,像是觉得有点不真实让陈子华确认了一下。

    陈子华也闭上眼睛听了一下,还真的是听见他们在叫唤着自己的名字,“对,没错。”

    “这么说白愿有救了!”陈少华欣喜若狂的道。

    铁门再次被打开,但是先进来的必然是那些个所谓的绑.匪,举着一把枪抵在他们的脑门上,仿佛如果陈父跟陈母做出半点举动的话,他们必将脑门开花。

    “你们没事吧?”看着他们两个人,陈母几乎快要哭出了声音来,但是等当她的视线转移到地面的时候,却是不由的惊呼出声来,“阿愿怎么也会在这?”

    “他们那天看到我们三个在一块,就一起……”陈少华抿着唇解释了起来。

    “你们要我做的我都做了,快放了我儿子!”陈父瞧着狼狈的两个儿子,心里别说有多心疼了,在看看白愿,“好好的连阿愿也给牵扯进来了。”

    “爸妈,你们会先把白愿救出去啊,他为了救大哥被打了一枪,再不去医院的话,恐怕真的会死的!”陈少华拼了命的喊着,根本就没有在意自己脑袋上低着的那个漆黑的枪.管随时都会迸发一样。
Back to Top